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2022端陪你過年 風物

一手爛牌的時代怎麼辦?必播賀歲片《嚦咕嚦咕新年財》告訴我們的

爛牌時代,確已經失去優勢,很多人選擇棄牌離場,但始有人會留下繼續打繼續捱。輸只是一局,但牌品是意志,留在心裡是一世。


《嚦咕嚦咕新年財》電影劇照。 影片截圖
《嚦咕嚦咕新年財》電影劇照。 影片截圖

疫情關係,香港又迎來一個沒有賀歲片的新年。但對於需要寫影評的傳媒工作者,以及相當討厭賀歲片的我來說,是慶幸又逃過一劫。

眾多電影類型之中,賀歲片一直最乞我憎(讓我討厭)。賀歲片就是皆大歡喜、隱惡揚善,賀歲片就是即使院廳裡有人一邊看戲一邊笑爆嘴、跟旁邊友人高談闊論,甚至郁身郁勢(動來動去),都無辦法理直氣壯制止,因為是賀歲片,因為賀歲片就是農曆新年,無謂惹是鬥非。賀歲片就是以好不好笑、看得划不划算作為評分標準,畢竟是賀歲片,觀影門檻可以降到很低,但求笑餐飽,不會悶到睡著就已經不錯。但片商同樣明白觀眾要求低,於是打正旗號是是但但(隨隨便便),除了明星列陣之外,基本上都乏善可陳,不外乎群星拱照將銀幕塞滿,劇情方面則可有可無,隨意堆砌,最忌太過認真。每逢賀歲片檔期,由於工作關係,避無可避硬著頭皮要看幾部群星大匯演,實在有苦自己知。但總有朋友趁著農曆新年前來寒暄幾句,然後追問有什麼心水推介。坦白說,放在心底年復一年都是同一句:與其入場賭一把,不如留在家中重看一遍《嚦咕嚦咕新年財》。

事實上,我是真的沒看過任何一部港產賀歲片,比起重看一遍《嚦咕嚦咕新年財》更有驚喜。今年剛好是《嚦咕嚦咕新年財》上映二十周年。個人認為,過去二十年來,要找一部可以緊隨其後,媲美《嚦咕嚦咕新年財》的賀歲片都很困難。或者每一年的農曆新年都可以排期在各大戲院重新放映一次,好過再獻新猷又獻世。若然有此選擇,至少《乜代宗師》看到大腦缺氧都可以中途離場看劉德華打麻雀(麻將),或者黃百鳴實在令你再笑不出,都可以補飛(補票)去看梁詠琪發爛渣(發脾氣)。《嚦咕嚦咕新年財》不但是我心目中最出色的賀歲片,亦是百看不厭港產片的代表作之一。到底好在什麼地方?一部賀歲片應有的明星、笑料和合家歡元素,它當然一應俱全,並不會缺少。但看過無數遍,將對白倒背如流之後,便逐漸發現它可能不只是賀歲片、賭片、港式喜劇,還總是勾起一些經常被遺忘,或是假裝忘記其實不想面對的事情。

《嚦咕嚦咕新年財》不但是我心目中最出色的賀歲片,亦是百看不厭港產片的代表作之一。它可能不只是賀歲片、賭片、港式喜劇,還總是勾起一些經常被遺忘,或是假裝忘記其實不想面對的事情。

《家有囍事 2020》電影劇照。
《家有囍事 2020》電影劇照。網上圖片

每況愈下的港產賀歲片

港產片之中的賀歲片,約略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八、九十年代,所謂百花齊放,影視蓬勃的黃金時代。普羅大眾娛樂選擇不多,農曆新年期間,消遣活動例牌都是看賀歲片。像我小時候,父母並不是特別喜歡電影,所以每年都只有農曆新年那幾天有機會入戲院。不愁觀眾的賀歲片,製作過程省時費勁,甚至是完全靠明星陣容撐起票房,成本效益最高,基本上沒有不拍的理由。

第二階段是千禧年過後的合拍片時代。隨著互聯網普及,香港人的消遣形式變得多樣化,群星聯演的賀歲片逐漸失去號召力,但就轉而成為中港合拍片潮流的熱門之選。拍攝成本低、時間短,而且對香港影星進軍內地市場大有幫助,從而催生一批粗製濫造、甚至為遷就明星拍攝檔期而支離破碎的中港合拍賀歲片。名義上都是香港製造的賀歲片,但實際上是一半內地演員、一半香港演員,有時連故事舞台都有一半發生在內地城市,變相已成為內地電影的產物。

第三階段則最惡劣,來自近年有如情感勒索的香港本土電影潮流。隨著內地電影市場迅速擴張,香港電影的生產模式短短幾年已被複製,而且內地明星的聲勢已蓋過一眾乘風破浪的港星。合拍片再無實際價值,淪為蟹貨(套牢)的香港電影人迅速回流,與此同時,邵氏亦有意東山再起,斥資拍過幾年賀歲片。低成本拍攝,再以各種本土情懷、香港精神作為包裝的賀歲片,便取代了低質而沒有觀眾緣的雜種合拍片,但其實質素亦沒有很高。

最能標誌這三個階段的賀歲片,應該是《家有囍事》。黃百鳴早在 90 年代便拍過兩部《家有囍事》和《97 家有囍事》,不但贏到開巷,更成為賀歲之中經典。然後到 2009 年,黃百鳴嘗試以合拍片形式再拍《家有囍事 2009》,其實並不成功。到 2020 年回流香港,再以本地演員班底翻炒一部《家有囍事 2020》,聲勢明顯更差。電影確實是舊調重彈,新意欠奉,但至少見證著香港賀歲片的發展史。

低成本拍攝,再以各種本土情懷、香港精神作為包裝的賀歲片,便取代了低質而沒有觀眾緣的雜種合拍片,但其實質素亦沒有很高。

《嚦咕嚦咕新年財》電影劇照。

《嚦咕嚦咕新年財》電影劇照。影片截圖

最運氣不好、最掃興的賀歲片

作為 2002 年賀歲片的《嚦咕嚦咕新年財》,由於 2003 年香港政府就簽署 CEPA 鼓勵片商投資合拍片,所以它算是屬於第一階段的最後期作品。電影表面上是最主流的即食港式喜劇及賭片,劉德華飾演的街坊賭俠,明顯是十多年前《賭神》的平民版。但《嚦咕嚦咕新年財》出自銀河映像班底,由杜琪峰和韋家輝執導,喜劇及賭片本身不是銀河映像的主要作品,可想而知它的出現本身便有些實驗性質,跟王晶獨領風騷的一系列「賭字頭」電影相比起來,更有著懸殊之別。從《賭神》、《賭俠》到《賭聖》(以至合拍片時代的《賭城風雲》),電影角色都關心著一部賭片之中最實際的事情:如何贏。但《嚦咕嚦咕新年財》無論作為賭片還是賀歲片,它的核心主題都是相當不湊米氣(不接地氣):如何面對運滯(運氣不好)的日子,如何輸,輸了怎麼辦。

在王晶的《賭神》或是劉鎮偉、周星馳的《賭聖》(最初其實就是跟《賭神》打對台),故事主角其實從來都沒輸過,而是基於某些原因所以贏不到。賭神周潤發是因為失憶忘記了自己的真正身份,但只要吃過朱古力,重拾本能反應,便即時如有神通,再度展現超凡賭技,逢賭必勝。賭聖周星馳則練精學懶,依賴特異功能「洗牌」取勝,意外失去這個作弊能力之後,故事便圍繞他如何穿越時空、追女仔,設法找回自己的超能力,然後一鋪翻身,反敗為勝。無疑這些情節是很貼近香港八、九十年代的核心價值,因為有身份就有優勢,有優勢就可以必贏,能夠賺到盡。無優勢、佔下風的時候,就得想方法搶回優勢,找回「屬於自己」的身份和優勢。所以賭神落場不可以不吃朱古力,賭聖沒有超能力便會一味拖延時間,從未憑自己的判斷,在無優勢的情況下跟對手賭身家。許勝不許敗,只有必贏才會出手,瞓身去盡(全部投入)。雖然是不能認真看待的喜劇,但某程度上觀照了上世紀末那個憧憬一夜致富,人人貪婪卻很怕死,投機主義熾熱的繁華香港,即那個紙醉金迷時代的縮影。

心不亂、局不棄,適時轉章、轉攻為守,輸少當贏才能留住本錢。無運,但不認命,不逃不避,更加不會反檯走數(翻臉賴賬)。

在《嚦咕嚦咕新年財》裡,梁詠琪飾演的「好勝 Gigi」同樣是這種社會意識形態下延伸而來的角色,要知道「好勝 Gigi」如此深入民心,就是心照不宣,她是香港人急功近利、輸打贏要的最佳寫照。但劉德華這個街坊賭俠剛好相反,本是麻雀高手,但人生經歷失勢,輸到無得再輸,從此明白世事無法贏到盡,贏是運氣,輸亦是運氣。麻雀回來必有因,無牌運、無任何優勢的時候(當然亦沒有特異功能和高科技眼鏡作弊)卻反而一再提醒「好勝 Gigi」不要發爛渣,因為愈爛的牌,愈需要步步為營,畀心機打(用心去打)。心不亂、局不棄,適時轉章、轉攻為守,輸少當贏才能留住本錢。無運,但不認命,不逃不避,更加不會反檯走數(翻臉賴賬)。

此情此景,就像馬家輝在《鴛鴦六七四》寫哨牙炳當眾連摸三鋪爛牌,心知賭運全失,凶兆在前,但爛牌都是要打出去。因為贏你的不是對家,跟你對賭的,並非其他,而是命運。算不算是賭徒看破命數的脫俗境界,我就不敢說,但《嚦咕嚦咕新年財》我真的看過很多遍,後來覺得這個故事跟杜琪峰兩年後執導的《柔道龍虎榜》殊途同歸,那種不怕輸,不怕失去優勢,哪怕打盲拳亦無所畏懼的搏擊精神,正如街坊賭神劉德華的口頭禪,牌品好,人品自然好,人有信念,無論輸贏都動搖不到。

《嚦咕嚦咕新年財》電影劇照。

《嚦咕嚦咕新年財》電影劇照。影片截圖

牌爛人未死,全部靠自己

命運是那個將你迎頭痛擊的敵人,避不到,唯有捱,把它好好捱過去。

《嚦咕嚦咕新年財》表面上是一部即食而歡樂,霎眼嬌(只是初看很美)的賀歲片,但嚴格來說它不是賭片(或者麻雀片),卻是銀河映像不按常理出牌,將搏擊電影常見的自強抗命主題,重新包裝成賀歲片(或者賭片、麻雀片)。畢竟它就是一部如此神經刀(神經兮兮)的作品,不講贏錢,講輸到清光、講運滯,往後我都再沒看過一部那麼掃興而又印象難忘的賀歲片。而且,如今看來,《嚦咕嚦咕新年財》的核心主題可能「超前部署」近二十年,與今日的香港電影有所呼應。

去年就有一部彷彿將《嚦咕嚦咕新年財》還原成搏擊電影的《一秒拳王》。男主角本身憑著預知一秒的天賦成為天才拳手,但意外失去天賦異能,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別再天真以為找得回來,因為《賭聖》那個投機取巧,時機一到便會必贏的黃金年代已經遠去。電影是寫給當下的香港人的勉勵,跌咗嘢,試吓唔好搵,試吓唔好執(掉了東西,試試不要找,試試不要撿),擁有這一秒固然是很難得的優勢,但無優勢都不代表必輸。你可以重新開始,咬緊牙關用無數倍的苦練,實實在在憑自己拼搏,追回那一秒。命運是那個將你迎頭痛擊的敵人,避不到,唯有捱,把它好好捱過去。早於二十年前,劉德華想教會「好勝 Gigi」的亦是這個道理。就算一手爛牌,唔好炆(不要焦躁),唔好咁心急(不要那麼心急),慢慢打,將好牌一隻一隻再撈回來。爛牌時代,確實已經失去優勢,很多人選擇棄牌離場,但始終有人會留下來繼續打,繼續捱。輸只是一局,但牌品是意志,留在心裡是一世。

事實上,我並不是很會打麻雀,所有打麻雀的知識都是從那些賭片和賀歲片學來的,所以過去多年但凡落場打兩圈,幾乎都是做下家的魚腩。但我學會了嚦咕嚦咕是七對子,無得碰,無得上,牌面無得賺,唯有默默儲牌,一直捱到叫糊食牌(有人贏)為止。如果麻雀有歇後語,嚦咕嚦咕,即是牌爛人未死,全部靠自己。這部賀歲片看足二十年,堪稱家傳戶曉,但說來慚愧,都是最近幾年才能領略到其實笑中有淚。打牌如做人,難打的牌還是要打,路難行,都要繼續自己行。

《嚦咕嚦咕新年財》電影劇照。

《嚦咕嚦咕新年財》電影劇照。影片截圖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賀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