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故宮風波 香港 香港故宮風波

嚴迅奇自己收費自己估,西九故宮館做法正常嗎?

「沒想到今時今日還有直接委任這回事!」香港另一公營機構的工程項目管理人員表示,嚴迅奇會在項目中取得報酬,又為項目估算價錢,如同為自己「開價」。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行政總裁栢志高與獲委聘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設計顧問的建築師嚴迅奇。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行政總裁栢志高與獲委聘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設計顧問的建築師嚴迅奇。攝:盧翊銘/端傳媒

1月10日,西九管理局召開記者會,公布就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下稱故宮館)展開公眾諮詢。此前,計劃已經引起廣泛爭議。其中一個焦點,是西九管理局未有公開招標,直接委任香港著名建築師嚴迅奇負責項目。

故宮館事前沒有招標,也沒有諮詢香港市民,卻諮詢了北京故宮。

1月12日,西九管理局發布文件,明言有「諮詢故宮博物院的意見」,之後方批准委任嚴迅奇擔任項目建築師。他們還重申,「直接委任嚴先生為設計顧問的決定,是董事局充分考慮有關理據後根據其職權依程序批准的」。

「沒想到今時今日還有直接委任這回事!」何偉強語帶憤慨地說。他任職香港另一間公營機構 —— 醫院管理局(下稱醫管局),負責管理工程項目。

這些指引只有一個目的,就是避免標書指向某個service provider(服務提供者),確保不會有利益輸送。

何偉強

何偉強說,醫管局為工程招標時,設下了嚴格的指引:「這些指引只有一個目的,就是避免標書指向某個service provider(服務提供者),確保不會有利益輸送。西九管理局也是公營機構,怎麽可能不用招標?」

端傳媒翻查文件後進一步發現,嚴迅奇不但獲直接聘任為項目建築師,他還包辦前期研究的成本估算,當中包括估算自己的「項目建築師的顧問費」。

在沒有重新招標的情況下,這等於讓嚴迅奇為自己的報酬估價。

圖:端傳媒設計部

估價等於監控成本,一定分開出標

西九管理局在1月10日的記者會上,提供了一份16頁文件,回應外界質疑。裏面寫到,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出的35億元,正是嚴迅奇所屬的「許李嚴建築師事務所」為項目提供前期顧問服務時,經研究及評估後得出的成本估算。

得悉嚴迅奇既為項目估價,之後又參與項目後,何偉強十分驚訝。

他隨即詳細解釋醫管局的招標流程。何偉強說,建築工程有三個範疇:設計、建造及工料測量(quantity surveying)。設計顧問和建造公司在入標時,需要列出收費,但一般只會寫工程總造價的百分比,「如果其它條件全部一樣,但你收(造價)8%、他收7%,我當然讓他中標」。

設計顧問和建造公司當然想多賺一點,讓他們為工程總造價估價,無異於讓他們決定自己的收費。

何偉強

為何只寫百分比?何偉強解釋,設計顧問和建造公司入標時,不會知道造價,因為這會由獨立工料測量師分開估算。工料測量是測量業界其中一個範疇,一般負責工程中與金錢有關的部分,例如工程的成本計劃、成本監控等,以確保不會超支。

「設計顧問和建造公司當然想多賺一點,讓他們為工程總造價估價,無異於讓他們決定自己的收費。所以工料測量一定要分開出標,他們的工作,其實相等於是監控成本。」何偉強說。

不過在故宮館的個案中,由前期研究到正式興建,西九管理局都從沒招標。

何偉強形容,西九管理局的做法難以理解。他指在醫管局,標書能列多少項條款也有限制;不僅如此,倘若出標後只有一間公司入標,他們也要寫報告解釋。「這些都是為了防止有人透過操控招標條款,令某一間公司中標。」

然而,建築業界卻說,直接委任在行內並非罕有。對此,何偉強激動地回應道:「我們討論的並非私人項目,而是為市民服務的公營機構。35億的工程,竟可自己說了算?」

醫管局發言人回應端傳媒查詢時亦說,局方會按既定採購程序招標,而一般大型建築工程中,各種合約的招標流程大致相同。

圖:端傳媒設計部

只有專門知識、獨家技術,方可單一招標

根據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香港在1997年加入《世貿採購協定》,規定了供應商的投標資格、招標程序和規格等,以確保本地及海外供應商及服務承辦商,可公開公平地競爭。現時,各政策局、政府部門,以至醫管局、機場管理局(下稱機管局)等部分公營機構都受這協定規管。

可是,同為公營機構的西九管理局,並沒有跟從《世貿採購協定》。

西九發言人向端傳媒解釋,他們以往都有招標,由不同公司做設計和估價;不過故宮館是「一間獨特的博物館」,必須以最高國際標準興建,因此今次管理局認為「公開招標並非推展此項目設計工作的最佳方式」。

但比較政府的慣常做法,凡超過300萬元的顧問服務,及超逾700萬元的建造及工程服務,一般須採用公開競投的招標程序。

西九管理局解釋,他們對興建故宮館的建築師有三項要求:本地華人建築師、認識西九文化區的願景和發展、具設計同類型博物館的豐富經驗。嚴迅奇「完全符合以上要求」,才作「此特殊的委聘」。

管理局認為委聘「特殊」,惟在政府和部分公營機構遵從的《世貿採購協定》也一律訂明 —— 如果合約要求特別高超的技術和可靠的經驗,可採用「選擇性招標」或「資格預審招標」;即使情況特殊,比如時間極為緊迫、保安理由等,也需要用「有限度招標」。

只有在少數情況下,部門才可考慮物色單一供應商,該等情況舉例包括牽涉專門技術或知識、市場上獨家服務或產品供應商等。

機管局發言人

也有意見認為,興建西九故宮館的錢來自馬會捐款,並非公帑,不跟隨政府做法並無不妥。那麼,同樣以商業方式營運的機管局,又如何規管工程採購呢?

機管局發言人表示,自1997年香港加入《世貿採購協定》以來,已涵蓋機管局的建造服務、貨品和特定服務。該局一直按照公平、公正、透明的原則進行各項招標,並有一套既定及詳細的招標程序。

發言人續指,不論是工程的前期研究合約,還是建築工程合約,每項招標均會獨立進行,按照既有的準則審批每份標書。只有在少數情況下,部門才可考慮物色單一供應商,而期間必須經過嚴謹及客觀的程序:「該等情況舉例包括牽涉專門技術或知識、市場上獨家服務或產品供應商等。」

藝術評論人約翰百德(John Batten)。
藝術評論人約翰百德(John Batten)。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她和朋友只活在自己的泡沫裏」

西九管理局沒有加入《世貿採購協定》,而是自訂採購指引。近這半個月,林鄭月娥也多番強調故宮博物館的安排符合所有程序,沒有違規。

「直接委任嚴迅奇,林鄭月娥可說這合乎她說的程序,但很抱歉,這並不公平。」來港24年,一直積極參與文藝活動的藝術評論人約翰百德(John Batten)說。

自嚴迅奇被直接委任的消息公布後,約翰和其他市民一樣,密切關注事件。他甚至在1月10日的記者會,當面詢問林鄭月娥有關直接聘任之事宜。可惜林鄭月娥沒有正面回答他,只指責他「在嘗試詆毀(smear)嚴迅奇和這項目」。

「我根本沒有這個意思!這是一個合理的質疑。全世界只有嚴迅奇一個建築師嗎?或者他真的好好,她事先也要和公眾好好講吧。」約翰帶點激動地說。

這件事證明了,她(林鄭月娥)和她的朋友只活在自己的泡沫裏。他們看不清外面的世界,以為她朋友贊成的,社會都會支持。

藝術評論人約翰百德

「從她和西九管理局處理西九一事,就知道他們沒有政治觸覺(political sense)。你明知這件事敏感,而眼前有兩種處理手法——跟大眾商量,或者秘密行事,你會怎麼選擇?」

結果,林鄭月娥和西九管理局選擇了閉門造車,破天荒容許嚴迅奇一手包辦前期研究、估價以及項目設計,事先沒有諮詢市民。約翰認為,「這其實是今屆梁振英政府的一個通病」。

「他們這班官員和權貴變得越來越緊密,林鄭月娥如是。這件事證明了,她和她的朋友只活在自己的泡沫裏(living in their own bubble)。他們看不清外面的世界,以為她朋友贊成的,社會都會支持。」他接着道:「而且,這個泡沫裏充滿利益瓜葛。」

(為尊重受訪者意願,何偉強為化名。)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