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香港 評論

為何香港foodpanda外賣員的二次罷工失效?——與十五年前紮鐵工潮的對比分析

紮鐵和外賣兩個罷工雖是異曲異工,將兩者作比較,是為了解香港罷工在什麼條件下產生,以及在什麼情況下會有發展及結果。


2021年11月13日,Foodpanda外貨員在香港舉行罷工。 攝:Lam Yik /Reuters/達志影像
2021年11月13日,Foodpanda外貨員在香港舉行罷工。 攝:Lam Yik /Reuters/達志影像

麥德正,基督教工業委員會幹事

2021年11月,foodpanda外賣員罷工,媒體對外賣員苦況有不少報道,引起公眾同情。去年10月至11月期間,foodpanda 外賣員又發動了兩次罷工,公眾對此有所聽聞,但都不大了了,不知結果。其實,事情並非不了了之,而是公司一直堅拒與外賣員談判。最後,外賣員的訴求不獲公司正視,憤怨有增無減。

適值去年是2007年紮鐵工潮15周年,當年紮鐵工人罷工勝利,與去年foodpanda外賣員罷工的結果對比,真有天壤之別。

兩次廣為人知的大型罷工,前後相距十五年,除了香港社會形勢大變,全世界資訊科技也迭代更新,勞動模式、勞資關係、社會組織模式亦隨之出現變化。新變化發生的同時,既有的事物仍然存在,新舊交雜和融合,犬牙交錯。近年新興的食物外賣行業,外賣員由電子平台全面操縱,各自工作,不需任何特殊技能;有上百年歷史的紮鐵行業,職場上依靠緊密的人際關係,需要團隊合作,講求個人體能和工藝。兩次大型罷工,在社會背景、工業性質和行業結構等各方面,都有很多差異,唯獨受壓逼的勞工始終反抗,爭取勞工權益的目標不變,可堪玩味。

一、兩次罷工的概況

紮鐵和食物送遞都是社會上的重要行業。紮鐵是建築的關鍵工序,行業性的罷工或怠工,足以令全港建築進度延後甚至停擺,對經濟影響巨大。至於食物送遞服務,雖非生活必需,但隨著越來越普及,特別是疫情期間,成為了很多人的習慣,甚至是固定的日常生活方式。

另外,兩者都是全港性的大規模罷工。據估算,2007年紮鐵工人大約3000人,罷工高峰期有超過一半人數參加,不分所屬的僱主和企業。而根據foodpanda公司2021年11月公佈,有超過10000活躍的外賣員工作帳戶,筆者估計,2022年的數字在10000-20000之間。綜合一些外賣員的估計,2022年參加罷工的人數約20%。兩次的罷工人數在香港屬罕見。

2007年8月19日,超過1,200名紥鐵工人從遮打花園遊行到政府總部示威,要求更高的工資和更短的工作時間。

2007年8月19日,超過1,200名紥鐵工人從遮打花園遊行到政府總部示威,要求更高的工資和更短的工作時間。攝:Martin Chan/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via Getty Images

二、減薪:罷工的導火線

兩個罷工源自減薪,在經濟復甦的2007年,紮鐵工人工資不加反減,其標準日薪(熟練工人)從1997年1200元下跌至2007年的700至850元,有些工人工時更增至9小時。而外賣員的工作待遇則一直受公司全面操控,工資水平和計算方法隨時變動,外賣員在2021年11月、2022年10月及11月發起罷工,都是因為公司在疫情期間持續減薪。

三、南亞人?香港人?

少數族裔向外賣員公司登記工作帳號,必須是香港居民,其身份與社會上佔大多數的華裔居民無異。世界各地很多外賣員都是少數族裔,他們多活躍於爭取權益的行動,香港情況也是如此。

因為種族因素,香港的少數族裔飽受社會主流語言文字阻礙,及種種歧視,除非有營商資本或特別技能,否則謀生機會有限,來來去去都是:建築、貨運、保安、飲食等行業的基層職位,就業機會比華裔少得多。對少數族裔來說,外賣是可接受、賴以維持家計的工作,每當受到剝削,他們特別感到切膚之痛,反抗的意識比華裔強烈。所以,罷工期間在媒體上所見,以至與公司談判的外賣員,大多是少數族裔。香港華裔與少數族裔外賣員的比例大約是各佔一半,族裔間關係良好,經過去年罷工,有少數族裔外賣員代表表示,族裔之間的關係更加密切。

罷工時,華裔外賣員擔憂工業行動會被牽連到非法集結、煽動、國安之類罪名,多不想拋頭露面,沒有參加街頭示威和發言。而南亞裔外賣員,對這方面的心理負擔則輕得多,始終其族裔身份與國家的歸屬,令他們與這些罪名不易沾上邊。是以,華裔外賣員罷工最重要的動作就是不開工,回家「躺平」。

紮鐵工人大多數是華裔,少數族裔多是尼泊爾人。長久以來,尼泊爾裔的工資低於華裔,而華裔工人亦貶稱他們為「尼仔」。罷工時,兩族工人無分你我,一樣的積極,罷工後,族裔之間的關係更加密切,至今「尼仔」的稱呼已經很少,兩族的工資亦幾乎沒有差異。

2021年12月30日,一名Foodpanda外送員在香港Foodpanda的公司外。

2021年12月30日,一名Foodpanda外送員在香港Foodpanda的公司外。攝:Miguel Candela/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四、自僱與打工,行業有特色

紮鐵工人與紮鐵公司之間是勞資關係,工人受勞工法例保障,加上行業封閉性高,於是工會和商會都有很強的代表性,雙方達成的協議有穩固的基礎,大家都願意遵守和落實。而外賣公司視外賣員為自僱者,不受勞工法例保障,其工資及勞動條件由公司以電子平台全面操控,龍門任搬,毫無穩定性可言,容易激發外賣員不滿。

外賣員反正被視為自僱,他們憤然罷工,也不怕秋後算帳,最多只是導致短暫「降級」,短期影響薪酬、報更開工優先權,罷工成本比其他行業的工人要低得多,不擔心打破飯碗。環顧世界各地,外賣員罷工都時有發生,連國際勞工組織也曾發表研究報告,指出這一種現象。紮鐵大罷工15年來,都只有一次,foodpanda則一年之內三次大罷工(近年小規模的罷工不計在內)。

但紮鐵工人有一種重要的罷工優勢,是他們屬於一個低流動性、比較封閉的行業,工人不易被取代。紮鐵講求氣力、技術和經驗,加上要忍受超負荷的艱苦勞動,以身體健康作代價,不是想幹就可以去幹的。而較為資深的紮鐵工人,多數視紮鐵為專門謀生技能,都不會轉業。

跟其他的建築業工種一樣,在分判制之下,紮鐵業也是講求圈子內人脈關係的行業,工人靠人事關係找工作,僱主也靠人事關係找工人,如此層層相連,紮鐵行業上上下下常談到誰認識誰,誰跟誰打過交道之類的話題。紮鐵這行業的特性,使資方沒有可能在短期內找到人取代他們,如果幾千名紮鐵工人之中,有一部份罷工,則全港建築工程的進度將會受到很大的影響。工人就憑這份實力,堅持長期罷工,跟資方拼一場,工人的代價就是罷工期間沒有收入,但罷工的工人都認為,只要將來有更好的工資和工作待遇,付出這個代價是值得的。

foodpanda雖然沒技術要求,人人皆可入行,彷彿任何一個外賣員可被隨時取代,但事實並非如此。外賣員大致分為步兵及車手,步兵多兼職,車手多全職。兼職只是「搵外快」,全職就是家庭經濟支柱。外賣員之中,最有行動力,接單最多,最拼命工作就是電單車手,公司難以另覓人手取代他們。加上上文述及的種族因素,外賣業中最有工業行動力量的,就是少數族裔電單車手。不過,近年兼職外賣員人數增長較快,在罷工期間,公司還是可以透過獎金等方式激勵兼職步兵開工,減少全職車手罷工的影響力。

2007年9月3日,香港,紮鐵工人從海港大廈遊行到長實集團總部靜坐抗議。

2007年9月3日,香港,紮鐵工人從海港大廈遊行到長實集團總部靜坐抗議。 攝:Dustin Shum/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via Getty Images

五、紮鐵罷工36天,foodpanda罷工2天

紮鐵工潮早期,工人都焦急和激動,一邊發洩憤怒,一邊想從速達成工資上調的目標,於是一大群工人不上班,自發聚集和進行衝擊,包括在中環雪廠街堵路,卻威脅不了資方,也不獲公眾的理解和同情。

後來,越來越多紮鐵工人決心罷工,要令建築業癱瘓,逼使資方接受訴求,也希望透過媒體,令公眾支持。在職工盟和多個民間團體的協助下,工潮的主軸就是長期罷工。在高峰期,有過半數紮鐵工人參加罷工,不罷工的,很多也因為紮鐵同事人手不足,工作進度緩慢,甚至自我配合沒有全力工作。建築業面臨停擺,全港經濟受影響,紮鐵罷工成為每天的重大新聞,公眾多表示同情和給予實質支持,合共捐助了130多萬元,及難以統計的物資和食物。此外,兩次工人大遊行,及其他示威行動,也有市民參與聲援。紮鐵工人就是這樣,艱苦地堅持了36天罷工。

談到這裡,得提到,2007年的紮鐵罷工處於電郵和blog的年代,與今日人人有手機的時代相比,在資訊流量、公眾輿論密度,以至隨之產生的群眾效應的規模和速度,不可同日而語。

而2021年6月開始,所有foodpanda外賣員不斷被減薪,至11月中旬,外賣員忍無可忍,發動大罷工,所有訴求和憤懣一股腦兒爆發,要求公司作出多達15項改善,當中包括薪酬水平、薪酬計算方式、不合理暫停賬戶、送遞程序問題等。外賣員苦況受媒體深入而廣泛地報導,得到社會公眾同情。外賣員罷工人數及持續時日難以計算,據外賣員表示,大家都自行罷工和復工,罷工持續由兩天至五天不等。觀乎客戶外賣系統停止運作,及Pandamart關門的情況估計,罷工高峰時期為最初兩天,可能有接近或超過一半外賣員罷工。當時公司與外賣員代表談判,承諾處理外賣員提出的15項訴求,但至2022年,仍有多項未落實改善,其中主要的一項,就是改善地圖系統,以實際運送距離計算外賣員工資。

2022年9月29日,千呼萬喚的新地圖系統終於出籠。可是,同一個系統,在各外賣工作區域的實施情況竟有所不同:在一些區域,工資輕微提升,一些沒有改變,另有一些,居然減薪,有外賣員計算減薪後月入將減少百分之十五,甚至以上!更令人憤怒的是,很多外賣員實際獲得的工資居然比系統所顯示的更少!每當外賣員對這類問題作出投訴,公司都推搪說是系統問題,並於9月30日承諾在10月12日之前會作出「調整」。可是,限期之後,「系統問題」依舊,被減薪的外賣員的工資水平並沒有回復。

2022年10月15日至10月16日,一群foodpanda外賣員進行全日罷工,要求公司談判,立即停止減薪,把工資上調至合理水平,及改善多項工作問題。可是,公司拒絕談判,更隨即將部份區域的減薪幅度加劇。foodpanda外賣員在11月3日至11月4日再次罷工,要求公司談判。罷工的外賣員除了號召全港性罷工,更集中動員港、九、新界14區(如中環、尖沙咀、元朗)的罷工力量,竭力令這些區域的食物外賣服務及Pandmart完全停止運作,而不只是服務延誤。這次罷工與10月相比,雖然涉及更多區域,參與總人數更多,但最終公司仍然拒絕談判,令罷工無效。

紮鐵罷工36天,曠日持久,工人決心抗爭,手停口停,得到社會各方聲援以至籌款支援。公眾雖然知道外賣員的苦況,但foodpanda 外賣員罷工持續2天,為時短,未足以打動人心,引起社會上更廣泛的支持,加上現時的高壓社會氣氛,社會各方都沒有支援。

2021年11月13日,香港,Foodpanda 外送員的罷工,摩托車上出現罷工文宣。

2021年11月13日,香港,Foodpanda 外送員的罷工,摩托車上出現罷工文宣。攝:Lam Yik/Reuters/達志影像

六、罷工結果:資方的部署和回應

紮鐵工潮後期,罷工接近30天,資方仍不讓步,越來越多罷工的紮鐵工人經濟拮据,都無奈地復工。堅持罷工的工人見形勢危急,於是險中求勝,將行動升級,除了罷工,更以激烈行動,封鎖好幾個建築地盤,期間不斷發生爭執,甚至肢體衝突。資方可能顧慮到若工潮沒有一個了斷,各種紛爭還會繼續出現,再加上時任中国國家主席胡錦濤向香港特首曾蔭權詢問如何處理紮鐵罷工的新聞被廣泛流傳,紮鐵商會最後讓步,勞資雙方最終達成談判協議:紮鐵工人加薪10元及8小時工作。紮鐵罷工以勞方「慘勝」結束。而這個「慘勝」是未來一連串改善的開端,36日罷工的血淚並沒有白費。

紮鐵工人在罷工期間醞釀的「紮鐵業團結工會」於2007年11月11日成立,代表了紮鐵工人由罷工抗爭,轉化為組織工會,以集體力量為後盾,恆常與資方談判,這就是「集體談判」機制的成立。紮鐵罷工36日,工人當然艱難,而資方的損失和承受的社會壓力也十分驚人,罷工的震懾力令商會年年與工會談判,此後紮鐵工人穩步加薪,多項工作待遇亦有改善。今天紮鐵工人的工資水平是1997年的一倍。

商會多年與工會協議加薪,並非出於善心,而是接受現實,知道這群懂得罷工抗爭的紮鐵工人不可被取代,與其再發生衝突,利益受損,不如年年與工會談判,訂明工作條件,這對於資方預先計算商業成本,向總承建商投標和索取工程費,也很有幫助。

但foodpanda公司的算盤跟紮鐵商會並不一樣。2021年foodpanda罷工,公司與外賣員代表談判,就勞方所提出的15項訴求,公司承諾會作出改善,而當中最重要的一項是與工資、工時有莫大關係的地圖系統,但翌年即淪為公司用作減薪的工具,又引起了最近兩次大罷工。但時至2022年,公司就不再與工人談判,令罷工無效。

2021年罷工之後,公司設立「送遞團隊大使」讓外賣員報名參加,其實是由公司揀選一幫外賣員出任,作為公司的代言人,聲稱是外賣員的溝通渠道。另外,公司在2022年推出地圖系統,進行減薪之後,更派出高層人員,在指定時間和地點,與外賣員談話,聲稱解釋系統運作及聽取意見,其實只是將公司在網上所發出的通告一再重覆而已。公司公關做足,好向社會公眾及德國的總公司交代,但這些動作只屬減薪計劃的次要部署。最關鍵的,是2022年公司改變了減薪策略,不像2021年時全面減薪,人人有份,而是部分工作區域中的外賣員被減薪,其他的有些維持工資水平,甚至有輕微增加,把勞方的利福分化,不激起全體的眾怒,令各區的外賣員不易團結起來。

外賣公司收集和計算大數據,無孔不入。有理由相信,公司早已仔細檢視2021年罷工的全面情況,包括各區罷工人數、持續時間、生意損失和事後恢復等等,比勞方所掌握的資料更全面和準確,好準備未來的對策。公司在2021年罷工中給打個措手不及,倉促與外賣員代表談判,還答應了所有訴求;到2022年,公司有備而來,以新策略推行減薪,對罷工採取強硬的姿態,縱使外賣員一再罷工,也堅拒談判,遑論接受外賣員的任何要求。

小結:異曲異工,繼續唱下去

本文開頭提到的「唯獨受壓逼的勞工始終反抗,爭取勞工權益的目標不變」,是撰寫此文的初衷。紮鐵和foodpanda兩個罷工雖是異曲異工,將兩者作比較,是為一個簡單而初步的探討,了解香港罷工在什麼條件下產生,以及在什麼情況下,罷工會如何發展,及有怎樣的結果。無論社會如何變化,受壓逼的勞工將繼續反抗,會有更多異曲異工,繼續唱下去。

foodpanda罷工另一受注意的,是被稱為「自發、後工會時代、無大台」的模式,也可以與紮鐵罷工作比較。筆者將另撰文析述。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紮鐵工 外賣員 外賣車手 外賣平台 職工盟 罷工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