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能量世代

承認自己的無能,是快樂生活的關鍵:厭世動物園專訪

厭世姬心中的厭世,並不是要大家放棄生存,而是適度抽離自己,和這個世界拉開一點點距離,反倒不容易被傷害。


厭世姬的創作想表達的是,如果能清楚認知自己正身處在世界的夾縫,反而可以在縫隙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厭世姬的創作想表達的是,如果能清楚認知自己正身處在世界的夾縫,反而可以在縫隙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攝:陳朗熹/端傳媒

如果你對近期台灣的同志婚姻平權議題稍有關注,相信這個圖案你一定不覺得陌生:「九隻表情空白的動物在彩虹旗背景下比出挑釁的手勢,上面寫着『別人結婚,干你屁事。』」

這張由厭世姬創作、支持同志婚姻平權的圖文,短短時間內,被廣泛流傳、印製成各式文宣;甚至因為圖文本身的能見度與辨識度都很高,在近日遭到反對同志婚姻的網友重製,改成「別人反同婚,干你屁事」,面對可能的侵權行為,厭世姬不選擇息事寧人,而是大動作在粉絲團宣布已經報案並提告。

平時看似懶洋洋地對很多事情都毫不關心,但是若被踩到底線,也敢於直言不諱,厭世姬很能代表時下年輕世代的性格。她所經營的粉絲團「厭世動物園」時常從當下新聞議題與日常生活取材,例如一頭厭世的豬配上「如果終究會變成香腸,那麼為什麼不當一隻懶廢的豬?」文字,或是創作「懸崖勒人」的圖文,高喊要與曾貼出「懸崖勒馬」手繪圖的副總統陳建仁PK;線條簡單的動物搭配上嗆辣、直接、時而無厘頭的語句,粉絲團成立一年就累積十多萬粉絲,並且在2017年的台北國際書展上,以高達5位數美元的金額賣出書籍南韓版權。

厭世」是她創作中恆常的主題,看似是厭倦活在世間的消極悲觀,但其實厭世姬卻說:「我的求生意志很強。」她的創作想表達的不是太宰治「生而為人,我很抱歉」的頹廢沉鬱,而是坦然接受人生的不完美,如果能清楚認知自己正身處在世界的夾縫,反而可以在縫隙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或許說得更通俗一點,厭世姬想表達的不過是,我的人生不需要他人的指手畫腳,我的感受其實沒有別人能懂,請不要拿各種成功者的故事來激勵我奮發向上,厭世姬說:「我懶得去找更好的工作,懶得改善自己的生活,懶得洗衣服整理房間,懶得運動,懶得吃健康的食物。但就算這麼懶、這麼廢,還是活得好好的啊。」

不管以什麼樣貌活着,能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就是件比什麼都重要的事。令人忍不住好奇,為什麼一個才30歲的年輕女子,會有這樣的體悟?

厭世,就是跟世界保持不會受傷的距離

厭世姬外型高挑亮眼,出席活動時總是以鮮豔雞毛的面具示人,但是言談之中,很容易可以感覺到她的個性其實活潑且善於與人相處。從小到大她都是那種成績好又活躍的學霸一族,大學聯考時以全國前百名的高分進入台大法律系之後,因為喜歡文學,厭世姬轉系到外文,也曾創作過小說及劇本。

前十幾年的人生都順遂無波,厭世姬一直相信自己未來會是個有成就的人,「我主要的人生轉折,就是大學快畢業時父母突然過世,進入一個蠻低潮的狀態。」父母離去,親戚又大多位於遠方,又沒有手足可以扶持,那是一段艱辛的時光。

厭世姬:「真正有用的是看清楚事情的真相,即使狀況再糟,也能從中找到應對之道。」
厭世姬:「真正有用的是看清楚事情的真相,即使狀況再糟,也能從中找到應對之道。」攝:陳朗熹/端傳媒

人生突發的意外,改變了她看待世界的方式及處世哲學,「我發現什麼激勵、正面思考,這些對我而言都沒有用,真正有用的是看清楚事情的真相,即使狀況再糟,也能從中找到應對之道。」從那時開始,厭世姬漸漸理解,所謂的「厭世」並不是要大家放棄生存,而是適度抽離自己,和這個世界拉開一點點距離,就比較不容易被傷害。

而另一個領悟,則是人生種種困頓與低潮,最終其實無人能懂,只能獨自面對。「當時很多人都叫我看開一點,我只想罵髒話,你們懂什麼啊?正能量對身處這些情況的人一點用都沒有,你說別人斷手了還那麼努力,所以呢?那關我什麼事?」

這種「你們懂什麼啊?」的情緒,也是許多「厭世動物園」粉絲共通的心情吧?生病、失戀、找不到理想的工作,覺得自己非常失敗,好像置身社會的邊緣,厭世姬認為,最好的做法就是不做任何價值判斷,安靜陪伴才能帶給人最大的力量,而她的創作,就是給跌倒的人們無聲的支持與同理。

無能其實並不可恥

厭世姬會如此痛恨所謂的正面能量,或許還因為她曾經有一年的時間都在接受這類思想的灌輸。大學畢業後,因為想要多賺一點錢,厭世姬選擇成為保險業務員,那時她最不能適應的就是每天晨會上的各種激勵口號,還有經理常轉發乙武洋匡這些生命鬥士、不放棄希望的故事給旗下業務員。

「這其實很荒謬,根據我的觀察,很多超級業務員除了人格特質之外,其實很大一部分是因為這些人有背景、有人脈,不要說政二代或富二代了,連做保險都會有二代。」厭世姬印象最深刻的是她初入職時參加的訓練班,當時班上業績最好的女生,她的媽媽其實是某個營業處的襄理,而她手上握有的客戶,全都來自於媽媽的人脈。

說起這個故事,厭世姬並不是酸葡萄心態,而是發現很多成功者之所以能實想夢想,並不只是因為他們付出努力,還有相對優越的資源條件,不論是才能、金錢、人脈或是家庭背景,每個人都應該學會用客觀的角度去評估自己手上的籌碼,若是條件不如人,也不需要苦苦勉強,「承認自己的無能是快樂生活的關鍵。不願面對事實,幻想自己能夠有所成就,才是痛苦的源頭。」

離開保險業之後,厭世姬先後曾經待過兩家出版社、蔡英文競選團隊,現在她則一間整合性行銷公司任職,有時也會以厭世姬的身份親自上陣替自己負責的客戶銷售產品。

《厭世動物園》書中內容。
《厭世動物園》書中內容。圖片來源:由時報出版提供
《厭世動物園》書中內容。
《厭世動物園》書中內容。 圖片來源:由時報出版提供
厭世姬的作品。
厭世姬的作品。圖片來源:厭世動物園 facebook

雖然沒有受過科班教育,但是厭世姬從小就喜歡畫畫,在前一份忙碌的編輯工作中,每天畫畫是她排解工作壓力的方法。她筆下的恐龍、雞、豬、荷包蛋等各種角色看起來像是三歲孩童隨手塗鴉,但是各種動物配上「眼神死」的神情,以及對世界的各種嘲諷,卻莫名令人感到抒壓。

在過去一年內迅速走紅,除了獨特幽默的圖文風格之外,也跟厭世姬的創作總能快速連結時事議題有關。例如搭上海濤法師「老公外遇,假的」熱潮,她創作出一幅柴犬目擊另隻柴犬和一隻貓在交配,但安慰自己說「假的」圖像,熟悉社群網路語言的她也將假的柴犬圖獨立出來,寫道「歡迎大家複製這張圖,然後貼在你朋友的自拍照下面。」

或者是在年節推出的「真心話紅包袋」,上面寫着「我賺得很少,包得也很少」、「不用太期待,裏面沒多少」,又酸又直接的風格很對時下年輕人的胃口,四千個紅包袋迅速被秒殺。

雖然目前粉絲人數已經破了十萬大關,並且順利出書、賣掉國外版權,第二本書也已經在計畫中,看似朝着愈來愈好的方向前進,但拿下厭世姬的面具,她仍然只是一個平凡人,每天認真上班工作之餘,心中還要煩惱:是否要全職投入創作?幾年過後是否還會像現在一樣受歡迎?臉書演算法的調整讓粉絲團的觸及率下降,該如何解決過度依賴臉書的危機?自己做的決定是正確的嗎?接下的食品業配會不會在兩年後爆出食安問題?

「其實也還好啦,就是趁現在沒那麼忙的時候多做一些事。」雖然厭世在心中,但是厭世姬最後還是開朗笑着結束對話,並趕去開下一個會議,對她而言,這一天和往常一樣,只是個平凡一天,但是能夠持續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就是最大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