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深度

一家特別的殯儀公司:遺體防腐師伍桂麟留在香港的理由

「雖然基層負擔不起風光大葬,但要做得簡約而不簡陋,有尊嚴和溫度,還是可以的。」

遺體防腐師伍桂麟(Pasu)成立社企「一切從簡」一年,提供殯儀、哀傷輔導等服務。

遺體防腐師伍桂麟(Pasu)成立社企「一切從簡」一年,提供殯儀、哀傷輔導等服務。攝:林振東/端傳媒

特約撰稿人 凌梓鎏 發自香港刊登於 2022-04-12

社會企業生死教育香港疫情

截至昨日(4月11日),香港第五波疫情逾117萬人確診,累計死亡人數達8,614(確診者在首次陽性樣本收集日期的28日內死亡,便被列為確診死亡個案,但死因未必是疫症),疫情雖已回落,但大量遺體一度因殮房爆滿而滯留急症室,與病人咫尺同眠的畫面,仍歷歷在目。

「我在殯儀業工作超過15年,老行尊都說未見過這樣。始終香港沒遇過這種災難級死亡事故。」遺體防腐師伍桂麟(下稱Pasu)自立門戶,成立社企「一切從簡」一年,提供殯儀、哀傷輔導等服務:「近幾個月都忙,生意多,公司比我預期快上軌道,但從沒想過是因為這樣(爆疫原因)。」

香港愁緒太多。政治環境風雲變色掀起移民潮,Pasu也想過離開,卻心有不甘,至少他不願形容「香港已死」。「香港只是中風,還染了covid。」他苦笑:「就算香港是個風燭殘年的老人,但我跟他相處過,有感情。」他給自己一個留下的理由,就是辦善終社企,著重關懷喪親者,疫情下更見百態。

辦公室牆上貼上了不少參加活動者對生死看法的留言。
辦公室牆上貼上了不少參加活動者對生死看法的留言。攝:林振東/端傳媒

一個遺體防腐師的諫言

「要在放滿遺體的環境下工作,其實對他們(醫護)都是一種傷害。他們已很盡力⋯⋯問題當然出自management(管理層),而非前線醫護。」

社企在香港殯儀界並非主流,Pasu的「一切從簡」自成一格——辦公室落戶香港「文青蒲點(聚集點)」深水埗,既是接見客人的地方,亦是一間生死教育書店。以往Pasu在店內和社區,舉辦生死教育講座和工作坊,「疫情關係,現時書店和活動都停了,集中人手做殯儀。」

閱讀全文,歡迎加入會員

華文世界不可或缺的深度報導和多元聲音,了解更多

立即訂閱

已經訂閱?登入

本刊載內容版權為端傳媒或相關單位所有,未經端傳媒編輯部授權,請勿轉載或複製,否則即為侵權。

端傳媒的下一程,需要你的守護。今天就成為訂閱會員,支持我們走下去,支持華文世界不可或缺的深度報導和多元聲音。點擊了解更多會員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