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深度

專訪湯淺政明:在這一部動畫裏我放棄了重口味

從瘋狂到溫暖,從自由職業到成立工作室,與 Netflix 合作,湯淺政明有哪些轉變?


湯淺政明是一位日本動畫導演、編劇、造型設計與原畫師,是1990年代日本動畫業界的代表性原畫師之一。 攝:林振東/端傳媒
湯淺政明是一位日本動畫導演、編劇、造型設計與原畫師,是1990年代日本動畫業界的代表性原畫師之一。 攝:林振東/端傳媒

湯淺政明還是戴著一頂鬆軟的針織帽,還是穿著白色的襯衫。

他帶著兩部自己的動畫長片來香港,安排了滿滿的行程。不僅要與觀眾見面,也會在校園做舊作重映,與公開大學學習動畫的學生交流。

從黑暗到清新與成長

雖說在2000年之後,湯淺一直相當活躍,在電視上推出了數套好口碑的動畫。可是在《Mind Game》(2004)之後,很久沒有推出原創電影長片,讓影迷好一陣苦等。「電視動畫的製作當中可以吸取很多經驗,電影的話我想要慢慢做,需要更多時間。」

這一慢就慢了十幾年,2017年他一口氣推出兩部長片:《宣告黎明的人魚之歌》及《夜短夢長,少女前進吧!》。前者更是他第一部面向國際市場的長片,也順利摘下法國安錫影展國際動畫大獎。

動畫迷久旱之後看《宣告黎明的人魚之歌》,說湯淺政明變得清淡了。他的動畫歷來用簡約的線條,意想不到的透視角度營造瘋狂的感覺,劇情發展和畫面皆有讓人時刻沸騰的轉折和呈現。暴力,情色,血腥,恐怖都夾雜其中。可是,黑暗和詭異的湯淺政明,在這部動畫裏拍起青春成長與世代溝通,雖然電影裏加入了人魚這個魔幻元素,觀眾還是想不到,這一次湯淺做了一部全年齡通殺的作品。

「我這次做了很多很多很多功夫。」他低聲地說。

湯淺政明視之為難得的機會。他長期以來想做一部大人小孩都能投入其中的動畫,希望大家可以更容易看明白。既然首次有機會面對全世界的觀眾,他就做出了這部容易入口的《人魚之歌》。三個小鎮青年的徬徨與熱血,成為了電影的主線。講起這些那些青春陣痛,湯淺的故事還是帶著惆悵,不過他自己認為電影最後是 happy ending,溫暖且正面。

並不是隨大流就一定成功

從瘋狂到溫暖,那不是他這幾年來的唯一轉變。在大學美術系畢業之後,他加入過動畫製作公司亞細亞堂。「其實即便在亞細亞堂,我也不是一名正式員工。」離開亞細亞堂之後,他又以自由職業的形式做動畫,幾乎從未在任何工作室和公司任全職。

這是日本動漫工作者的常態,大部分人都以自由職業的形式工作。「不過日本的動漫行業有很複雜的制度,不同的自由動畫師合作起來是很麻煩的。」為了終結麻煩,他乾脆在2013年和另一位合作融洽的動畫師崔恩映開設了自己的工作室 Science Saru,湯淺想製造更順暢的工作環境,讓大家能夠更好地做動畫。「雖說自由動畫師一直是主流的工作方式,大家覺得隨大流就會成功,其實不然。」《宣告黎明的人魚之歌》及《夜短夢長,少女前進吧!》正巧是工作室成立後製作的頭兩部長片。

「我在做作品的時候,希望有一個能夠迅速執行想法的工作環境。在大公司很難保障這一點。」 Science Saru的成立,想要實現不同作者之間的良好合作機會,也想要形成自己的作業標準。「我覺得這是我可以做到的。」湯淺反覆說了好幾次。

Science Saru 並不侷限在電影動畫,它的創業作電視版《乒乓》,2014年播出後當即獲得迴響。2018年1月再接再厲推出《DEVILMAN crybaby》,它改編自50年前永井豪原著的經典漫畫,原作曾以極富爭議性的畫面和故事引發熱潮。投資方讓湯淺政明全權把控,大膽改編。在這部新作中,湯淺又恢復了自己作品之中的暴力,情色,血腥,恐怖內容,將這些天馬行空的素材肆意剪輯拼貼,甚至將原作中的爭議內容帶去了一個與當下聯繫更緊密的時空。

《DEVILMAN crybaby》另一特別之處,它的播出方式並非在電視上一週一集,也沒有去向深夜時段播出。它由 Netflix 發布,一次在平台上放出所有集數。「其實和電視動畫的製作差不多,有觀眾可能想一口氣看完,所以我們製作的時候在兩集之間多放一些懸念和關聯。」

湯淺政明憑2017 年的新作《宣告黎明的人魚之歌》,奪得「動畫界奧斯卡」法國安錫國際動畫影展最佳動畫長片。

湯淺政明憑2017 年的新作《宣告黎明的人魚之歌》,奪得「動畫界奧斯卡」法國安錫國際動畫影展最佳動畫長片。攝:林振東/端傳媒

Netflix入侵日本?

合作之所以成事,Netflix 完全放手讓湯淺改編經典,給予極大的自由度。它們拿出電視動畫作品成本的十倍資金,簡直是無法抗拒的優渥體驗。Netflix 在2017年夏天大舉公佈動向,大手筆邀請日本本國的動漫人才籌備12部作品,除了《DEVILMAN crybaby》,還與在海外已經頗有知名度的 Production I.G,BONES 工作室,京都動畫等公司合作,之後還會推出新版的《聖鬥士星矢》動畫。

這不由得在日本引發大量討論。有人深信這樣的製作模式有益,也有人在說那是 Netflix 對日本動畫界的侵略。一次放出所有集,每集長度和電視動畫接近,又重金邀請一流的動畫師加入,加大了競爭。無論從自由度,還是從資金方面考慮, Netflix 近兩年在日本的投入確實有吸引力。「合作不是蠻好的嗎?」湯淺政明想了好一段時間,終於還是有保留,「我自己覺得和 Netflix 合作沒有問題,可能一些日本動漫業界中的人不那樣認為吧。」這話題似乎有些一言難盡。

透過 Netflix 的渠道,很多日本的動畫師和他們的作品也迅速站在了全世界觀眾的面前。日本的動畫在國際市場越來越受歡迎,製作和發行方想在風格和內容上儘量保留日式味道,湯淺這種在國際市場有知名度的動畫導演很有優勢。他的畫風之中本身有受過歐美視覺的影響——白賴仁·狄龐馬一直是他很喜歡的電影導演,也曾受邀與美國的團隊合作,執導過知名動畫《Adventure Time》當中的一集。湯淺使用了這系列過去很少用到的音樂和音效,加入了自己簽名式的透視效果,製作方也完全歡迎他去嘗試。他的風格獲得國際肯定,也完全體驗過美式的工業製作方法,或許正是他和 Netflix 合作愉快的原因。在挑選合作對象的時候,湯淺也敞開懷抱,並不把視野局限在日本國內。他的動畫大量使用 flash,製造奇特的拼貼效果。在座談會上有行家追問,才知道原來主力與他合作 flash 的動畫師來自歐洲:「嗯,日本好像沒有這樣特別運用 flash 的動畫師呢。」他回答的時候完全不兜圈。

一貫自給自足的日本動漫業,在串流服務鋪開的世界,不得不面臨某種抉擇。曾經這個市場抗拒串流服務進入,無論是音樂還是電影,都維持著大量的實體銷售。改變在即,湯淺不太明白為什麼要問他對這種合作的看法。在他眼中,資金充足,把控寬鬆的 Netflix 是一個很好的合作對象。

「通過串流服務,我的作品可以接觸到更多觀眾。我希望有更多人可以看到我的作品。」在這一方面,湯淺毫不猶豫,「不過大家最好還是要付費啦。」

訪問整理:Jessica Wong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