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人 深度

異鄉人──吳月伴:我住在60呎的香港劏房,姊姊卻說我過著她想要的生活

我們姊妹一起長大,姊姊去了北京闖蕩,失敗後回到家鄉結婚。我「漂」到了香港,31歲還單身、租房。家人指責我的不婚主義和職業規劃,姊姊會站出來挺我。


姊姊是我大伯的女兒,比我大一歲,我們相伴著長大。如果說我和姊姊有什麼共同點,那就是我們都是普通家庭的普通孩子,卻都在心底覺得自己有那麼一點不普通。 圖:Tsengly / 端傳媒
姊姊是我大伯的女兒,比我大一歲,我們相伴著長大。如果說我和姊姊有什麼共同點,那就是我們都是普通家庭的普通孩子,卻都在心底覺得自己有那麼一點不普通。 圖:Tsengly / 端傳媒

「你過了我一直想過的人生,我一直覺得走出去的那個人應該是我,」2015年盛夏的一天夜晚,我和姊姊坐在酒吧裏,她埋頭用吸管嘬著一杯無酒精的雞尾酒,幽幽地對我說。空氣中遊蕩著炸薯條的氣味,一陣得意勁兒快速駛過我的胸膛。

「你還是可以走出來啊,」這話太不走心了,我感到屁股底下的刺繡座墊粗糙而悶熱。

「太難了,我老公是個胸無大志的人,我走哪兒都得帶著這個拖油瓶,」她像是感到滑稽似的笑了。

我腦海中出現了一只樹懶掛在姊姊脖子上的畫面。儘管我倆誰也不確定,這只樹懶究竟是攔路虎還是個藉口。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異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