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香港 東京奧運會

壓抑下的激情:今日的香港人抱著什麼心情看奧運?

在社會壓抑氛圍和疫情夾擊下的香港,人們都抱著什麼心態觀賽?從獎牌帶來的振奮能否成為港人的救贖?


2021年7月30日,何詩蓓於女子100米自由式奪得銀牌,大批市民到觀塘apm商場觀看賽事。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21年7月30日,何詩蓓於女子100米自由式奪得銀牌,大批市民到觀塘apm商場觀看賽事。 攝:陳焯煇/端傳媒

東京奧運會步入尾聲,香港代表隊至今表現超卓,為港奪得歷來最好的「一金兩銀三銅」佳績。當中雖有爭議事件冒起,但運動員們在比賽時的拼搏精神還是感染了一眾香港人,為近年社會氣氛低迷的香港,帶來正面的刺激。

香港健兒陸續凱旋歸來,香港人又如何看這場奧運,如何回應這一路的跌宕起伏?端傳媒採訪了五位不同背景的香港人,詢問他們當下的所思所想。在東奧面前,這群思想不一的香港人大多有著難得的共通點,就是大家心裏想的,始終是「We Are Hong Kong」。

前體育記者阿牧:「運動員說的每一句,香港人現在都能投入和共鳴。」

80後的阿牧,曾經因工作需要,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現場看過比賽。他慨嘆,以前只是在看好戲,現在的他,更樂於看中國「如何輸」。

阿牧對京奧並不反感,因為就像在參加一場大型嘉年華,他更直言有點過癮。當年整個北京都是自各地而來的志願者,街頭巷尾都有不同的社區部長值勤。

京奧的馬術比賽選址於香港進行,令阿牧有種與奧運距離很近的感覺,但以前的他,還是沒有特別投入奧運,通常只留意看得懂玩法的比賽,甚至只看決賽。

到了本屆東京奧運會,阿牧人不在現場了,對於觀賽,他卻變得毫不挑剔。「只要有香港運動員,我就『汁都撈埋』(香港俗語,意為照單全收)地觀看比賽。」他說。

「像個人形比賽,其實我就完全看不明白。」阿牧爽朗地笑了出來。港隊代表劉慕裳的這面女子空手道個人形銅牌,可能讓不諳空手道的香港人看得有點糊塗。有網民甚至表示,最初還想這銅牌戰的熱身環節竟然如此激烈,沒想到裁判突然就判了劉慕裳勝——觀眾以為的熱身環節,原來正是比賽高潮。

不過阿牧覺得,他之所以能更投入這屆東京奧運,「未必只是因為張家朗奪金,更重要的可能是香港運動員背後的體育精神感染了今年的觀眾。」

他認為,香港人時刻追求的速度與經濟效益,與體育訓練裏「要挨很多年才能贏」的心態格格不入。卻又不知從何時開始,這種精神逐漸植根在港人心中,化為一道既虛又實的共鳴。

2021年8月6日,香港選手李慧詩在東京奧運出戰女子單車爭先賽,市民在沙田新城市廣場觀戰。

2021年8月6日,香港選手李慧詩在東京奧運出戰女子單車爭先賽,市民在沙田新城市廣場觀戰。攝:林振東/端傳媒

阿牧沒有說穿,但他想起了曾經那個沒有腥風血雨,一切如常的香港。

「那些政治事件還沒發生時,香港人的精神除了與金錢掛勾外,根本就是一見到不對路的事,就跑。吃飯要快,生活要快,賺錢更要快——這些才是很香港的東西。」

運動員生涯要求多年的訓練,當中必須具備能夠面對多次失敗的心理準備,那種韌性和堅持,都使阿牧由衷相信,「運動員說的每一句,香港人現在都能投入和共鳴。」

惟政治之手最後也伸進了奧運代表隊中,先有伍家朗的球衣風波,後又有乒乓球運動員被指立場親建制而受到網民批評。阿牧覺得,若要以不應阻礙運動員作賽的基準去衡量伍家朗事件時,那麼對其他運動員,不論其立場背景,觀眾都理應給予同樣程度的尊重。

阿牧又認為,奧運會對香港體育界尤其重要,只因這是一個能有效推廣運動品項和其發展性的平台。能帶動一些冷門運動之餘,亦能消除家長們對新型運動項目的偏見。

他笑言:「以前誰會料到滑板也能成為今日奧運項目的新星?香港家長一看見滑板就頭痛,心想這只是專屬邊緣青年和上不了檯面的活動。」

阿牧覺得,奧運會所涵蓋的運動,其實也是香港家長為子女安排興趣班的指標之一。而增加這些興趣班的需求後,能養活的是背後的教練,相當於為體育界創造更多工作機會。阿牧覺得大家要把言語上支持轉化為實質的行動,為運動員尋覓更多機會,才能給予他們實質的收入,以支援長期發展。

「如此一來,每個香港運動員不一定只要追求奪金,他日也能繼續從事自己有興趣的職業。金牌每屆只有一人能得,但其他曾經為此付出血汗的運動員,也理應得到退役後的生活保障。」

2021年7月26日,東京奧運,香港花劍代表張家朗在16強賽事中擊敗意大利對手Alessio Foconi激動慶祝。

2021年7月26日,東京奧運,香港花劍代表張家朗在16強賽事中擊敗意大利對手Alessio Foconi激動慶祝。攝:Andrew Medichini/AP/達志影像

大學生林同學:「為了要看張家朗的劍擊準決賽,我緊張得飯都吃不下。」

20出頭的林同學趁這天放假,特意留在家中觀看奧運男子花劍個人賽直播。他從小已著迷於節奏明快的比賽,但對於劍擊比賽,林同學坦承,「自己其實也是在東奧才首次留意到。」

這屆奧運的香港播映權被港府買下,分配給五家免費電視台,意外造成百花齊放的局面。以前林同學不看劍擊,反而常看乒乓球、跳水等中國隊精英雲集的「熱門」比賽,主因是奧運劍擊項目以往不太受主流電視台青睞之餘,在香港也屬較冷門的精英運動。不過今屆香港代表張家朗在個人賽中表現出色、更在劣勢之下反敗為勝,成功引起香港人注意。

「特別是當你看著張家朗一步一步晉級,到後來甚至一直在破香港的紀錄,就真的很想去不斷支持這個人。」

林同學憶述,本屆奧運最深刻的賽事,當數7月26日下午舉辦的男子花劍八強賽。眼見張家朗在準決賽中力挫來自俄羅斯的勁敵保路達捷夫(Kirill Borodachev),張於八強賽尾段連取6分,反追至以15:14的一分差險勝對手。比賽過程不止劍手,就連觀眾,也是一秒都不敢鬆懈。

傍晚的四強賽事,碰巧撞上了林家的晚飯時段。一般香港人習慣了「電視配飯」,他卻是緊張得連飯都吃不下,「觀賽時真的激動得放下了手中捧住的那碗飯,偏要確保張家朗贏了比賽,我才肯乖乖坐回飯桌前。」

四強賽事結束,張家朗殺入決賽,林同學卻更坐不住,匆匆吃完晚飯,便約了幾個朋友,飛奔到離家最近的觀塘APM商場看決賽。

2021年7月30日,何詩蓓於女子100米自由式奪得銀牌,觀塘apm商場人頭湧湧。

2021年7月30日,何詩蓓於女子100米自由式奪得銀牌,觀塘apm商場人頭湧湧。攝:陳焯煇/端傳媒

東奧期間,許多港人聚集在大型商場內為運動員打氣,當中以觀塘區APM廣場的氣氛最為熱烈。林同學到商場時,UG層、地下及一樓等所有能夠觀看大電視的樓層都站滿了人;當張家朗在決賽出場時,商場圍觀的市民不斷拍手叫好,中場休息時更會齊聲高叫「We Are Hong Kong!」的口號。

大家都在以熱切的眼神關注著這場香港隊的重大賽事。和友人靠在商場欄杆前觀看直播的林同學自然也樂在其中,身旁偶爾會有人跳起來,林同學彷彿誤闖了一場大型派對。

「最記得的是在張家朗奪金後,商場裏不知道誰真的開了一瓶香檳去慶祝,地下甚至有一道道香檳酒漬。」

林同學回想起當晚的狀況,突然十分慶幸自己能見證到香港自主權移交後得到的第一面夏季奧運金牌。他由衷覺得這是一件值得港人自豪的大事。

但林同學一行人,最後也趕在頒獎儀式開始前離去。他擔心現場觀眾可能會在播放國歌時發出噓聲,令自己有被捕風險,興許也是因為,林同學覺得這些行為沒有實際意義。

「其實我對升中國旗、奏國歌沒有太大感覺,因為我知道贏了比賽的是香港人,這面金牌最後也會落到香港手中——所以我並不在乎這些表面儀式。」

文職李小姐:「最重要是對這些香港運動員公平,但現在明顯對他們不公。」

「現在我覺得他們做的事,是猶如捏死一隻螞蟻般,輕易摧毀掉一個世界級羽毛球選手的職業生涯最高點。」

長髮及肩的李小姐,穿著合身的藍色上衣,言談間偶爾摻雜一些英文。

當大伙兒都在為劍擊界張家朗奪金而高興時,任文職的李小姐卻忍不住為另一個家朗——被列為奧運男單比賽8號種子的羽毛球好手伍家朗打抱不平。她說得起勁,渾然不覺大螢幕中直播的乒乓球比賽快要結束。

香港代表伍家朗因未獲球衣商贊助,選擇以自行印字的Lululemon黑色球衣作賽,卻被捲入一場政治風波。民建聯成員、中學教師穆家駿突在其社交平台上「強烈譴責」伍穿著沒區旗的球衣出賽。結果伍再次上場時,換上了由FILA贊助,並配有區徽的綠白色球衣。

伍家朗在與危地馬拉選手對戰的分組賽中遺憾止步。事後,有網民發現伍家朗身穿的新球衣與FILA所售之網球T恤相似,故認為可能因球衣材質不同,吸汗速度不一,導致選手最終表現受到影響。

「我自己也有打網球的習慣,一想到伍家朗就覺得十分可惜。」李小姐感歎,這屆觀賞奧運的氣氛雖好,但每當運動員們在前方奮力拼搏,不斷以喜訊來為香港增添朝氣時,背後卻總有一批別有用心的人利用這場國際體壇盛事,誓要將無關痛癢的小事發酵成一宗政治事件。

2021年7月24日年東京奧運會,羽毛球男單小組賽香港隊伍家朗。

2021年7月24日年東京奧運會,羽毛球男單小組賽香港隊伍家朗。攝:Leonhard Foeger/Reuters/達志影像

「怎麼可能讓運動員在重大比賽時仍然衣不稱身?整件事的最大問題是對伍家朗公平嗎?合理嗎?Of course not!」李小姐認為,香港的社會氣氛難得在這一兩年間逐漸平復、沉澱下來,卻總有一羣人在興風作浪。「令人討厭!」她又道。

李小姐認為,「黑衣事件」大大影響了伍家朗的表現,一想到伍家朗在穿上新球衣時不自然的動作和神情,她便為此感到憤怒不已。李小姐有點沒好氣地回道,希望民建聯的穆家俊在提出質疑時,先查閱清楚所有相關文件,而不是在旁煽風點火,硬要生一番事端出來。

她甚至大嘆,「若非這場意外,香港此刻可能又會多添一面獎牌。」

李小姐覺得,所有人都應優先考慮運動員和給予他們最基本的尊重。她不忿地說道,一眾高官不愁沒有贊助商供應的衣服穿時,旗下的運動員卻是連替換用的衣服都可能欠奉。

「這屆奧運真的很可惜,一個家朗是世界最叻(棒),另一個家朗就好像被人硬生生DQ(取消資格)掉。」

她最後又悄悄嘆了口氣,「其實他(伍家朗)真的很叻。」

80後設計師Frankie:「這屆就是一定要支持香港隊,要撐自己人。」

本不熱衷於追看體壇盛事的Frankie,今年趁港人追看東奧的熱潮興起,又為了支持一眾香港健兒,特意來到奧海城(香港其中一所轉播奧運的大型商場)觀看比賽。衣裝輕便的他,盤坐在中庭位置的假草地上,接受了端傳媒記者的採訪。

近年香港雖然經歷了很多不如意之事,但Frankie覺得,撇清所有大環境因素後,收看奧運始終還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背後還要歸功於這些優秀的香港運動員,及他們在場上突出的表現。 「香港作為一個亞洲地區,老實說我們的體魄絕非特別出色。而港隊成員能夠取得奧運資格,甚至擠身決賽,本來已是件十分光榮的事,更何況本屆陸續有選手贏得獎牌。」「我至今都覺得這是件很神奇的事,真的。」他又特意提及為香港奪得兩面銀牌、有愛爾蘭血統的游泳女將何詩蓓,感激女飛魚代表香港比賽。「還要謝謝她選擇了香港人這個身份,為我們爭光。」

Frankie選擇以行動來表達對他們的感激之情。時值香港乒乓球女子隊杜凱琹、李皓晴及蘇慧音出戰團體賽4強,香港隊正苦戰日本代表伊藤美誠、石川佳純及平野美宇,雖然Frankie已在奧海城看了一個下午的直播,但每每港隊得分,他都是最先拍手叫好的人之一。

2021年7月30日,大批市民到觀塘apm商場觀看賽事,現場有橙色衫的男子在場揮舞香港區旗。

2021年7月30日,大批市民到觀塘apm商場觀看賽事,現場有橙色衫的男子在場揮舞香港區旗。攝:陳焯煇/端傳媒

Frankie的雙手時而輕輕搖晃著商場派發的綠色橫幅,上面寫的是「齊撐運動員」五字。

「這屆就是一定要支持香港隊,要撐自己人。」不過,他亦沒有吝嗇對其他國家代表隊的鼓勵與支持,比如他甚為欣賞本屆東道主日本選手在滑板、乒乓球項目上的表現。

Frankie笑說,他觀看比賽的準則一律都是「好看就看」。不過當被問到有否留意中國女排比賽時,他卻有點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

「以前其實也會看。近年嘛,就不用多提了吧。」

「大環境因素、大環境因素。」他輕輕笑道。

資深奧運觀眾趙先生:「你去了,就代表你支持香港政府。要麼你就不比賽。」

作為奧運會的忠實擁躉,趙先生獨自一人站在商場大屏幕前,身子微躬的他正在津津有味地觀看男子200米跑的決賽直播。

年近七十的趙先生表示,他幾乎每屆都有追看奧運,「數不清有多少屆,反正我也看到老了。」他本來以為由於疫情關係,大家會沒了觀賞和討論的興致,卻沒料到一家人到了晚上亦會聚在電視前,後輩甚至不斷觀看比賽重播。然而他覺得要談氣氛,今屆自是及不上2008年,在自己國家舉行的北京奧運會那麼熱鬧。

當談起這屆香港選手,趙先生可謂如數家珍,興奮不已。「劍擊比賽很刺激,何詩蓓游泳、乒乓球三女的賽事也很好看。」他亦補充道,他份外期待「單車女神」李慧詩的表現。至於今屆中國國家隊於女子排球比賽中表現平平,他語氣則略帶婉惜:「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畢竟過去的疫情、水災等都可能影響球員的訓練和臨場表現。」

這樣的一個資深觀眾,對香港羽毛球代表伍家朗在奧運比賽的球衣爭議又怎麼看?

「這些都是奧委會的出錯,當然不能怪責選手啦,也不能怪提出來的人。隨便你要(印上)區旗、國旗,總之委員會就該安排清一色的制服予選手。」

趙先生補充,他覺得事件的責任既不在對球衣提出質疑的民建聯成員穆家俊,更不在球手伍家朗身上。「這個怪不得誰。這件事是領導有問題。你做領導,怎能容許制服的這邊多一塊,那邊缺一塊呢?」

趙先生狠批委員會在球衣爭議上處理不當,而面對香港社會分作不同派別,運動員的政見可能不一的問題,他起初顯得淡然,「總之都係代表香港出去(比賽)就ok啦。」

2021年8月5日,香港選手劉慕裳在奧運女子空手道個人形奪得銅牌,市民在奧海城觀戰。

2021年8月5日,香港選手劉慕裳在奧運女子空手道個人形奪得銅牌,市民在奧海城觀戰。攝:林振東/端傳媒

但當被問到運動員能否有自己的公開政治取態時,自言沒有留意運動員私下立場的趙先生,語氣卻漸漸激動起來。

「你(運動員)要表甚麼態呢?你現在打政府的工,吃政府的飯,代表香港出外比賽⋯⋯如果運動員在政治方面有問題,那就不要去比賽吧。」

「你去了比賽,就代表你支持香港政府。要麼你就不比賽。」

他強調,大家都是中國人,理應要支持自己的政府。

趙先生最後嘆道,「能去比賽的,大家都辛苦練習過,當然要去比賽吧?你又何苦要談政治呢?現在談政治,還有甚麼著數呢?你遲早都是要回來『搵食』的。」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香港運動員 何詩蓓 伍家朗 張家朗 東京奧運會 奧運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