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國際

在減煤的氣候政策下,一個新煤礦如何令英國偏鄉小鎮重燃希望?

「我們應該問的問題是,即使綠色產業有大量的需求,為什麼懷特港人還是被政府的綠色投資給遺忘了?」


2021年10月4日,英格蘭西北部懷特港(Whitehaven)擬建的新煤礦--伍德豪斯(Woodhouse Colliery)的鳥瞰圖。 攝:Jon Super/AP/達志影像
2021年10月4日,英格蘭西北部懷特港(Whitehaven)擬建的新煤礦--伍德豪斯(Woodhouse Colliery)的鳥瞰圖。 攝:Jon Super/AP/達志影像

【編者按】自1980年代全國礦工罷工失敗,全英煤礦陸續關閉始,礦業在英國已是明日黃花;而棄用化石燃料早就是難以逆轉的大趨勢。但轉型就代表總有人被遺忘:那些曾經依賴煤礦產業,「依煤而建」的地區,在失去生計來源後能不能搭上「綠色產業」浩浩蕩蕩的列車?那些曾經世代在煤礦工作的工人,有沒有在礦井外找到能給他們尊嚴和合理待遇的工作?我們將刊出兩篇探討英國燃煤業公平轉型的深度報道,一篇關於西北部的懷特港(Whitehaven),一篇關於中部的諾定咸(Nottingham)--這兩個地方同樣位於傳統的產煤區,但在八十年代後,卻似乎走上了截然不同的路。

我和住在英格蘭西北部懷特港(Whitehaven)的大衛·克萊達克(Dave Cradduck)正在談論英國政府在當地批准了一個新煤礦的新聞。

「這真是好消息。」他興奮地說道,「可惜我今年已經74歲,有點上年紀了,不然我也會申請這個新煤礦的工作。」

克萊達克是土生土長的懷特港人,曾經是一位煤礦工人,年輕時在當地的最後一個煤礦、位於愛爾蘭海海床之下的海格井(Haig Pit)工作過20年,直到1986年該煤礦關閉。

雖然離開煤礦超過30年,克萊達克對當年的工作仍然充滿懷念。他坦言,令他最難忘的是煤礦同事間的深厚情誼。

「在那段日子,同事間充滿了信任,我知道在我有需要的時候,他們會來幫忙。」轉行後,克萊達克在英國皇家郵政(Royal Mail)工作了27年,從郵遞員做到經理,但他說他沒有再體驗到煤礦同事間的那種團結與信賴感。

克萊達克的兩個弟弟也都是前礦工。「一個弟弟已經去新煤礦報名了,要去那裏工作。他已經67歲,不知道是不是年紀有點大了。」

1970年中期,懷特港人大衛·克萊達克在海下的煤礦裏工作。

1970年中期,懷特港人大衛·克萊達克在海下的煤礦裏工作。圖:受訪者提供

克萊達克珍藏了一張在1970年代中期拍攝的照片。在照片中,年輕的他正戴着頭盔、在地下煤礦裏的機械化長壁(longwall)工作面工作。他告訴我,照片拍攝的地點在懷特港海岸八公里之外、位於海下約600米處的班諾克班德煤層(Bannock Band seam),而新煤礦擬啓用的煤層就包括這裏。

他外加一句,如果新煤礦建不成的話,他會「難過」。

因煤而建的小鎮

懷特港位於英格蘭西北部,面朝愛爾蘭海,人口三萬,屬於幅員遼闊、人煙稀少的坎布里亞郡(Cumbria)。從倫敦來這裏沒有直達鐵路,最直接的路線需要換乘一次火車,全程覆蓋408公里,耗時近五個小時。

這個地處偏僻、生活節奏緩慢的小鎮最近上了英國各大報章的頭條新聞,因為一向以其能源轉型與氣候目標為驕傲的英國政府三十多年以來首次批准新煤礦規劃,用以生產鍊鋼使用的焦煤。新煤礦選址就在懷特港。

克萊達克說,大多數本地居民都支持這個新煤礦的建設,因為它可以為小鎮帶來大量高收入的崗位。

他說自從海格井關閉之後,懷特港的居民過着「兩個階層的生活」,那些能在附近的核工業區找到工作的居民過得還不錯,但除此之外,當地的好工作鳳毛麟角,其他本地人基本只能以英國最低工資標準維持生計。2022年,英國的最低工資標準為每小時9.5英鎊,以一週工作40小時計算,年薪不到兩萬英鎊。

「我去了新煤礦的就業講座,看了看我以前那個職位的薪水,一年可以掙到六萬英鎊。」克萊達克說。在海格井工作時,他擔任的是通風管理員一職。根據英國全國統計辦公室(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的數據,六萬英鎊的年薪標準接近於2021年全英全職員工平均年薪的兩倍。

「1974年的時候,我的日薪是六鎊十先令,到我離開時,我的週薪是254鎊。」在談到煤礦開發商承諾會為懷特港帶來的500個高薪崗位時,克萊達克的語氣充滿了憧憬。

古稀的大衛·克萊達克站在懷特港原海格井的地面廠房之外。

古稀的大衛·克萊達克站在懷特港原海格井的地面廠房之外。圖:受訪者提供

懷特港是一個因煤而建、因煤而興的小鎮,鎮中心保存完好的喬治王時期建築似乎在默默訴說着這個港口小鎮在18世紀的繁榮景象。只是,這些顏色鮮豔的建築不少都因年久失修產生了損壞。

懷特港和煤炭工業的淵源可以追溯到1630年,比英國第一次工業革命的開始還要早130年。當時,斯圖瓦特王朝商人克里斯托弗·樓瑟爵士(Sir Christopher Lowther)在這裏建立港口,將從本地開採的煤炭銷往愛爾蘭。自那時起,煤炭變成了懷特港的重要經濟支柱(其海運與朗姆酒貿易也很興盛),一代代本地人以煤為生。

1727年,英國小說家丹尼爾·笛福(Daniel Defoe)描述了他眼中的懷特港。笛福寫道,原本是一個「小地方」的懷特港藉着煤炭貿易產業的發展成長「可觀」,已成為英格蘭僅次於紐卡斯爾(Newcastle)的第二大重要港口。

在三個半世紀的時間裏,懷特港及其周圍一共出現了大大小小七十多個煤礦。直到1986年,英國的煤炭工業因時任英國首相戴卓爾(Margaret Thatcher;另譯撒切爾)對大範圍煤炭工人罷工的鎮壓徹底瓦解,海格井關閉,3500人就地失業。

由於政治原因,英國這個老牌用煤大國在1980年中期關閉了大多數煤礦,許多長久以來依附煤礦生存的城鎮和村莊(大多位於英格蘭中部、北部與威爾士南部)的經濟也一落千丈,至今仍難恢復。

如今的懷特港港口邊豎立着一尊名為「時代終結」的雕像,是當地的地標。這座2005年完成的雕像由四個真人尺寸的人物組成,分別代表着煤礦裏的四個不同工種。面朝三個方向、背對背站立着的是礦井安保員、煤炭分揀工和煤礦管理員。他們的背後立着一面牆,一位雙膝跪地、手持鋤頭的礦工在牆後挖煤,牆面上寫着五個大大的字:The End of an Era(一個時代的終結)。

創造這件藝術作品的雕塑家——已故懷特港人考林·特爾法(Colin Telfer)也是位前礦工。在礦場裏作了20年的引擎工後,特爾法因為失業轉行學習藝術,可見懷特港的居民與煤炭行業的緊密聯繫。

懷特港港口邊豎立着一尊名為「時代終結」的雕像,是當地的地標。這座2005年完成的雕像由四個真人尺寸的人物組成,分別代表着煤礦裏的四個不同工種。

懷特港港口邊豎立着一尊名為「時代終結」的雕像,是當地的地標。這座2005年完成的雕像由四個真人尺寸的人物組成,分別代表着煤礦裏的四個不同工種。攝:Jon Super/AP/達志影像

「可觀」的就業機會

最新批准的煤礦名為伍德豪斯(Woodhouse Colliery),總投資預計1.6億英鎊。該規劃從2015年進入公衆視線到2022年獲批,一共歷時七年,期間非議不斷,幾乎所有反對的聲音都指向該項目與英國氣候目標的矛盾性與其對英國減排行動的負面效應。批評聲音不僅來自綠色環保組織與英國在野黨工黨的成員,也有英國執政黨保守黨的重要成員,比如曾在2021至2022年擔任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主席的阿洛克·夏爾馬(Alok Sharma)。在許可頒布的前幾天,夏爾馬就在推特上發文稱,開建一個新的煤礦將是英國在氣候行動上的「退步」。

英國政府在2019年立法承諾,全國將在2050年實現包括二氧化碳在內的所有溫室氣體的「淨零排放」。同時,英國政府於2021年公布的「淨零規劃」承諾,全國將在2035年實現電力完全清潔化,鋼鐵行業也將在2035年達到「淨零排放」。值得注意的是,伍德豪斯煤礦規劃生產的就是鋼鐵行業使用的焦煤。

坎布里亞郡政府對伍德豪斯煤礦項目進行了四輪公開意見徵集,以確認其符合英國環境影響規章的要求。之後,由於反對意見不斷,英國政府在2021年10月至2022年10月間對該項目進行了公開調查。2022年12月7日,在推遲三次做出決定之後,英國城鎮升級、住房和社區部(Department for Levelling Up, Housing and Communities;下稱DLUHC)向該煤礦的開發商西坎布里亞礦業(West Cumbria Mining)頒發了規劃許可。許可文書長達419頁,裏面寫道,公開調查聘用的勘察員「推薦」政府批准該申請,DLUHC大臣「同意」勘察員的意見。

這段時間,英國也是COP26主席國。在COP26舉行期間,英國強力遊說包括印度和中國在內的各國進行「退煤」,但在卸任主席國一個月後,英國便批准了這個新煤礦的規劃。部分氣候觀察者指出,此舉會嚴重破壞英國的國際形象,令其成為一個「虛僞」的兩面派。

2022年12月中,煤礦獲批一周後,我採訪到考普蘭行政區的區長邁克·史達基(Mike Starkie)。他一直是伍德豪斯煤礦最忠實與最高調的擁護者。在規劃許可頒發的第二天,他便在英國媒體上表達自己的喜悅之情,稱政府的決定是「超棒的消息」,而他本人為此感到「絕對激動」。

考普蘭行政區(the Borough of Copeland)是管理懷特港的大區,位於坎布里亞郡的西部,總共約有七萬居民,其中接近一半居住在懷特港。今年58歲的史達基是考普蘭歷史上首任由居民直接選舉出來的區長,英文職稱叫mayor。自2015年作為獨立候選人在選舉中獲勝之後,他在2019年成功連任,至今管理該區已超過七年。

「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改變我們社區的機會。」在談到新獲批的伍德豪斯煤礦時,史達基對我說。他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自從海格井關閉以來,當地的經濟就一直一蹶不振。

史達基告訴我,90%的考普蘭居民都支持新煤礦的開建,而反對聲音基本都來自非本地居民。「他們從別處來這裡示威。」史達基還特別指出,新煤礦將專門生產用作鍊鋼的焦煤,而非發電用的燃料煤,以此暗示新煤礦不會造成煤電般的連鎖排放。

在採訪史達基時,無論是英國本土媒體還是國際媒體,對這條新聞的關注度均持續高漲,也有環保組織提出將考慮走法律途徑阻止煤礦的開建。

史達基則向我強調,伍德豪斯煤礦將為懷特港帶來「可觀」的就業機會,其中包括西坎布里亞礦業承諾的約500個直屬崗位,外加周邊供應鏈可能會產生的總計兩千個「高薪」職位。

考普蘭行政區的區長邁克·史達基站在西坎布里亞礦業的宣傳板前。

考普蘭行政區的區長邁克·史達基站在西坎布里亞礦業的宣傳板前。圖: Newsquest,由受訪者授權使用

他聲稱懷特港和考普蘭的就業市場非常單一,因此居民的貧富差距很大,貧富比「基本五五對開」。創造高薪崗位與拉動本地經濟一直是史達基支持伍德豪斯煤礦的最大原因。

懷特港如今最大的僱主是距其南約15公里的塞拉菲爾德(Sellafield)核電站。在半個多世紀的時間裏,塞拉菲爾德是英國核工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曾從事核武器製作與核電發送。世界上第一座商業運營的核電站科爾德霍爾(Calder Hall)核電站便是塞拉菲爾德的一個組成部分。但塞拉菲爾德目前已停止了核活動,主要處於核廢料處理和儲存與核退役階段。

史達基說那些過得不錯的懷特港居民大多數都在塞拉菲爾德工作,但他同時指出:「我們的社區依靠單一產業,即核工業的時間已經太長了,那些不在核工業領域工作的(居民)很難找到好工作。」史達基希望,新煤礦的到來可以改善當地產業的單一性,並造成連鎖效應,幫助帶動懷特港的其他產業,比如服務業。

「懷特港對自己的歷史、煤礦工業和(英格蘭)橄欖球聯盟文化都非常驕傲。」史達基補充道,「西坎布里亞礦業說這會是一個現代的煤礦,其技術水平和建造手法都是世界領先的。它將是英國歷史上最現代的煤礦。我們歡迎如此的創新與隨之而來的機會來到我們的地區。」

新獲批的煤礦將大部分位於愛爾蘭海海底。西坎布里亞礦業網站指,該公司擁有對懷特港沿海200平方公里海域進行開採的許可,而這些海域預計蘊藏了7.5億噸的焦煤資源。該公司聲稱,新煤礦每年的焦煤產量預計將為200至300萬噸。

該公司報出的生產量意味着,伍德豪斯啓動之後可使英國年度的煤炭生產量翻兩翻。英國2021年的能源統計數據顯示,英國當年的煤炭生產總量僅為110萬噸,與2020年相比下降了37%。該報告還指出,自2000年來,英國的年度煤炭消費量總共下降了76%,在2021年達到1000萬噸左右。就鋼鐵行業而言,其在2021年消耗了260噸焦煤,該數字是2015年的一半。

另一個史達基提及的理由是,即使全球鋼鐵行業的技術正在不斷清潔化,它仍然需要使用焦煤,所以伍德豪斯的產品在本國與他國仍然存在市場。他說目前英國鋼鐵企業需從美國、澳洲和南非等「遙遠的國度」進口焦煤,而本地生產的產品會更經濟與環保。他同時說道,在「如今的(國際)形勢下」,英國還在從俄羅斯進口煤炭。

「(反對者向我們指出),你建造一個新煤礦會給全球其他國家造成什麼印象;但當(英國的鋼鐵企業)花高價與高碳足跡從世界另一頭進口我們同樣也有的資源,你讓懷特港人怎麼想?」史達基反問道。

他說,懷特港附近的海下有「高質量」的煤炭,並補充,如果一切順利的話,煤礦的建設有望在2023年年初動工。

2022年上半年,南湖氣候變化行動的代表在英國首都倫敦公開抗議煤礦的規劃。

2022年上半年,南湖氣候變化行動的代表在英國首都倫敦公開抗議煤礦的規劃。圖:南湖氣候變化行動提供

強力的反對聲

在史達基對向鋼業供煤充滿希望的時候,慈善組織南湖氣候變化行動(South Lakes Action on Climate Change)的負責人之一克里斯·勞利(Chris Rowley)卻跟我說,英國的鋼鐵行業不需要來自新煤礦的煤炭,且英國兩家主要鋼鐵企業均表示不會成為新煤礦的主要客戶。

勞利指,英國的鋼鐵行業已經在媒體上澄清,從該新煤礦開採出來的煤含硫成分將過高,其含量百分比從西坎布里亞礦業自己報告的80%到他們組織計算出來的90%不等。勞利指,英國的鋼鐵行業已經在媒體上澄清,從該新煤礦開採出來的煤含硫成分將過高,其含量百分比從西坎布里亞礦業自己報告的80%到他們組織計算出來的90%不等。《衛報》的「觀察者」板塊在2022年5月發表的一文中報道,英國鋼鐵行業的「資深人士」對其表示,英國的鋼鐵行業不需要來自新煤礦的煤炭,且英國兩家主要鋼鐵企業均表示不會成為新煤礦的主要客戶。

「這意味着,它的煤炭將大多數出口到歐洲以外的市場,所以煤礦提出的通過本地生產煤炭以代替進口煤炭從而減少碳排放的假設是不成立的。到頭來,這些煤炭將會流向全球市場,」勞利補充說道。

南湖氣候變化行動是在英國公開發聲反對伍德豪斯煤礦批准的幾個環保機構之一,總部位於坎布里亞郡的小鎮肯德爾(Kendal)。該組織預估,新煤礦將導致每年900萬噸二氧化碳的排放。

勞利是一位退休講師,2008年加入該組織,目前是該慈善機構的受託人之一。肯德爾在坎布里亞郡的南部,距離懷特港約兩小時車程,「所以,我們應該算不上本地人」,勞利說道。

自從煤礦規劃曝光初期,南湖氣候變化行動就一直在反對,至今已有超過五年時間。去年,英國政府的對該煤礦規劃的公開調查,也是在包括該組織之內的反對團體的依法要求下才進行的。為了發起該「法律挑戰」,該組織聯合坎布里亞郡本地與英國國家層級的各類綠色組織進行呼籲,並通過網上衆籌獲得了超過五萬英鎊的律師費。

南湖氣候變化行動目前已經在網上啓動了新一輪的衆籌活動,希望可以再籌集到五萬英鎊,以繼續僱傭律師對政府的批文進行深入研究。勞利說,西坎布里亞礦業目前只得到了該煤礦的陸地開發許可,其海下部分的開發許可的裁決還未進行。

南湖也強烈質疑新煤礦「淨零排放」的說法。煤炭是碳強度最高的化石燃料。也就是說,在煤炭的燃燒過程中會釋放大量的二氧化碳。二氧化碳又是導致全球變暖的罪魁禍首,也是對氣候變化影響最大的溫室氣體,它能在大氣層內停留300至1000年,造成溫室效應。換句話說,英國在18世紀中期第一次工業革命期間因用煤炭而排放的二氧化碳,很有可能仍在大氣層。

南湖氣候變化行動的代表在另一坎布里亞郡的小鎮——彭里斯的活動。

南湖氣候變化行動的代表在另一坎布里亞郡的小鎮——彭里斯的活動。圖:南湖氣候變化行動提供

除了燃燒時會產生大量二氧化碳之外,煤炭的開採過程會釋放另一種強勁的溫室氣體——甲烷(methane),其在大氣層內的制熱效應在100年的時間內是二氧化碳的30倍。同時,煤炭的開採也會造成懸浮顆粒物的釋放,損害環境與居民的健康。

史達基在採訪中多番強調說,新煤礦將是一個「淨零排放」的煤礦,但他沒有再多提供甚麼信息,也沒有解釋煤礦具體會通過什麼技術實現「淨零排放」,即在生產過程中不產生任何溫室氣體。

伍德豪斯「淨零排放」的說法最開始是開發商西坎布里亞礦業提出的。根據英國「i」新聞網站的報道,該公司在接受政府的公開調查時提出,它計劃建造世界上「第一座淨零排放」的煤礦,而具體手段是使用「黃金標準」認證的碳信用額抵消「任何殘餘排放」。

在英國政府批准伍德豪斯煤礦後,西坎布里亞礦業在一份聲明中說道,此舉意味着「該項目如今可以向前推進,以實現世界上首座淨零礦,為關鍵的鋼鐵行業提供高品質的焦煤」。

英國《衛報》指出,批准該煤礦的英國官員,即DLUHC大臣高文浩(Michael Gove;另譯戈夫)對英國下議院說,此礦將為「淨零」,且他未有聽聞世界上有任何其他煤礦「像懷特港的這個開發(項目)那樣渴望淨零」。

據路透社報道,DLUHC的一位新聞發言人在該部為伍德豪斯頒布許可之後指該煤礦生產的煤炭不會被用於發電,而會被用於鋼鐵生產;而且就算不建新煤礦,本身也得要購買進口煤碳。該新聞發言人同時說道:「該煤礦致力於在其生產中實現『淨零排放』,並有望為本地就業與更廣泛的經濟做出貢獻。」

「我們機構列出了六點反對這個煤礦的理由,其中一點就指出,該煤礦的規劃是建立在虛假承諾這個基礎上的,」勞利說。「說這個煤礦將成為碳中和煤礦,在我們看來是無稽之談。首先,它完全忽視了在煤炭被開採出來後的燃燒過程。其次,它假設了從那裏開採出來的煤可以減少(英國的)煤炭進口量。這點貌似是不成立的。」

另一個英國全國性的綠色組織——地球之友(Friends of the Earth)也是高調反對者。在規劃批准的當天他們便公開表示:「對於氣候、經濟與鋼鐵行業而言,該煤礦的批准是一個昂貴與有害的錯誤。」地球之友表示,他們的律師將在研究政府批文的細節後考慮法律行動。

2021年9月7日,地球之友的示威者在懷特港擬建的伍德豪斯煤礦外抗議。

2021年9月7日,地球之友的示威者在懷特港擬建的伍德豪斯煤礦外抗議。攝:Owen Humphreys/PA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淨零排放」的煤礦存在嗎?

一個生產焦煤的煤礦究竟能不能通過各類手段達成「淨零」?

從事能源數據分析的賽博·肯尼迪(Seb Kennedy)向我表示,單就煤礦的運營階段來看,的確存在不同的手法可為煤礦的現場生產過程脫碳,「比如以低碳燃料代替柴油來運作發動機(以運輸和裝載礦石),並且在礦石的加工過程中使用可再生電力」。但肯尼迪立刻指出,在這個事件上,「不容忽視的一個問題是下游的碳排放」。

「焦煤最終會在工業高爐裏被燃燒。除非這些工業高爐配備了碳捕捉和存儲技術(該技術本身也並非百分之百有效,且耗資高到讓人望而卻步),那就會產生二氧化碳排放。對於煤礦生產出來的焦煤而言,礦場生產過程的影響相比整個價值鏈來說微乎其微。」

肯尼迪是總部在倫敦的能源分析機構TransitionZero的數據洞察總監,該組織專門為希望從化石能源向零碳發展轉型的投資者、政府機構和公司提供支持。

下游碳排放是很多反對者的共同憂慮,也是煤礦能否「淨零」這一爭議的焦點,但英國政府表示該問題不應該由西坎布里亞礦業負責。

DLUHC在其批准文書裏指,大臣高文浩認為由於該煤礦項目的生產過程擬使用一系列減排手段,新煤礦溫室氣體排放的影響將「相對中和與不顯著」。

文書也提到,高文浩單獨考慮了項目可能產生的下游碳排放問題。高文浩認為,由於現階段無法判斷可能使用該礦生產的焦煤的下游廠家所使用的高爐的具體信息(包括高爐的性質、效率和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手段),該煤礦可能產生的下游碳排放「不能被合理地視為是該申請開發項目所產生的間接、重大影響」。

肯尼迪表示,根據獨立分析的數據,全英與全歐洲只有27座高爐對碳捕捉和儲存技術進行了投資,另外有15家公司打算在未來使用氫氣直接還原爐或電弧爐生產「無煤綠色鋼」。

「所以,來自坎布里亞郡的煤炭不但會在不附任何減排手段的高爐裏燃燒,它們還很難在計劃的項目生命週期內在歐洲找到買家,這也意味着(廠家)將必須通過長途運輸將它們銷售到其他仍在使用無減排手段的焦煤的地區。這就與(開發商)通過使用『本地生產』的煤炭來減少排放的宣傳相左。」

按照西坎布里亞礦業的提案,該煤礦將會運營到2049年,即英國提出實現「淨零排放」的前一年。肯尼迪則警告,這個新煤礦很有可能將成為「擱淺的資產」,即因市場變化而失去價值的負債投資。

另外,關於西坎布里亞礦業聲稱的將使用「黃金標準」碳信用額抵消「任何殘餘排放」的說法,碳信用行業的人士也在媒體上指此種說法毫無根據。

總部設在瑞士日內瓦的碳市場標準制定組織「黃金標準」(即西坎布里亞礦業欽點的碳信用組織)的首席執行官瑪格麗特·金(Margaret Kim)對氣候家園新聞網站說道:「用我們的碳信用額來合理化新煤礦的開發、又使用我們的碳信用額來聲稱項目能達到『碳中和』,實在是胡說八道。」

她續說:「我們正在一場氣候危機中,對化石燃料的新開採是站不住腳的。我們的原則很清晰,想要進行(碳)抵消的組織必須首先避免或減少碳排放——對於一個煤礦來說,這顯然不可能。」

西坎布里亞礦業網站上公布的新煤礦的規劃圖,該公司聲稱此煤礦將實現「淨零排放」。

西坎布里亞礦業網站上公布的新煤礦的規劃圖,該公司聲稱此煤礦將實現「淨零排放」。

當改善就業遇到低碳轉型

考普蘭行政區的區長史達基不是不知道反對者的眾多駁論,但他仍然堅信伍德豪斯煤礦存在的必要性。

他對我說,對煤礦規劃的爭議持續了七年,期間英國的工黨、綠黨與各類綠色組織不斷談論着懷特港存在「數千個」綠色產業崗位的可能性,但真正落地的綠色崗位數量「為零」。

「如果他們能夠把一個可行的計劃擺到檯面上,清楚地告訴大家這些綠色崗位在哪裏、是什麼、將由誰出資,我會親自站出來支持(這些崗位),就如同我支持這個煤礦一樣,懷特港的居民也會同樣支持,」史達基說。

同時,史達基表示懷特港「歡迎」更多核電產業的到來。他提到,懷特港附近的塞拉菲爾德核電站已經退役,而小鎮希望有現役的核項目到來,特別是小型模塊化反應堆,因為它可以「為就業市場注入一針強心劑」。

史達基坦言,對於懷特港而言,吸引投資者絕非易事。「我們所處的是農村地區,距任何有大城市組合的地區都非常遠。我們的交通非常不便。雖然坎布里亞是全英面積第二大的郡,但整個郡沒有一個飛機場。整個地區只有一條高速公路從一側穿過。這裏的鐵路網也非常薄弱。」史達基在解釋的同時不忘提及,整個煤礦規劃還包括一個投資額為四億英鎊的鐵路升級項目。

「我們希望創造一個活躍與多元化的經濟,以留住本土成長的出色年輕人,同時吸引更多人來這個地區居住。」史達基說,考普蘭地區是全英為數不多的、人口不斷減少的地區之一。

「懷特港將非常願意接納綠色崗位。」史達基宣布,但他也指出,不會放棄對煤礦的支持,小鎮「沒有理由不能兩者皆有」。

南湖氣候變化行動的勞利對懷特港的蕭條經濟深表同情。他坦言,作為坎布里亞郡的傳統煤礦鎮,懷特港如今的確「非常慘淡」,懷特港的居民「肯定非常想要那些工作」。

「但我們認為,這些工作崗位是不長久的,因為基於氣候(政策),煤礦不可能如(西坎布里亞礦業)預測的那樣一直開到2049年,我們也覺得鋼鐵行業幾年後就不會再需要煤炭了,因為它正在加速朝用氫氣制鋼的方向發展,」勞利說道。

史達基卻確信這個煤礦將可以提供「30年的高薪僱傭機會」。他說,雖然英國已經成功擺脫了對燃料煤的依賴,但綠色的鍊鋼技術仍在研發中。在新一代鍊鋼技術成熟廣泛運用之前,鍊鋼企業還是需要焦煤的,所以這裏面還有「幾十年」的轉型階段。「穩定的僱傭機會將在未來的30年(為懷特港)帶來巨大的變化。」

 2022年12月8日,英國懷特港,太陽日落在靠近西坎布里亞礦業的黑格煤礦礦業博物館繞輪上。

2022年12月8日,英國懷特港,太陽日落在靠近西坎布里亞礦業的黑格煤礦礦業博物館繞輪上。攝:Christopher Furlong/Getty Images

被遺忘的懷特港

懷特港面臨的經濟困境是的確存在的,一面是蕭條的經濟,一面是全國正加速轉型的經濟與能源系統,連勞利也坦言,這個小鎮的確有點「進退兩難」。

「我們覺得,與其追問為什麼我們沒有(給懷特港人)創造工作機會,我們應該問的問題是,即使綠色產業有大量的需求,為什麼懷特港人還是被政府的綠色投資給遺忘了?」勞利指出。

勞利認為,綠色產業發展困難和英國政府的政策有關,因為政府在「不斷地補貼」化石燃料企業,但它卻沒有「以相同力度」對可再生能源企業進行補貼。「在政府內部存在一些異常現象,在可再生能源領域的私人企業的發展比化石燃料(領域的企業)要難很多。這其實就是因為(有力量在)遊說政府。」

勞利說他經常會關注煤礦支持者的留言。很可惜的是,在他看來,大多數人的觀點都基於「虛假信息」。他們中的大多數還受到了以拉動就業為目的的當地保守黨國會議員和行政委員會(council)的誤導,「因為通過這個方式創造就業比較簡單」。

勞利非常關注社區能源項目的建設,並參與制定了一個幫助懷特港創造長久的、可持續的綠色崗位的計劃。「人們把懷特港所處的海岸稱為『能源海岸』,因為它有比較高的綠色崗位的潛能,包括在風能、潮汐能和核能領域。」

勞利同樣指向了煤礦開發商母公司的背景,一個註冊在俗稱「避稅天堂」的開曼群島的公司,「所以他們還不用賦稅」。他指出:「雖然他們把自己稱作西坎布里亞礦業,但他們和坎布里亞沒有一點關係。」

西坎布里亞礦業背後的投資者很神秘,其身份近兩年來一直是英國媒體追逐的焦點。很多人都好奇,究竟是誰想在以「淨零」為追求的英國投資一個新煤礦。

專門關注氣候變化的英國記者喬伊·羅(Joe Lo)在2019年時就對西坎布里亞礦業的背景進行了深挖。羅發現,西坎布里亞礦業背後的布局重重。首先,西坎布里亞礦業隸屬於西坎布里亞礦業(控股)有限公司,而後者82%的股權由一個註冊在新加坡的、名為EMR Capital Investment Limited的公司擁有。EMR Capital Investment Limited的母公司則是註冊在英國海外領土開曼群島的EMR Capital Resources Fund 1, LP。

英國《衛報》進行的調查顯示,EMR Capital的執行董事長歐文·赫格提(Owen Hegarty)是來自澳洲的礦業大佬,曾在礦業巨頭力拓集團(Rio Tinto)和奧克夏納公司(Oxiana)擔任過重要職位。

來自菲律賓的環保活躍分子查克·巴克拉貢在綠色示威活動中。

來自菲律賓的環保活躍分子查克·巴克拉貢在綠色示威活動中。圖:AC Dimatatac/350 Pilipinas,受訪者提供

談到為何公司或企業家在全球氣候轉型的大背景下不但仍然能夠、甚至較易進行化石燃料投資時,來自菲律賓的查克·巴克拉貢(Chuck Baclagon)對我說,現有的全球資本主義消費經濟是完全建立在化石能源之上的,所以「很多與經濟壓力有關的政策機制都偏向於化石能源」。

巴克拉貢是國際環保組織350.org的亞洲部工作人員,也是350.org菲律賓分支的負責人之一。他說道:「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問題,如果我是一個化石燃料公司的首席執行官,而當我被告知我的整個商業模式正在導致地球的毀滅時,我會想盡辦法阻止轉型的發生。自從人類確立了溫室氣體和地球變暖的聯繫後,他們中的很多正在這麼做。」

巴克拉貢繼續道:「這也是為什麼自從有了氣候變化的國際公約後,減排的目標並沒有實質的提升,因為有在化石能源業很有勢力的人在遊說政府,企圖讓轉型變得更難。」

他表示,在很多情況下,人們的就業安全與經濟機會都會同時與一個可持續發展的模式衝突,這是因為人類還沒有建立一個將生態置於經濟價值之上的社會形態,「我覺得這是我們需要關心的很重要的一點」。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減碳 氣候政治 英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