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 ON

遊戲為什麼需要好玩?為什麼玩這個而不是玩那個?Game ON 為你深度解析遊戲。

中國女性玩家:永遠困在最後一環

中國女性玩家:永遠困在最後一環

無論是通過消費來增強話語權,還是維權抵制厭女遊戲,女孩們總被現實與虛擬層層圍堵,困在遊戲世界的最後一環。

等待版號,兩個深圳遊戲人的五天,或者更長

等待版號,兩個深圳遊戲人的五天,或者更長

未知是最可怕的:版號停到什麼時候?如果版號一直不來怎麼辦?如果版號來了,申請不上怎麼辦?

你在你的國,過着隨機的生活

你在你的國,過着隨機的生活

現實已經如此不易,《人生重開模擬器》為何要將遊戲設置得這麼困難,讓我們在虛擬世界中也不得安寧?

沒有遊戲,不似零工——遊戲零工在中國

沒有遊戲,不似零工——遊戲零工在中國

ta們既不那麼接近遊戲,也不像普通零工,而更像失業者、黑工、實習生、無償家務工、性工作者——挑戰勞動定義的勞動者。

從崛起到式微:一個南方藝術NFT平台的興亡史

從崛起到式微:一個南方藝術NFT平台的興亡史

這是一場流寇藝術家的梁山聚義,梁山終有散夥之時,但它遠不是獨立藝術家的世界末日。

太多波霸,太少女人——遊戲世界的性別空間

太多波霸,太少女人——遊戲世界的性別空間

屬於男性的女性充斥着遊戲空間, 女性玩家代入的是男性主角的視角,我們被感動,也被教育:什麼樣的女人才會被慾望。

防沉迷之後

防沉迷之後

她們做代練、玩寶寶巴士、成為氪金玩家,唯獨沒有遠離遊戲。

也許下次應該把狗扔得更高:打獵模擬器

也許下次應該把狗扔得更高:打獵模擬器

既然我們哪也去不了,也許在遊戲裏打打獵也無妨。

NPC想要什麼?

NPC想要什麼?

生死只是可以互相轉換的1和0,死就是重生,生就是等死,殺死ta的是頭號玩家還是203號玩家,本質上沒有區別。

小鮮肉模擬器:一場遊戲肉體的實驗藝術

小鮮肉模擬器:一場遊戲肉體的實驗藝術

道德、法律、明星、流量、肉體、藝術……楊競的《小鮮肉模擬器》令一些人反胃、一些人驚叫,又令另一些人露出謎之微笑。

我,女性,一個愛看遊戲的人

我,女性,一個愛看遊戲的人

我再找不回以前那種全心撲在遊戲上的感覺了。閒下來時,我喜歡敷着面膜、踩着健身踏板坐在側旁看他玩。我又回到了我熟悉的位置。

記憶與自由:你不會是一百年前那個勇者吧?

記憶與自由:你不會是一百年前那個勇者吧?

在被黑暗籠罩的海拉魯大地上,林克只有一個任務:記得。

誘導與課金:遊戲裡的行動有可能真正自由嗎?

誘導與課金:遊戲裡的行動有可能真正自由嗎?

對於玩家而言,遊戲設計誘導下的行動有自由可言嗎?

合成器以後:遊戲音樂的故事

合成器以後:遊戲音樂的故事

進入2000年代,遊戲中可以出現製作人想要的任何音樂,但對我而言,90年代的許多遊戲音樂總是有種當代遊戲中少見的氣質。

《Sky光·遇》:兩個伺服器之間的飛越不過的隱形高牆

《Sky光·遇》:兩個伺服器之間的飛越不過的隱形高牆

當虛擬世界越為自由開放,政治的規範、防火牆與審查制度也緊接而來。分割的伺服器使得原本的一個遊戲世界,就此一分為二。

這是一位沉睡的巨人嗎:印度的遊戲設計與文化

這是一位沉睡的巨人嗎:印度的遊戲設計與文化

作家佛里曼曾為《地球是平的》一書訪問印度遊戲公司 Dhruva 的創辦者 ,後者宣布:「印度即將成為超級大國。」

電子暴食症:Cyberpunk 2077

電子暴食症:Cyberpunk 2077

Cyberpunk 2077 既沒有更新穎,也沒有更精美,它只是,更大而已。好玩嗎?好玩,可是我早都玩過了呀。

戰爭如地獄(一樣好玩)

戰爭如地獄(一樣好玩)

你並沒有玩遊戲,這遊戲玩了你。它操控你、擺弄你,再把沈重如山的內疚壓在你肩上。

版權與回憶的糾纏:自製電玩復古器

版權與回憶的糾纏:自製電玩復古器

複雜的復古遊戲路,到頭來只能以一個非法的地下身份存在。但我相信人們會致力保存美好的東西,只不過我們需要靜候多一段時間。

死亡的味道:艾迪芬奇的記憶

死亡的味道:艾迪芬奇的記憶

在遊戲裡,玩家要接連面對不同的死亡故事,大部分的死因都平凡不過,但呈現的視角卻可以如此詩意和夢幻。

關於無聊:一個遊戲成癮者的獨白

關於無聊:一個遊戲成癮者的獨白

遊戲由無聊開啟,在及時反饋中逐漸加速,又在高速的情緒過山車後,重歸無聊和焦慮,成為無間斷的欲求載體以及無聊的生產者。

我該如何回憶它,局內人的《局外人》

我該如何回憶它,局內人的《局外人》

遊戲做完了,時代也改變了。到了今天,這部作品的意涵變得不可解釋了——「只要你把這些東西呈現出來,就會有一大堆人直接當場爆炸。 」

在編程遊戲中體驗異化:《深圳I/O》

在編程遊戲中體驗異化:《深圳I/O》

雖然這是遊戲,我卻不覺得自己在玩樂。它反而令我想起以前上班做精算師的日子。

天能:一部需要教學關卡的遊戲

天能:一部需要教學關卡的遊戲

開場戲過去,又看了五分鐘女科學家面無表情地演示物理定律後,我悄悄給搭檔發短信:「諾蘭需要一個對觀眾友好的教學關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