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同婚法案 台灣 LGBT 同性婚姻修法闖關系列之十二

同婚合法化的「山巔」,近在眼前了嗎?

「還有風吹草動,我們就上街吧,不要忘了我們就是選票,我們就是重要的力量。不要收回這個力量。」——陳雪。


陳雪說,許多反同人士不了解,兩個同性伴侶只用感情維繫一生是多麼困難的事。
陳雪說,許多反同人士不了解,兩個同性伴侶只用感情維繫一生是多麼困難的事。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當同性戀好累,一個月要上街3次。」陳雪說。

2016年12月26日,是同志團體一個月中第3次動員「同志」上街,陳雪如往常的出門,到立法院外靜坐,她原本做好了一路堅持到晚上的準備。只不過中午去買個便當回來,就聽到會場歡聲雷動,立法院內傳來令人振奮的消息:同性婚姻合法化修法草案初審通過。

「好怪,這一輩子還沒有離可以結婚這麼近。」她說。

邱妙津可不變成鱷魚

2011年,作家陳雪在臉書上公布,她結婚了。對象是位小她5歲的女孩。陳雪在早餐店認識她,從此筆下就稱她「早餐人」,更親暱時就稱「阿早」。

陳雪持續在臉書記錄她與早餐人的生活,寫成《人妻日記》。她說公布婚訊,「確實有着更深刻且嚴肅的理由,就是希望藉由如此生活性的,真正的人的故事,談論同性婚姻。」

2017年上半年,可能是台灣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最後一哩路,陳雪面對着台下的聽眾,談論自己這一段人生的生命經驗。而她對面坐着的,正是一手推動婚姻平權法案的立法委員尤美女。她們在端傳媒舉辦的系列講座上,共同探討「婚姻平權如何保障人權」。

陳雪回憶起,結婚後她倆有次吵架,她一氣之下脫口說要「離婚」。但自己不久之後又後悔,於是向早餐人求饒:「可是我們這種結婚不合法,所以也不算離婚對不對……」

這一段自嘲引來聽眾大笑,但也讓陳雪反思到像她自己這樣的同性婚姻,大半也就是在親友見證下,兩人牽起手來,這場「婚姻」就宣告完成,沒有法律意義,「這個婚姻沒能幹嘛。」

陳雪說,對她與許多的同性伴侶來說,婚姻的意義和內涵是「逐漸理解」的, 不像異性戀的婚姻,白紗宴客,天經地義,同時也帶着法律效力和國家的承認。

身為作家,陳雪回憶在20年前,寫出《鱷魚手記》、《蒙馬特遺書》的邱妙津。在《鱷魚手記》裏,邱妙津用鱷魚來理解自己。陳雪說,那時知道自己是同性戀,等於是「人變為獸」的過程;更不用說,再早個20年,作家白先勇的時代,同性戀的愛慾,只能活在黑暗裏。

陳雪說,「自我認同」是同性婚姻的核心問題。儘管同性婚姻,不保證解決同志人生中所有問題,但可以解決一個很基本的問題,那就是邱妙津不用變成鱷魚。法律可以快速的改變人的成見,證明同性戀是正常的,跟別人一樣的,不管你喜不喜歡。同志中的不婚主義者「應該可以很酷地說,我才不要結婚呢。」

陳雪說,不僅社會運動、文藝創作、教育,好多層面人們的努力,將同婚推進到這裏,「還有風吹草動,我們就上街吧,不要忘了我們就是選票,我們就是重要的力量。不要收回這個力量。」

同性婚姻訴求的是權利平等,例如財產繼承、醫療選擇等等,都是權利之一。陳雪在婚姻裏,時時見證着這些不平等。她說自己的身體一直不好,2009年一場大手術前,護士說手術前要有家屬在場,陳雪只能請弟弟前來簽名,但其實全程陪伴陳雪的還是阿早,但對醫護人員來說,早餐人「誰都不是」。

過了幾年,部分縣市以行政命令開放了「伴侶註記」,提供同性伴侶能夠在戶籍資料上登錄。她們去註記後,拿到一張其貌不揚的紙片,「看起來像一張收據」。

接着再一次進到醫院時,陳雪想試試註記的伴侶身份是否可行。護理師一開始依然要求有血緣關係的人在場,陳雪出示了那張「收據」,護理師點點頭,轉身離開向護理長請示了一陣,確定了阿早有權利為陳雪簽字。

因為身體不好,因此遺產問題也給陳雪帶來巨大的影陰。這些年來,她們努力存錢,盡量平分,因為不知道誰會先走。「進去手術房前其實會怕,我不是怕死,」她說,她怕的是來不及把遺產交代給早餐人。每次出了開刀房,她告訴自己又過了一關,「太多同志過不了這關,他們面對的是非常殘酷的事情。」

陳雪說,許多反同人士不了解,兩個同性伴侶只用感情維繫一生是多麼困難的事。伴侶的意義,是生死與共、患難相扶,如果同性婚姻合法,有共同財產,合法的財產繼承,將會改變同志過去對人生的虛無感,年輕一輩的同志,能夠以結婚為前提尋找伴侶,並且省去自我認同掙扎,思考他們想要什麼樣的人生,「而這會改變這個世代以及世世代代的人。」

但她也說,這是台灣是第一次距離同性婚姻這麼近,但不代表合法化這條線,一定跨得過去。

「好幾年前,我也沒想像到我可以以同志作家聞名 ,」陳雪說,不僅社會運動、文藝創作、教育,好多層面人們的努力,將同婚推進到這裏,「還有風吹草動,我們就上街吧,不要忘了我們就是選票,我們就是重要的力量。不要收回這個力量。」

尤美女說:「我不是同志,但在修法裏面我可感覺到時代的潮流,我嗅到某種訊息。」
尤美女說:「我不是同志,但在修法裏面我可感覺到時代的潮流,我嗅到某種訊息。」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收養制度也要反歧視

接在陳雪的感性告白之後的是立法委員尤美女。她帶着一袋厚重的資料出席,從過去為個案中的同志義務辯護,到走進國會殿堂推動同性婚姻平權法案,尤美女以法律為武器,30年如一 。

尤美女說,台灣人爭取同性婚姻立法超過半個世紀,早在1958年,就有女同性伴侶到地方法院希望公證結婚。這一次,同性婚姻法案已通過委員會初審,即將進入黨政協商,等各黨都簽字,再進入二讀。但是新會期從2月開始,要先進行立院總質詢。若是黨團協商順利,約到4月底才會進到院會二讀,若黨團協商中,有黨派有意見,則看政黨是否願意將其列為優先法案,放到院會裏表決。

同性婚姻法案的爭論,不同於過去的法案依黨派劃分立場,同婚議題是兩種不同信仰價值觀的碰撞。這次修法相較過去的特點,是不同黨派的年輕立委出面支持同性婚姻,民進黨內也有許多反對聲音;儘管修法的主要推手尤美女出身民進黨。

尤美女介紹,同性婚姻修法共有3個版本:尤美女提案版本、時代力量黨團版和國民黨籍立委許毓仁版。尤美女說自己版本的特點是提綱挈領,不用逐條修改,而最後出司法及法制委員會的版本,是以尤美女的版本涵蓋、融合其他版本。

尤美女對「立專法」表達了看法。她說有聲音主張同性婚姻應該訂定《同性伴侶法》,但是既稱「伴侶」就不是「婚姻」。例如德國訂的是《同性伴侶法》,但10年來,為了逐一確認伴侶所擁有的醫療財產等權利,增加好多打不完的訴訟。尤美女說,日前就有德國法界人士在台灣交流時說道,台灣不要走上德國的路。

至於反對同性婚姻人士常以「兒童權利」質疑同性婚姻家庭對成長其中孩子的影響。尤美女說,同志沒辦法經由血緣產生親子關係,在參考各國法律之後,目前先以「收養」這條途徑規範同婚家庭的親子關係。

而收養制度在《民法》親屬篇中,已有相當嚴格的程序。不但要試養6個月,試養期間,社工也要進行訪視、寫報告給法官,法官再裁定認可,且依照《家事事件法》,法院得替孩子指定「程序監理人」,為孩子主張權益。「這是對孩子保障非常周到的制度。」她說。

然而,過去也發生過女同志大龜與周周的例子,大龜過去因被法院以「婚姻關係係由一男一女組成」為理由,無法收養周周以人工授精生下的小孩,所以修法時,也在《民法》第1079條之1增加,「不得以收養者的性向、性傾向、性別認同等理由有所歧視。」

她鼓勵支持同性婚姻的朋友,可以去看哪些立委是支持法案的,寄電子郵件給他們,傳達自己的生命故事,也可以寫小卡片給立委,尋求立委的支持、鼓勵立委支持法案,讓訴求溫柔而堅定。

在聽眾提問階段,有人提到中小學的性別課程,近來似乎也成了另一個同性婚姻正反雙方的爭奪的戰場。尤美女說,2000年發生在屏東的「葉永鋕事件」,促成了《性別平等教育法》立法通過,目的是讓學生學習尊重社會上不同性別氣質,與性別認同,還有認識自己的身體,建立自我主體性。她強調,性教育其實是「全人教育」,告訴大家,你是被「賦權」的,每個人都是自己的主人。

「過去強調自己要保護貞操,是為了社會的善良風俗,不是為了自己,這是不對的,」尤美女認為正確的觀念應該是:「任何人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對我性騷擾,那是對方的錯。」

尤美鼓勵支持同婚的聽眾應該突破「同溫層」,加入長輩家長群組去澄清訊息。

「一個法能不能通過,在於社會凝聚力有多強」,尤美女說,「我不是同志,但在修法裏面我可感覺到時代的潮流,我嗅到某種訊息。」過去,前國民黨立委呂學樟說同性婚姻是「人獸交」,但在這一屆,有11位國民黨立委連署許毓仁版本。她鼓勵支持同性婚姻的朋友,可以去看哪些立委是支持法案的,寄電子郵件給他們,傳達自己的生命故事,也可以寫小卡片給立委,尋求立委的支持、鼓勵立委支持法案,讓訴求溫柔而堅定。

「爬山最後一段是最難走的,山巔就在那裏,」尤美女說。

LGBTQIA 台灣同婚法案 台灣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