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牆風波 深度

撕裂民主牆:他們的聲音,被「港獨」戰火掩蓋了

中大民主牆事件,從原本可討論的言論自由、民主代議,迅速淹沒在你死我活的「港獨/反港獨」烈焰中,雙方強烈的民族情緒與官方媒體的煽風點火,遮掩了最珍貴的聲音。


2017年9月7日,有內地生在中大民主牆前聚集,張貼反港獨和「#CUSU IS NOT CU!」單張,部分「港獨」單張被撕下或被「#CUSU IS NOT CU!」單張遮掩,有學生會成員在場阻止,雙方爭執,情況一度混亂。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7年9月7日,有內地生在中大民主牆前聚集,張貼反港獨和「#CUSU IS NOT CU!」單張,部分「港獨」單張被撕下或被「#CUSU IS NOT CU!」單張遮掩,有學生會成員在場阻止,雙方爭執,情況一度混亂。 攝:林振東/端傳媒

「不要被代表!反對港獨!」民主牆前,口號聲此起彼伏。一個學生模樣的男生,向圍着他的媒體記者與學生們,展示自己的海報,然後用普通話大喊:「香港是我們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它不允許獨立。」

「說得好!說得好!」不少學生以普通話回應,掌聲不斷,現場另一名男生以廣東話回喊:「香港獨立!香港獨立!」

這是9月7日下午,香港中文大學的文化廣場,現場聚集約50名大陸學生,紛紛向民主牆貼海報,上面用英文和簡體字寫上:「CUSU IS NOT CU! (中大學生會不是中大) 對不起,我們拒絕被代表。」海報旁邊,是滿滿一版繁體字的「拒絕沉淪,唯有港獨」的海報,有說普通話的學生嘗試覆蓋港獨海報,旋即和本地生衝撞起來。

與此同時,一群中大校友也發起了反港獨簽名聯署,並於9月11日在大公報、文匯報等報紙上刊登整版廣告,事件被大公報以「中大數百校友聯署反『港獨』」為題報導。端傳媒得到中大校友群的微信對話截屏顯示,一個有188人的「CUHK深圳群」中,有人說:「如今我們的實力已經不是十幾年前的情況了,該做個了結了。」校友紛紛響應,有人提議:「不如,真的出個聯署,買幾張報紙版面?」另一些校友附和:「贊同啊!讓對方見識下我們的實力。」端傳媒向其中數位校友發出採訪邀請,但截稿前仍未獲得回應。

整個事件可溯源自9月4日,中大懸掛的港獨標語被校方拆除,爭議最初是校方和學生會關於言論自由的博弈,鮮被外界關注,直到5日傍晚,一名內地女生撕下港獨海報,一切很快演變成「港獨」與「反港獨」之爭。前所未有的是,內地生此次很快集結起來,在7日下午進行民主牆貼海報發聲行動,而在網絡世界中,內地生和內地網民迅速拋出了表情包和網絡大軍「帝吧」出征的戰略。

雙方的激烈情緒迅速演變成一場沒有硝煙的大戰。但其實,本地生中對這事有不同看法,內地生中也有更複雜的思想光譜。端傳媒採訪了這次事件中的三方——組織貼海報行動的內地生、持不同意見並撰文澄清的內地生,以及中大學生會會長,試圖還原民主牆之戰的原貌。

2017年9月5日,中大文化廣場外開始懸掛了一幅「香港獨立」的橫額,民主牆上亦貼滿了很多「拒絕沉淪,唯有獨立」的海報。
2017年9月5日,中大文化廣場外開始懸掛了一幅「香港獨立」的橫額,民主牆上亦貼滿了很多「拒絕沉淪,唯有獨立」的海報。攝:林振東/端傳媒

「我們看到的事情遠比港獨本身要多」

這不是香港校園的民主牆第一次爆發大陸學生與香港本地學生的衝突,但卻是這一面小小的民主牆,第一次遭遇整個中國輿論力量。

早在2015年,有香港球迷在世界杯外圍賽舉起「Hong Kong is not China」標語,戰火便蔓延至香港各大學民主牆,香港理工大學的陸港學生在民主牆上對罵,爭論香港主權問題。2016年2月,浸會大學有內地生在民主牆張貼簡體字標語,稱看不懂學生會繁體字電郵而要求退會,簡繁體大戰一觸即發。

對於民主牆撕裂,《環球時報》常以支持姿態報導或評論內地生的行為。在理工大學民主牆事件中,《環球時報》就曾讚揚參與的內地同學「用自信的話語體系,在香港高校中的辯論平台上實現了輕鬆碾壓」。2017年的民主牆之爭,《環球時報》亦指出:「撕『港獨』海報,這個率性舉動挺棒的」,並將大陸學生聚集貼海報的行動,報導為「拒絕『被代表』,堅決反『港獨』」,不同的是,這一次,共青團中央和《人民日報》均對事件進行嚴厲發聲,《人民日報》評論稱,「大是大非的問題絕對不能漠視,否則校園蒙塵、教育蒙羞,更會損傷法律的威嚴。」

很多文章說我們『為了』那個(撕海報)女生做了這些事,完全不是...... 牆上張貼的言論都不應由學生會以外的人處理。

有份組織9月7日民主牆貼海報行動的學生聞峰(化名)

不過,有份組織這次貼海報行動的內地生告訴端傳媒,「我們活動的初衷是沒有反港獨」。「我們看到的事情遠比港獨本身要多。」其中一名內地生何心悅對記者說。

「很多文章說我們『為了』那個(撕海報)女生做了這些事,完全不是。」另一名有份組織的學生聞峰說道,有媒體稱他們是在聲援撕海報女生,完全是「自己想出來的」。他認為該女生「勇氣可嘉」,但「民主牆的管轄權在學生會」,「牆上張貼的言論都不應由學生會以外的人處理。」

何心悅、聞峰、方明,三人是這次內地生貼海報行動的倡議者。他們是中大2013級大陸學生,均修讀商科,這個學年是他們在讀的最後一年,俗稱「大五」。每年內地新生入學時,都會組建該級的微信群,方便交流,這一次被不少內地網民讚口不絕的貼海報行動,開始於有260名成員的2013級內地生微信群。

9月5日晚上,大陸女生撕海報後,民主牆火焰席捲至這個微信群,大家都留意到內地生和學生會成員對質的視頻。何心悅解釋說,過去四年,大家積累了太多對學生會的不滿,而這次「學生會代表大家支持港獨」,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但就此,學生會表示港獨橫額和海報均不是他們懸掛或張貼的,只是履行民主牆管理者的責任。

中大民主牆爭議,前後發生了什麼?
中大民主牆爭議,前後發生了什麼?圖:端傳媒設計部

「後來不知是誰說要不要回應一下,然後大家就開始想應該怎樣做。」最後,他們決定按照民主牆的規則,製作海報貼上去。「群裏突然有人冒了一句:『CUSU is not CU』,大家已經忘了是誰,」何心悅說,「我覺得是開玩笑,開着開着然後提議,然後突然就認真了。」

13級內地生們在微信裏策劃行動時,他們三人是發言相對多的,因此自己建了一個三人微信群,他們說,這是為了梳理「大群」討論,並提醒大家保持理性。不過他們又十分強調,自己不是發起者,行動是群裏學生一齊討論出來的。「我沒有資格說是真正的發起人。」方明道。

海報模板出來後,「群裏問誰可以印啊?就有人自發出來說,我有quota(學校影印額度)可以印。每個人方便拿點什麼就拿點什麼。」大家又在各自的微信朋友圈裏轉發文字,呼籲參與行動。聞峰記得,「挺多人轉的,應該大一到我們這一屆都有轉。」

7日下午,帶着印好的海報,三人來到文化廣場,發現現場「已經超級多人」,民主牆上也早已有人貼上了他們的海報。他們分散站着,手持海報,等待學生向他們索取。「我們更願意表現得比較被動一點,是因為我相信這是同學們自發的行為。」方明不斷強調自己不是組織者。

「CUSU濫用會費搞港獨,侵吞會員權益,請推出退會機制!」內地生貼上的海報內容,不少是痛批學生會。

方明解釋,內地生與學生會之間積怨已久,他們行動的重點,「不是港獨」,「我們很多人都集中在我很討厭學生會、我討厭學生會去代表我。」

中大學生會長期秉承關心中國民主進程以及弱勢社群的左翼傳統,近年出現本土派趨勢。最近兩屆當選的學生會內閣「星火」和「山鳴」,皆為本土莊(參選團隊)。香港近年政治氣候急變,不少市民感覺北京政府步步逼近,普選遙遙無期,於是社會運動頻發,校園內的學生成為急先鋒。2016年初旺角衝突中,兩名「星火」莊員被捕,旋即激發眾多本地學生支持,校內多個票箱都大幅領先與其競爭的「煥然」。今年唯一出選的「山鳴」也走本土路線,參選時提出「信本土!投山鳴!」的口號,並在今年六四紀念日前夕聲明不會再參與和舉辦任何六四紀念活動。

普通話是原罪。簡體字是原罪,在他們mass mail裏面出現各種什麼『赤化』啦、什麼『香港淪陷』啦,然後『港共』啦。

大陸學生何心悅(化名)表達對中大學生會的不滿

「上莊的時候那個政綱就已經寫得非常露骨。用我的錢,做一些我不太同意的事情。」說起之前的「星火」,何心悅十分不滿,目前中大規定所有學生每年向學生會繳納100港元會費。「星火」曾在政綱中提出「香港人有權以武力或和平手段,抵抗侵佔香港公共資源之外人」,並在校園福利品部寄賣「Hong Kong is not China」旗幟,這讓他們無比憤怒:「這是很過分的口號。」

在他們看來,本土思潮意味着對內地人和內地文化的排斥。「普通話是原罪。簡體字是原罪。」何心悅生氣地說,「在他們mass mail裏面出現各種什麼『赤化』啦、什麼『香港淪陷』啦,然後『港共』啦。」在她看來,學生會使用這些措辭,代表學生發出各種主張,其實排擠了會員群體中的一部分,包括和她一樣的內地生群體。

更讓他們難以接受的,是進一步觸及實際利益的宿位爭議。「星火」曾倡議,取消內地生四年保宿。「他們實際上是為本土爭取權益。但是在為本土爭取權益時,因為學校資源有限,肯定要從某一個地方挖回來。」聞峰如此分析。

這一次行動之所以能組織起來,他們認為是因為大家快畢業了,覺得是時候出來發聲。「之前實在太多次, 都沒有站出來說話。」聞峰說。

不少中港媒體在報導事件時,都定性為港獨與反港獨之戰。《環球時報》在微博稱「反『港獨』學生貼反『港獨』海報」,方明感覺「看起來蠻符合事實」,但覺得「怪怪的」,「跟我內心的期望有點落差。」

他的期望,是透過這次活動,「內地生更願意站出來發出自己的聲音。」

化名「Maximus」的中大學生。
來自內地的中大男生Maximus站在民主牆前。攝:林振東/端傳媒

「你願不願意把討論的精神放回大陸」

同樣來自內地的中大男生Maximus有着不一樣的看法。他認為「被代表」並不是一個好的反擊點。

9月7日當天,他在現場旁觀了整場紛爭,稍後忍不住在他的微信公眾號撰文澄清事件的來龍去脈,並向他的內地同學拋出這樣一個問題:「這麼多年,你們拒絕被人大代表了嗎?」

與何心悅三人不同,Maximus是中大新生,在2017年8月底剛剛來到香港。不過,當他看到民主牆上貼滿「我們拒絕被代表」單張時,Maximus覺得行動者誤解了。

你要明白,它(學生會)的確是有選拔過程,所以在任期內,它的確合法代表學生們。

中大男生Maximus(化名)不同意一些大陸同學認為學生會無權代表自己

「你要明白,它(學生會)的確是有選拔過程,所以在任期內,它的確合法代表學生們。」他補充道,「我們來自大陸,被代表的事情都不少。這麼多年,如果你都沒為此而發聲說你拒絕被代表,然後你現在來說這個......」他思考了一下,「既然你討厭被代表,甚至你希望有個合適的制度去表達你的聲音,那麼是代議制還是直接民主制?」

「你要討論真正制度的過程,那你願不願意把這個討論的精神放回去,看待整個大陸?如果你不願意,只是在香港,在學生會對港獨這個問題上說『我們拒絕被代表』,我覺得你這個說法是經不起推敲的。」

紛爭的民主牆激起了Maximus的反覆思考,內地生貼海報行動後,他很快在自己的微信公眾號上撰文,希望通過理清事實,讓雙方達成有效溝通,「不要被那幾家內地官媒牽着鼻子走。」文章在微信躥紅。Maximus說,有讀者在後台給他留言支持,最後發現原來是他的中大同學。「聽說有上海建築師群也在轉發。」但不到半天,他的文章就被微信刪除了。他也發現,自己的想法在大陸同學中屬於少數。

對於Maximus的反問,貼海報行動的倡議人方明回應說,自己「不會作這樣的聯想」。方明覺得要求不被學生會代表,和自己在內地有沒有被代表,「蠻沒有可比性的」。「我們學生關係很簡單,對吧?但政府和我們的關係是很複雜的東西,也不是我一句話能說得清的。」方明反覆強調,自己對此沒有太多了解。

與Maximus同屬意見少數派的,還有中大學生唐立培。9月7日,他在微博和微信上,發表了《民主牆、內地生與「你國」》一文,討論民主與言論自由,倡導建立一個真正關心公共事務的輿論空間。他說,自己對中國社會是有天然的皈依和熱誠的。但很快,文章還是被微信刪除,只「存活」於微博。

同樣被迅速清除的是掛在中大校園內的港獨宣傳品。Maximus說,中大校方的做法,可能是出於來自中國的政治壓力,但他認為,「中大一向是積極參與政治的場所。」2014年9月,學聯就是在中大百萬大道發動罷課,當時着白衫、戴黃絲帶的學生們擠滿整條林蔭道。

現在,校長沈祖堯發全校郵件,說校園「不宜成為政治角力之所」。Maximus深感疑惑:「如果在這裏貼『一國兩制好』,『回歸二十周年』、『慶祝習近平核心思想』甚麼的,校方會出來阻攔說,不要讓校園成為政治角力的場所嗎?」

中大學生會外務秘書李文耀(左)及學生會會長區子灝(右)。
中大學生會外務秘書李文耀(左)及學生會會長區子灝(右)。攝:林振東/端傳媒

中大學生會:「似乎是可以做多點」

民主牆前,繞不開的,還有管理者學生會的角色。方明等三人對學生會近年行動表示不滿,剛剛抵達中大的Maximus也觀察認為,學生會在用「敵我」概念來處理內地生和本地生之間的關係。

「前任會長在那裏罵『支那』甚麼的,罵的很『那個』。」他看到視頻裏學生會成員把周竪峰拉走,但他覺得,「只是拉走而已」,給大陸學生的感覺是「他們是一幫的」。「你們其實心裏也認同他罵的,你們覺得我們是『支那人』。」

我們與中大學生之間一直有縫隙,不過,可能與中國留學生之間的縫隙更多一截。

中大學生會會長區子灝

對此,現任中大學生會會長區子灝對端傳媒表示,「我們與中大學生之間一直有縫隙,不過,可能與中國留學生之間的縫隙更多一截。」採訪中,他與外務秘書李文耀堅稱大陸學生為「中國留學生」。他們解釋,因為「內地生」這個詞不夠「政治中立」。

對於民主牆上滿滿的「CUSU IS NOT CU」,區子灝解釋說,學生會沒能走近的,不單是大陸學生,「在街上隨便問一個普通的中大學生,他可能都覺得我們沒法代表他。」單看數字,近兩屆學生會選舉投票率,分別只有23%和19%。

大陸學生集體發聲,區子灝表示「樂意見到」。但他又表示,最實際的方法,首先是參加投票。「中國學生全都投票了,可以推高一半的投票率,是絕對能左右選舉結果的。他們有沒有投票是他們的選擇。」李文耀也說:「途徑一直都在。」

問及學生會如何看待內地生的聲音和利益時,區子灝說:「如果外來人能貢獻到香港,對香港發展有幫助,那完全OK。我們不是排外法西斯。見到香港利益被外來勢力侵蝕時,我們想保護香港利益。作為香港人,這是人之常情。不是說幫本地生而不幫外來學生。」

Maximus在網絡撰文時曾批評,學生會一直沒有作出努力,向大陸學生解釋香港現狀,爭取他們支持。區子灝被問及這批評時,停頓了許久,最後表示:「這是我們沒有放足夠focus(關注)......有沒有致力讓中港兩邊的學生有溝通和互相了解的機會呢?......」

他自問自答,停頓一會兒之後說,「似乎這是可以做多點的。我們沒有特意製造這樣的機會。」

「學生會沒有意願去關心大陸學生的權益,他也不準備發起這個討論。他就說,民主牆的規矩:你不能撕、你不能破壞這個規矩。」Maximus向端傳媒記者批評道,「學生會沒有造出這道橋樑。」雖入學幾日,但他深有感觸:「大陸學生,他們沒有組織,你讓他們怎樣為自己爭取權益?他們當然每個人都覺得很孤單。」目前在中大,存在中國內地生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和香港中文大學內地本科生聯合會(MUA)兩個內地生組織,但都主力聯誼、文化活動,沒有在校園事務上組織大家發聲。

對此,方明也很希望,以後會有更多內地生參與學生會選舉或投票。2016年「星火」對撼「煥然」,他曾號召身邊的同學出來,投票給「沒那麼本土」的「煥然」,但最後參與的人寥寥可數。

「我覺得大陸學生每個都願意出來投票的話,結果不是現在這樣。」談到過去兩屆學生會選舉,他深吸一口氣,又歎了出來。

2017年9月11日,有自稱來自五湖四海的數百名中大校友,在報章刊登聯署聲明,斥責「港獨」分子。
2017年9月11日,有自稱來自五湖四海的數百名中大校友,在報章刊登聯署聲明,斥責「港獨」分子。攝:林振東/端傳媒

思考民主的開始,還是止於「港獨」的炮灰?

除了用張貼海報來表達不滿,這一次中大民主牆上還出現了不少社交媒體上流行的表情包:表情截圖配合情緒性的口號,例如「我們家的雞,一根毛也不能少」、「中國才是你爸爸」等。中大研究生一年級的內地生小張接受《環球時報》採訪時表示,自己是最先想到在民主牆上貼表情包的人。

「我覺得(港獨宣傳品)很弱智,只是空洞的口號,所以我就想沒必要用很嚴肅的手段來反擊,就第一時間想到了表情包。」小張表示,貼表情包是一種「文化交流」。

但在Maximus看來,表情包並不會促進任何交流,他撰文時寫道:「如果說港獨的標語是一種貧瘠、含糊的表達,表情包更是一種無門檻且毫無個性的動物的嚎叫。表情包提供了一種虛假的深刻,在似笑非笑的表情裏,混雜了『你懂的』與『還有必要再說下去嗎』的含義。但問題恰好在於,這裡需要的是字句清晰的表達,而非隱喻。」

但除卻表情包這一手段,Maximus很贊同大陸學生這次發聲的嘗試:「我覺得他們應該組織起來,在這個陣地上爭取自己的一塊。」

大陸學生至少要學會過一種民主生活。

剛剛入讀中大的大陸學生Maximus

在他看來,內地生長期「不習慣參與民主生活」,當下最關鍵的是先組織起來,哪怕是關於反港獨的議題。「反港獨是很正面,不丟臉的東西,完全可以拿出來的社會議題。」Maximus覺得,大陸學生可以先從身邊事情開始,比如宿位問題,慢慢擴大議題。當大陸學生發出聲音,他們就能真正參與到這個環境裏。

但談到「民主」,倡議貼海報表達對學生會不滿的聞峰卻十分謹慎:「我不想扯到『民主』這個詞。」何心悅也表示:「這是個很大的詞。」

不過,Maximus還是相信,「大陸學生至少要學會過一種民主生活。」他認為,慢慢組織起來就有希望,而他個人積極撰文發聲,也是參與政治的一種方式。

但這種樂觀沒有持續多久。Maximus採訪結束回家後發現,自己的微信公眾號因為那篇分析民主牆事件的文章,收到近三千條留言,即使它已被刪除。「後台留言應該有六、七成在罵我,其中很大一部分把我當成『港獨』,儘管我在文章裏有講我是反對港獨的。」

他陷入了恐懼,害怕微信公眾號的實名制,會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學校裏大陸學生蠻多的,不想被他們人肉出來,然後大家起衝突。」他又想了想,「另一個原因是不希望想回大陸時,發現回不去了。」

在Maximus之前撰文的中大內地生唐立培,也同樣遭到大陸網民的「人肉」起底。「現在都在說我是港獨,從我中學母校傳到我家鄉。」他最終決定取消本已答應的採訪,擔心事件被繼續放大。9月9日,他在微博上發聲明道歉,表示:「就發生在本校的『民主牆事件』,我寫了兩篇文章表達自己的觀點和事實,本人從未說過『我支持港獨』,事實上我強烈反對港獨...... 未來我不再參與此事討論。」

2017年9月5日,中大文化廣場外開始懸掛了一幅「香港獨立」的橫額。
2017年9月5日,中大文化廣場外開始懸掛了一幅「香港獨立」的橫額。 攝:林振東/端傳媒

短短一週,民主牆由最初的言論自由之爭,到後來的「代表」與「被代表」之爭,經官方媒體的煽風點火,伴隨着強烈的民族情緒,燒成了熊熊的「港獨」與「反港獨」烈焰,許多細緻複雜的討論被消融其中。內地網絡大軍「帝吧」兩次「出征」Facebook,中大學生會、前會長周竪峰,甚至是與內地生辯論的中大講師Minnie Li的Facebook帳號,一夕之間收到數千條雷同的謾罵留言。

對此,中大學生會外務秘書李文耀覺得整場論戰已經越發偏離最初的爭論,變得不可挽回:「我們的側重點一定不是支持香港獨立還是反對,因為我們一直在說的都是言論自由的問題。」他說,自己和學生會成員一起開了很多次記者會,不斷強調重點是學生會和校方的關係,強調問題是校方拆除港獨橫額,侵犯言論自由。

而看着罵自己搞「港獨」的上千條留言,一度試圖在防火牆的兩端搭建一條小橋的Maximus也感覺:「可能對話已經不能解決兩邊的觀念和立場衝突。」

(為尊重受訪者意願,文中「何心悅」、「聞峰」、「方明」、「Maximus」,均為化名。)

(端傳媒實習記者譚德恩對本文亦有貢獻。)

2017年7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但本文因關乎重大公共利益,我們特別設置全文免費閱讀,歡迎你轉發、參與討論,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瀏覽更多深度內容。

民主牆風波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