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科技

首代中國虛擬偶像,和她的「續命」人

粉絲賦予虛擬歌姬形象、聲線、性格、命運,甚至價值觀,然後為此選擇愛恨,並爭吵不休。


20歲的美國姑娘Lone自嘲,自己大概是中國虛擬偶像「東方梔子」在美國唯一的粉絲,事實也很可能如此。為此,她專門註冊了微博帳號,以分享她對於「梔子」的再創作。

她筆下的偶像,保持了初始形象的紅衣、紅色雙馬尾,和標誌性的梔子花瓣,但也新賦予了這個單鳳眼的東方虛擬偶像更加豐滿健碩的身材——這同其他中國粉絲關於「梔子」同人畫作中纖細修長的形象非常不同。Lone很滿意自己的作品,她又加上了「zhi zi」配文與「愛你」的表情,發送到微博「東方梔子」超話中。

發完這條微博的第二天,出現了第一條評論,網頁翻譯顯示,有人用中文評論說她畫的東方梔子胸太大了。「我不會改的,這太搞笑了。我這樣畫是因為我喜歡。」Lone有些不高興。

像「東方梔子」一般的虛擬偶像,是指通過人物建模、語音合成、動態捕捉等技術,創造出的虛擬形象。由日本公司克理普敦未來媒體(Crypton Future Media)開發、2007年「誕生」的初音未來,是目前世界範圍內最知名的虛擬偶像。依靠語音合成引擎Vocaloid、3D動畫製作軟件MMD等工具,過億的全球粉絲為其進行同人二次創作,截止目前,Youtube已經有約1120萬個初音未來相關視頻。出世之初,其演唱的《甩葱歌》就曾引發全球熱潮。

一直以來,虛擬偶像在中國大陸維持著一個不温不火的小眾圈層,其中多以初音未來及中日合作打造的洛天依為主。2019年,bilibili最大持股公司之一的上海幻電將洛天依攔入麾下,資本開始大量湧入這個看似小眾的市場。然而,在洛天依光鮮亮麗地出現在央視春晚之外,一個幾乎同期在中國大陸出現,又被官方放棄的虛擬偶像,卻單單只依靠民間粉絲們的「續命」活了下來。

十年裏,續命的粉絲們來來去去,這個虛擬女孩的形象和意義也不斷發生著變化。

出世

「在我們頒獎晚會現場,大家也有機會一起來見證,由我們創造的、中國第一位虛擬明星的誕生。她是一個那麼完美、迷人的姑娘,讓我們一起歡迎東方梔子!」

2011年12月27日,東方梔子亮相於中國文化藝術獎首屆動漫獎頒獎典禮,由當時的天津電視台節目主持人和編導劉冰設計,並完成第一首、也是唯一一首官方歌曲《東方梔子》的唱跳表演。

在那段時間裏,全球的二次元愛好者正在為葱綠色雙馬尾的初音未來痴狂。2010年初音未來在日本東京舉行首場2.5D半全息投影演唱會,並在亞洲各大城市巡演,觀眾可以近距離觀看舞台上3D的初音未來。2011年,初音未來登陸洛杉磯,舉辦在美國的首場演唱會,現場有超過5000人參加。三年後,初音未來再次到訪美國,演唱會和紐約動漫展同時在賈維茨中心舉辦,四天內吸引超過15萬人。

東方梔子。

東方梔子。網上圖片

在初音未來引領的虛擬偶像熱潮中,東方梔子雙長馬尾、超短裙、過膝長靴等相似的造型特徵,引起大量對其抄襲初音未來的質疑聲。同時,東方梔子最初拙劣的模型和特效,沒有如初音一樣可以進行二次創作的語音庫、MMD模型庫,也令中國的二次元愛好者大為失望。原造型中布滿梔子花的超短裙,更一度被戲稱為「火龍果」。

2012年5月15日,在嘲諷聲中,原製作者劉冰在微博中表示與東方梔子脱離關係。從此,東方梔子的後續開發停止,她成為粉絲口中「唯一一位被官方拋棄的虛擬偶像」。

「我們有必要對一個紙片人女孩這麼刻薄嗎?」回憶起這些梔子出世的過去,Lone仍有些不平。11歲時,Lone在一個很偶然的機會裏看到初音未來的二創作品,電音人聲讓她有了不同以往的體驗,「不是真實的,聽起來卻像真的」。也在同一年,她在新聞中看到了東方梔子,在她看來,許多其他虛擬偶像都會參考初音的樣子,梔子雖有相似,卻也有很多自己獨特的元素。

Lone喜歡東方梔子的形象設計,喜歡她鮮有人知的小眾粉絲圈。然而由於不懂中文,Lone直到2019年才知道梔子早已被官方拋棄的事,在此之前,她一直幻想著自己繪作的梔子形象可以被官方關注到。「我的整個計畫都毀了,永遠也不可能為她畫官方作品了。」Lone說。

而關於劉冰放棄梔子,粉絲群體中也有著不同的解讀。有人認為是主創團隊「狠心拋棄」,並將這種心理演化進自己的同人創作,將梔子設定為被生父拋棄的角色。另有粉絲則認為,面對各種嘲諷和攻擊,主創在當時拋棄也是無可奈何。

與Lone這類梔子粉絲中的主流觀點不同,破碎面具從一開始便不否認東方梔子是「山寨版」初音未來,亦以此為設定進行同人創作,甚至因此而更喜歡她。他認為,在初音如日中天的時候明目張膽創造一個這樣相似的形象,雖然很難判斷背後的原因,但卻歪打正著,可以用於和初音配合完成一些創作。

2019年,破碎面具創作了MMD短劇,復刻「抗日神劇」(註:指誇張不合常識的抗日劇)《飛虎隊大營救》中的片段,初音未來扮演會講中文的日軍,並稱自己是「六連連長東方梔子」。「如果你看懂這個抗日神劇裏,我怎麼玩初音和梔子關係的梗,應該會覺得很有趣。」破碎面具說。

「出世即巔峰」,有人這樣形容東方梔子創設之初的關注與爭議。在那段時間裏,百度貼吧、微博、QQ群,各式各樣的網絡社區裏都充滿了有關這個虛擬人物、及其背後中國動漫與中國國家形象的爭吵。破碎面具看着這些爭論,突然生出一個念頭,建起「梔子同人吧」與相關群組,聚集了無論支持還是反對的創作者們。

抄襲、被拋棄、官方首個認證的中國國產虛擬偶像等因素,都構成了這個二次元形象現實設定與經歷的一部分,並成為同人創作的素材,梔子也漸漸在這些創作中活了下來,逐步脱離了最初的型態。

洛天依。

洛天依。網上圖片

續命

活下來的梔子首先要面對形象的改造。象徵東亞人特色的丹鳳眼,末端內扣的雙馬尾,典型服裝的領口處繡有中國結樣式,紅色為主色調的形象,這些被視為東方梔子區別於其他虛擬偶像的主要特徵。

不過,在偏好不一的人群中建立共識,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例如,2013年進入社群的初娜雪,最初覺得官方設定的「丹鳳眼」不夠好看,覺得「像葫蘆娃」。因此,有些和初娜雪審美類似的粉絲一開始繪畫梔子形象時,會傾向於畫得圓潤一些。卻沒想到遭到了社群內另一群粉絲的質疑,他們認為,不夠丹鳳眼的形象,和畫作水平不高的作品一樣,都會稱為「反對者」的批判材料。

除了初娜雪,目前接受度最高的MMD模型——由建模師石英世界製作的石英式東方梔子,在出現時也因調整了衣服造型、主色調顏色、以及眼睛部分的修改而一度遭遇抵制,後因模型被多數人誇讚,而成為接納度最高的形象。

初娜雪了解東方梔子,是被當時同人吧製作的視頻《羈絆》所吸引。那是同人創作者使用軟件 UTAU(一款聲音合成工具)開發、並開放音源下載的第一條東方梔子音源,原音採集自歌手扇扇。初娜雪被這種不求商業回報的創作所打動,開始覺得為東方梔子「續命」是一件充滿愛和熱血的事情。「其實我那個時候也想知道,她會走到什麼地步去,像見證歷史一樣。」初娜雪回憶。

2013年4月,《羈絆》的作者們又發布了東方梔子翻唱的《YOU》,這首曲目曾一度衝入bilibili播放榜的28名,並為東方梔子帶來大量追隨者。在最早期的評論中,仍然充斥著國產的形象及是否抄襲等爭論,以及粉絲們對梔子在謾罵中重生的告白。

至2017年,東方梔子 UTAU-Blossom 音源在經歷製作者們的多次修改後最終成形,並成為東方梔子創作的主流聲音模板。2020年2月,粉絲為東方梔子製作的原創曲目《我將沐火而唱》獲得高達46.8萬的播放,成為其最知名的單曲之一。

在同人創作者的努力下,「被拋棄」的東方梔子活了下來,相比初生時舞台上的尷尬,她擁有了自己的3D模型、音源及原創作品,成為了一個真正的虛擬偶像。

初音未來。

初音未來。網上圖片

投射

「初音未來是她自己的粉絲,粉絲也是初音未來。」電影動畫師 Erica Russell 曾這樣描述初音未來及她的粉絲群體。同樣的關係,也存在於其他虛擬偶像與他們的粉絲之間。

在18歲的兮墨眼裏,東方梔子是「不完美的」、「慘的」、「讓人憐愛的」,也為東方梔子「像流浪貓一樣被主人拋棄」的經歷感到氣憤。兮墨自小父母離異,小學二年級到六年級一直被寄養在姑媽家,看到梔子時,彷彿理解了這位虛擬歌手同樣「被拋棄」的感受。兮墨說,東方梔子一直都是她的力量,當她傷心難過的時候,東方梔子就突破了次元壁,像真人一樣陪在她身邊。

同樣在梔子身上汲取力量的,還有Aries苑。成長中焦頭爛額的時刻,Aries苑就會想到梔子,想到她的堅強,「即使被拋棄了也會獨自擦乾眼淚繼續前進」。

Aries苑認為,參與過虛擬偶像創作的人,才能被視為粉絲,每一個原創的歌曲或作品背後,可能都有一段故事。

梔子粉絲圈曾發生過一次嚴重的亞種(指粉絲為虛擬偶像創造的衍生品種)撕裂。早先,梔圈一位名叫lemon夾子的粉絲,製作了亞種東方華蓮(後改名蓮華),並自己錄製聲源、邀請朋友製作模型。由於東方梔子沒有官方版權,發展極其受限,同人社及粉絲們無法刊出專輯,因而lemon夾子希望讓蓮華獨立發展。這樣的想法遭到當時部分梔子粉絲的謾罵,認為其是「蹭完熱度就走」。

心灰意冷的夾子決定退圈(註:退出粉絲圈),於是找到畫師,為蓮華製作躺在花海中、永遠無法甦醒的畫作,又找到詞作者果狸,為畫作創作歌曲《花欺》,賦予「沈睡在浮空的花海邊緣,等待墜落或溺死的那天」的意象。

「如果沒有了解過創作背景,可能聽這首歌的感受很不一樣。」Aries苑說。

另一場爭議,發生在東方梔子的另一個衍生虛擬人物「憐愛妮」身上。創作者英緣木在相關回應的敘述中寫道,自己曾因「愛國」而喜歡東方梔子,也因喜歡東方梔子而創設了「憐愛妮」這個角色,很中二地希望自己創設的角色可以保護梔子,「紙片人保護紙片人」,然而後期卻有人說憐愛妮蹭梔子的熱度,讓他覺得很無聊。

初娜雪也曾成為身陷粉絲圈內的爭執矛盾。當時,她剛剛加入東方梔子的QQ群,群內一個女生設置了名為「東方梔子」的QQ管家,只要對著管家輸入一些話,它就會相對應著回應。剛剛入群一無所知的初娜雪,在和管家聊天時用了些「嗯啊哦」等語氣詞,製作者便氣急敗壞,在群裡指責初娜雪色情,把自己辛苦的作品弄壞了。解釋無用之後,初娜雪選擇了退群。

「他們都是急於表現自己的小孩,敏感,自尊心強,容不得別人說不好,」初娜雪說。多年之後,在回想她還是會好奇:粉絲們究竟是因為喜歡而創作同人,還是希望通過表現自己獲得誇讚和認同?

在「粉絲」同「偶像」一同續命的歲月裡,誰才是想成為偶像的那一方?

一位美國粉絲畫的「大胸健美」版的東方梔子。

一位美國粉絲畫的「大胸健美」版的東方梔子。 圖片來源:採訪對象提供

自由

更加日常的爭執,還是關於東方梔子的體型、髮色,和服飾。

「國產」、「中國風」是東方梔子身上被普遍綑綁的元素之一。不少同人創作者會突出中國風元素,「愛國情懷」也常出現在支持東方梔子的呼籲中。

對於身在美國的Lone而言,無論是初音未來,還是東方梔子,都是沒有明顯國家與種族特徵的。在她眼裏,東方梔子是抽象化的,如同初音未來也不是日本人長相。兮墨也認為,無論是「可憐」還是「國產」,以這樣的理由要求其他人喜歡,都是一種道德綁架。「她的經歷對我來說更重要,」兮墨說,「如果她是外國的,我可能也會喜歡的。」

Lone曾經創作的大部分梔子同人作品都只能發布在Twitter上,但超過6000名的關注者中很少有人認識東方梔子,甚至少有人關注中國。為了能和更多喜愛中國虛擬偶像的粉絲交流,Lone在2017年註冊了微博,在微博同步更新自己的中國虛擬偶像同人。

她筆下的東方梔子在服飾上基本依照官方人設圖,但胸部更大,腰、腿、手臂也更粗壯健美。Lone回憶,兒時看日本動畫,發現男性角色總是有各式各樣的體型和臉型,女性角色的形象卻千篇一律,因此她希望賦予自己筆下的女孩更為多樣的形象特質。

縱然Lone的畫作收到了一條並不友善的回覆,但兮墨卻很喜歡這樣的畫風,並頻頻轉發Lone的作品。兮墨還曾遇到一位創作了黃色頭髮東方梔子的畫師,被其他粉絲質疑是否還可以稱為東方梔子。然而她認為髮色、膚色、服飾都不是必須要遵守的金科玉律:「這不就是同人創作很重要的一點?同人就是要千奇百怪,要每個人不一樣。」

「沒有人會說她其實不是這個樣子的,你怎麼能把她畫成這樣呢?」Lone說,在她所處的同人文化環境裏,兮墨這樣包容自由的態度更為常見。

相比知名度不高的東方梔子,Lone經常在美國看到各式各樣初音未來的同人作品,高的,胖的,頭髮捲曲的,黑膚色的,還有穆斯林打扮的。Lone說,人們希望看到不同的體型代表、膚色代表,這樣才能更好地建立自己與人物的聯繫。「如果有人把初音未來畫成黑皮膚的,她確實會看起來有些不一樣了,但她還是初音未來。」

Lone也有興趣創作黑皮膚的東方梔子,但決不會發在微博,「我不想再聽到一些刻薄的話了。」

(文中採訪對象均使用網絡化名)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同人創作 虛擬偶像 二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