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風物深度

詩在烏克蘭:過去與此刻,你就是武器,武器就是你

俄羅斯近日對烏克蘭的第一次空襲,詩人以破碎的詩句寫下一位女子迂迴穿過街道:「忘記。麵包和世上每一個活著的事物。」

2022年2月23日,烏克蘭東部盧甘斯克地區的一座紀念頓巴斯戰爭死難者的紀念館。

2022年2月23日,烏克蘭東部盧甘斯克地區的一座紀念頓巴斯戰爭死難者的紀念館。 攝: Vadim Ghirda/AP/達志影像

特約撰稿人 宋子江 發自香港

刊登於 2022-02-27

#詩#烏克蘭

射擊/即使在夜裏,看不見敵人的臉/即使夜把敵人隱藏,也把你隱藏

小時候聽過不少改編成中文的「前蘇聯」民歌,最著名的烏克蘭民歌〈哥薩克奔赴多瑙河〉。那時還小,毫不了解烏克蘭的地緣政治。此時,俄羅斯發動戰爭侵略烏克蘭,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動員全國力量,號召平民百姓拿起武器保家衛國。我在社交平台和新聞報導上都看到不少烏克蘭人準備上戰場,他們和親友道別的場面特別令人感動,即使不懂烏克蘭語,也知道他們在表達怎樣的情感吧。執筆之前,我看到一張新聞圖片,圖片中有一對烏克蘭情侶,大概只有二十多歲吧,他們正在道別。這張圖片讓我想起了〈哥薩克奔赴多瑙河〉這首民歌,開頭兩句歌詞的中文版特別令人感慨:

哥薩克出發上前線
我向愛人說再見

此時此刻,除了關注戰爭局勢,不妨觀其歷史和文化的一面側影,回顧烏克蘭詩歌的歷史,看看到這個民族的詩歌在無比艱難中追求自由的歷程。

烏克蘭國民詩人:基輔火車站前大道以之命名

讓我聽著怒吼的河流/帶著敵人的鮮血/奔向藍色的海洋/⋯⋯/以暴君的鮮血/澆灌你獲取的自由

古代烏克蘭詩歌經歷過基輔羅斯時期(公元9-13世紀)和哥薩克時期(始於16世紀)。在這段漫長且曲折的歷史裏,古烏克蘭語漸漸成為寫作語言之一,其詩歌形式在拜占庭讚美詩的結構基礎上,更吸納烏克蘭民歌的特點,不斷往更自由的方向發展。期間誕生了斯拉夫文化歷史上最重要史詩《伊戈爾遠征記》和著名的烏克蘭民歌〈哥薩克奔赴多瑙河〉。19世紀上半葉,烏克蘭詩歌蓬勃發展,進入浪漫主義時期。詩人不僅有意識地運用烏克蘭民語(vernacular Ukrainian)寫作,而且更願意接受烏克蘭民歌的影響,並從中吸納了「柯羅蜜卡」民歌的節奏特色。更重要的是,烏克蘭浪漫主義詩人的作品表現出強烈的民族主義意識。

烏克蘭浪漫主義時期最具影響力的詩人是塔拉斯.舍甫琴科(Taras Shevchenko)。
烏克蘭浪漫主義時期最具影響力的詩人是塔拉斯.舍甫琴科(Taras Shevchenko)。攝:Fine Art Images/Heritage Images/Getty Images

烏克蘭浪漫主義時期最具影響力的詩人是塔拉斯.舍甫琴科(Taras Shevchenko),不僅在引入「柯羅蜜卡」詩歌形式上作出巨大的貢獻,而且參與組織了「濟利祿及默多狄兄弟會」,密謀推動社會改革,追求公義、平等、自由等價值觀,抵抗沙俄帝國的統治。舍甫琴科的努力在兄弟會的其中一條改革路線上得以彰顯:讓各斯拉夫民族有權發展其語言和文化。舍甫琴科致力於推動烏克蘭語言和文化,就是一方面以烏克蘭民語寫作,一方面引入民歌的節奏,有利於烏克蘭民語在各區傳播。舍甫琴科的長詩〈夢〉對沙皇進行了尖銳的諷刺,這首詩的外洩導致詩人被捕繼而被流放。舍甫琴科於晚年獲准回到烏克蘭,生前留下〈遺囑〉:

閱讀全文,歡迎加入會員

華文世界不可或缺的深度報導和多元聲音,了解更多

立即訂閱

已經訂閱?登入

本刊載內容版權為端傳媒或相關單位所有,未經端傳媒編輯部授權,請勿轉載或複製,否則即為侵權。

端傳媒的下一程,需要你的守護。今天就成為訂閱會員,支持我們走下去,支持華文世界不可或缺的深度報導和多元聲音。點擊了解更多會員計畫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