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異鄉人──夏目目:抱歉,我要離開香港了

在中產家庭作為(叛逆的)既得利益者長大,我來到香港家具都沒買齊,就經歷了人生中第一次社會運動,目眩神迷。


2014年,中大罷課現場。 攝:夏目目
2014年,中大罷課現場。 攝:夏目目

為香港抗爭而入獄的各位:

你們好。我可能是一個最不配給你們寫信的人,但我想再過幾日,給你們寫信可能就會變得困難,或有一點危險,所以不得不現在寫了。我是一個在中國大陸出生長大的人,到香港讀書,撞正雨傘運動,然後留下來,然而下個星期就要離開了。

我決定留下來的時候,開了一個臉書專頁,希望把自己在香港的每一日都記錄下來。原因是,那時候我很恐慌,我怕自己最終也許無法逃過就業困難和家庭壓力的夾擊,要回到中國大陸去考父母喜歡的政府工,然後陷入「放羊─生娃─讓娃放羊─讓娃生娃」這一種生活的輪迴中去。那麼在香港的每一日都可能是最後一日,可能是我人生最後的自由時光,我必須得記錄下來——那時我是這樣想的。

雨傘運動期間我開過一個博客,想把每天心情的激蕩都寫下來,自己決定了博客的名字,叫做「在香港,重生一萬次」。那時候好怕被人發現會有危險,惹上國安什麼的,所有文章都用獨立的密碼鎖起來,僅自己可見。到我覺得可以大膽一點的時候,我就開了臉書專頁,繼續寫。開立日期是2015年4月1日,我說:我也不知道能在香港留到幾時,只是單純地不想走。我好像每天都重生一次,過去被嘲笑和勸阻的東西又重新理直氣壯地成為我的支撐,彷彿我可以憑此一直年輕下去。這樣的23歲,我不想忘記,所以我寫日記。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
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

支持好新聞,成為我們的付費會員

加入會員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全站暢讀
隨時隨地

獨立書店
SuperPass

尊享會員
知識社群

了解更多
評論 夏目目 異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