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風波 觀點

明報換將掀新聞界風暴:「已達到毀滅一張報紙的效果」

香港大報《明報》以「節省資源」為由,即時解僱執行總編輯姜國元,引起重重疑慮,以下為涉事人回應及輿論節錄。


《明報》於4月20日凌晨,突然即時解僱執行總編輯姜國元。員工於當晚在明報集團大樓外牆張貼「不明不白」標語示威,表達對管理層決定的不滿。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明報》於4月20日凌晨,突然即時解僱執行總編輯姜國元。員工於當晚在明報集團大樓外牆張貼「不明不白」標語示威,表達對管理層決定的不滿。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香港以公信力見稱的著名大報《明報》於4月20日凌晨,突然以「節省資源」為由,即時解僱執行總編輯姜國元(筆名:安裕),引起重重疑慮,掀起業界強烈反彈,以下為涉事人回應及輿論節錄:

《明報》集團聲明:經營環境困難,裁減人手實非得已

「報業經營環境困難,公司需積極採取節流緊縮政策,裁減人手實非得已,是次裁減涉及業務和編採部門人員,當中包括高層人員。公司希望盡快渡過此困難時刻。明報編採方針保持不變。」

明報職工協會:憂節流之名 實秋後算帳

「明報職工協會對事件表示極度不滿及憤怒,編採人員對編輯部管理層接二連三被突然換走的情況,感到極大憂慮。

協會認為,事件不明不白,質疑公司表面以節省資源為由,實際對新聞編採上有不同意見人員,作出懲處。協會指出,鍾天祥今日回應解僱事件時,有誇大節省開支的情況,鍾天祥向員工稱要節省開支8%,但明報集團執行董事兼行政總裁張裘昌今日指只要節省成本5%;鍾天祥在員工多番追問下,一直迴避回答及掩飾今次解僱事件是他個人的決定,甚至一度避走。協會認為,今次的解僱做法極度粗暴,有違《明報》一向的人事管理安排。

自2012年開始,《明報》編輯部接連發生總編級人員被強行調走的情況,先是當年時任總編輯張建波被強行調離總編輯崗位,至2014年時任總編輯劉進圖突然被撤換,至2016年今次是執行總編輯姜國元被突然解僱。鑑於以上情況,協會有理由相信今次解僱事件的真正原因,根本不是節省資源。」

明報總編輯鍾天祥:公司需節流,解僱姜國元只是配套

「香港報業進入寒冬,公司需要節流8%。裁員有三個準則:第一是裁減表現不好的員工;第二是新來員工先走,但非每一個新來的都要他們非走不可;第三是薪水最高的員工。拿最高薪水的人,編輯部裏頭就兩個,一個我,一個就是我的最得力的助手:姜國元先生。(員工問:為何不是你走?)我就是這個新聞機構的老闆,如你是老闆,我聽你的,可是你不是。」

《明報》前執行總編輯馮成章:嚴重低估明報讀者及員工智商

「我對舊同事姜國元突然在清晨被炒感到震驚,以及為《明報》感到難過,因為姜國元是《明報》的中流砥柱。對於新聞機構來說,人是最重要的資產。以節流為由,炒掉一枝健筆,以及日常操作的靈魂人物,明顯不能服眾。也嚴重低估了《明報》讀者及員工的智商。

打從2012年,《明報》編輯部接連出現高層人事變動。先有時任總編輯張健波被強行調離總編輯崗位,改由劉進圖出任。到了2014年,又突然撤換劉進圖,並從馬來西亞調來不知香港天南地北的鍾天祥出任總編輯。如今,又把實際上掌控日常操作的姜國元炒掉!這種粗暴的人事管理方法不單跟廿一世紀的港情太脫節,而且一次又一次損害《明報》的公信力,兼且令同事心力交瘁。這是我為《明報》感到難過的原因。最後我盼望決策者能撫心自問:自己的人事管理是否出現了巨大問題?有否虧欠一大群戮力做新聞的明報同事,以及對《明報》有期待的讀者。」

姜國元(安裕)

姜國元,筆名安裕,《明報》前執行總編輯,香港資深報人和專欄作家。姜國元早年在美國留學,回流後先後於香港多家新聞機構工作,包括《大公報》、無綫電視新聞部、《蘋果日報》,並於《明報》服務十多年。姜國元負責《明報》的編採方針、日常新聞部署,包括決定頭版新聞,被員工視為《明報》的靈魂人物。

明報前員工接受《端傳媒》採訪:炒了安裕,已達毀滅一張報紙效果

「鍾天祥炒了安裕,已達到毀滅一張報紙的效果。

《明報》近年仍具風骨,報導維持一定的高水準,例如出品不少出色的偵查報導,安裕在當中有關鍵作用。安裕在《明報》負責新聞決策,尤其是港聞的決策,位置關鍵。這次解僱安裕,會造成骨牌效應,令《明報》員工人心惶惶,不知道下一個被炒的會否是自己。

我曾經與安裕共事,他教下屬的方法秉承傳統的新聞精神,沒有銅臭,不追眼球,愛以西方報界的經典新聞例子教導和勉勵下屬,這種人在今天香港傳媒界已非常難得。

他這次被炒,整行都感到震動,行家哀鴻遍野。尤其是,他最後處理的頭條是『巴拿馬文件』。當全世界今早仍然大讚《明報》等媒體,認為香港傳媒還有希望的時候,香港最後的風骨報人卻被炒了。」

七傳媒組織聯合聲明:《明報》及香港人的巨大損失

「《明報》今次以削減資源為理由,解釋今次的重大人事安排,當中卻令人有不少疑問,種種不尋常安排難免令人關注是否另有內情。另外,姜國元作為一名長年秉持客觀報道為原則,以公眾利益為報道考慮的資深新聞工作者,竟不見容於《明報》,我們感到極度遺憾,敦促《明報》管理立即就事件向公眾交代。

我們認為,《明報》既是一家企業,又同時是公眾賦予話語權的主流媒體,承載著海內外無數知識分子的支持、信頼和期許。姜國元作為資深編採部主要負責人之一,其在新聞選取、報道角度及影響分析等等方面所展示不偏不倚的專業報人風範,貢獻至巨。

我們認為,姜國元被解僱,不僅是《明報》,更是香港人的巨大損失;同時嚴重打擊明報編採部的士氣,實非受眾之福。」

(七傳媒組織為:香港記者協會、獨立評論人協會、香港攝影記者協會、大專新聞教育工作者聯席、香港電台節目製作人員工會、壹傳媒工會、國際記者聯會)

安裕2014年12月1日專欄《報業這盤生意》,點評時任明報總編輯的劉進圖突遭撤換:

「輾轉反側不能成眠是因為想起冬日下午《明報》年輕人的臉容,電視上,清勁北風之下柴灣朝海路旁是一臉的不甘心和不放棄,他們要的是一個明白和一個承諾——為什麼要撤換總編輯而以外地人取代、要求管理層承諾一貫以來的編採方針不變,態度清晰,意志堅決。」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