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 ON

遊戲為什麼需要好玩?為什麼玩這個而不是玩那個?Game ON 為你深度解析遊戲。

NeoGeo mini:SNK 會社及街機文化盛衰史

NeoGeo mini:SNK 會社及街機文化盛衰史

NeoGeo 的沒落也是SNK會社的沒落寫照,更是街機機鋪時代一去不復返的縮影。而在考古之後,我仍在想為什麼一代遊戲巨頭還滯留在那觸不到的九十年代?

《雙點醫院》:請患者不要死在走廊上

《雙點醫院》:請患者不要死在走廊上

在香港公立醫院值班30小時後,我興沖沖回家經營自己的「雙點醫院」,卻發現無論作弊與否,現實中公立\私立醫院之爭以及醫療資源福利分配的難題在遊戲中也無處不在。

黑鏡:潘達斯奈基——我們一群人,用 Netflix 玩了場元遊戲

黑鏡:潘達斯奈基——我們一群人,用 Netflix 玩了場元遊戲

集體觀看這個比遊戲更電影又比電影更遊戲的劇集,我們重回那個古老的出發點:人真的有自由意志嗎?

你開放還是我開放:《荒野大鏢客》與《太吾繪卷》裏的自由與不自由

你開放還是我開放:《荒野大鏢客》與《太吾繪卷》裏的自由與不自由

2018下半年,一中一美兩部開放世界遊戲引起一時轟動,我們用兩個月的時間在《荒野大鏢客》和《太吾繪卷》裏管中窺豹,想要看看兩國開放世界會有什麼不同。

《孤島驚魂》:我以為這次能殺美國人了

《孤島驚魂》:我以為這次能殺美國人了

到別處去,到遙遠而神秘的別處去,去見見陌生的、新鮮的、有趣的外國人,然後,殺死他們⋯⋯

想說愛你不容易:國際電競賽場上的五星紅旗

想說愛你不容易:國際電競賽場上的五星紅旗

一系列眼花繚亂的新聞劇場似乎在提醒我們,IG 奪冠並不只是一個少年華山論劍的青春故事,能夠被官方喉舌認可、得到為國爭光的機會,「屬於我們的青春」要默默燃燒二十年。

中國式輪迴:爆款遊戲與大陸80/90後的集體無意識

中國式輪迴:爆款遊戲與大陸80/90後的集體無意識

《中國式家長》是一款雙重現實主義的「孩子管理器」遊戲,我們在具象中重走被高考填滿的人生,在抽象中忘卻其他認識和參與社會的可能。一遍遍輪迴中,80後與90後終於和父母和解,開始聯手對付下一代。

沈威,我 ,和我們的香港

沈威,我 ,和我們的香港

當年看香港電影時,我那麼入迷,沒想到後來一生都為之改變。如今我則想如果終要離開這裏,也許會在《熱血無賴》裏還能進行我的懷舊工程

數碼暴龍:一堂上了十四年的生命教育課

數碼暴龍:一堂上了十四年的生命教育課

電子寵物是八十後的集體回憶,從小五踏入數碼暴龍的世界開始,我在其中一待就是十四年,在虛擬世界的輪迴中,看見了生死,也懂得了情義。

站在地獄的門口向裏看,《潛行者》這架時光機

站在地獄的門口向裏看,《潛行者》這架時光機

1986年,還是孩子的我在美國家中看著電視裏切爾諾貝利核電廠第四號反應堆吞噬生命;2007年,我開始用十年時間重返「故地」,在遊戲裏變成又一個潛行者,在核輻射、拾荒和戰鬥中,忘卻今夕何年。

等待 Coda ——電子遊戲與自我救贖

等待 Coda ——電子遊戲與自我救贖

同是遊戲設計師,「我」被 Coda 深深吸引,癡迷於解讀他和他的遊戲。我既羨慕他的鬼才,又擔心他作品流露出的自毀傾向。就在我想要拯救這個天才時,他發給我最後一個遊戲⋯⋯

肉身穿越中世紀:我在歐洲混黑幫的日子

肉身穿越中世紀:我在歐洲混黑幫的日子

八月的第一週,我穿好忍者服飾,乘火車到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鎮,肉身穿越中世界。迎接我的是一群丹麥黑幫壯漢,如果不是他們,無知如我背著一個睡袋就來闖江湖,估計第一天就死在夜裏。

光輝歲月:遊戲如何書寫我城故事?

光輝歲月:遊戲如何書寫我城故事?

遊戲不僅是娛樂工具,更加是文化的載體——透過對遊戲規則、角色設計、場設、對白、音樂等等元素的靈活運用,遊戲成為了書寫我城故事的最佳文本。

Oxenfree:在失憶的小島上,和記憶捉迷藏

Oxenfree:在失憶的小島上,和記憶捉迷藏

也許任何地方的歷史都是記憶的戰爭,也是失憶的戰場,在忘記與記得之間,一遍遍重新書寫。而遊戲正是關於記憶的媒介,獨立遊戲 Oxenfree 正是在這記憶媒介上演繹了一把記得與忘記的戰爭,讓玩家體驗失憶的無奈與可怖。

The Sims:一生的故事

The Sims:一生的故事

愛過的人、受過的傷,模擬世界中一個看似平平淡淡沒什麼亮點的人生,卻也能活出屬於自己的劇情。

斯諾登是怎麼沒有練成的

斯諾登是怎麼沒有練成的

在大數據監控系統「奧威爾」的注視之下,每個人的人性都赤裸地呈現在你面前。是炮製假新聞對抗革命者的謊言,還是成為吹哨人揭露當權者的黑幕?但似乎,怎麼選擇都沒有勝利可言。

打機會讓你更暴力嗎?一部持續四十年的糾纏史

打機會讓你更暴力嗎?一部持續四十年的糾纏史

每當暴力犯罪發生後,有形的遊戲往往比無形的制度缺陷,更容易成為人們指責的對象。但遊戲和暴力犯罪之間,真的有那麼強的關聯性嗎?

明知我們的關係只有一個月,我為什麼還要養蛙?

明知我們的關係只有一個月,我為什麼還要養蛙?

相遇可能是意外,棄養卻終將是必然。但就算如此,在冰冷而不友好的冬日,突然收到一張「我蛙」從遠方寄來的秀麗風景畫,也沒有什麼不好?

足球經理人:遊戲可以改變現實嗎?

足球經理人:遊戲可以改變現實嗎?

《足球經理人》顛覆了人們對遊戲僅存於虛擬世界中的刻板印象。它不僅近乎完美地模擬了真實球壇,更因著龐大數據和真實模擬,成為教練和球探們的工具,在虛擬世界改變了現實生態。

紀念碑谷:「不可能世界」是如何被創造的?

紀念碑谷:「不可能世界」是如何被創造的?

潘洛斯三角、潘洛斯階梯……這些在現實世界中不可能存在、卻在二維屏幕上完美顯示的物體,在《紀念碑谷》中構成了一個「不可能世界」。

稱霸世界,還是毀滅人類?在「世界議事會」中玩國際政治

稱霸世界,還是毀滅人類?在「世界議事會」中玩國際政治

在虛擬的世界議事會中,玩家卻能體驗到真實的國家角力。在實現本國利益的最大化的同時,如何避免人類走向毀滅?支配國際關係、左右世界局勢的明規暗則又是什麼?

可以不把「世界的命運」交給遊戲嗎?

可以不把「世界的命運」交給遊戲嗎?

這個遊戲彷彿極度樂觀,它設定在2020年人類願意攜手應對氣候變暖;但上手後,我又覺得一切都是騙局,要不輸了民意,要不放手污染。作為看上去高端權重的跨國 NGO 首腦,漸漸我也失去了初心⋯⋯

我選擇人性,一個 AI 的最後72小時

我選擇人性,一個 AI 的最後72小時

人工智能、擴增實境、忠誠額度……將新鮮的現實與觸手可及的未來融為一爐,這個遊戲想講的,最終還是人性,以及當人工智能擁有人性後會發生什麼?

香港無雙:用虛擬和幽默活化傘後的香港政治

香港無雙:用虛擬和幽默活化傘後的香港政治

如何不讓曾經的熱血與激盪化為過眼雲煙?也許可以用幽默和想像力將政治活化為一部策略遊戲,在像素構成的平行宇宙裏,你可以做詞鋒銳利的黃毓民、少年氣盛的黃之鋒,或者,宇宙第一的甄子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