廣場 讀者評論精選

讀者十論:溫水煮蛙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作節錄或編輯。

1. 陳奇諾,回應圓桌話題《百度CEO李彥宏說用戶願意用隱私換便利,是否只是實話實說?》

這在中國確實是事實,大部分人對隱私的要求非常之低。曾經和一些朋友討論過,他們的回答一般都是「你能有什麼隱私,誰會去沒事看你的」,當蘋果iCloud轉到國內時,我的反映是非常大的,立馬找辦法切換到的美國區,然而一些朋友卻認為「我沒做什麼壞事,政府查了我的信息也沒什麼大礙,況且iCloud到國內速度快很多」,大部分人都是這種心裏,其實十分短視,然後會本能的相信壞事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對於數據的監控也大抵是回答「你自己不去鬧就不會有事,政府沒事不會查你」。數據隱私或許一時之間對你不會產生很大的危害,但是等他犯惡時,後果確實無法想像的。

2. 鹹魚姬,回應圓桌話題《百度CEO李彥宏說用戶願意用隱私換便利,是否只是實話實說?》

網絡實名制和隱私本身就是矛盾的,當註冊一個不知名小網站的賬號都要交出自己的手機號時,就意味著將自己的私隱信息交出去。這裏的信息不僅包括手機號自身,還包括手機號本身綁定的身份證、身份證上所具有的更私密的信息。僅僅通過手機號,就可以知道你的一切,極權社會一條龍服務。

我們可以選擇不交出自己的隱私嗎?可以啊,放棄使用網絡,回去當個原始人。可是,我們可以放棄網絡嗎?大多數人是不可以的。當剛需品被壟斷,選擇、交換根本就不存在,我們只能聽任壟斷者擺布。

當然,牆內百度等企業充其量只是壟斷者的打手。當壟斷者要求企業交出用戶隱私時,企業也只有要麼倒閉要麼出賣靈魂的選擇。這種環境之下,能活下來的企業都不會在乎用戶的隱私安全,「以隱私換便利」的其實是企業本身。

3. iamamen,回應《雄安手記:被選中的人》

端傳媒終於有一些優質的文章了,不錯。

話說:「十年後都是無人車,我也要買一台。」真的顯示出人類還在自慰,還搞不懂AI的威力。

你買無人車是要幹嘛?自駕?還是要當老闆?控制無人車來幫你賺錢?

我只能很殘酷地說,這種被AI取代掉的人想控制AI簡直天方夜譚。

十年後,只會是這群低端人類集體的被無人車送進集中營,去幹嘛?不是被消滅,這太政治不正確了。是每天送到集中營騎孔明車,騎啊騎啊,除了消耗低端人口的精力,還有一個作用:當AI的能量來源。是的,很恐怖的,人類當成電池的時代已經不遠了。

雄安凍結的不是經濟,而是你的社會階層。你只會凍結在AI與高端人類之下。喔,對了,其實你的收入還是一樣的,吃得飯還是一樣的,只是被AI取代,真的很不甘心。

4. Christopher,回應《雄安手記:被選中的人》

今晚我爸還說到雄安新區發展快極了,微信都傳遍了,機器轉一個洞就栽一棵樹,以後真的不得了,未罷,便把雄安誤稱為雅安,才愕然發現宣傳工作真的很到位,再加上遍地開花的公眾號寫些迎合口味而又政治正確的謠言,便為庶民描繪出雄安假象,他要的不是你知道雄安,也不是要你知道他發展了什麼,你只要有黨和政府真的很能幹,大家真的很幸福,就夠了......

5. rhrm,回應《讀者來函:中國網絡的十年「和諧」,讓我想起《草泥馬之歌》》

也許,正是十年來《美麗新世界》的興起養活了《1984》。

中國的互聯網寡頭都聽從黨的命令,這個沒有錯,但二者並不就是一條心。企業最看重的是利益,在互聯網上表現為流量,十年前互聯網已經興起,但尚未達到今天全民上網的程度,那時候時政議題是網絡上重要的一部分,是可觀的流量來源,對於企業,即遇上「和諧令」,出於利益考量,也會傾向於拖延推諉或是槍口抬高一釐米。然而今日,互聯網的受眾已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娛樂至死,根本不關注公共事件嚴肅話題的「屌絲」群體已然成為主體,對互聯網企業來說,「得屌絲者得天下」,犯忌的時政話題帶來的流量已經微不足道,麻煩卻不少,不如徹底切割了事。

另一方面,國內互聯網審查的第一實施者是互聯網企業而非政府,對圖片視頻的審查是需要大量人力財力的。正是如今牆內互聯網的如火如荼,才使得寡頭們可以僱傭數以十萬計的審核人員,把「不和諧」的聲音斬盡殺絕。

6. jasonz04,回應《王宏恩:臉書限制言論自由?不如問,臉書到底想做什麼?》

從人性的角度講,既然公司比你有更多的科技和更多的力量,他們一定會用。獲得更多的資源和力量從千年前就是被刻在人類的基因裡面的。【大數據】也不是什麼新詞彙了,既然大家都會去註冊臉書和其他人連結,那麼臉書自然會有更多的空間來修正自己的算法。至於拿你的數據做什麼,那你也不知道了--因為這是人家的商業機密。這個年代不被記錄已經是不可能了,從各類智慧家居到你每一次網路叫車,你的每一絲信息都在被互聯網公司的爬蟲默默關注。

從一個計算機學生的角度來說最好的辦法就是少用甚至不用這些互聯網服務,雖然日子會麻煩不少也不至過不下去。於我而言,我就在盡量少用或不用支付寶或者微信。只要允許,微信紅包和支付寶紅包我都會拿來購買一些本身就需要實名認證(比如中國的火車票)或者乾脆提現來刷卡。Alexa這類直接送監視到家的服務自然不可能使用。但我認為這還不夠,不久的將來當政府大規模鋪開這類產品的時候民眾根本無力反抗。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這之前利用體制把大數據透明公開,等到他們真的鋪開使用的時候我們就無力回天了。

7. SK_Lau,回應圓桌話題《久石讓黃子華的票炒上天價!黃牛票的存在具合理性嗎?炒票應否被嚴懲杜絕?》

天下𤋮𤋮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逐利正如食色一樣都是人的本性,要完全杜絕是痴人說夢,但放任不管就會星火燎原。市場行為就有其存在的必要性?那麼是否可以說人體器官買賣、人口販賣都應該存在發生?明顯不是。

那麼問題來了,看醫生的掛號,火車票等等影響民生的炒賣要禁社會自然沒反對,但表演秀那些門票非日常生活必需品,是有閒錢就可以享受的商品,那麼這種商品的炒賣政府是否應該介入?應如何介入?應介入至何種程度才合理?

舉例,如果政府要禁止如果要禁音樂會棟篤笑門票的炒賣,為何不禁新iPhone的炒賣?禁止炒賣那麼改成拍賣是否需規管?那些絕版模型玩具、紀念鈔的拍賣是否亦需禁止?如果實名制能杜絕黃牛,如何保護個人資料?如果那些資料賣給其他商家作促銷怎麼辦?

所以黃牛並不是問題,問題是如何規範黃牛。

8. Adam_S,回應圓桌話題《抗生素15年使用量增65%,科研報告籲控用量,你過去有經常服用抗生素嗎?》

人的抗生素使用總量相對不大,文章中所指的抗生素更主要還是在農業中使用的。這些抗生素會殘留在農牧產品體內,進入到人的身體中。

無奈的是,人必須通過大量的藥品才能支撐起如此大規模的養殖與種植,包括各類激素和抗生素。

這是社會的代價,明知道最終可能導致的惡果,可沒有了它,會餓死很多很多人。只能選擇性的失明瞭。

而人的抗生素濫用,在我看來並不是醫生缺乏意識與道德,而是醫學水平低加之醫生太忙。醫生的邏輯是:吃抗生素總沒啥大壞處+大機率能治好+就算無法治根,也能抑制併發感染+就我這點診費你還想讓我怎麼看+我病人太多了趕緊下一位。

在大陸,還得加上醫藥分成(現在已經沒有了)、醫保等因素......哎不說了......都能寫一個專題了......

PS.端小二最後的問題其實和文內容有點矛盾。按照文中所說,每個人都在經常服用抗生素,被動的。

9. Clarence_Xu,回應圓桌話題《朝美對話前夕,金正恩首次外訪並與習近平會面,他在盤算著什麼?》

我一直不理解怎麼會有認為中國在朝鮮問題上的邊緣化?

中國對朝鮮有三個很關鍵的因素使得中國不可能在朝鮮問題被邊緣化。第一個是中朝友好條約,明確規定朝鮮遭到攻擊後中國必須無條件出兵,條約到2021年到期,是否繼續續約對世界局勢影響非常大。這個條約可以說是除了核武以外對朝鮮最大的庇護。第二個是中國和朝鮮接壤而使得中國是朝鮮最大的貿易進出口國,對朝鮮的物資和經濟有著最大的影響。一旦中國放開中朝貿易,對朝鮮的制裁馬上失效。第三點很多人忽略的,中國對朝鮮同樣手裡握有大棒。朝鮮的核武器實驗和存放離中國只有一百多公里,如果中國突然出兵的話,無論是直升機還是傘兵,半天就能佔據朝鮮的核武。中朝邊境的防禦相對於三八線來說簡直不值一提。朝鮮民眾、軍隊、甚至黨政官員對於中國軍隊進入朝鮮的牴觸遠遠低於對美韓軍隊的牴觸。

朝鮮的核武器對中國有沒有威脅,有,但是這個威脅遠低於對美日韓的。因為中國既對朝鮮領土沒有野心,也無意干涉朝鮮內政危及金家的統治。而美日韓一直希望推翻朝鮮政府消滅金家,所以朝鮮核武的目標並不是中國和俄羅斯。另外中國在東北和山東部署有巨型預警雷達和彈道導彈攔截系統。

在朝韓會談和朝美會談中,朝鮮需要外部提供足夠的支持和安全背書,無論是會談能不能談妥,朝鮮的核武和中國對朝鮮的安全保障都是極為重要的背書。俄羅斯也是可以提供這種背書,但是無論是朝鮮戰爭還是最近的朝核問題,俄羅斯都不願意在朝鮮問題上出頭,所以這種背書朝鮮只能依賴中國,這是朝鮮理性的選擇和唯一的選擇。

現在美國超級鷹派雲集白宮,會引發中國、俄羅斯、朝鮮、伊朗等國的高度危機感,需要相互尋求合作以牽制美國。從二戰結束後,每隔十幾年左右美國就會主動或者被動對外發動戰爭。1950年的朝鮮戰爭、60年代的越南戰爭、海灣戰爭、科索沃戰爭、阿富汗-伊拉克戰爭,現在距離反恐戰爭已經差不多10年了,美國也已經從反恐戰爭裡面騰出手來,所以最近的時間是很關鍵的節點。同樣,利比亞的卡扎菲和廣場協議後的日本都告訴世人,徹底順從美國的意願會死的很慘。

10. sjl,回應《華思睿:當劍橋分析的「偏見」,遇到Facebook的「傲慢」》

這麼大的船要想轉舵是幾乎不可能的,股東不會想看到廣告模式的變化,從而使盈利下降,對於這種高收入的運營模式,facebook已經上癮了,另外壟斷企業對新興的對手只會摧枯拉朽的消滅或者吞併,不可能留下多餘的空間給這些對手壯大。人民其實最怕的是一個壟斷的帝國,自己沒有多餘的選擇權。facebook 必須要解決的是,潛藏在幾乎所有人心中對於「巨獸」的恐懼。

讀者十論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