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文壇衝擊者王文興:留給AI時代的禮物,《家變》只是文字實驗?風物

台灣文壇衝擊者王文興:留給AI時代的禮物,《家變》只是文字實驗?

《家變》等用「劣等中文」打造「高等文學」,但在AI也可瞬間完成小說的年代,慢讀一頁留白與記號,還能有多少啟發?

《修行》導演錢翔:婚姻在我們這個時代變成了一個問題

相信電影是集體創作,錢翔相信低成本電影可以找到自己的觀眾。

悼念管管:他曾給台灣的黑暗年代裝上閃爍的眼睛

「創傷經驗」何來?管管與顧城最大的不同,是多了媽媽,於是多了溫暖,多了回憶,那可能正是對抗黑暗的人性力量。

鴻鴻:七等生,作家作為終生的反對者

七等生的至高價值就是「超然獨立」,文藝不為政治或現實服務,並且追求真情與思想諧合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