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 國際 LGBT

有多少同性戀人在里約公開求婚?

里約賽場上共有49名公開出櫃的同性戀者與雙性戀者,比倫敦奧運的23名翻了一番有餘。


女子七人橄欖球員Marjorie Enya在裡約奧運會女子七人橄欖球決賽後,公開向自己的女友 Isadora Cerullo 求婚親吻。
女子七人橄欖球員 Marjorie Enya 在里約奧運會女子七人橄欖球決賽後,公開向自己的女友 Isadora Cerullo 求婚親吻。攝:Themba Hadebe/AP

「你願意嫁給我嗎?」 在里約奧運會女子七人橄欖球決賽後的頒獎典禮上,志願者 Marjorie Enya 當着一眾運動員和媒體的面,公開向自己的女友、巴西橄欖球運動員 Isadora Cerullo 求婚。

「我願意。」 Cerullo 喜極而泣,答應得毫不猶豫。在全世界的注視之下,兩人甜蜜擁吻長達一分鐘。

這是發生在里約奧運會賽場上的第一樁求婚。而這一時刻,屬於一對同性愛人。

「她是我的一生摯愛。」 Enya 在隨後的採訪中說,「奧運會也許是一個結束,但對我來說,這是與她共度人生的新開始。」

破紀錄的出櫃運動員人數

在里約,LGBTQ(女同性戀者 Lesbians、男同性戀者 Gays、雙性戀者 Bisexuals、跨性別者 Transgender 以及酷兒 Queer 和/或對性別認同感到疑惑的人 Questioning) 運動員正在吸引愈來愈多的目光。

8月7日,巴西運動員 Rafaela Silva 在女子57公斤級柔道項目中為東道主奪得本屆奧運會第一枚金牌。在之後的採訪中,這名出身「上帝之城」貧民窟的選手正式向媒體出櫃,並深情感謝陪伴了她三年的女友 Thamara Cezar:「她日復一日地支持着我;她知我經歷的一切,也知我何時疲倦。」

英國跳水運動員 Tom Daley 在里約斬獲男子十米雙人跳水項目的銅牌,他隨後收到了未婚夫 Dustin Lance Black 在 Instagram 上的温馨留言:「為你高興,為你驕傲。」  —— Black 是美國著名劇作家,曾以講述同性戀政治家哈維•米爾克生平的傳記影片《米爾克》獲得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獎,今年還專門為 Daley 拍了一部紀錄片講述男友的跳水生涯,堪稱「花式虐狗」。

里約賽場上還首次出現了一對已婚同性愛人共同參與比賽的佳話:英國曲棍球球員 Kate Richardson-Walsh 和 Helen Richardson-Walsh 青梅竹馬,從小一起打球;兩人於2008年開始交往,並於三年前結婚。來到里約之前,她們已經三次共同出現在奧運會賽場上,但這次是兩人婚後首次一同參與奧運比賽。Kate Richardson-Walsh 在《每日電訊報》的採訪中說,「有人把頭髮染成金色,有人染成棕色;有人跟男人交往,有人跟女人交往,誰管得着?人們只不過是愛着自己愛上的人罷了,僅此而已。」

據同性戀權益保護組織「人權運動」賽前估算,里約奧運賽場上共有41名公開出櫃的同性戀者與雙性戀者。專注 LBGTQ 與體育運動的網站 Outsports 給出的最新數字則為49名,比倫敦奧運的23名翻了一番有餘。這其中,東道主巴西隊的已出櫃運動員還包括女足隊員 Larissa Franca, 女子手球隊員 Mayssa Pessoa,  男子跳水選手 Ian Matos,以及女子跆拳道選手 Julia Vasconcelos 等。

這無疑是奧運會歷史上的偉大進步:要知道,在8年前的北京奧運會上,這個數字還僅為11人,其中僅有一名男性運動員。而中國迄今沒有運動員公開出櫃的記錄。

里約的進步與威脅

自2010年温哥華冬奧會以來,在奧運村中設立「驕傲之家」(Pride House)成為慣例,這個小小的場地能夠為 LGBTQ 選手提供放鬆交流的社交場所。不過,在2014年索契冬奧會中,設立「驕傲之家」的申請遭到了俄國政府的拒絕。

市民在里奧LGBT遊行期間慶祝狂歡。
市民在里奧 LGBT 遊行期間慶祝狂歡。攝:Mario Tama/GETTY

與俄國政府相比,巴西則顯得進步許多:在巴西,同性婚姻自2011年起便已合法化,憲法中也有條款明確禁止任何歧視性立法。自2006年起,聖保羅的「驕傲遊行」一直保持着全世界最大規模,每年參與者超過300萬人,並吸引超過40萬名遊客。

本屆里約奧運會還見證了更多突破:

巴西畫家與劇作家 Laerte Coutinho 成為奧運史上第一名公開的跨性別火炬手;在聖火經過里約伊帕內瑪海灘時,兩名男性火炬手在傳遞聖火之時擁吻,引發志願者們陣陣歡呼。開幕式正式開啟之前,為活躍氣氛而四處尋找觀眾的「接吻攝像頭」 框住了兩名男性觀眾,兩人大大方方地在鏡頭前接吻,整個馬拉卡納體育場頓時為之沸騰。而在開幕式的高潮時刻,騎着花車帶領東道主巴西隊出場的,是著名的跨性別模特 Lea T——這也是跨性別人士第一次出現在奧運式開幕式的舞台上。除此之外,另外五名帶領其他國家代表隊出場的志願者也是跨性別者。里約奧運還首次允許跨性別運動員在無需手術和調節荷爾蒙的情況下參賽。

然而與此同時,巴西也仍然充斥着針對 LGBTQ 群體的暴力事件,跨性別群體更是首當其衝。

據獨立非盈利媒體 ThinkProgress 統計,今年1月,至少48名跨性別女性在巴西遭到謀殺。2014年,大約326名 LGBTQ 人士遭到殺害,其中大部分是跨性別。

過去四年半里,巴西總共發生了超過1600起針對 LGBTQ 群體的仇恨謀殺——也就是說,平均每天至少一名同性戀、雙性戀或跨性別者因遭遇仇恨暴力而死亡。今年六月,《紐約時報》將巴西列為對 LGBTQ 人群來說「最致命」的地方。

此外,巴西國會中右翼勢力的崛起也令人擔憂:被稱為「巴西特朗普的國會議員 Jail Bolsonaro 公然反對保護 LGBTQ 權益,將同性婚姻與戀童癖相提並論,竟也獲得了一批支持者,並正在積極準備參與下一屆總統競選。

而在里約,一些不願意或並未準備好公開出櫃的運動員,也面臨着意外的惡意與威脅:

8月11日,美國媒體 Daily Beast 的一名直男記者 Nico Hines 在奧運村附近假扮同性戀,使用 LGBTQ 社群中流行的約會軟件成功約到了幾名運動員,並將這個過程寫成了一篇花邊報道。他雖然並未指名道姓,卻毫不掩飾地透露了這些運動員的國籍與運動項目,這幾乎等於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強迫對方出櫃——要知道,其中有些運動員來自同性戀仍飽受歧視與壓迫的國家。

文章發表之後引發一片譁然,人們紛紛批評該作者及媒體違反職業道德,很有可能會毀掉這些運動員的生活。剛剛退休的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新聞倫理中心主任 Robert Drechsel 認為這篇文章「未經大腦,毫無良心,違反倫理。」 來自湯加的已出櫃游泳選手 Amini Fonua 則一連發出十幾條推特,直接對作者本人與 Daily Beast 發出譴責: 「@NicoHines 你他媽讓我感到噁心。你有沒有意識到,僅僅為了追求點擊率,你剛剛毀掉了多少人的生活?!」 Fonua 憤怒地指出,「想象一下吧,唯一一個讓你感到安全的空間,唯一一個你能夠做回自我的空間,就這樣被一個異性戀者當作笑話給毀掉了!」

游泳選手Amini Fonua 對作者本人與 Daily Beast 在Twitter發出譴責。
游泳選手 Amini Fonua 對作者本人與 Daily Beast 在Twitter發出譴責。游泳選手Amini Fonua Twitter截圖

同性戀在湯加至今仍是非法的,最高可判處十年徒刑。儘管這條法律已經很久沒有真正實行過,但湯加仍然是一個高度保守和宗教化的社會,同性戀者在那裏面臨極大的壓力。「我自己足夠堅強,能夠站在全世界面前,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這一點。」 Fonua 要求道,「請尊重他們。」

在輿論壓力之下,Daily Beast 的編輯先是對原文進行了部分改動,刪掉了有可能暴露運動員身份的細節,最後終於撤掉了整篇文章,並發表了道歉聲明。

「所有人都有權做自己,而不應被迫躲藏」

LGBTQ 運動員在奧運會上可見度的提升,對許多人來說意義重大。 「所有孩子,無論出身、宗教和性取向,都能在美國隊中找到自己的偶像。」 美國女籃隊員 Brittney Griner 在接受採訪時說,「在歷史的這一刻,我們充滿多樣性的隊伍共同為一個目標而努力,我希望這一點能夠在所有人身上激發團結感。」

澳大利亞女足隊員 Michelle Heyman 則表示,「作為一名已出櫃運動員,參加奧運會對我來說是一個重要的機會,讓我在體育界最高等級的賽事中競爭的同時也能活得真實。所有人都有權做自己而不應被迫躲藏。每一個人、每一個運動員都是不同的,我們需要接受、理解和慶祝這一點。」

不過,這個已經公開出櫃運動員的49人名單上的絕大部分人來自同性婚姻已經合法化的國家,包括美國、英國、荷蘭和新西蘭等。Outsports 的創始人之一 Jim Buzinski 指出,這體現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重要性——它能夠賦予 LGBTQ 運動員出櫃的勇氣和力量。

此外,目前為止公開出櫃的49名運動員中,僅有11人為男性。

Buzinski 認為,運動界存在對男性氣質的迷戀和推崇,這可能導致一部分男性運動員不願意出櫃,以免影響形象。

例如,曾在1984與1988年連續兩屆奧運會上奪得金牌的美國跳水運動員 Greg Louganis,直到退役後才於1994年正式出櫃。而在索契冬奧會中奪得銀牌的美國自由式滑雪運動員 Gus Kenworthy,在賽後正式出櫃時告訴媒體,他曾害怕出櫃會破壞自己的形象,導致失去贊助商——在並非舉國體制的國家裏,許多運動員依靠贊助商提供的經費訓練,失去贊助也就意味着體育生涯的終結。

幸運的是,Kenworthy 並未因出櫃而失去贊助;相反,耐克還特別邀請包括他在內的多名已出櫃 LGBTQ 運動員拍攝了一系列廣告。此外,Tom Daley 也一直是英國獲得贊助最高的運動員之一。這也許意味着越來越多的 LGBTQ 運動員不必再因害怕影響職業生涯而刻意隱瞞自己的性別認同與性取向。 Outsports 的另一名建立者 Cyd Zeigler 指出:「我們之中越來越多人意識到,出櫃之後仍然能夠過着健康與幸福的生活。體育界並不像長久以來被描繪的那樣恐同……本屆奧運會再次證明了這一點。」 但他也估計,由於同性戀者在部分國家仍然面臨極大的社會壓力,本屆奧運會中還有許多未出櫃的運動員。

正如《赫芬頓郵報》的專欄作者 Lyndsey D'arcangelo 所指出的,LGBTQ 運動員曾經在沉默中掙扎多年。對他們來說,更衣室中充斥着焦慮、恐懼與羞恥;出櫃意味着失去贊助者、粉絲、朋友、隊友、家人,甚至可能斷送事業和生命。為了繼續自己深愛的運動生涯,許多人不得不保持沉默,無法展現真實的自我。

而里約奧運會告訴我們,一切都在改變。當問到 2020 年東京奧運會上將會有多少出櫃運動員時,Buzinski 自信地回答:「一定會多於49人。」

奧運 2016里約奧運 LGBTQIA 巴西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