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滿洲行:一次反思大中華漢族中心史觀之旅

這趟旅行的目的之一,是希望提供一套有別於傳統大中華史觀,以滿洲民族而非以漢族為本位的「東北」視角,通過實地參觀歷史遺蹟,重新審視滿洲的歷史。


位於大連中山廣場旁的大連賓館,建於1909年,原名「大和旅館」。 攝:陳嘯軒
位於大連中山廣場旁的大連賓館,建於1909年,原名「大和旅館」。 攝:陳嘯軒

對於在香港土生土長的筆者而言,「滿洲」一詞是陌生的,它只曾出現在中學中國歷史教科書中「偽滿洲國」——這個含有民族屈辱意味的歷史詞彙,或是以英文授課的世界歷史科中提到的Manchuria。端旅行推出的「重回滿洲深度遊」團費不能說是便宜,但由身為滿人兼熟悉滿洲歷史文化的出版人富察擔任隨團講解,對愛好歷史的旅行者而言卻有莫大吸引力。

1990年代中期以前在香港廣泛使用的中學中國歷史教科書,大都抱持凸顯華夏文化優越性的大漢族中心史觀。而中國政府以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撰寫的教科書,則把「民族矛盾」置於「階級矛盾」之下,表面上對「漢族中心主義」持批判態度。然而,中共官方史觀卻把中國歷史發展長河設定為必定「走向統一的多民族國家」,這種歷史宿命論其實只是大漢族史觀的另一變種而已。  

從這次旅行團的出發前參考書目,包括了日本右翼學家宮脇淳子所著的《真實之滿洲史》,以至富察隨團的講解,不難看出「重回滿洲深度遊」的目的,是希望向團員提供一套有別於傳統大中華史觀,以滿洲民族而非以漢族為本位的「東北」視角,通過實地參觀歷史遺蹟重新審視滿洲的歷史。

短短七天的旅程走訪大連、瀋陽、撫順、承德多地,走馬看花在所難免,但端旅行挑選的觀光內容仍算扣緊了滿洲近500年歷史發展的軌跡。例如19世紀末起先後經歷沙俄、日本和蘇聯佔領的大連巿,初次到訪的筆者甫抵埗後,即對巿內較內地絕大部分城巿都要良好的交通秩序,留下深刻印象;這或許是因為在民族屈辱以外,日俄戰爭後對大連實施了長達40年佔領和實質管治的日本,留下的不僅是揉合歐式和日式風格的建築群,似乎亦促成了若干程度的「移風易俗」。

滿清入關前為「後金」國都的瀋陽,位於瀋陽故宮附近的張氏帥府(當年奉系軍閥張作霖和張學良的故居)因為對台灣同胞有重大統戰意義,身兼「海峽兩岸交流基地」和「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得到了當局最好的復修和維護。張學良當年發動「西安事變」,促成國共第二次合作,因此備受中共推崇,他在1991年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所說的:「我衷心希望兩岸能夠和平統一,非常反對分裂」,已化成張氏帥府博物館展廳入口處的顯眼大字(但館內陳列沒有說明此句的年份和出處)。

張氏帥府博物館其中一個展廳入口處,強調張學良「心繫統一」。
張氏帥府博物館其中一個展廳入口處,強調張學良「心繫統一」。攝:陳嘯軒

在「愛國主義」史觀下,博物館的解說文字自然把張學良一生總結為矢志「維護國家統一,爭取民族獨立」,把他定位為「偉大的愛國者」。然而,晚年定居美國夏威夷的張學良,也許因為政治因素始終未曾返回故土,他也曾對發動西安事變導致中共坐大,以至抗戰勝利後國共內戰爆發感到後悔。富察認為,張學良一生中的兩件大事:即決定東北「易幟」歸順南京國民政府,以及發動西安事變迫使蔣介石停止「剿共」國共一致抗日,可能與他受當年世界旺盛的共產主義思潮影響有關,也同樣可能是他「非常任性,沒有清晰政治理念的結果」。

當代史固然容易配合執政者的政治需要來撰寫,但就算是古代史也會被官方隨意突兀地書寫。在承德有「小布達拉宮」之稱的普陀宗乘之廟,大紅樓的其中一層被闢作「萬里東歸:土爾扈特蒙古回歸祖國專題展」。展覽的陳列寫道,曾定居在俄羅斯伏爾加河下游近一個半世紀的土爾扈特人,18世紀中葉「為反抗沙俄壓迫和重返祖國進行了不屈不撓的鬥爭」,經歷千辛萬苦歸附清朝,而當年乾隆皇帝也「肯定了土爾扈特人的愛國熱情,確定了優撫的方針,派出清軍前去接應。」展覽的結語甚至說,土爾扈特人的東歸故事說明,「只有堅決維護國家統一,加強民族團結,共同反對外來侵略,才能使我們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得到鞏固和發展,永遠立於世界民族之林。」

然而,作為遊牧民族的土爾扈特人,當年有沒有「祖國」觀念呢?他們的東遷之舉,是出於生存原因?還是因為「心繫祖國」?畢竟在18世紀中葉的中國,根本未有主權國家的觀念,惶論有現代意義的「愛國熱情」。把土爾扈特人東歸視作「鞏固中國作為多民族國家」的重大歷史事件,只是政治宣傳多於一切,並沒有真正的學術意義。

長久以來,大中華地區的中學中國歷史教科書大都採用漢族中心的立場來書寫,這次「重回滿洲深度遊」無疑挑戰了這種史觀。無論是如何看待清朝政府的民族政策,俄國和日本在東北地區的殖民歷史及其暴行,如何評價張學良一生中的兩大決定,以至日本傀儡政權「滿洲國」給中國留下了什麼遺產,我們都應放下條件反射式的民族主義情緒,全面冷靜地檢視不同的史料,方能得出站得住腳的結論。在當下當權者把「民族分裂勢力」以至「台獨」、「港獨」分子視作十惡不赦之際,告別唯民族主義式的史觀更顯得重要。

此文為「深入東北,重回滿洲」的端團友所撰,旅行時間為 2017年8月25日-2017年8月31日。端旅行推出的文化深度遊項目專注於知識冒險和在地體驗,如果對我們接下來的旅行項目感興趣,請關注 Facebook 帳號「Initium Travel 端旅行

旅行 重回滿洲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