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與習近平的賭注:沿南北軸線重塑國際格局端 × 華爾街日報

普京與習近平的賭注:沿南北軸線重塑國際格局

在俄羅斯和中國與西方的關係日益惡化之際,兩國正尋求重新構建全球權力分佈,相關努力有望在未來幾年中使它們受益。

主權移交25年後,香港正全面「學習貫徹習近平講話精神」

香港人對這類「習精神學習班」或會陌生,但中國大陸在境內推行思想教育多年,近年更熱衷在各層面宣揚「習近平思想」。

沒有遊行的黑衣白衣、社運人士無故遭搜屋——七一剩下一片紅和藍

「50年不變」過了一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指「香港不能亂」。參加愛國活動的人說,有中國心就不怕颱風。

防疫的清零困境,與二十大之年「中國道路」論述的內部撕裂

通過俄烏戰爭和上海疫情,我們能夠觀察到的是,中國的國家機器在各方面都出現了板結遲鈍的痕跡。

砍伐榕樹引發廣州官場洗牌:習時代的「揣摩上意」與「治理現代化」之間的矛盾

「政績觀錯誤」、「缺乏文化底藴」,以及最重要的——「沒有做到時時事事處處與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要求對標對錶」。

習近平21個月未出國門,外交工作轉為線上

疫情爆發以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則一直沒有踏出國門,在他本人國際形象下降之際,預計他也不會很快恢復環球外交活動。

習近平推行全國性房地產税計劃遇阻

據知情人士說,在內部討論中,黨內精英和普通黨員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房地產税計劃的反饋絕大多數都是負面的。

專訪施永青:共同富裕之下,「中國共產黨要重寫黨綱」

國安法年代施永青依然敢言,連番批評中國共同富裕、三次分配的新路線 。「我為香港做了一個示範,香港還可以妄議中央。」

從打擊教培行業到「促進共同富裕」,習時代希望改造出一個怎樣的中國?

沒有什麼提前的制度預防,出了問題之後,也不再借用市場來宏觀調控。最終是一道行政命令,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他們為什麼加入中國共產黨?作為黨員是什麼體驗?

「你在體制內你不入黨,連個科長都不給你做。」

遵義,一座紅色之城裏的荒誕中國

這個小鎮彷彿就為渡口、烈士紀念碑、紅軍戰鬥指揮所這些紅色旅遊景點而存在,人們在這裏短暫停留和參觀後,便離開了。

盤點十九大以來中共官場:誰在反腐中落馬,誰得到升遷?

十九大之後三年多來,整個中共的高層官員隊伍呈現出什麼趨勢,以適應習時代的種種政治和社會目標?

鄧聿文:如何判斷中國當下政權的極權性質?

可以把現政權看作有某種彈性或調適能力而非完全僵化的極權政體,並稱其為「回應式極權」——一種人類尚未遇到的一種新式極權。

兩岸停火四十年:和平的假期

四十年來的中、美、台賽局框架是否真的會在當今有所變動?兩岸之間又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今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