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人 深度

異鄉人——大周:我和最好的哥們兒,見證了彼此愛情的從生到死

他一遍遍講著和戀人分開的故事,夜夜酗酒,嚎啕大哭。與此同時,我和新婚妻子開始商量離婚的事情,我想要孤注一擲,決定離開。


我們在城鄉結合部的一個夜市上擼串兒喝啤酒,偌大的廣場上擠著四、五十家小攤位。那是一個江湖氣很濃的地方,但巴爺覺得這才是兩個爺們兒喝酒抽煙、談宇宙人生的地方。 圖:Tsengly / 端傳媒
我們在城鄉結合部的一個夜市上擼串兒喝啤酒,偌大的廣場上擠著四、五十家小攤位。那是一個江湖氣很濃的地方,但巴爺覺得這才是兩個爺們兒喝酒抽煙、談宇宙人生的地方。 圖:Tsengly / 端傳媒

辦完離婚手續後,我去找巴爺喝酒。

那天我們喝得特別多,特別難受,但就是不想睡,不停地抽煙,又開了兩罐啤酒抿著喝。他說他最難受的時候就聽一首歌——陳升和左小祖咒的《愛情的槍》:借我那把槍吧/你說你用不上那玩意去殺誰/莫非有人把情愛都已看厭/借我那把槍吧/或者借我五毛錢/我要搭上北方的快車 頭也不回/殺了誠實吧/或者殺了愛情吧……

我們四仰八叉地癱在他家沙發上,單曲循環,一遍又一遍。我跟巴爺說我想要自殺,他特別嚴肅地和我說,「如果有一天你突然沒了,我想像不到我要怎麼接受」。

巴爺忘了以前他還說過,如果有一天我走到馬路上讓車撞死了,他會養我爸媽。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異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