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評論精選

讀者十論:心甘情願的票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作節錄或編輯。

1. stella_ho,回應《民主派關鍵一敗:困棋中的姚松炎與建制黑馬鄭泳舜》

泛民往往主打政治議題,但事實上在現行政治環境下,相信不少民主派支持者都疑問,這些「守護民主」、「反DQ」的主張能如何實踐和推進,結果只淪為空洞的口號,這也可說是民主派的懶惰吧,仿彿假設每次投票都僅是對香港民主的「yes/no」表態,甚或指責選民「不顧全大局」,但又無法令人想像到民主派入到議會能帶來什麼改變。作為選民,投票含的淚一屆比一屆多呀。

2. 奈奈,回應《早報:全國人大通過憲法修正案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2票反對、3票棄權》

憲法說修就修,「效率」倒是滿高的。

在台灣,依據中國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一條,即使是立法院通過的修正案,也要公告半年,再由人民投票複決,藉此才知道憲法修正案通過與否。看似麻煩,但能彰顯「憲法」作為國家根本大法的最高性與穩定性。

對岸卻是說修就修、政策說做就做,無須人民的意見,「家長主義」式的政治態度展露無疑。

但這樣的改變會把中國帶向何處?沒有人知道。只能等到我們所在的時代成為了「歷史」,留待後世評價。就如同年初的早報中,關於當局新修的教科書,內文提到「文化大革命的影響」時節錄的一句話:「人世間沒有一帆風順的事業,世界歷史總是在跌宕起伏的曲折過程中前進的。」

3. SCC,回應《曾經被稱為「奇蹟」的台灣經濟,出了什麼問題?》

這或許是資本主義發展到後來的必然趨勢,企業需要累積越來越大量的資本去研發投資,或是依靠規模大量採購降低成本,再加上跨國界的障礙越來越低(譬如前陣子看到Telstra利用物聯網技術協助澳洲的牛奶生產公司在極短時間就能將鮮奶上架到中國超市),當這些成為常態,企業面對競爭的壓力也更大,中小企業除非走利基市場而且有獨特技術,在沒有政府介入的情況下,很難跟大公司直接PK。

但是都是大企業大財團對社會就是好事嗎?恐怕也不一定,韓國就是走這條路,優點是企業研發資金充裕,還可以乾脆一條龍所有零組件全部自家關係企業生產,降低成本,但是對於一般民眾而言,僱主選擇性很少,勞動條件的議價空間也小,如果想創業也可能剛冒出頭就可能被大企業打死了,而且還沒說到官商勾結的問題。

4. Sloppy,回應《曾經被稱為「奇蹟」的台灣經濟,出了什麼問題?》

若要跟韓國相比,1997年金融風暴重創後韓國的確大轉彎了,九零年代韓國國內金流都朝房產、金融去,並不注重創新升級,金融風暴後,政策開始轉向。技術製造者,大企業不僅自身研發,大企業也扶植小企業研發升級,傳統產業、文化則開始走向品牌化。

沒有技術升級或品牌的台灣企業,只能一路靠低廉勞力(人工肺)存活,而沒有痛定思痛的轉向,就只能一路向下滑走。而靠人工肺在外賺到錢的,過去十年錢回台灣也只是炒房;多數中小企業又沒有餘裕去研發;政府也常常被台商與政治傾向綁架,政治因素使該做的事的都沒做。

5. RitalinD,回應《異鄉人——竺晶瑩:從「盛世」中出走,那些與我同行的中國年輕人》

我係廣州人,在洛杉磯留學期間接觸了兩岸三地的華人後,才發現和台灣人香港人容易交心,反而和生活中朝夕相處的國人越走越遠。可能跟我越來越認同普世價值——人的自由該在體制上——有關。即使在美多年的國人,思維仍然逃不過中文的陷阱,要發展要強大到別人害怕,必要時使用幼稚惡臭的表情包作為新時代武器。即使我友善地指出高速發展下,無原則無底線的政府製造了多少罪行,紅黃藍幼兒園(不開放民營教育),杭州保姆縱火案(消防主要目的是尋租),動用媒體推廣賢妻良母概念壓縮女性生存空間。

最令我可恨焦慮的是公共平台的封殺,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微博。我無法找到一個群體,一個平台訴說。這對我來說是痛苦的,有一種被閹割的無力感,損失了表達創造熱情的人像個太監,太監是無法有同理心的,而同理心是我和愚鈍的人最大的區別。更令我可慮的是,公共平台的缺失無法培養和我同行的同樣富有同理心的人,或許可以說,批量製造了相互疏離厭惡的人。

希望你好,不要孤獨。

6. Outthere,回應圓桌話題《人大代表提議訂立家庭教育法,家庭教育的缺失可以用立法規制嗎?》

地域、城鄉發展差異那麼大,留在家鄉看不到希望,這才會有那麼多人進城打工。是戶籍制度迫使打工者把孩子留在家鄉,這中間多少辛酸無奈。這項提案的意思是,農村幼兒看護、學校教育體系的缺漏都不管,本來該社會福利負責的東西,一股腦的往家庭身上扣。如果家庭教育立法了,本來宗族道德加在農村婦女身上的「相夫教子」的枷鎖,就從此合法化了。她們的經濟地位、社會空間會進一步遭到擠佔,有孩子又沒有人幫忙看的女性,出去打工,就是非法打工了。好像一眼看到了The Handmaids' Tale裏的劇情,太魔幻了,希望這項提案不要通過

7. 鹹魚姬,回應圓桌話題《人大代表提議訂立家庭教育法,家庭教育的缺失可以用立法規制嗎?》

另一種方法迫使底層女性留在家庭裏而已,一如既往的用女性來維穩的思路。

留守兒童問題的根本是地區經濟發展極端不平衡,擠進大城市當「低端人口」總比留在家鄉餓死好,而戶籍問題又無法讓兒童在大城市得到教育,只能留在家鄉。解決戶籍問題是治標,同時卻增加了大城市的壓力,而解決經濟發展問題才是治本。但是,對一毛不拔的政府而言,無論是治標還是治本,成本都比強迫女性留在家鄉要高得多。更何況,現在生育率降低,「低端勞動力」不足,迫使底層女性只能選擇相夫教子還能讓她們多生幾胎,何樂而不為。

更可悲的是,本應為婦女兒童權利發聲的婦聯依舊擔當著為了維穩把女性當炮灰的劊子手。

8. 寬衣皇帝,回應圓桌話題《《黑豹》票房衝破10億美元,其價值在哪裏?你認為它能打破種族刻板印象嗎?》

黑豹在政治正確上面其實還不算激進,電影本身素質只能說達到了商業電影的及格線,高票房和國外高口碑其實被媒體輿論綁架的結果,很多人出於政治正確無腦買票並評高分是出於黑人受害者論,而這恰恰是電影所批判的。本來一部提倡種族和解的電影,由於媒體輿論的引導,反而激起了爭議和矛盾,實在諷刺。

9. 緋紅杏白,回應《圖集:DQ之後,香港立法會補選投票率陷入低迷》

好些年長的人累了,放棄了。但年青人不能退,也無路可退;香港問題早就讓年輕人「菁不聊生」。問題是年輕人掙扎過後,同路人更少了,認命了。常有在江湖打滾多年的人反問原則能吃嗎?能填飽肚子嗎?正直的世界在崩壞,不變通的話根本活不下去。

我的回應是:「格守原則生存下去,才是對這個荒謬的世界最大的反抗。」盼所有不願回歸荒謬世界的人,請忍耐着。勝利不一定能到來,但堅持永遠能帶來希望的。

10. 鹹魚姬,回應圓桌話題《道路違法者個人信息即時曝光,是解決「中國式過馬路」問題的好方法嗎?》

紅綠燈的存在本是為了保障行人安全,減少交通事故,結果卻是以曝光隱私威脅行人的人身安全來「保障」他們的交通安全,這跟家長為了小孩不被拐走給小孩帶上鎖鏈差不多吧。

讀者十論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