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評論精選

讀者十論:自由之魂留在你心裏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作節錄或編輯。

1. 江川主人,回應圓桌話題《季風書園的關閉,是中國公共領域的悲劇縮影,還是實體書店無可避免的消亡?》

公權力對於「公共領域」一直高度警惕,擔心批判意識與自由精神會沖淡主流話語。另外,新極權體制下,「公共領域」本就是一種精緻幻象。

2. yubo,回應《早報:上海季風書園結束營業,公共領域式微受到拷問》

24號我離開上海前最後一次去了季風,門口的牌子寫着「自由之魂留在你心裏」。22號晚上還舉辦了古典音樂會「言語盡頭,音樂響起」,網絡流傳的音樂會圖片上,背板投影寫着「自由永不屈於強權」。這樣一個温和討論的空間也不被允許存在了,那些覺得政治與自己無關的文藝青年也漸漸醒悟,在領袖意志和一黨專政下,沒有什麼獨立思考和個性表達是可以逃脱審查的,今天是嘻哈,下一個是喊麥;今天是左派讀書會,明天是季風書園,而下一個可能是你也可能是我。

3. Rainbow___,回應圓桌話題《季風書園的關閉,是中國公共領域的悲劇縮影,還是實體書店無可避免的消亡?》

1、現在實體書店在各地的經營都不太理想,網絡的發展導致買書越來越容易,亦都越來越便宜,加上鋪租越來越貴,所以當下的實體書店不再以賣書為目的,轉向以「分享閲讀」、「讀書會」為主的獨立書店,將café和閲讀結合起身,但是獨立書店也面臨盈利不樂觀的現實問題。

2、今次的季風書園的關閉,看情況不是因為經營問題,而是受當局打壓,從近排的「廣工八青年讀書會事件」和「南京中醫藥大學社團事件」可以看出習近平當局對「讀書會」的打壓越來越嚴重,從季風在豆瓣幾個小組被關同樣可以看出。習當局對當代青年的自由思想的交流視為洪水猛獸,思想犯罪在中國廣袤的土地上再次流行起來,任何3人以上的群體事件都可能受到當局的注意,不禁讓人想起多年前的「國統區」和南韓的「釜林事件」。

3、中國從來不是一個信息能自由流通的國度,但相比上一個十年,這個十年對思想的管控更為嚴密,各種社交平台的監控更是達到令人髮指的地步,中共對黨員的思想把控也嚴格起來。這麼看來,中國或許正處於一個轉型的關鍵時刻,當大學生越來越多,中共的那套「愚民政策」成效逐年下降,中國的社會,又再次與這個自由民主的世界格格不入了。

4、隨著中國的崛起,一個不那麼自由和不民主的龐大身軀正在衝擊著當下西方主導的世界,伴隨著人類發展進入了一個瓶頸期,以美國為首的全球化正在衰退,歐美的衰退和中國的崛起,衝擊著世界的民主政治,發生在中國和世界的這些事,應該值得我們警惕和思考。

4. AkikoFUNG,回應圓桌話題《香港立法會誰能選誰不能選,是政見說了算,法律說了算,還是誰說了算?》

我覺得「 民主應否包容不民主」這個問題本身就有一點問題,民主的簡明定義就是「多數的統治」,而「多數」以外包含了那些支持不民主的聲音也不是被排除在外的,而是處於「被統治」位置,如果一個社會是多元民主的,那麼討論的原則也應當是秉持那句「我不同意你所說的,但我誓死捍衞你說話的權利」。目前這個情況……也並不是香港人自己自主選擇的。

「異見」比較像我說的知道那條路怎麼走,「走上那條路」則是從制度上想要有實質的進展。就你之前所說的容納異見的制度,現在也只是想要這個制度繼續發展,誠然,我無法預料如果中央同意香港民主自決之後,發展會如何,但至少不會差過現在吧。最近幾年香港各個紙質媒體和主流免費的電視媒體自我審查都很嚴重,至少比六年前嚴重,涉及評論國家政治的新聞,措辭都小心很多,負面批評也少了很多,我無法給出具體的數據給你,但是事實感覺就是如此,越來越趨向「看起來一派昇平」的樣子。

這就是目前這個「包容的制度」的現狀。這件事情上,香港人驚恐的不是逐漸在經濟上超越她的上海、深圳,也不是地產霸權什麼的。而是失去「特別行政」的實質,可以在經濟和政治上保持高度的自由與相對的獨立。我又不覺得讓民主派或者眾志參選甚至當選,就危及中央對香港的統治管理了。畢竟港獨派那一套本質主義論,在民主派的人眼中大抵都是 「Nonsense」。

5. yanggubv,回應圓桌話題《香港立法會誰能選誰不能選,是政見說了算,法律說了算,還是誰說了算?》

這樣說可能有點不符合這裏大多數的人的意見。但是我覺得,按照字面上的理解, 民主自決肯定要包括所有選項,其中就會有香港獨立的選項吧。所以,除非香港眾志追求的是一個不完整的民主自決,否則,香港獨立就是其選項之一。

站在大陸政府的角度來看,你沒有明說支持香港獨立,但是支持有可能把獨立作為選項之一的民主自決,其實就是隱形獨立。這個邏輯是說得通的。

前不久的加泰獨立事件,可以看到,國家政權在這些事情上的態度其實沒有太多選擇餘地。它最想看到的是人們在投票時能夠反對獨立,這樣它可以鬆一口氣,說民心所向。但是隻要有一絲選舉偏向獨立的可能,國家政權一定會強力阻止。這點倒是和這個是獨裁政府還是民選政府關係不大。

這樣想其實可能離事實不遠:香港就像一個大家庭裡失散多年的兒子,終於與家族相認團圓,父母都異常開心,願意給回來的兒子特別的優待。但是居住在一起一段時間後,兒子發現自己和家裏其他兄弟姊妹包括父母很多事情都不一樣,格格不入。畢竟分開多年,而且自己也長大成人。

這時,這位兒子的選擇是什麼呢?是明說自己不願意再和父母一起嗎?是向鄰居朋友們抱怨嗎?其實這樣做,除了激怒父母外,真的可以離開他們嗎?

這是一個子女成長的必然階段,如何處理會影響到子女和父母的幸福。或許香港也在這樣一個階段,希望香港和大陸能夠有足夠的智慧,化解這個僵局。

......

不少人都對母子論很反感啊。其實我也不喜歡這麼形容,但是確實找不到更恰當的比喻。如果不是母子,難道是夫妻?兄弟?朋友?還是敵人?總不可能說,香港和大陸的關係是獨一無二的,沒有任何關係可以類比,這個好像也不是。

另外我選擇用母子來對比,是因為這個關係最常見又很複雜,在子女年幼時,母子間非常親密,在子女成長時,母子間可以非常緊張,想看生厭,甚至決裂。這個和現在的情況難道不是很像嗎?前面提到西班牙的例子,也有人說到英格蘭和蘇格蘭的例子。其實在亞洲國家的文化中,母子關係在緊張期處理不好的例子非常多,因為亞洲文化以家庭為單位,而英美文化以個人為單位。英國可以這樣處理,因為以個人為單位的文化,能夠更好的理性看待個體獨立的問題。而以家庭為單位的文化裡,往往要束縛子女的獨立。而西班牙在文化上也是比較重家庭的,所以它會把獨立視為破壞家庭的威脅。但是因為它是民主政體,所以在處理手段上會更加懷柔一些,但是它的態度是很一致的。

這裏我不想做價值判斷說,哪個文化更好。只是想說出現在的現狀和後面的文化現象。香港需要了解大陸在很多方面的想法和想法背後的原因。我非常不喜歡台灣和香港提倡獨立的一些人喜歡把大陸的民眾簡單形容為愚蠢被洗腦,非我族類。這真的是歧視,而且歧視的還是自己的族類。

大陸的許多問題,其實不只是制度的,還是文化的。其實台灣和香港的文化也還是家文化,和從個人文化基礎上發展出來民主制度有先天的不契合,導致政治家族的出現。即使是韓國和日本,也還在磨合過程中。

6. rhrm,回應圓桌話題《圈養大熊貓問題叢生,人類對牠們的「保護」真的是保護嗎?》

大熊貓是保護生物學中非常典型的旗艦種。旗艦種並不一定是最瀕危或者生態價值最大的物種,但對於公眾而言具有最大的吸引力和影響力。理論上,圈養大熊貓可以作為明星,吸引公眾對瀕危物種和自然保護運動的關注,而保護野生大熊貓的棲息地,也能庇護到同樣棲息於此的所有其他物種。目前的問題就是,公眾對大熊貓的關注沒有能夠很好地轉化為對珍稀瀕危物種的關注,更多地只是把熊貓當做萌寵看待,對棲息地的保護力度也沒有跟上,旗艦種的效果發揮得不夠理想。

7. yjechoshen,回應《陳純:已打響的精神內戰──中國自由派為何應聲援毛左青年?》

個人覺得這種自由派和馬克思主義者/社會主義者的意識形態衝突在世界各地都存在已久,只不過在西方世界馬克思主義實在是被打壓得太嚴重。當代的馬克思主義者所剩無幾,反而讓他們形成了強烈的身份認同。一些以progressive自居的人對liberal的不屑,也未免不可以看作是這種衝突。像以Trumpism為代表的far right的崛起一樣,右派似乎更擅長內部的團結,左派內部的意識形態矛盾卻一直無法化解。我是很期待這場長久的戰鬥會如何更新並使傳統的自由主義和馬克思主義適用於現代社會。回到這場社會運動的本身,請不要忘了這些勇敢的年輕人只是少數中的極少數,怎樣發動起那些已對公民社會失去興趣、對國家暴力麻木的沉默的大多數,才更應該是當下的首要任務吧。

8. Rainbow___、9_9OOps,回應圓桌話題《南韓立法保護知識產權,能否遏止中國山寨影視?》

Rainbow___:

我不是學法律的,所以對抄襲在法律層面的判定並不在行,但我認為,要想認定中國的電視節目抄襲,應該比較難,除非是製作方真的傻到完全照搬。但是如果說中國為了保護創作而立法,我覺得這只能進一步限制了本來就沒什麼內容的國內文化產業市場。

①首先國內的政策、審查制度等客觀因素限制了很多本來很好的創作;②國內的文化娛樂市場的畸形發展,製作方和投資方把消費者當傻子、當搖錢樹,而不去真真正正關心消費者的訴求,粗製濫造、山寨抄襲。③國內不是沒有好的創作者,但是好的投資人不多,加上審查和政策,立不立法,對創意的保護我覺得並不大,但當然,要是立了法,對外國的作品抄襲的風氣可能會少很多,但對產生我們國內的好作品影響不會很大。

9_9OOps:

不同意你第一段最後一句。

當然中國的審查制度是一個問題,但崩潰的版權保護同樣也令好的製作難以出現,比如抄襲照搬太容易,沒人花功夫去做好的製作,或是嘔心瀝血的製作被人偷了個滿街都是,結果好的製作被餓死......

如果說審查制度已經害得製作人哭鼻子,沒有好的版權保護意識和法律(包括執行)只會再給製作方照頭頂砸塊磚。

9. larryliu,回應《小時候爸爸打她,她長大後打兒子——我目睹了這個虐待與痛苦的循環》

很令人尊敬,不只是看見問題本身,也看到深處。透過不斷的發問,以理解之中的層層面向。所謂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就是現今大部分人的處理方針。很認同作者在處理案件時所採取的態度,給予機會對於母親的心靈可是最大的救贖,雖然仍然無法彌補他所受到的創傷和壓力,但可以知道的是這世界上除了自己,還有人願意相信自己。 相信,是人與人之間的最後一道防線,很多問題都是因為喪失了相信,才釀成無法挽回的事情。如自殺,因為不再相信自己的用處等等的。

10. 9_9OOps,回應《小時候爸爸打她,她長大後打兒子——我目睹了這個虐待與痛苦的循環》

一個令人不願意去承認的事實就是文章中化名阿旦的女子就是不可能做一個好媽媽。放在一個寄養家庭,小孩早就被帶離了,但就因為這點血緣關係,就算所有人都知道她不適合照顧自己的小孩,人們還是一廂情願非要給那孩子塞回一個連自己都控制不了的母親身邊。

當然她一直在努力,但生活中缺乏支援的情況和失去小孩的恐懼讓她越來越善於撒謊,同時保持對小孩的控制。

試問這母親都在不甚清醒的時候給小孩當成她前男友的替代品了,到底會怎樣想盡辦法去榨乾小孩可不好說。

真的要感謝這位作者,即使知道個案複雜,即使做母親的很可能痛恨一眾努力幫她的人,作者和系統中涉及的所有人都還是盡力幫忙。

讀者十論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