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人 深度

異鄉人——劉瓦礫:巴黎的羅姆鄰居,讓我看到了自己的三層歧視

在法國,有牽涉幾百萬人的「穆斯林問題」、至今仇恨犯罪受害數字仍居高不下的「猶太問題」、以及可能成為小型未爆彈的「華人問題」⋯⋯而「羅姆人問題」很有可能成為最有效的人權實踐試金石。


羅姆人在法國社會裏,至少在我生活的軌跡裏,究竟是怎樣的存在呢?   圖:Tsengly / 端傳媒
羅姆人在法國社會裏,至少在我生活的軌跡裏,究竟是怎樣的存在呢? 圖:Tsengly / 端傳媒

羅姆鄰居是一群住在我家附近的人。我並不知道這些鄰居的確切地址,但他們的住處常會登上新聞。在我家附近,一個從巴黎市中心坐通勤電車十五分鐘就可到達的小站旁,大巴黎公共運輸計畫沸沸湯湯地展開,南巴黎的15號線工程,至少要到2022年才會暫時安靜下來。這期間,車站旁衰敗的工廠和生意興旺的室內越野賽車場,被一視同仁地拆掉。而暫居在廢棄工廠或在附近土地上搭屋的羅姆人,便一次又一次地被驅趕。

每次驅趕都上了新聞,但新聞時常避開種族指稱,只說是「Bidonville(貧民窟)」。這已經是媒體自我節制的結果,更早時,許多媒體直接將那些地方稱為「Camp Rom(羅姆人營地)」。

對法國人而言,某些人選擇視而不見,某些人則參加為羅姆人住所請命的遊行活動。我當然是同意用公共服務資源提供羅姆人住所的。再怎麼說,絕大多數羅姆人都應該算是歐盟公民,就算住屋權還不是普世人權,只是公民權,那羅姆人至少應該要比我這個遠東人士還擁有更多的公民權利才對。我的問題反而是:如果有一天法國政府真的為他們提供永久住所、就業輔導、義務教育,他們真的願意接受嗎?很多人似乎都忘記了,現在稱為羅姆人,以前被稱為吉普賽人、波希米亞人等,是一支至今不改其志的遊牧民族。

2017年2月22日,法國巴黎第18區的廢棄鐵路線沿線,有聚多羅姆人居住的棚屋。
2017年2月22日,法國巴黎第18區的廢棄鐵路線沿線,有聚多羅姆人居住的棚屋。攝:Mustafa Yalcin/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第一層歧視:把「他們」當成「同樣的人」

是的,如果寫一部羅姆人在法國的文化史,在文化衝突的部分,肯定可以上溯到農業文明與遊牧文明之間的古老問題。這不是什麼新鮮的觀點,在法國有許多人是用這種角度來看待西歐國家與中東國家之間的衝突。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異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