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加沙战争国际Whatsnew

以哈战争蔓延网络空间,伊朗、俄国和印度网军亦有参战|Whatsnew

战争新闻越来越像“战争迷雾”,事实核查的难度亦随着战争强度日益增加。

2023年10月19日,以色列对加沙地带中部发动空袭,摧毁建筑物后浓烟滚滚。摄:Mohammed Dahman/AP/达志影像

2023年10月19日,以色列对加沙地带中部发动空袭,摧毁建筑物后浓烟滚滚。摄:Mohammed Dahman/AP/达志影像

特约撰稿人 洛松齐

刊登于 2023-10-19

#俄国#哈马斯#加沙#哈玛斯#以巴冲突#战争#印度#以色列#假新闻#伊朗

自10月7日哈马斯突袭以色列以来,以哈冲突很快成为全球焦点。虚假和未经证实的消息也伴随讨论热潮快速占领了社交媒体平台和媒体版面。

开战后,开源调查媒体“Bellingcat”很快就记录了不少虚假或错误信息。其中包括将多年前的影片挪用或误用为当前的事件,例如将叙利亚北部城市遭轰炸的影片描述为如今加沙被轰炸的影片传播,其传播者甚至包括了叙利亚亲官方的《祖国报》(Al-Watan)和以军的阿拉伯语发言人阿维凯·阿德拉伊(Avichay Adraee) 。(延伸阅读:《人们为什么相信假新闻?事实核查有用吗?》)

随着事态的演进和国际舆论对战争的关注,以色列和哈马斯双方都投入了大量力量型塑有关战争和正义的叙事,加剧了本已混乱的舆论场。BBC监控虚假信息团队的资深记者萨达里扎德(Shayan Sardarizadeh)在战争开始的头几天就观察到,“推特(现在称为“X”)上错误信息的数量超出了所经历的任何事件”。

除了哈马斯及其支持者之外,以色列支持者和以色列政府成员也参与散布虚假信息。上述的轰炸影片即为一例。而最为人所知的是“斩首婴儿”事件。

10月10日,以军开放记者进入刚被其收复的靠近加沙地带的数个基布兹社区。随后,以色列i24NEWS电视台记者从当地报导指有婴儿被哈马斯武装分子斩首。该消息很快传遍全球,并成为各大媒体头版。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美国总统拜登都引用此事件来证明“哈马斯的残暴”。

但美国媒体《拦截》(Intercept)11日指出,以军发言人其后拒绝证实这一新闻,“你可以假设它发生了并相信报导”。根据以军的说法,杀戮成人和儿童都有发生,但“斩首儿童”无法给出数据和证明材料。以色列《972杂志》记者奥伦(Oren Ziv)则在“X”上表示,当地有许多以色列人被杀,但没有“斩首儿童”的报告:“在参观期间我们没有看到任何证据,军队发言人或指挥官也也没有提及有这种事情发生……可悲的是,以色列现在将利用这些虚假声明来升级对加沙的轰炸。”

更为复杂的是,以色列与哈马斯以外,其他国家也出于不同目的加入混战中。

前述法新社报导提及,俄罗斯与伊朗在袭击发生后已开始大量传播亲哈马斯言论,而中国的TikTok正放任大量充满暴力内容的亲哈马斯影片在其平台上存在。与其同时,俄罗斯还借此机会传播“乌克兰支持哈马斯并向其提供武器”的虚假信息。

另一举足轻重的网络混战参与者是来自印度的右翼账号。在“X”上,以色列发布的信息下方往往能看到大量表示支持的印度账号。印度事实核查机构BOOM指出,几名经过验证的印度“X”用户大量散布了有关以色列与哈马斯的虚假信息,这些账号发布的虚假故事包括哈马斯“在卡车后座上斩首一名小男孩”,甚至还有印度账号声称,哈马斯的袭击是美国领导的心理战。

半岛电视台指出,许多分享这些虚假视频的账户也花了大量时间在“X”上发布反穆斯林评论。 南印度地方媒体《政治时报(The Siasat Daily)》则表示,右翼极端主义团体正利用冲突来延续仇视伊斯兰的言论并传播对穆斯林的仇恨,其部分参与者拥有官方背景:包括执政党印度人民党的 IT 小组成员。

除了可能的虚假信息以外,双方也积极投入战争文宣。(延伸阅读:《乌克兰的战争传播:推特与Tiktok时代的“全民资讯战”》)

哈马斯一方在发动袭击后快速投入,散播各种信息。大西洋理事会数字取证研究实验室高级主任布鲁克(Graham Brookie)表示,哈马斯在袭击开始后立即将大量图像与影片发送到其 Telegram 账号中,法新社报导指其中包含大量的暴力内容。

Telegram 分析站 TGStat 显示,自战事爆发以来,哈马斯军事部门的 Telegram 频道经历了显著增长。而以色列虚假信息分析公司 Cyabra 则报告称,有40695个支持哈马斯的社交媒体账号为虚假账号,而这些账号在战争前两天共发布了超过31万条支持哈马斯的评论。

专长于资讯战的台北大学犯罪学研究所副教授沈伯洋总结,在战争开始后,哈马斯“一开始快速放大以色列情报失准一事”,“紧接着用大量血腥画面放大恐惧,同时诉求盟友”,而两天后,宣传口径又“快速导向‘我们才是受害者’”。

以色列各驻外领馆针对各国情况,设计制作了多份文宣,其中多数以受害者为视角呼吁世界支持以色列。例如,以色列驻中国大使馆及以色列中华商会在微信及微博上多次强调一名中以混血的女子被哈马斯绑架;而以色列驻台北代表处则制作多份更为在地的文宣,如“如果你支持民主与人权,那么你也绝对不会支持哈玛斯”及“如果袭击发生在台湾”等诉求同情与支持。

美国右翼也利用以哈战争来推动其政治议程。一个在美国广为传播的虚假消息指出,白宫已向以色列提供8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另一些社交媒体账号则指哈马斯的经费来源是此前拜登批准解冻的60亿美元的伊朗资金。这些说法都被用于批评现届美国政府。

《华盛顿邮报》指出,在过去的一年里,科技公司处理投诉的能力因负责监管问题内容的部门的一波又一波的裁员而受到损害。拥有Facebook和Instagram的Meta公司解雇了负责监控平台的全球运营团队的多名成员,其中包括讲阿拉伯语的人员;“X”则解雇了多个团队。报导指这些运营调整都削弱了科技公司打击虚假信息的能力,加剧了相关信息的传播。

欧盟已于10月12日依据新的《数字服务法》就“X”打击虚假信息不力展开调查。其后,调查又扩展到了Meta和TikTok。

本刊载内容版权为端传媒或相关单位所有,未经端传媒编辑部授权,请勿转载或复制,否则即为侵权。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