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台灣疫情 台灣

專訪新竹市長林智堅:病毒進逼,市府守得住這座「晶片之城」嗎?

於新竹科學園區的所在地,市長林智堅正面臨著特殊的挑戰:若此地疫情失控,他不只愧對市民,甚至會影響世界半導體產業鏈。


2021年6月3日,新竹市長林智堅視察國軍竹科篩檢站。 圖:受訪者提供
2021年6月3日,新竹市長林智堅視察國軍竹科篩檢站。 圖:受訪者提供

台灣疫情持續延燒,疫情熱區由一開始的大台北地區,一路往南延燒。六月初,位於苗栗竹南的「京元電子」等數間封測廠開始傳出疫情,不少輿論擔心,萬一疫情影響新竹科學園區運作,恐怕會動搖相關產業鏈,甚至讓疫情下的「世界晶片荒 / 芯片荒」更加雪上加霜。

新竹科學園區,顧名思義,位於台灣的新竹市,是台灣第一座科學園區,也是電子與半導體相關產業群落的搖籃,台積電、聯電等世界知名的晶圓製造廠均位於此。苗栗縣則是一位於新竹南部的縣份,許多廠區均是竹科廠商擴廠而來,或與竹科廠商存在上下游產業鏈關係。

此次科技廠染疫的移工,亦不只服務於一家廠商,而是由仲介公司調配、輪流於不同廠商的廠區內工作。因此,若這次「竹南 / 苗北」的疫情無法獲得控制,進一步讓科技廠移工、本國籍員工大量確診,恐將影響台灣甚至世界半導體產能。

平日,新竹科學園區直接隸屬於中央政府的「科學園區管理局」所管轄,但在疫情爆發後,新竹市長林智堅設立竹科專案篩檢站、協助苗栗移工入住新竹防疫旅館,更聯合苗栗縣、新竹縣成立「竹竹苗防疫聯盟」,表現積極。作為竹科所在地的首長,他如何觀察城市與科學園區的關係?疫情之下,世界皆關注台灣科技業是否會受到波及,他究竟打算如何「防守竹科」?

端傳媒(以下簡稱端):作為新竹科學園區的所在地,新竹可謂台灣的「半導體供應鏈首都」。市長對相關產業的看法是什麼?在你看來,台灣相關產業在當前會面臨怎樣的機遇與風險?

林智堅(以下簡稱林):2020年COVID-19發生之後,大家比以前更能感受到台灣,尤其是竹科的半導體聚落對於全世界的影響。過去這段時間,不論是美國或德國,他們為了車用晶片,透過外交系統來提出他們的需要,這可以看出台灣半導體產業在全球的影響力。

其實,更早之前張忠謀董事長就有提過,他說,如果在太平盛世的時候大家可能感覺不到,但是當世界不安靜的時候,台積電就會是IT供應鏈非常重要的一環,台積電也是地緣政治的必爭之地,我想在這一波疫情加上中美貿易戰之後,這樣的重要性會凸顯出來。

現階段因為中美貿易關係與疫情,本來是台灣半導體產業的機會,也因此去年前10個月竹科的營業額,成長了15%。另外,因為去年台灣防疫做得很好,所以相對於其他國家拿到更多的訂單,但是現在台灣的疫情已經相當嚴峻,那這就是我們的風險。

不論過去或是現在,我一直都知道半導體產業是我們國家非常重要的戰略產業。所以在5月15日疫情突然升溫,蘇貞昌院長有出來開記者會,下午的時候有召集所有的縣市長視訊會議,我就在會議上特別提出,要把新竹市的疫情警戒進入準三級的防疫工作,原因就是因為新竹市跟其他縣市不太一樣,因為我們有竹科,這個戰略產業對台灣來說非常非常重要。

現在可以看到,我們新竹跟(爆發電子廠移工疫情的)苗栗竹南這麼鄰近,竹南的科技廠跟我們新竹的科技廠都是串聯的,是一個供應鏈的關係。好比說智邦,公司就在竹科裡面,竹南只是他其中的一個廠。京元電子也一樣,京元電子以前發跡是在新竹,後來去竹南設廠,所以那個人的關係是緊密、流動的。但是我們看今天新竹市的疫情還能夠守住,我覺得跟我們真正的超前部署是真的有關的。

所以當時,苗栗發生疫情的時候,新竹市如果沒有先做好防疫準備、假設我們現在疫情跟苗栗一樣,那這個對所有的竹科影響非常大。而這影響層面不會只有台灣,影響的是全世界的半導體產業。

2021年6月3日,新竹市長林智堅於國軍竹科篩檢站。

2021年6月3日,新竹市長林智堅於國軍竹科篩檢站。圖:受訪者提供

端:當初新竹科學園區設立時,目標就是在台灣做出一個盡量接近美國矽谷的特區,讓當中的產業、生活與下一代教育環境都與台灣其他地區有別。到今天,竹科與新竹其他區域的關係是什麼?彼此的互動密切嗎?

林:我擔任市長已經六年多的時間,過去,我也一直都在這座城市生活。坦白說,早期竹科跟新竹市的管理系統是一切為二。雖然在地理位置上完全在一起,但是生活圈、民眾生活習慣其實完全是分開的。

好比說,竹科的行政區主要坐落在我們的東區。新竹其實有三個行政區,東區、北區、香山區,但他們(竹科人)所認為的新竹,就只有東區,反而是讓竹科人對新竹市產生了一些偏見,會以為新竹就只有東區這麼大,不管是生活、美食、居住環境,他們會用東區去想像新竹,其實非常受到侷限。

這有兩個非常具體的原因。竹科一直以來都是中央管。竹科屬於科技部科管局,一直以來都是隸屬於中央,雖然竹科的範圍在新竹市裡面,但事實上他有自己的警察系統(保二總隊)負責治安,自己也有消防系統。所以科學園區的企業,其實他們跟地方政府接觸很少,也因此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生活習慣也都不同,所以就越來越區隔。再加上過去科管局跟新竹市政府互動也不多,久了就變互不相干,沒有互動。

竹科人常常會說我是竹科人,他就不覺得他是新竹人,在地的新竹市民也覺得,竹科就是外來的園區。

我認為,這幾年其實我打破這個藩籬,我讓竹科人進到舊城區。市府在城市裡做了很多的建設,翻轉了新竹的城市樣貌,讓大家進到這裡來生活,我們也辦了很多藝文活動,所以住在新竹市的竹科人自然而然進到舊城區,所以他開始認識、瞭解、也肯定自己是新竹人,這是這幾年比較大的改變。

端:大家對新竹科學園區內部運作還是很好奇。像竹科內部的權責如何劃分?哪些是中央(科學園區管理局)、哪些是地方(新竹市政府)的權責範圍?市政府與科學園區管理局彼此如何互動?最近一次的密切合作是什麼時候?

林:很簡單,科管局的圍牆內,都是科管局的,裡面的事情都是科管局負責,包括園區的一草一木、道路修整。我當市長之後,因為現在園區交通是很大的問題,要解決,一定要高度跟竹科管理局合作。我們有一個「寶山路調撥車道」,是為了讓(竹科)上下班時間更快速,但是因為路有部分在新竹市的管轄、一部分進到竹科,所以兩個單位必須要合作。科管局跟新竹市政府的同仁之間的合作變多了,信賴度就增加了。

有一件事情我覺得特別值得一提,就是我當市長的第二年,有一天下午吧,我接到消防局長打電話給我,那竹科有一家大廠發生火災。我剛有提到,他們保二總隊有自己的消防分隊,可是他們的量能不足,也就是說太平盛世沒有問題啦,發生大型火災,他們沒有辦法打這個火,所以我們當然就馬上去支援。

支援的時候,我們發現一個問題,就是科管局裡面這些企業,他們有大量的易燃物品,有很多化學物質。但這些都是廠商的商業機密,可能連科管局都不知道哪一家企業放了些什麼易燃物品,大火現場,是非常高度的風險。我記得我們那次出動了將近100位的消防人力,在現場要下一個決定,我們的局長是現場指揮官,他打給我,他說因為沒有辦法掌握裡頭的易燃物品有些什麼,一定要派28個同仁進到火場,才有機會快速滅火,我問他專業的意見,他說人不進去、滅不了火,於是我跟他說,就依他的專業來決定,但安全第一,如果有任何危險,就要快速撤出。

完成之後,我就有一個很深的感受,像這個工安的工作,平時竹科做很好,但是進入這種緊急狀態,我們要掌握更多的資訊。那時的行政院長是林全院長,我就告訴他說,我(新竹市政府)可以協助竹科來做打火救火的工作。後來我有要求科管局,要把竹科企業裡面這些資料建置在他們自己的公司,雖然這牽涉很多機密,但是一發生危機或是火災的時候,他們必須要有一個專責的人把訊息傳遞給我們現場的指揮官。

現在,竹科如果有這些事情、災難發生的時候,我們都會給予協助。這也是為什麼這次疫情發生的時候,我們能這麼快協助他們做專案篩檢站,其實都是長時間累積的一個默契。

(備註:2019年後,竹科內的消防分隊正式廢止,改由新竹市政府的金山分隊和埔頂分隊統一支援園區救災)

2021年6月18日,新竹市長林智堅今上午視察東區疫苗施打站。

2021年6月18日,新竹市長林智堅今上午視察東區疫苗施打站。圖:受訪者提供

端:新竹市政府在短短18個小時內就協助新竹科學園區成立專案篩檢站,確實令人印象深刻。除了這個篩檢站之外,能否介紹一下新竹市政府的防疫戰略?

林:我自己一年多下來,對防疫有幾個心得,第一,防疫有一個戰略守則,就是篩檢很重要,要有足夠的篩檢量,你才能夠確認社區裡面有沒有感染源,透過篩檢的方法找到確診者,才知道他在哪裡、接觸多少人。

篩檢之後就是需要精準的疫調。疫情正緊張的時候,我發現,原來地方政府疫調小組的能力非常弱。弱的原因,是因為我們只透過衛生局的人做,但衛生局只能透過電訪,因為疫情已經大規模發生了,你不可能去跟確診者做面訪,他講什麼就是什麼,往往都是不真實的。所以我們必須從衛生局做的初步疫調裡面,去找到破綻,找到他的不真實性。

後來我們發現,疫調像辦案一樣,所以警察同仁必須介入參與。我就成立了一個疫調小組,本來疫調的衛生局同仁只有四位,後來警察局的同仁、社政單位、民政系統都加進來,現在疫調小組成員已經超過十位,24小時、兩班制,隨時發生問題,就去做很真實的疫調。

疫調之後要匡列,把他們居家隔離,這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工夫。如果你要居家隔離對方,沒有防疫旅館,要真正落實居家隔離還真不容易,所以在疫情還不嚴重的時候,指揮中心就一直有希望各地方政府做防疫旅館。我們新竹市應該是這個尺度、城市規模裡面,防疫旅館房間數最多的,所以當這次疫情開始,2021年四月的時候,我們就有699間,現在已經到718間了。

五月份開始,我們就天天有防疫會議,我們同仁常常跟我說,「我們防疫旅館房間數很多,都沒有人去住」,那我會告訴他們,沒人住是好事,但是如果我沒有準備,這就是打仗的時候,這種是屬於戰略物資的一種,你要先準備著。於是,像苗栗事情發生後,我們的防疫旅館都支援到其他縣市苗栗縣、新竹縣,因為他們房間數不足了。

我也記得,當時指揮中心要求地方政府做「加強版防疫旅館」,收容快篩陽性的人。因為快篩陽的人,要進一步等PCR出來,必須要4到6個小時,如果有些地方政府確診人數多,會塞車,那這些人怎麼辦?我知道有些地方政府,就是把這些人就把他放在家裡,潛藏的風險就是,他又傳給他的家人。

我們有落實做好加強版防疫旅館,裡面是有醫療團隊的。我開始做的時候,我們新竹沒有半個確診,很多人也問「為什麼要做這個?」可是做了之後沒多久,馬上就派上用場。首先,新竹自己零星發生了確診案例,接下來,苗栗開始變得嚴重。

我記得有一次,大約六月初的時候,苗栗有一個科技廠,就向我們市政府主動提出這樣的需求協助,他們送了十幾位的快篩陽性的移工,來到我們的加強版防疫旅館。後來,大約是確定其中有五位確診,具體數字我有點忘記。所以還好我們有加強版防疫旅館,不然你看這些人往哪去呢?

在我看來,防疫戰略很簡單,篩檢、疫調、隔離,這些環環相扣,缺一不可。

2021年6月5日,新竹市長林智堅視察竹科篩檢站。

2021年6月5日,新竹市長林智堅視察竹科篩檢站。圖:受訪者提供

端:那新竹科學園區門口這個專案篩檢站,又是為何成立、如何成立的?

林:我6月3日在新竹設好社區篩檢站後,回市府的路上,其中一個科技大廠的董事長打給我,告訴我說他們很擔心他們的移工。因為他們廠區內的移工有900位,可能是跟京元是同一家仲介還是有互動?我有點忘了具體的內容。總之,他就特別希望我協助他,趕快幫這些移工做篩檢。

當時,能做這麼大量篩檢的,都是大醫院。我九點多接到他電話,我十一點馬上跟新竹市五大醫院的院長視訊,幾位院長一聽到有一大群移工要到醫院去篩檢,他們都嚇死了。所以我們那天一個共識就是說,由市政府找一個地方來做一個專案、大型的社區篩檢站,醫院來協助提供醫事人力做篩檢。

但同一時間,我們還有很多防疫工作在進行當中,所以我們討論之後,覺得應該找不到配合的廠商與同仁再來做竹科專案篩檢站那個棚子。我就靈機一動,想說這可能找國軍會快一點,同時間我就打給總統請求協助,總統二話不說,就全力支援,不久我就接到國防部邱部長的電話,說國軍全力支持。

所以6月4日早上,國軍就來到現場搭了這個棚子。隔天早上七點國軍進來,下午五點他們大概就把棚子搭好了,市政府其他同仁連夜趕工,到6月5日啟用專案篩檢。啟用五天,我們服務了37家園區企業、篩檢了5213位移工。

很多企業後來都打電話來跟我謝謝,因為篩檢完後,他們那個心就放下了,他們真的很擔心移工爆發疫情、又傳染給員工,產線一停,那是對全世界半導體的動蕩。我覺得關鍵還是要落實相關的指引、每一個指引都很紮實地去做,而且,因為過去已經有搭建兩個社區篩檢站的經驗,所以市政府能夠18個小時打造一個10倍大的專案篩檢站。

端:也就是說,這個專案篩檢站並不在你事先的作戰計畫裡面?這些棚子的來源、地點的挑選,原來都沒有在計畫裡面對嗎?

林:對,不是。對,(棚子、地點)都沒有。

2021年6月5日,林智堅在進行幕僚會議。

2021年6月5日,林智堅在進行幕僚會議。圖:受訪者提供

端:疫情爆發以後,你跟新竹縣、苗栗縣成立了「竹竹苗防疫聯盟」,這三個地區的人口組成、產業特性、社會紋理都很不一樣,你跟其他兩位縣長也分屬不同黨派,彼此之間要怎麼合作?

林:這邊從新竹的歷史脈絡說起,其實我現在上班的地方,是新竹州廳,他是過去日治時期的時候所設立的。當時新竹州管理的範圍包含了桃、竹、竹、苗。桃園因為升格之後,其實已經實質進入首都圈、共同生活圈其實已經跟北北基的連動性比較強,當然,南桃園跟我們還是很緊密。

新竹市其實一直以來都是竹竹苗的核心城市,如果各位有新竹朋友、或是瞭解新竹市的話,你會理解竹苗人的採買、娛樂,也就是說他如果要消費,都幾乎會進到新竹市。所以對很多人來說,不管是新竹市的都城隍廟,或者是我們新竹市立動物園,這些可能都是竹竹苗的人在成長過程中的一個共同記憶,他們對這印象很深。

也因此從歷史的脈絡來說,新竹市就是一個竹竹苗的核心城市,所以在這次防疫上,我本來就有區域聯防的想法。不過坦白講,當時我比較擔心我們新竹市,因為新竹市人口較密集,而且我們因為有科學園區,市民的工作型態跟雙北連動性比較高,所以當時我覺得如果竹竹苗疫情嚴峻的話,應該會從新竹市發生然後擴散。

但後來疫情剛爆發的時候,新竹市其實是北台灣最後一個有發生確診個案的,我們隔壁的苗栗其實也一直沒有確診者。後來新竹縣有一些零星案例,但當苗栗一爆發外籍移工的群聚感染的時候,我就知道,新竹市不可能置身事外。這些位於苗栗的科技廠,跟我們的竹科科技廠很多都是他在新竹,因為廠房不足,又到竹南去設廠,所以我一開始就有竹竹苗的防疫聯盟這樣的想法。

舉個例子,在五月底,大家都在討論菜市場是疫情的破口時,那我看到幾個縣市開始做「身分證單雙分流」(按照身分證尾數單雙數決定可以去菜市場的日期)這個政策,我就主動打電話給鄭文燦市長、楊文科縣長、徐耀昌縣長,我說我們一起來宣布桃竹竹苗,市場要呼籲我們的市民縣民要單雙分流。我電話一聯絡,大家都同意。

其實,更早來說,大概在五月份的時候,我們幾個縣市就成立了幕僚的群組,大家互相交流防疫工作,透過這個群組互相告知對方說,這個確診者有到過哪裡、你們可能要做一點消毒的工作。

竹科專案篩檢站完成後,我打電話跟總統道謝,總統特別要求我,如果可以,要多協助一下新竹縣跟苗栗縣,我說沒有問題。當天下午,總統就發佈正式談話,要求新竹市、苗栗縣、新竹縣成立一個竹竹苗防疫作戰聯盟。事情的原委大概是這樣,不過,在更早之前,我們就已經有準備和彼此之間的互動了。

2021年6月3日,林智堅於國軍竹科篩檢站。

2021年6月3日,林智堅於國軍竹科篩檢站。圖:受訪者提供

端:彼此有意見不合的時候嗎?

林:目前沒有耶。就可能我提案說想怎麼做,兩位縣長或許也會給一些意見,但都是說好,大家一起做。

端:使用竹科專案篩檢站的37家廠商,多半屬於哪些類型?

林:對於那37家他們分別做的工作,我沒有去做一個盤整,因為實在太忙,但是我們有去對於他們設廠的位置去做了一個瞭解。第一,都是以在(苗栗)竹南設廠的比較多,因為他們都很緊張,鄰近疫情熱區嘛,他們就特別希望能先參加這個計畫;第二,我有發現說來參與這個計畫的,可能都和京元電子有一些供應鏈的關係,在產業上可能是有相關聯的,細節上我沒有特別去研究。

端:經過這次之後,未來新竹市是否有打算去協助改善竹科內移工的居住環境?

林:移工居住的環境,發生的時候,新竹市政府很主動地就介入,我們新竹市有54家比較具規模的移工仲介公司,有10家是100人以上的宿舍,另外54家就是15以上、100人以下,我第一天就要求針對這100人以上的業者全面稽查,要求他降載(減少宿舍人數),降載後去的地方新竹市直接給予協助,另外這幾家我們就加強稽查,然後給他們輔導。

當時的重點是說,第一,要先釐清我們新竹市的移工宿舍,有沒有跟竹南的移工宿舍有移工是在同一個分區服務企業的,第二,要確認其中有沒有確診者。

長遠來講,這個事件讓我知道說,移工其實是支撐台灣經濟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的力量。以新竹市來講,竹科大概有13萬的從業人員,移工就佔了1萬;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新竹市全市有1萬6千位移工,在竹科服務就有1萬,比例上很高,要如何藉由管理移工宿舍保障移工的人權、公衛上的問題,我想這個必須中央地方一起來做。

地方政府該做的我們會持續強化,但是這個事件告一段落之後,我覺得必須由科技部、新竹市政府還有勞動部,大家都應該對移工政策來重新研擬更嚴謹的方法,來防堵這樣的事情爆發。

在這次事件之後我也發現,竹科的這些企業主,他們的意識是滿高,對於傳染病要如何防堵這個事情,大概會比起其他有的企業看得更遠。後來我也發現,竹科這一波能守住,還有一個原因,很多比較大型的竹科的企業,都會要求仲介公司說:我是A公司,我的移工不能跟B公司的移工住在同一個宿舍,等於民間的「分艙分流」的概念。如果所有企業都能這麼做,就可以降低像現在發生疫情的時候,移工群聚感染的風險。這以後都應該要來檢討。

(特約撰稿人林庭葦、李玟儀、記者李易安對本文亦有貢獻。)

點擊閱讀更多台灣作為世界晶片之都的故事。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新竹科學園區 新竹 聯電 晶片 半導體 每週推薦 台積電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