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 大陸 封控抗議潮

拒絕防疫政策,火災後的烏魯木齊及多地民衆上街抗議封控

視頻顯示大批武警面對民衆,有民衆高聲質問:「你們是誰的孩子,又是誰的爸爸,你們良心不疼嗎?」


2022年11月25日晚上,微信、抖音等多個短視頻平台流傳出烏魯木齊市民集體走上街頭要求「解封」的視頻。其中一張網上圖片所見,一名男子手持國旗在現場。 網上圖片
2022年11月25日晚上,微信、抖音等多個短視頻平台流傳出烏魯木齊市民集體走上街頭要求「解封」的視頻。其中一張網上圖片所見,一名男子手持國旗在現場。 網上圖片

號稱優化防疫政策、解決「層層加碼」問題的「二十條」在11月初出台,其中第四條取消了「中風險區」的劃分,並強調將以單元、樓棟為單位劃定高風險區,縮小了封控的範圍。但「二十條」出台後,中國各地的防疫政策不鬆反緊,上海、湖南要求「抵達」不足五天的人不能進入公共場所,北京朝陽區也劃分了大批社區為「臨時管控區」,遠超「二十條」對「精準」的要求,重慶也進入了封城狀態。新疆則自夏天以來一直封控,當地居民被關在家中超過100天。此外,廣州等地也在大興土木建設方艙,同時積極進行大規模轉運。

變本加厲的封控政策引起了不少反彈聲音。11月24日,北京多個小區的居民發出倡議書,支持確診居民居家隔離,共擔責任。11月25日,北京有小區居民聚集抗議封鎖小區,並有成功案例。社交媒體上亦有重慶、新疆等地居民拒絕做核酸的視頻流出。號召「反對」和「反抗」防疫政策,表態拒絕理解「防疫人員」的聲音越來越多。11月25日,因封控而阻礙了消防救火的新疆火災事故,激起了廣泛的憤怒聲音,當晚,被封控了100多天的新疆人開始走出家門抗議。這個晚上,至少有北京、上海、合肥、廣州、重慶等城市發出了抗議封城的聲音。

當晚的抗議逐漸平息後的次日9時,烏魯木齊宣布社會面基本清零,將分階段有序恢復低風險區生活秩序。

烏魯木齊,「人民警察為人民,你們鎮壓人民」

11月25日晚上8點左右,烏魯木齊多個小區民衆聚集要求解封、上街抗議的視頻在社交媒體上廣泛流傳。其中一則最顯眼的視頻顯示,一些市民聚集到了一座政府大樓前,有人揮舞五星紅旗,並現場合唱國歌《義勇軍進行曲》,呼喊要求解封和「為人民服務」的口號。一些人認為此處建築是位於市中心天山區的烏魯木齊市政府。但據端傳媒查證,此處建築是烏魯木齊市北郊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十二師師部及黨委。

另一則視頻顯示,有大量民衆聚集在樓棟前,高喊「解封」。端傳媒核實視頻中出現的地標,推測視頻拍攝地點為烏魯木齊市萬泰陽光城小區,和網絡流傳的事發地址之一一致。此外,從視頻中也能直接看出,城北中心農貿市場,龍海鑽石廣場(靠近烏魯木齊市政府)都有大批民衆出現,高喊「解封」以示抗議。這些視頻都被迅速刪除,但其備份也被大量傳播。

端傳媒未能直接從視頻中識別地標,但視頻傳播者強調了拍攝地點的,有兵團一〇四團連興社區(靠近萬泰陽光城小區)、怡和小區。上述幾個地點跨越了幾個不同的行政區。一些視頻中居民頂住防疫人員,推開了小區封閉的車道大門;另一些視頻中有居民圍住防疫人員質問何時解封。

烏魯木齊市民努爾(化名)告訴端傳媒,他的微信朋友圈中沒有朋友上街抗議的情況。但是烏魯木齊市內各個小區要求解封的聲音很大,「各小區自發組織,人多。」至於網上流傳的屏蔽手機信號和互聯網的情況,直到發稿時仍未有確鑿證據。但網上有各種傳言指手機信號屏蔽車進入了烏魯木齊的一些小區。

新疆實行封控的時間已經超過100天,居民被要求待在家中,不能外出上學、工作,由此造成民衆普遍不滿。在烏魯木齊的維吾爾族市民艾西提(化名)表示,他一家已經被封在公寓內超過100天。「中間我記得出去過一兩天,然後又封了,到現在。」而因為樓下有人看守,除了做核酸檢測之外就沒人能夠下樓。門上都有封條。更糟糕的是,最近一段時間,「可能是爆發,核酸都改成了上門做。但這樣就變成了家門也不能出了,晚上還有車把檢測陽性的人拉走去方艙。」他表示一家人的精神狀態明顯不如之前兩次封城好了。

張元(化名)告訴端傳媒,8月初剛有幾例確診的時候,就被要求全城靜默。「剛開始的時候是不可以出家門那種,所有餐館商店都被要求關門,所以居民食物來源只有靠搶盲盒,後面聽說清零了,一些小區就管控得鬆一些,居民可以在小區裏活動,但是不能出小區。之後有新增又會變得嚴起來。就這樣反反覆覆的好幾次,但是了解到一直都沒有復工復產,學校也是一直在上網課的狀態。」

事實上,長期封控使得烏魯木齊流傳着各種「每個人都感染了」的傳言。一位烏魯木齊的漢族市民李月(化名)告訴記者,家裏人從老到小,在封控中都出現了發燒的情況,多則數日,少則一兩日,並均自愈。只是在這個過程中,家裏人需要儘量避免做核酸檢測,以防因為檢測陽性而被拉去條件不佳的方艙隔離。

新疆人向外界呼救已久,在各種官方新聞發布會的直播間中,常常能看見新疆網民刷屏呼籲關注當地的長時間封控問題。但這是一種危險的行為。根據新疆網信辦的通報,11月12日,烏魯木齊市民黃某在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新聞發布會直播期間用「烏魯木齊」字樣惡意刷屏,以「擾亂公共秩序」被公安機關立案調查。

11月24日晚上,烏魯木齊吉祥苑小區造成10人死亡的火災讓主流輿論開始關注新疆。11月25日,官方的新聞通稿提到,吉祥苑小區是「新冠肺炎疫情低風險區,居民可下樓活動」,這一說法引發了當地人的憤怒,許多當地網民指出,火災持續了兩小時才被撲滅,因為消防車被私家車擋住了進不去小區,而私家車主在方艙醫院隔離,同時小區的鐵欄杆也阻礙了消防車。烏魯木齊官方延續用鐵腕手段回應民意的作風,同一天,當地警方通報,拘留了一名24歲的女性,因為她在微信群散布天山區吉祥苑小區火災事故死亡人數的不實信息。

一篇題為《路是通的,他們不跑》的文章更是指出官方通稿的謊言,吉祥苑小區是高風險區而非官方所說的低風險區,且即便是低風險區在新疆也不能輕易下樓。這篇文章被不同圈層的人轉發,引起廣泛的憤怒。這些憤怒促使人們更加積極地轉發烏魯木齊民衆上街抗議封控的視頻。11月25日晚上,烏魯木齊召開火災事故發布會,再次「闢謠」,強調居民可下樓活動,且認為火災事故發生的原因之一是「居民自防自救能力弱」。

發布會沒有平息民衆的怒火,在微博的一些上街視頻中,不少新疆以外省份的網民留言支持新疆人(中國大陸互聯網的微博用戶會顯示IP地址),「你可以躲在角落選擇沉默,但是不要嘲笑甚至詆譭比你勇敢的人,因為他們爭取的陽光也會照到你身上。」有新疆網民表示,「4個月了,終於看到除了新疆以外的IP地址,看到外省的家人們的安慰,莫名的想哭。」在短視頻平台抖音,不少烏魯木齊人在街上直播要求解封,也得到了衆多支持,「為了人的尊嚴,為了人的生命,為了人的自由。」這是中國內地互聯網上十分少見的景象,在以漢人為主的輿論場中,新疆人以往很難爭取到外界的同情,政府對他們的強硬管控手段一直被視為是「去極端化」的合理手段。

深夜,烏魯木齊民衆進入市政府大樓的視頻在社交媒體流傳。亦有視頻顯示大批武警面對民衆,有民衆高聲質問,「人民警察為人民,你們鎮壓人民」「你們是誰的孩子,又是誰的爸爸,你們良心不疼嗎?今天死了多少人?」

2022年11月25日晚上,微信、抖音等多個短視頻平台流傳出烏魯木齊市民集體走上街頭要求「解封」的視頻。
2022年11月25日晚上,微信、抖音等多個短視頻平台流傳出烏魯木齊市民集體走上街頭要求「解封」的視頻。影片截圖

在一則流傳出來的直播視頻中,自稱是烏魯木齊市「七道灣片區管委會主任」的田宇(音)對一群民衆表示,「這麼多天把大家憋着不下樓是我們的不對」,並承認「很多地方出現了下樓聚集的情況」。他表示「市政府所有的領導連夜開會,明天兩點半之前解不解封,給大家一個答覆。」隨後,面對質問和不信任,他又表示如果「明天兩點半如果不解封,我他媽不當這個官,我把門給大家打開」。視頻最後,他希望市民「回家睡覺」,等待第二天的結論。

在另一則視頻中,一名自稱是烏魯木齊市委書記楊發森的官員則正在嘗試當面安撫一個住宅區內要求解封的民衆。他表示防疫會「嚴格按照我們的第九版(防控方案),低風險小區我們明天解封」。市民看起來並不滿意,並表示問題是「沒吃沒喝」,要求政府立刻解封,「解決我們的根本問題,我們的生存問題」。官員則回應說將在第二天再次上門討論問題,「我是市委書記,我親自去你們小區……明天中午一起商量解決這事。」

2022年11月25日晚上,微信、抖音等多個短視頻平台流傳出烏魯木齊市民集體走上街頭要求「解封」的視頻。
2022年11月25日晚上,微信、抖音等多個短視頻平台流傳出烏魯木齊市民集體走上街頭要求「解封」的視頻。影片截圖

重慶,「這個世界只有一種病,它叫不自由和窮」

11月24日,於重慶某小區門外拍攝的幾段視頻在網上熱傳。視頻中,一名男子稱防疫人員為「走狗」,抨擊天價蔬菜,圍觀民衆頻頻叫好,安保人員則在一旁不作聲。男子高聲表示:「這個世界只有一種病,它叫不自由和窮,我們現在全佔了!我們還在為一個小感冒而折騰!」「市政府已經錯了,他們只能錯下去!不然就承認他們錯了,承認他們錯了就必須有人負責!」

該男子因揹着超人雙肩包被網友稱為「重慶超人哥」。視頻中他還喊出「不自由毋寧死」,得到了在場民衆的回應。視頻最後,警察試圖暴力將其拖走,被居民攔下。有小區業主向推特賬戶@李老師不是你老師 投稿稱,該男子已被父母接走,沒有被抓。

另一拍攝於重慶陽光南濱小區大門前的視頻中,一些居民聚在門口議論,周圍是數塊倒地的藍色鐵皮。拍攝者稱,鐵皮板已被小區居民推掉。

事實上,在「重慶超人哥」走紅之前,靜默狀態中的重慶就有一些民衆拒絕做核酸了。

11月21日,有網友爆料重慶市荔枝園小區出現核酸造假事件,稱該小區內核酸陽性居民被拉去隔離,在要求複檢後核酸結果卻呈陰性,引發熱議。22日下午,官方發布通報指該消息為謠言,並表示21日該小區2名居民單管核酸採樣檢測結果呈陽性,在當晚轉運至方艙期間,有現場群衆要求對2名陽性感染者實施抗原檢測,其中1名居民抗原自測結果為陰性,同時現場再次做核酸採樣,22日早核酸檢測結果仍為陽性,因此2名感染者仍被轉運至方艙。

生活在重慶的小寧告訴端傳媒,當地從11月12日靜默至今,核酸檢測一天一檢,16日開始改為兩天一檢。起初已有小部分民衆不願做核酸,22日「核酸造假」事件則讓更多人意識到應拒絕核酸。小寧還在微博「重慶核酸造假」的實時搜索裏看到了「一週沒做核酸卻被通知核酸陽性」「家裏已去世的老人被通知陽性」等荒謬經歷。這一系列事件導致拒絕做核酸的人越來越多,許多人也並不相信政府對核酸造假事件的闢謠。

小寧說,小區群內並沒有人出來呼籲大家不要做核酸,他們都是自發地抗拒,「就在公信力崩塌那一刻之後,大家彷彿形成了一種默契。」21日至今,她和部分小區居民已有五天未下樓做核酸,業主群裏亦組織了數次團購。

社區工作人員默許了他們拒絕核酸的行為。不過到了規定時間段,工作人員還是會拿喇叭喊人下來做核酸,也有些居民仍堅持去做,等到沒人來了,工作人員便離開。

23日,一位九旬老人在方艙隔離的視頻在網上熱傳。因其行動不便,工作人員將塑料板凳橫向套在另一塑料桶上,作為簡易馬桶,並擺在其床尾的過道上。老人在視頻中激動且顫顫巍巍地表示,「我就是死也不到醫院。」該行為被大量轉發和謾罵後,老人住址所屬的沙坪壩區土灣街道辦事處發布情況說明,稱已在當晚將老人轉送至沙坪壩區中醫院接受治療。

也在當天,小寧的一位朋友抗原自測結果為陽性。就在前一天,其曾在小區內做過核酸採樣的志願者。此後幾天,這位朋友都待在家中沒有外出,亦不敢上報給社區,擔心被拉去方艙隔離。小寧看到業主群裏有人稱家裏老人小孩有感冒症狀,大家也都建議他們在家待着,不要下樓做核酸。

目前,小寧所在的小區至今沒有上報的感染者,仍是低風險。但25日晚上,小區物業在群裏發通告稱他們已是「封控區」,從26日起所有人需接受五天的上門核酸檢測。然而小寧並沒有看到官方文件。業主群內有部分人表示,翌日不會開門做檢測,也有其他人批評物業不懂配合國家政策。小寧也決定絕不給上門採樣的人開門。

在一條詢問重慶是否真的不做核酸的微博下,不少IP地址為重慶的網友稱,他們的確是拒絕做核酸。有人表示,小區居民還自發拆除了擋板和核酸點。也有網友提及,業主群裏發起了倡議書。該倡議書截圖顯示,「如果有鄰居出現陽性,不歧視、不指責、不語言暴力、不舉報他人」「同意鄰居在家隔離」「堅決共同抵制不合理的強制隔離」。

不過,一條發布於11月25日18點時餘的網傳微信群公告截圖顯示,重慶正招募「防爆防亂維穩」的臨時特勤,「壓三天」「280一天,12小時,包吃包住」。

2022年11月25日,北京多個小區出現抗議封鎖的行動。
2022年11月25日,北京多個小區出現抗議封鎖的行動。 網上圖片

北京,「只能靠自己積攢的能量做一點事情,再不做就被吞沒了」

與此同時,在北京,多個小區在25日夜晚亦出現抗議封鎖的行動。

近期北京疫情正處於上升階段,11月21至24日,日增感染者人數連續破千。24日起,北京升級疫情管控措施,朝陽、海淀和通州等區域,不少小區從此前的封控病例單元樓,擴大至封控整個小區。24日晚,社交媒體流傳出某小區居民發起呼籲行動的截圖。圖上顯示,居民接龍表態,支持陽性鄰居可自願選擇居家或轉運隔離。抗議行動延展到翌日。

根據端傳媒獲得的消息,北京不同小區突然在24或25日發出通告,計劃在11月25至28日封鎖小區。25日夜晚,社交媒體流傳多個小區居民下樓聚集,抗議封鎖,經過交涉後獲得解封。

居住在朝陽區的季睿(化名)表示,25日下午,小區的微信業主群傳出消息,該小區將在26日封鎖。這個微信群大約在一年前組建,是社區工作人員和業主溝通的群組。季睿覺得社區工作人員此前一直能及時解答居民疑惑並對話,「前段時間混檢出現陽性,當時做得都挺好的,只精準封樓或單元。」在傳出封小區的消息後,業主們議論紛紛,卻如投石空井,社區不作回應。

由於剛恢復堂食,季睿和朋友決定外出吃飯。看到傳聞,她心裏不安,「這是很奇怪的感覺,外面在堂食,小區要封鎖。」回程路上,季睿心裏盤算著,得在家中備好鉗子、喇叭和抗原自測。夜晚回到小區後,她沒有直接上樓,在小區附近轉悠,「就覺得不能離開現場,你想等著。(要是封鎖後)打投訴就晚了。現在是有人在你家幹違法的事情。」

她所在的小區有三個大門,其中一個在平時幾乎處於封閉狀態,這個大門是推拉式,另外兩個則設置了閘機。深夜,居民們發現,那個幾乎封閉的大門正被安上鐵皮。季睿和數位居民趕到現場,阻止工人安裝。鐵皮工程被阻止後,物業工作人員現身,告知所有的門都將封上鐵皮。近乎同一時間,微信群裏有業主發來单元樓門已被貼上封控通知的照片。

「封鐵皮」觸碰到季睿的心理防線。「封鐵皮對我來說意味著太多可怕的事情。假設我家寵物、家人出現了必須緊急送醫的情況,發生地震、火災……如果封鐵皮,提菜刀也得出去。這就是底線。」

居民們嘗試拆除鐵皮。原來鐵皮非常脆弱,是由鐵絲固定的腳手架,季睿能踹開,「鐵皮真正阻攔的是心理上的,讓你覺得自己違法了,這樣做是不對的。」鐵皮搭得高,怕人翻越,至少有兩米。有居民打給119,表示有消防通道被封。消防人員說,他們只負責救災、救火,防疫事項需聯絡疾控。

25日下午,季睿曾嘗試在群組解釋封鎖小區的不合理性,「不能只是告居民的一封信,不能隨便封小區,得要政府的文件。」但她發現,大多數居民更關心是否能請假、如何囤菜;有人懷抱僥倖心理,覺得不會出現強制封鎖的決定。無人提出抗議。

季睿對反抗不抱期待,「我覺得最有用的是到了現場。」直到鐵皮消息傳出,人們才慌了。下樓的居民對著附近的樓宇大喊,「大家快下來,誰家沒老人啊,真著火怎麼辦。」人群漸漸聚集,最後有數十人站了出來。

季睿對如何抗議不合理的防疫措施做過功課,當下立判決定報警。她認為,警方會在現場做調解工作。而後,基層的政府工作人員亦來到現場。居民們互相提醒,對於自稱工作人員的人,要問清楚所屬單位;對於小區的決定,要問清楚依據;以及,記得錄像。

在居民和政府基層工作人員的對話中,居民提出兩大訴求:不能封鐵皮、不能封小區。非要封小區,得有政府的紅頭文件。季睿表示,政府人員不僅拿不出合法的封小區文件,還會打感情牌——「情況嚴峻,我們也是為大家好」。政府工作人員曾表示,根據最新的防疫規定,必要時有權擴大風險區。但同時,他們也無法確認小區具體的陽性患者人數,即無法明確小區成為可以封鎖的風險區。

居民們不斷強調訴求,掐斷政府工作人員的含糊其辭。「對方也有談判的技巧,比如警察會說,不要激動、離遠一點的,但實際上那時候就是拼嗓門,我們沒有違法行為,得很堅決,不能跑題。」根據季睿的觀察,居民和政府工作人員的距離,至少得有一米。

最後,封鎖小區的行動被阻攔。抗議期間,不少居民拍攝視頻上傳。季睿的視頻有五六萬多人瀏覽,上千人點讚和轉發,最終存活不到一個小時。許多平日不熟悉、少有聯絡的朋友私信季睿,和她分享對抗不合理防疫措施的經驗和理據。

身穿白色防護服的執法人員在驅趕民衆。
身穿白色防護服的執法人員在驅趕民衆。影片截圖

居住在昌平區的莊玹(化名)卻遭遇踢皮球般的狀況。她在24日收到通知,小區將在25-28日封鎖。有居民在群組詢問,外出前往工作單位或醫院後能否回小區,居委工作人員稱「到時靈活掌握」。居民追問「靈活」的依據為何,「是自己的感覺嗎」,工作人員表示,「現在也不好說什麼,通知得很突然」。莊玹的小區目前沒有出現陽性患者。

莊玹回憶,來到25日中午,小區準備封鎖時,群組內有人討論要「沖卡」「不流血就不行」,也有人擔憂反抗會不安全。下午三四點,居民們前往社區抗議,小區的保安報了警。入夜,居委會帶著街道工作人員到場。居民們群情激憤,有人說「你這是變態清零!」,警察在一旁笑了。

居民們以「九不準」作為理據,政策指出不能將中高風險地區隨意封控。街道的回應模凌兩可,稱需要「研判」「建議執行」。有居民提出,能否在「研判」期間解除不合法的封鎖,街道卻不予明確回應,只表示讓居委會做紀錄。莊玹說,經過居民的爭取,街道答應不封鎖,不過三小時後,再次不允許居民外出。

不少城市在今年上半年展開常態化核酸。莊玹近三年很少做核酸,「很少配合政府做一些我們認為不對的事。」她的孩子在上幼兒園,北京將72小時核酸調整為48小時後,她為孩子辦理了退學手續。早前上海封城引發許多次生災害,莊玹感受到民怨升溫,自己也更積極在社交媒體發言,試圖影響他人,「不過,不到自己頭上不會有很多感覺。」在今年,她被封了四五個微博帳號。

莊玹也緊追著烏魯木齊火災的後續,她看了消防發布會,認為官方沒有提供合理的說明,「所有的事情官方解決不了,所有事情是沒有答覆。」莊玹說,「所有導向是讓人民對立,是人民之間自己打架。」她說自己站出來,是不想把自己的土地讓給別人。

這段時間,季睿心中感到混沌和困惑。「一方面我不太喜歡身邊的圈子說要潤,說爛透了、為什麼生在中國。我是希望能找到答案,如果我們不防控、躺平了,我們會損失什麼。」季睿也覺得目前處於信息真空的狀態,「我沒有任何信息幫助我做判斷。我沒有辦法表達觀點、態度,我不知道要不要支持防疫政策。一刀切執法是不行的,但大方向的防疫政策,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雖然今天是小小的抗爭成功,但我完全沒有勝利的感覺。而是感覺到,現在在幹嘛?」季睿回到家中,看到朋友圈的消息,關於烏魯木齊,關於其他小區,她感到更深的茫然,「現在這樣看不到出路。明明好像要放開了,應該有相應的打法,例如怎麼過度到適度的放開。類似國外的經驗,輕症居家、重症可以隔離。結果又來這套,開倒車,靜默,上鐵皮。每一次的封控都更不明所以,越來越難以說服自己,這是在為所有人好。」

「或許幾年後能證明我們的經驗是對的。但這期間,你不會知道自己會不會成為犧牲品。只能靠自己積攢的能量做一點事情,再不做就只能被吞沒了。」季睿說,「我只能當作這是某個歷史階段,但你也不是歷史書上的一個字。」

烏魯木齊市政府大樓門前,有女子拿擴音器高喊,要求政府明天解封。
烏魯木齊市政府大樓門前,有女子拿擴音器高喊,要求政府明天解封。影片截圖

2017年7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但本文因關乎重大公共利益,我們特別設置全文免費閱讀,歡迎你轉發、參與討論,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瀏覽更多深度內容。

新疆烏魯木齊 重慶疫情 北京疫情 動態清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