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牆風波 廣場 Your Opinion

眾議:民主牆大火是如何燒起來的?聽聽他們怎麼說

校園內的陸港矛盾綿延不絕,我們始終欠缺一個能令雙方好好溝通的辦法。


2017年9月7日,有內地生在中大民主牆前聚集,張貼反港獨和「#CUSU IS NOT CU!」單張,部分「港獨」單張被撕下或被「#CUSU IS NOT CU!」單張遮掩,有學生會成員在場阻止。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7年9月7日,有內地生在中大民主牆前聚集,張貼反港獨和「#CUSU IS NOT CU!」單張,部分「港獨」單張被撕下或被「#CUSU IS NOT CU!」單張遮掩,有學生會成員在場阻止。 攝:林振東/端傳媒

事件緣起

9月初起,香港中文大學校園多處出現「香港獨立」、「拒絕沉淪 唯有獨立」等字樣的海報及橫幅。在「大學」站站外的民主女神像上,亦覆蓋了寫有「香港政治犯名單」的布圍,列出此前多位被判入獄或被刑事檢控的社運人士姓名。

中大校方在開學典禮舉行前,以港獨言論「違反香港有關法律」為由,將大量宣傳品拆除,引起部分學生不滿;中大學生會批評校方以守法為名,打壓言論自由為實,表示極度遺憾。隨後,香港大學、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城市大學、香港浸會大學、香港教育大學、樹仁大學等多間香港大專院校的民主牆均出現「香港獨立」、「支援中大」、「宣稱獨立無罪」等標語。

9月5日

「If you're talking about democracy, you can put it on; I can put it off.(如果你們在說民主,那你們可以貼上去,我也可以撕下來。)」

一名大陸女生在香港中文大學民主牆上撕毀由學生會張貼的「拒絕沉淪 唯有獨立」的宣傳單張,學生會成員目睹情況上前與她爭辯,過程被拍下並熱傳於網絡。在約兩分鐘的影片中,講普通話的內地女生因不懂粵語轉而用英文向在場兩位中大學生會成員宣稱,民主就是學生會有張貼的權利而她也有撕的權利,指責學生會海報貼滿民主牆,並表示自己「不認同學生會的行為」。

香港網友質疑女生對「民主」的理解,認為女生撕毀海報的行為可類比「滅聲」,並非她口中所說的民主,批評謾罵之聲並起。而同一時間,在微信朋友圈亦牽起針對這事情的討論,不少大陸網友為女生抱不平,同時狠批香港港獨思潮。

9月6日

Facebook上流傳一張寫有「#CUSU IS NOT CU!(中大學生會不是中大)」的海報,號召9月7日傍晚在中大文化廣場「用文明字眼,發出自己聲音」。網絡討論繼續發酵。

9月7日

上午,大陸媒體「觀察者網」發布該女生的專訪,她表示很害怕,擔心被網絡批評她的人找到。該採訪及相關視頻被大陸網民熱傳,不少人稱讚其「勇敢」、「英文流利」,共青團中央更是轉發稱「別怕,我們都是你的後盾」。

下午,有內地生在中大民主牆上大量張貼印有「#CUSU IS NOT CU」與簡體字「對不起,我們拒絕被代表」字樣的宣傳單張,這些單張上有不同的手寫和打印留言,並覆蓋在原學生會的港獨海報之上,有本地生前去阻止,現場港陸兩地學生出現言語和肢體衝突。

中大學生會傍晚回應稱,張貼「CUSU IS NOT CU」海報的同學違反了「不可遮蔽、撕下或弄污他人的單張」的民主牆守則,是一種對他人意見的「粗暴阻礙」。同時,學生會表示其由選舉產生,守護港獨海報及條幅是出於保護言論自由,稱張貼「拒絕被代表」的同學「簡直歪理連篇」。

陸港學生之間的矛盾,為何年年爆發?中大學生會、陸生、港生,這場沸沸揚揚的「民主牆爭奪戰」究竟點燃了誰?誰又在烈火中被燙傷?我們選擇了來自三個方向的聲音,並回溯了此前「民主牆」爆發的幾次「大型征戰」,試圖在觀點與過去中,找尋這些問題的答案。

網民Minnie Li:「高學歷和語言偽術下包裝的是極度利己的軀殼」

經過民主牆,見到幾個內地學生正在奮力地貼單張。大致的內容就是抗議中大學生會貼港獨標語是擅自代表自己,侵犯了自己的權利。一個短髮微胖的女生額頭滿是汗水但仍在不斷地貼,另一個高瘦皮膚黝黑的女生則在她身後遞上透明膠紙,並不時用警惕的眼神張望一下身後圍觀的人群。還有一個男生跟在她們後面,說著支持她們的話,因為「不能讓他們覺得我們不敢出聲」。

她們貼的單張中的口號各有不同,其中有一款令我特別留意。上面寫著No referendum=Autocracy,This is not democracy。(沒有公投=獨裁,這不是民主)這鮮明的立場和強硬的口吻,如果抽離語境,大概說是反831框架也不會有人生疑。難道存在一群內地生抱有司徒華般的愛國反黨+民主化情懷?雖然這個疑問只在我的腦海中停留了0.1秒,但後續湧上的好奇心卻讓我忍不住想知道,如果我當面將她們的口號和反CCP反政府聯繫起來,她們會如何反應。於是我撥開前面圍觀的人群走上前,指著這個標語問短髮微胖的女生,她們這個標語的意思是否指責中大學生會專制、不民主。

她:是的!他們並沒有做任何民調就單方面出這種港獨聲明,這是對我們權利的侵犯,中大學生會不能擅自代表我。

我:我同意他們以學生會的身份表達這種政治立場,事先若能廣泛收集不同的意見會比較好。不過我想知道你對於沒有公投的香港和中國怎麼看?你會不會譴責中國CCP專制不民主?

她:(急於解釋的肢體語言)你理解錯了!我只是想說,CUSU無權代表我們,我反對他們這種連民調也不做就代表我們的做法。

我: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同意他們這方面做得不好。我只是好奇,對於你張貼的標語內容,你是否真的認同,你是否真的想表達追求民主和反對專制的立場?

她:(開始出現對抗的情緒)我不是學政治的,我不懂政治,對政治也沒有任何興趣。

我:我也不是學政治的。其實你現在正在做的事、標語的內容以及你所使用的語言都非常的政治,而你卻強調自己對政治一點也不關心,這反而令我更好奇你為什麽要貼這些標語呢?

她:我知道你在偷偷錄音,但我不care⋯

我:(真心非常驚訝)啊?我沒在錄音啊,你看(把手機打開給她看)。

她:(沒趣地扭了下頭)好吧,算了。我們這麼做只是想抗議CUSU侵犯我們權利,這和中國什麼的沒關係,你不要扯到中國去。

我:我是想知道當CCP說自己代表了13億中國人,憲法聲明的選舉權也沒有得到保障的時候,你會不會也有這種權利被侵犯的憤怒。

她:(開始不耐煩)我說了我對政治不了解也沒興趣!

我:可我沒有在探討政治問題,我只是問你對於被CCP強行代表的情緒和反應。

她:我告訴你,我已經在這裡住了很多年,我現在也申請到了一間海外的學校,我之後就會過去,畢業以後可能就留在那裡了。所以我不會再住在中國,中國的事情我也不關心,我只是關心當下我在這裡權利受到侵犯。中國發生什麼事,我不懂政治,我不了解也和我沒關係。

我:你還有家人住在國內嗎?

她:有。

我:你不關心他們的權利嗎?根據你這張單張上的標語,他們的權利正在被一個專制政府侵犯。

她:你還是不明白我的意思!我並不是支持民主和普選,我只是針對CUSU這件事,只是就事論事!他們宣稱自己支持民主但他們做的事卻不符合民主,說一套做一套,那就沒有資格講什麼民主。

我:所以你們就同樣以言行不一致的方式向他們表達抗議?

她:(快翻白眼了)我們哪裡有言行不一致?我很一致啊,我感覺自己被侵犯了,所以我出聲抗議。他們才不一致,他們聲稱要民主,事實上卻這麼專制!

我:你譴責他們專制、不民主,但你卻不是真的認同民主和反對專制。

她:⋯⋯

這個時候另一個高瘦女生和那個男生開始試圖幫她解圍。不過講來講去都還是「就事論事」啊不想評論中國的事啊對政治沒興趣啊這些老調子。而我則在想該如何從這個不斷出現自我矛盾且不斷自我重複的對話中脫身。

於是,我用語重心長的語氣配合一種「You know what I mean」的表情對他們說:「同學~其實我想說的是,你用民主啊專制啊這些詞,是很容易誤導一些人的,讓別人以為你們有這種政治主張。你看學生會說的可是獨立啊,哪有說民主?但中華人民共和國可是真的寫了共和的啊。反正我是很容易就聯想到了。」

果然,他們三人的態度一下就出現了自由轉體三周半的變化,高瘦女生一面說著「對對對,你說得對,這種口號確實容易誤導人」,一面問面目模糊男生要筆,想去塗掉那張單張中的標語,微胖短髮女生則出謀劃策道「只要用另一張印了別的口號的單張把這張覆蓋掉就行了」。彷彿終於找到了組織,他們甚至還毫無戒心地告訴了我他們的學系。

離開的時候我心中十分感慨。他們是怎樣的一種中國青年,高學歷和語言偽術下包裝的是極度利己的軀殼,而填塞進那具軀殼裡的意識形態又讓其變得極易被操控,呈現一種讓人無法恨之入骨的痴傻。

或許有人會說,讓他們留著那個標語出醜不是更好?也可能有人覺得,港獨派行事風格一直不招人待見,而且也老和其他民主派過不去,現在根本自作自受。但在言論自由被打壓,港獨立場也確實屬於小眾,而學生會的操作手法也確實不是無可指摘的情況下(1),任由反民主的勢力用資格論來搶奪民主的話語權(甚至還去附和這種資格論),或許和任由完美受害人論主導林子健事件的解讀是一樣危險的。我只是覺得,自由陣地已然所剩無幾,身後還有幾步能退呢?在指出學生會一些做法不妥的時候,其實並不必連同他討論、維護民主自由的資格也否定的。

註(1):昨天網上已有聲音批評學生會不署名張貼以及貼滿整個民主牆的做法有違民主牆的規則共識,指其無資格指責撕走poster的女生。

網民Ye:民主更關鍵的步驟是說服

內地生撕海報的事,討論言論自由是避重就輕。言論自由固然是民主很重要的成分,但也只是允許大家「自說自話」,你可以支持港獨,我可以反對港獨,大家最終還是要拿出共識。這就涉及民主更關鍵的步驟:說服。

港獨派至今沒能給出任何方案,今天面對的是初來乍到的內地生,尚可以「支那豬滾回大陸」來迴避爭論,明天如何說服香港選民站在你這邊?這些內地生也不是好欺負的,往近了說他們可以參選學生會,往遠了說他們拿到永久居民身分以後可以選立法會乃至特首,不可能永遠迴避彼此的矛盾。我現在看到的對待他們的方式是很醜陋的,教教你這個社會的「規矩」,然後把你們的意見丟在一邊,就好像要求別人穿上西裝再來投訴餐廳飯菜有問題。他們學不會這套嗎?他們可是連「xx不代表我」都學會了哦。

我對這些內地生還是有期待的,撕海報的女生雖然手法欠妥,但敢於去正面對話,面對眾人可以不卑不亢地講出自己的想法,已經比很多內地長大的孩子強了。不是所有人都有幸成長在可以自由關心公共事務的環境裏,也不是所有人天生懂得民主議事規則,我認為社會應該拿出一定的寬容。

給內地新生一些建議的話,我覺得不要盲目加入任何組織,特別是內地人抱團取暖的組織,你原有的偏見很有可能在這裡被放大。對為你出頭的人,不要急著感動然後死心塌地地追隨,永遠保持一個可以批判的距離。最後,祖國確實強大了,但祖國拿你們當槍使的時候也不會手軟,多了解祖國,多了解香港,才不會傻傻掉進任何一方的溫柔陷阱裏。

2017年9月5日,中大文化廣場外開始懸掛了一幅「香港獨立」的橫額,民主牆上亦貼滿了很多「拒絕沉淪,唯有獨立」的海報。
2017年9月5日,中大文化廣場外開始懸掛了一幅「香港獨立」的橫額,民主牆上亦貼滿了很多「拒絕沉淪,唯有獨立」的海報。 攝:林振東/端傳媒

網民三水:「現在大概只剩雙方親友團各自自嗨」

如果撕港獨單張的內地女生可以給59分的話,學生會的表現大概可以給0分了,當然媒體的表現一如既往地直接負分了。這明明可以是一次深度交流的契機,或至少不難達成「你可以貼我可以撕」的表面共識,現在大概只剩雙方親友團各自自嗨──對方真是蠢到無可救藥?

任何觀點都是需要邏輯和論據支撐的。內地女生非常積極地解釋了自己理據,最多論證過程出了邏輯漏洞;學生會乾脆表達不了一句完整意思,不知道是認為自己天賦正義無需論證無需說明,還是除了喊喊口號實際沒什麼思考,稍遇到點挑戰就口笨舌拙。如果不是這件事發生在如此特定的語境下,又被媒體大做文章,怎麼看顯得愚蠢傲慢的都是學生會吧。

內地女生這套說辭,至少在她成長的教育體系裏相當合情理的──學生會是學生選的,我也是學生,你不代表我;民主意味著每個人都有表達意見的權力,我不同意港獨我沒同意你貼,所以你可以貼我可以撕;民主牆被港獨單張佔滿了,但我也想介紹自己的活動和想法。這中間顯然存在邏輯漏洞,比如學生會無需所有舉動都得到每個學生的授權,比如貼和撕並不是同一類權力,民主確保的是不同聲音可以交鋒──換言之是可以被反駁不可以被撕的權力,比如她實際上沒等學生會說明觀點就將話題轉移到拍攝的問題。

但某程度上這又是可以理解的。從內地女生聽不懂粵語能看出,她是剛到學校沒幾天的新生,未必清楚使用民主牆無需授權,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發表意見,民主牆的言論不受限制,只代表發布者觀點。另一方面,她這套邏輯是太典型的國內教育的產物。當一個人被偏見和詭辯術語轟炸千百遍後,她作為一個具體的人,和她在許多情境中下意識產生的語言和思維間的聯繫,實在遠弱於一個人與她的主動思考之間的聯繫,更弱於中國政府作為一個抽象概念和作為一種具體語言的聯繫。她實在無需因此背負什麼,遑論那些被轉移到她身上的,對這個政權的恐懼和厭惡。

學生會的表現實在令人遺憾。除了你不能撕的結論,和不止生硬簡直官僚的學校授權我們管理民主牆,既沒清晰說明民主牆的使用規則,也沒藉此闡述自己的政治立場。既未有效回應內地女生的質疑(你不代表我),也無法有效闡釋自己的行為依據。如果稍微被質疑點合法性轉移下話題就招架不住,究竟準備如何論證「拒絕沉淪唯有獨立」?如果真正做好了港獨準備,有效且知行合一的姿態難道不是解釋自己的理念?

我覺得這個小女孩挺可愛的。一個關心公共事務又有交流欲的人,現實會對她進行100次教育的。但一個被高度不友善的環境高密度攻擊的人,一個但凡說點什麼都成為諷刺素材的人,恐怕也只願龜縮在自己的世界。這些自認為在「拒絕沉淪」的人,是怎麼好意思粗暴譴責他們?

@Annie Z:看了視頻,覺得香港學生的反應其實是有一點愣住,就是那種「啊?民主是這個意思?」的純真問號感。我覺得兩邊在完全不同的語境裡,對香港學生來說,民主牆文化習以為常,他們早就不在這個討論語境裡了,完全沒料到來了一個常識之前的問題「民主是不是你能貼我能撕?」一時根本沒反應過來。

@三水:我明白,但一個不太難回應的質疑都應付不來,這幾個學生會成員的論述能力真的太成問題。拒絕沉淪和唯有港獨之間不存在強聯繫,如果做好了港獨準備,他們必須得有準確闡述觀點、展開論證的能力啊。後續的輿論反應也實在很糟糕,現在事情焦點完全帶偏,我絕大多數憤怒的同學根本不了解也不打算關心這件事具體語境是什麼。

@Annie Z:顯然沒有人真的做好港獨準備,他們也根本沒有什麼強論述能力,都只是最表層的憤怒發洩而已。但這也是常態。sad。

@三水:另外我覺得充分理解和討論「常識之前的問題」是很必要的,尤其是當常識根基正在動搖的時候。未來香港的輿論空間也許會越來越多這類讓人無從反應的前常識問題,如果只能憑一腔情緒,只會顯得站不住腳。

其實這件事有點讓我想到UCSD中國學生對達賴喇嘛的反應,雖然不是同一性質的。這兩者共同的問題是,當自己的常識被挑戰,第一反應是語塞、是本該如此、是你你你你你們怎麼會這樣想。越在一個所謂后真相時代,我們越要反復確認,你的常識是否構成一個真正的常識,你面對的挑戰是否構成一個真正的挑戰。

「民主牆戰爭」回溯:燃燒的戰火與不斷爆發的陸港生衝突

陸港學生之間的矛盾已不是第一次發生,它的頻密程度甚至令不少人覺得煩厭,但始終,它就是沒能解決。

「民主牆」沿用七十年代北京西單民主牆之名,是香港每一所大專院校均會設立的供師生自由發表意見的實體公共討論區。早在2015年年末,香港各大專院校的民主牆就曾點燃過一次戰火。

「Hong Kong is not China」

「Hong Kong is part of China」

「大字報睇來似中國文化大革命」

「我就是喜歡你看不慣我,卻不得不和我一同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樣子!」

……

2015年冬季,一句「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標語一路從世界杯外圍賽場的香港球迷觀眾席,蔓延至香港各大學民主牆。隨後,香港理工大學該標語中的「not」被撕掉,有本地生懷疑是內地生所做並在民主牆上寫下「撕一貼百」,此舉引發陸生不滿。一位大陸學生在理大民主牆上用簡體字寫下:

「HK is not China這句話很奇怪,而且我覺得它是對的。因為城市不能與國家相提並論。所以應該是HK belongs to China。你們啊還是要多學習一個。」

這場「香港主權歸屬」問題的民主牆大戰隨即開始,有「Beijing is not China」、「我出生就係香港人,非中國人!」這樣的文字爭鬥,也有暴走漫畫與香港網絡流行表情圖的表情包戰爭,一位內地生甚至貼上兩頁紙的長文論述香港人是否有民族自決權。

理大民主牆戰火熄滅不久後,香港浸會大學又因繁簡字體再次爆發陸港生之間的民主牆戰爭。

2016年2月,浸大一位大陸學生在民主牆張貼簡體標語,稱其因看不懂學生會的繁體字電郵而要求退會費。此標語引發多位本地生回應,有人表示該內地生應直接退學。繁簡體之爭隨後又演化成中港之爭,浸大民主牆上又上演了與理大相似的爭鬥。

2016年10月末,因向群組派發了80人民幣「微信紅包」的內地生朱科陷入「賄選風波」 ,在香港大學就讀電力工程博士的他在校委會研究生代表選舉中,因在「新港青年會」等兩個微信群組中各派發了80元的微信紅包,而被舉報涉嫌「賄選」。朱科稱,兩個80元紅包均被分為100多份,只是「為感謝朋友幫忙宣傳」。

「朱X 賄選落地獄。」

朱科「賄選」事件被爆出後,港大民主牆上便出現了這樣的標語,有陸生在旁邊回應稱微信紅包不是賄賂,而是大陸的習慣和娛樂。然而,這樣的回覆並沒有終止戰爭,朱科稱這些紅包「微不足道」的言論也同樣遭到攻擊,有學生回應「原來80元就不算賄賂!」

校園內的陸港矛盾綿延不絕,無論從文化、政治、社會層面,民間和學界都曾給予多方面解釋,但始終欠缺一個能令雙方好好溝通的辦法,在看不到改善空間的情況下,香港終會如何?陸港關係又會如何?

民主牆風波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