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 台灣同婚法案 台灣

因為反同志婚姻集結的宗教團體,會持續改變台灣社會與政治嗎?

備受各界矚目的台灣同婚釋憲案,司法院將於5月24日下午四點公布結果。釋憲前夕,許多反同志婚姻的宗教人士依舊戰力十足。


【編者按】備受各界矚目的台灣同婚釋憲案,司法院將於5月24日下午四點公布結果。釋憲前夕,許多宗教人士參與其中的「下一代幸福聯盟」依舊戰力十足,嚴辭批判同婚釋憲程序不公,並要求大法官謹守中立立場、「勿因一時政治正確利益淪為千古罪人。」在更早之前,「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簡稱護家盟)鮮明的反同立場亦廣為人知。為何台灣宗教團體能跨越彼此歧異、在同婚議題並肩發聲?他們未來的動向如何?是在同婚釋憲案的主戰場之外,另一個值得關注的焦點。

2016年12月3日,護家盟發起「百萬家庭站出來!婚姻家庭,全民決定」遊行。
2016年12月3日,護家盟發起「百萬家庭站出來!婚姻家庭,全民決定」遊行。攝:徐翌全/端傳媒

相較於國外動輒傳出以宗教為名的攻擊事件,台灣的宗教團體顯得特別團結,2016年11月30日,包括佛教、道教、一貫道、天主教、基督教、統一教、軒轅教、天地正教、理教、天德教、宮廟系統等在內的台灣主要宗教代表齊聚,宣布組成「台灣宗教大聯盟」,第一個訴求就是反對同志婚姻條文納入民法。

雖然早從1992年開始,每到選舉期間就有各宗教領袖帶頭發起「乾淨選舉」運動,訴求反黑金、反賄選,但反對修改法令、對敏感社會議題發聲,卻是第一次。

其實,反對同志婚姻最力、最廣為人知的「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簡稱護家盟)原本就是由宗教團體號召,由長期關注這個議題的基督教、天主教、統一教發起,接著再邀請佛教、道教、理教等總會加入。所以即便目前有超過三分之一的成員是家長、心靈、孔孟、身障團體,但大多數成員還是來自宗教團體,而護家盟的全名中特別留下「宗教團體」四個字,就是希望組成人士能以宗教信眾為主。

放眼世界,每個宗教都有自己的教義與信仰,光是捐棄成見、互相交流就不見得容易,其實就連同宗教內的不同教派都有可能互相攻擊,更遑論出現宗教合作?但在台灣卻是另一個風貌。根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調查,台灣是世界上宗教第二多樣化的國家,民間宗教信仰人口占44.2%、佛教占21.3%、基督宗教占5.5%,沒有一個宗教擁有過半的市占,加上東方宗教強調包容,讓宗教間的競爭顯得相對平和。

也正因此,宗教間的交流在台灣十分常見。民間原本就存在跨宗教的交流平台,像是由各宗教總會為代表參加的「中國宗教徒協會」,還有追求世界和平的「中華民國宗教與和平協進會」,這些平台提供宗教間的聯誼互動,也促成這次台灣宗教大聯盟的成立。淨耀法師在接任中華民國宗教與和平協進會理事長時,便如此說道:「我們宗教界要大家怎麼樣能夠彼此互相更綿密的交流來彼此認識,有事大家能彼此來互相相挺,這個平台就是大家能夠互相交流的平台。」

而只要細看台灣宗教大聯盟列名的與會代表,可以看到中國宗教徒協會理事長明光法師、秘書長邱玉珠、中華民國宗教與和平協進會理事長淨耀法師都在其中。與早期的「護家盟」相較,因「中華民國一貫道總會」理監事改選,一貫道轉而表態支持反對同性婚姻修法,台灣宗教大聯盟納入了一貫道,成為名副其實的宗教大聯盟。

只是,在同婚議題當中,有基督色彩的天主教、基督教與統一教因為聖經而反同志婚姻可以理解,一向強調包容的佛教、道教、一貫道又為什麼起身反對?

2016年11月24日,同性公聽會外,反對同性婚姻立法人士舉行集會。
2016年11月24日,同性公聽會外,反對同性婚姻立法人士舉行集會。攝:徐翌全/端傳媒

信仰戰爭?世代衝突?跨宗教結盟行動

對於這個問題,淨耀法師首先提出的理由是:修民法972條會瓦解(民法)親屬篇。淨耀法師認為,宗教界並不反對同志,但是「整個國家,先有人才有國,國家的立國就是所謂的憲法,而憲法就是一夫一妻共組家庭,這就是國家基本的價值,也就是憲法的基本所在」,同志婚姻運動者要動搖到憲法,本身就不夠理性。

至於問到佛教教義中,是否有反對同性婚姻的規定?淨耀法師則以佛教修行的五戒中來闡述,「男女的結合是為了傳宗接代,非男女的接觸就叫做邪淫,這是最基本的道德觀問題。」

同運團體要推的是打破性別的藩籬,所有的東西要用無性的,這樣會形成行政上的問題,形成很多法律上的問題。如果性別是模糊的,那如何去制定政策?

中華民國道教會秘書長 張肇珩

我以同樣的問題來詢問中華民國道教會秘書長張肇珩。張肇珩如此回應:「在歷史上,同性戀是早就存在的,再來是一男一女的婚姻所創造出來的對生命的延續、對家庭的穩定,這也是存在的事實,這兩個客觀事實要擺在一起看……我們不去反同志,而是反對同運團體操作這個議題,去用很多很激進的手段,不管是教育也好、婚姻制度也好,這方面都還沒有充分討論,他們就已經把手伸到政府機關裏面,從立法的角度、從上壓制下的作法,這個就是我們反彈的部分。」

張肇珩也提到,憲法裏面規定男女是很確定的兩性,但是當性別平等委員會裏面用的是性別光譜時,會使社會產生混亂的現象,「同運團體要推的是打破性別的藩籬,所有的東西要用無性的,這樣會形成行政上的問題,形成很多法律上的問題。如果性別是模糊的,那如何去制定政策?」

對於敏感的同婚問題,一貫道總會選擇拒絕訪問。但在電話交涉的過程中,負責聯繫的工作人員透露,社會已經因為這個事情撕裂,雖然一貫道的理監事表態反對,但並不會號召信眾上街反對修法。

這四年來(指護家盟)我們沒有用過任何一句宗教術語,針對同志婚姻提出來宗教的看法,包括有各種的教義的存在但是我們都沒有引用,就是因為避免讓整個運動、或是說這個社會議題被染上宗教色彩。

護家盟秘書長 張守一

奇特的是,做為一個跨越各宗教而結盟行動的團體,「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卻很少以宗教教義來談論這個問題。護家盟秘書長張守一,給了這個答案:「這四年來(指護家盟)我們沒有用過任何一句宗教術語,針對同志婚姻提出來宗教的看法,包括有各種的教義的存在但是我們都沒有引用,就是因為避免讓整個運動、或是說這個社會議題被染上宗教色彩。」

輔仁大學宗教研究所教授鄭志明,是宗教對話專家,也曾參與中國宗教徒聯合會的活動。鄭志明觀察,大部分的宗教對於同志婚姻「無所謂支持或反對,真正反對的只有基督教,而有教會可以援引教義反對同志婚姻,也有同志教會援引聖經支持,這其實是基督教的內鬥問題。」那為什麼會有其他宗教領袖反對同志婚姻修法?鄭志明認為,這些傳統宗教只是從老世代來反對這件事,「真正的問題出在這是世代衝突的問題。」

反同?挺同?宗教界無共識

其實,若說「宗教界」都對同婚議題抱持反對立場,恐怕也有不少宗教人士會發出異聲。精確地來說,宗教界對於同婚議題,可說是沒有共識。

譬如說,中國宗教徒協會、中華民國宗教與和平協進會,內部都有討論這個議題,但最後都沒有做出結論,發表聲明。佛教、基督教的陣營中,也都有信徒站出來聲援同性婚姻。佛教內有知名的法師釋昭慧,不但曾發表支持婚姻平權的言論,還替女同志伴侶證婚;基督教內也有「同光同志長老教會」採取接納同志、歡迎同志的立場。而台灣佛教素有傳統四大名山(慈濟、佛光山、法鼓山、中台山)之稱,四山信徒總數佔全台人口總數的一半,影響力十分龐大,但四教團也都沒有對同婚議題公開發聲。

同志婚姻只是宗教團體介入社會的第一步,未來,在更多政治、社會議題裏,台灣民眾將會看到宗教團體參與其中的身影。

或許,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些站出來反對的宗教領袖,內心深處早已累積對政府的不信任。採訪過程中,張肇珩曾提到,在近年的環保政策下,許多道教廟宇都因燒金紙而挨罰;淨耀法師也提到,過去寺廟響應政府「死人不與活人爭地」的訴求,在寺廟內興建靈骨塔,但是《殯葬管理條例》訂定後,這些靈骨塔馬上就變成非法。諸多政策制定、實行前,宗教團體都沒有接獲相關消息,種種互動都讓宗教團體感覺,「政府沒有誠信。」

同婚議題促成宗教界的結盟,也替幾位領袖埋下了未來進一步參政的可能性。在眾人的勸進下,據傳前任銓敘部長朱武獻正在籌組跨宗教的政黨:宗教和平聯盟,希望在未來的立委選舉推派宗教界的不分區立委候選人。但是,截至目前為止,朱武獻本人拒絕談論這個話題。唯一可以預見的是,同志婚姻只是宗教團體介入社會的第一步,未來,在更多政治、社會議題裏,台灣民眾將會看到宗教團體參與其中的身影。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