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2017年,什麼才是奧斯卡獎心目中的「最佳外語片」?

中港台三地能正式入圍奧斯卡外語片的电影屈指可數,是價值觀還是電影工業的差異?


《戰狼2》劇照。  圖片來源:Imagine China
《戰狼2》劇照。 圖片來源:Imagine China

【編者按】9月30日報名截止之後,各國送選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作品也隨之出爐。很多國家一早確定了送選作品,公開了消息。直到最近幾天才確認,中國將推薦《戰狼2》參選。從9部出入圍資格,再到5部正式提名名單,到最後獲得獎項,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熱度不比美國電影參選的大獎,卻也常常引起討論。尤其是對照每一年各地的送選名單,總有很多故事在其中。儘管奧斯卡堪稱世界電影工業中影響力最大,它的評選也有偏頗之處。本文並非想推崇最後的贏家,旨在總結這個遊戲,參照中港台三地的電影狀況。誠如文中所言,亞洲電影在奧斯卡實際仍需要滿足世界對亞洲的一些想像。其中有的想像是正面的,有的卻不盡然。(文中電影片名遵從作者習慣,以台灣譯名為準,今年仍未於台灣上映的電影,將採取暫譯名。)

無論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實質意義是否真如索尼經典的聯合創辦人 Tom Bernard 曾說的「像贏得世界杯一樣令人歡欣鼓舞」,但每年從提名到九強出爐到五部入圍影片正式公佈再到頒獎的全過程都備受矚目——特別是那些選送的影片有「得獎之相」的國家,會格外關注整場角逐。不過遺憾的是,這一年一度「為國爭光」的娛樂戰場,基本上和中文世界關係不大。儘管兩岸三地每年選片「申奧」也都姿態鄭重,但華語片至今依然只有《臥虎藏龍》曾獲最佳外語片獎。

事實上,中港台三地就連能正式入圍該獎的電影都屈指可數。

台灣1957年就有以原住民(泰雅族和阿美族)部落為背景的愛情文藝片《阿美娜》參與奧斯卡,兩年後,電懋出品的家庭倫理片《雨過天青》代表香港參加角逐,中國大陸則是改革開放後的1970年末才提交首部電影參獎。但大陸和台灣週期相對固定地選送影片都要等到80年代之後,香港則是90年代初。其後長達近四十年裏,兩岸三地拿到過最佳外語片提名的導演只有三位:張藝謀(3次)、李安(3次)、陳凱歌(1次)。對比一下曾經12次入圍的日本、10次入圍的以色列和8次入圍的墨西哥,整個華語世界所獲得的外語片提名紀錄明顯偏少。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