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陳純:已打響的精神內戰──中國自由派為何應聲援毛左青年?

兩個月前,北京大學畢業生張雲帆在廣東工業大學舉辦讀書會時,遭警方刑事拘留30日。在這期間,逾四百名跨派別人士聯署了一份致廣州番禺警方的公開信,要求釋放張雲帆。


對於是否聲援像張雲帆這些「毛左青年」,自由派內部產生了分歧,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種分歧雖然不至於撕裂整個自由派,但卻亟待有力的分析和澄清,以便明確自由派以後要往哪一個方向着力。 攝: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對於是否聲援像張雲帆這些「毛左青年」,自由派內部產生了分歧,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種分歧雖然不至於撕裂整個自由派,但卻亟待有力的分析和澄清,以便明確自由派以後要往哪一個方向着力。 攝: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兩個月前,北京大學畢業生張雲帆在廣東工業大學舉辦讀書會時,遭警方以「非法經營罪」拘捕,後又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被刑事拘留30日,監視居住14日。在這期間,逾四百名人士聯署了一份致廣州番禺警方的公開信,要求釋放張雲帆。聯署名單上,不僅有左派的孔慶東和范景剛,還有自由派學者張千帆、秦暉、徐友漁和于建嶸。另外,女權主義者、NGO社運工作者等各界人士都赫然在列,形成了一個跨越各種意識形態光譜的聲援陣容。

12月29號,張雲帆取保候審出來,發出一封自白書,之後,與其一同被捕後獲保釋的孫婷婷、鄭永明和葉建科,以及被網上追逃的四名參與讀書會的青年,徐忠良、黃理平、顧佳悅和韓鵬,都先後發出了自己的聲明,拒絕認罪。從這些聲明可以發現,他們都有類似的經歷和心路歷程:出身「寒門」,考上大學,一直不忘底層人民的苦難,想以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為思想武器,去改變現實,去幫助弱勢群體。

毛左青年思想,真的與自由主義不能兼容?

有一名國家主義者說,如今的中國處於「精神內戰」之中,如果這個判斷基本不錯,那毛澤東就是中國人產生「精神內戰」的根源。一般來說,自由派對於毛是一概否定,不僅不認同反右、大躍進和文革,也不承認中國人民「站起來」是毛的功績。然而這一次,這種「精神內戰」也蔓延進了自由派。對於是否聲援這些「毛左青年」,自由派內部產生了分歧,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種分歧雖然不至於撕裂整個自由派,但卻亟待有力的分析和澄清,以便明確自由派以後要往哪一個方向着力。

反對聲援的自由派主要認為,當下這種言論不自由的狀態,根源就在於毛所建立的這一套專制的體制,毛左對這一套體制是基本認可的,他們受到專制的「鐵拳」只能說是求仁得仁;毛左本質上也並不支持言論自由,而只是認為擁毛的言論不該被壓制,如果現在出事的是一群自由派青年,毛左並不會站出來聲援。當然,還有一些自由派純粹出於對毛的厭惡,不願意聲援這些以毛的思想為旗幟的人。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陳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