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問答 第三期

端問答:香港諸君,現在回頭看,你們認為攬炒的鬥爭策略是成功的嗎?

「依我看,市民的攬炒是失敗的,然而政府的攬炒政策卻是成功的。」


2021年7月1日,尖沙咀海旁一名男士,對岸的商業大廈有慶祝回歸周年的標語。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21年7月1日,尖沙咀海旁一名男士,對岸的商業大廈有慶祝回歸周年的標語。 攝:林振東/端傳媒

本期的「端問答」欄目,我們集中匯總了三個關於香港問題的回答,其餘問題的回覆會在下期放出。

這一期我們也挑選了一些新的提問:

我大陸人,給兩岸三地的朋友分別提一個問題。1.大陸:如果女朋友或男朋友的政治立場與你不符,甚至是個小粉紅,你會怎麼辦?2.香港:國安法後,給你的日常生活帶來什麼影響?3.台灣:台灣人如何看待那些追求民主自由的大陸人?

想請教生於中國的朋友,面對愛國主義盛行,你能如何保持清醒?2. 香港剛步入威權統治,中國的朋友能否以自身經驗建議香港人該如何自處?除了保存實力地等待,還有沒有什麼我們能做的?

這兩年Metoo浪潮興起後,不知在你身處的環境(中港臺均可)及日常生活中,有沒有發現什麼變化或遇到什麼事情?你自己及周圍人的行為和認知和以前有不同嗎?

也歡迎大家繼續提出自己感興趣的問題,並在回覆表單挑選問題作出回應。以下內容為本期的問答匯總。

註:因為希望能保留讀者回覆的原貌,我們試行對內容不做統一的簡繁轉換,故無論選擇簡體版還是繁體版瀏覽本期文章,都會顯示讀者投稿及留言時的文字版本。

香港諸君,現在回頭看,你們認為攬炒的鬥爭策略是成功的嗎?

香港作爲國際淘金場所之一,不可能被唯利是圖(中性描述)的國際投資者放棄。而除非香港爆發持久的街頭暴力衝突,這些人一直都會進駐、利用香港,迎合香港在中國經濟金融版圖的角色。

金融韭菜

金融韭菜:稍爲借題發揮:可能是網上言論取樣的偏差,但我感覺很多將「攬炒」作爲要脅、傷害中國大陸手段的人,都沒有「了解」中國大陸。這裏的「了解」不是政權口中預設有標準答案的了解,而是對對手態度、決策方式、可能實施手段的務實評估。

香港作爲國際淘金場所之一,不可能被唯利是圖(中性描述)的國際投資者放棄。而除非香港爆發持久的街頭暴力衝突,這些人一直都會進駐、利用香港,迎合香港在中國經濟金融版圖的角色。的確,衝突持續到了 2019 年底,圈內人士是感覺到投資者信心動搖的。但當然,最後沒有大規模撤資。

務實評估,例如了解藍營媒體製造議題的機制、甚至主動出擊製造議題,免得己方情緒(有限資源)被政府牽着走。(民間記者會很棒!)另一方面,避免在社交媒體以「支持香港抗爭的大陸人」名義撰寫推動任何類型的抗爭;看完以爲有大陸人支持自己、給自己意見很爽,但 1)大陸人不會這樣說話,2)更不用說意見有沒有建設性。

俱往矣。十多年來沒有解決的兩地矛盾,香港「黃營」媒體對來自中國大陸負面消息的 obsession,製造厭惡情緒而不是理解(中性描述,理解不一定涉及同情) ... 出來混,最後都要還。

當然,香港作爲西方政經圈子熟悉的、資訊流通的城市,展示了中國的治理價值觀和暴力手段,引起了西方對中國的警惕,攬炒派應該樂見?而政府的醜態激發了香港公民社會的發展,對有一天可能來到的民主不無壞處吧。

2021年7月1日﹐香港。
2021年7月1日﹐香港。攝:林振東/端傳媒

BlackCat:我想,攬炒成功了,但我應該也不會留在這個城市裏了。

我的同學就是政權眼中十惡不赦的「港獨份子」,攬炒的發起人。

在我們成長為成年人的過程,都幾乎感受到相同的困境﹕我們的政府對本地,尤其是對本地青年的不聞不問。從空洞而毫無支援可言的六項優勢產業,到所謂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口中離地萬丈,完全脫離現實的「少去一次日本旅行就可以容易置業」發言,發展到後來尊貴的行政長官以「no stake to the society」裏對青年的公開鄙視,林林總總的事情都指向一個事實。一群領導人,或在社會上佔有大量資源的「成功人士」,只想把香港凍結在他們成功的年代,而從不考慮如何適應新的時代,理解新時代需要之事。(對他們而言適應新時代就是對內地的全面靠攏,卻不曾考慮香港的多元社會而言,對內地的全面靠攏等同要她成為一個內地的大城市,而不是一個獨特的城市。)從這裡出發,攬炒是把遮羞布拉下來的過程,而不是把布拉下來的結果。

但把遮羞布拉下來會帶來甚麼改變嗎?其實我並不知道。年青人的處境在香港仍然艱難,公民社會的空間仍然在不斷地壓縮。

但把遮羞布拉下來會帶來甚麼改變嗎?其實我並不知道。年青人的處境在香港仍然艱難,公民社會的空間仍然在不斷地壓縮。我對這個城市的未來,至少在往後十多年間是相當悲觀的,所以我在念完書後應該有90%的機會會離開這個城市,儘管我對這個決定充滿著矛盾。對於自己出身的這個地方,我在14年的雨傘運動時想了很多,而在19年的反修例運動中想了更多。香港這裏是充滿著各種矛盾的城市。有著維港兩岸的紙醉金迷,也有離島和群山的清新怡人;在寸金尺土的商業中心中可以同時有免費的文娛設施;百年的維多利亞式建築和鋼筋水泥的現代建築可以理所當然地混合而不覺突兀;這個城市是立體的,裏面有著各式各樣的人,還有更多不能用以繁榮穩定,或者以中環價值就能總結和推倒的事。

「攪炒巴」的現身對我們的朋友圈中帶來的是震撼。一部份朋友對他的行為表示敬佩,一部份朋友對他的行為表示不解,但更多的是對自身的比較。「他這麼努力,相對下我卻只做了這麼少」,從當中流露出的是倖存者內疚,相對於放棄一切的他相比自己所在之少的愧疚。他在外國的努力有時讓我覺得不值,因為那幾乎等同於宣佈他終身不能回家,也不能回到家鄉,這個他所熱愛的城市,而這並不應該由他一人去承受。我的研究生同學是一個溫洲人,在她來了香港的大半年間我教了她各種各樣的港式廣東話,和帶她走過香港的不同地方。我希望能在這個城市風搖雨擺,花果飄零的日子中,讓她的影像能被一個非本地人記憶下來,在將來她回到去家鄉的時候,當有人問到香港是怎樣的時候不會只有暴徒,而是一個立體而存活的城市,甚至是更卑微的,「可是我的同學是個土生土長的友善大好人」。這是在威權來臨下我的反抗,也是一個對他的現身的回應。畢竟,多一個理解香港的人,總比多一個誤解的人更好,不是嗎?

讀者User0000:依我看,市民的攬炒是失敗的,然而政府的攬炒政策卻是成功的。

忽略本地居民的長期政策,配合與市場發展不搭配的教育體系,深層次矛盾沒有得到緩解而逐漸累積。當這種矛盾積聚到了這樣一個程度,因爲一點火花爆發市民的攬炒……這種爆發又給暫時壓住,然後繼續累積社會矛盾。

市民的攬炒給壓制住,既沒有解決市民心中關心的問題,也沒有摧毀政府的攬炒政策,無疑是失敗的。然而政策裡有意或無意的攬炒卻是觸目驚心的,只是政府覺得答題是給中央而不是給人民評分,對自己任期以外才會發生的危險並不在意,每一任都抱着這樣的想法上任。

爲官避事不覺恥,和這樣的攬炒相比,市民所謂的攬炒簡直小巫見大巫,相形見絀。

Sharon Ng:絕對成功。一,當初攬炒的抗爭,開啟國際線嘅新面貌,由攬炒巴、攬炒團隊示範一次由匿名素人成為一個國際矚目嘅香港人。呢一刻並冇令到香港即時光復,但正正打開一個缺口,提醒其他人,嘗試自己行多步。

二,攬炒嘅理念方便解釋比外界聽,究竟香港人係一個乜嘢處境?過往好多外地人未必理解香港人嘅狀態。外地人難以想像所謂已回歸嘅中國香港人,點解會認為中國係一個不義政權,但當佢哋了解到呢種心態,就會更加明白呢場革命要企圖推翻嘅係乜嘢。

2021年7月19日,英國政府於2020年因應國安法宣布BNO新制規定的「特許入境許可(LOTR)」即將到期,不少港人趕在期限前登上通往英國的飛機。
2021年7月19日,英國政府於2020年因應國安法宣布BNO新制規定的「特許入境許可(LOTR)」即將到期,不少港人趕在期限前登上通往英國的飛機。攝:林振東/端傳媒

香港的朋友,你想移民還是想留?

問太太,假使我沒辦法坐寫字樓,去鄉下買塊土地種菜你是否接受到?她回答,最緊要是你條腰是否受得住。你受得住,我就OK。

madlex

madlex:從情感上來講,不想,自己紮根之處,為何要讓予共產邪教。但是有家庭之後,為了小朋友成長,一定要走。因為共產教育,不僅僅是接受錯誤資訊洗腦的問題,還包括邏輯思維缺失以及價值判斷偏差,對於培養一位正常公民殊為有害。

但是要移民,等於從頭開始。工作依託香港監管與法規,移民等於十幾年行業經驗變白紙。現在只可先自學好語言,等香港樓市回暖放出單位,以夠錢投資移民方法走。細想無非面子問題,大把人掉低面子都無辦法走,自己已屬於幸運。所幸家人有支持。問太太,假使我沒辦法坐寫字樓,去鄉下買塊土地種菜你是否接受到?她回答,最緊要是你條腰是否受得住。你受得住,我就OK。

所以現在每日一小時語言課,加上中午健身,覺得人生又開始有目標。只希望香港的粉紅“港漂”千万不可躺平,可使得我的單位放出一個好價錢。

Sharon Ng:唔會移民,但計劃離開一陣。離開係為咗學習更多,然後再返香港改變少少。係2015年我曾經歷斷續留喺加泰羅尼亞工作一年。因此,確定自己唔會移民。當時有參加當地推動公投嘅運動經驗,認識加泰人,令我更想香港獨立。同時了解獨立過程係漫長而且艱巨. . .

到2019年,諗返喺加泰體驗,令我渡過咗抗爭激烈時間。作為參與者,我唔會樂觀認為民主自動降臨,或者一年半載可以達到。反而堅定相信獨裁政權會崩潰,但可以要好幾代人推動,會有人命犧牲。過程中就靠唔同嘅人去前仆後繼。所以我努力學習、實踐,希望逐少改善。過程之中,希望感染更多人同行。哈哈係咪好老套?希望呢啲諗法可以記喺端,畀其他人見到有一把咁嘅聲。唔係所以人都又愛香港但又要移民。

林安迪:嗯,首先我應該是「香港的朋友」。我是一個在19年來到這裡,然後開始認識社會,認識自己,從而理解世界的small potato。

從19年開始便與這個社會共情,也是最大的集體情緒的其中一個感受者。它一直在崩塌,有些朋友埋在了裡面,有些朋友坐上救生機離開了,還有一些像我這樣的人,我們在廢墟上行走,堅持著。

「去」與「留」對我而言其實是,「繼續努力嘗試留」還是「直接去」。19年開始,一直處於在香港與別的城市之間穿梭的狀態,可是全身心都無法離開對這個城市的關注。寫下這個的時候,也因無法買到《蘋果》而內疚惋惜。我的決定是「繼續努力留」。有時候會自嘲,我個人的身分政治是連「香港人」這個共同體都無法百分之一百認可,但我在這個時刻堅定地要留。我看到仍有許多可以努力、需要努力的空間,那些是有人才會存在的空間。政權的Final Fantasy是異見者都不在了,於我而言,我們在這個城市一定不是「異見者」。那我的留下便有意義,若能懷著信念走得更遠便是能做到「香港」尚未坍塌完全的一個因子即可。

人工智障工程師:從個人發展角度看來,香港不合適自己,所以無論如何都打算在外邊闖蕩一番,人老了再作打算。同時,香港制度失衡加劇,當然也影響了留港意欲。

曾經想過:以我個人的資歷,即使在物價高漲的香港也有機會過得安穩。但奈何,讀書太多成爲了特首口中的 no stake 市民,不再只滿足於物質生活上的安穩。

2021年5月19日,香港一架行駛中的電車寫著「推廣接種疫苗計劃」的廣告。
2021年5月19日,香港一架行駛中的電車寫著「推廣接種疫苗計劃」的廣告。攝:Zhang Wei/China News Service via Getty Images

香港的朋友打疫苗了嗎?你是基於甚麼信息做出的這個選擇?如果你還沒有打疫苗,你覺得滿足甚麼條件(e.g., 可以摘口罩、可以旅遊、有更多的數據支持)後你會打疫苗?

R:打了第一劑,是復必泰(BioNTech),原因有兩點。一是比較過全球預防感染效果,這一款最高。二是自己身體健康,相信對自己來說副作用不大。對我來說,最好當然是降低感染機會,但並不相信「除口罩過正常生活」的說法,認為短期(一兩年)內完全沒有可能實現。

TcLuvZ35:我是剛剛打齊了兩針BNT疫苗的。我還在打這篇答案,大概沒大礙吧。

身邊有很多說「不打、不打」的人,但是聽得多了,發覺有些還是過份流於情緒化的反應——一些出於單純的對香港政府的不信任,一些則如美國的保守派支持者般,說疫苗出得太急、打針的人是白老鼠、就算不打針,疫情還是兩年多就會結束……等等。

撇除謠言、流傳、情緒化的烏雲,是的,疫苗出得太急,但是也有足夠的數據支持疫苗的安全性。BNT疫苗的有效率之高,也是所有疫苗當中之最。當然會有擔心中風、面癱之類的風險,但是自己日常算有足夠的運動,飲食尚算均衡——雖然超愛炸薯條和(高級)漢堡包XD,相信自己身體可以承受這些風險,所以就開始看相關的資料。

BNT也是國際認可的疫苗之一,這也對日後到外國旅行(如果還可以出境的話)有幫助。加上香港政府說過了8月就不再入口BNT疫苗,甚至要把存貨留給高風險群組,就決定找自己信任的私營醫院預約——反正免費的,自己平時哪有這個機會在私營醫院接受服務?

最後呢,還是自己的心態問題。自己的生命經歷過一些創傷,坦白自己是有點「大不了死掉」的心態的。不過有事是要死掉,不要半死不活連累家人。

理性去看,每人都要對自己的健康負責,也該對防止病毒擴散、變種負一點責任。請不要把我打針等同支持政府。疫苗(還)是德國製造的,跟那人見人憎的領導人沒關係的吧?

決定打不打疫苗,的確要先諮詢醫生的意見——不要像我般。我也著家人見醫生的時候也問一下他們適合不適合打針。是有長期服藥的,最終他們選擇不打……那就算了。

祈:打了兩劑BioNTech疫苗,主要希望通關後離開香港做好一切準備。打BioNTech疫苗是基於新技術mRNA較令我放心,相比科興的滅活疫苗更有保護力及安全。最主要不能相信中國製的疫苗品質。

yoyo:我打了疫苗了,是打BioNTech的,因為看到外國的數據,證明這款疫苗安全有效,而且若往後要離港,這款疫苗也得到很多地方承認。

香港疫苗 端問答 香港移民 攬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