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人 深度

異鄉人——黃小娜:在深圳歌唱女工的故事

她從山村里走出來,才發現「故鄉」是一個很有歸屬感的東西,應該是可以隨時來去的地方。而這些女工們,自打出了娘胎,就沒有故鄉了。


黃小娜在《飄零的花》的歌詞裏這樣寫:倘若每一個遠離故土的男孩/都是一株無根的草/那麼每一個身處異鄉的女孩/都是一朵飄零的花/我們的青春和血汗/被繁華和輝煌埋葬/我們繁榮了別人的城市/卻荒蕪了自己的家園 圖:Tsengly / 端傳媒
黃小娜在《飄零的花》的歌詞裏這樣寫:倘若每一個遠離故土的男孩/都是一株無根的草/那麼每一個身處異鄉的女孩/都是一朵飄零的花/我們的青春和血汗/被繁華和輝煌埋葬/我們繁榮了別人的城市/卻荒蕪了自己的家園 圖:Tsengly / 端傳媒

2017年12月的第三個週末,深圳知名的livehouse紅糖罐裡,工人樂隊「重D音」發布了他們的第二張專輯《飄零的花》。他們的創作素來以工人生活為主,首張專輯《這年頭不好混》,講工人生活的艱難不易。新專輯的內容是關於深圳女工的——「飄零的花」是指那些從全國各地來到深圳打拼的女工們。

樂隊主創兼主唱黃小娜站在紅糖罐的舞台上,「這是一張為女工創作的專輯,我和女工接觸之後有很大的觸動,想把她們的故事寫出來。」她穿著沒有腰身的薄棉衣,梳著馬尾辮,扎著頭巾。

黃小娜是80後,她是中國政法大學法律系的高材生。讀大學的時候,她就熱衷於公益活動。待2008年大學畢業時,她立志憑藉法律專長幫助他人,又因為朋友多在珠三角,於是找到了位於深圳的勞工NGO“小小草工友家園“(以下簡稱“小小草”)。這是一間成立於2003年的公益組織,為打工者提供免費的法律諮詢。黃小娜在那裡的工作是為職高學生提供務工培訓,還有去工業區做勞動法普及,她同時也參與到豐富多采的工人文化活動中。

「重D音」樂隊的前身便是小小草的工友文藝隊。2011年5月1日國際勞動節那天,工人出身的鼓手董軍和其他工友成立了這隻樂隊,在下班後的閒暇時間裡寫歌、排練,歌唱打工生活的酸甜苦辣。黃小娜在那時和董軍相識相戀、結婚生子,並加入了樂隊的創作。漸漸地,黃小娜成為大陸屈指可數的工人音樂創作歌手,並曾登上為勞動者舉辦的「打工者春節晚會」的舞台。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異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