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評論精選

讀者十論:中間路線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組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圖:端傳媒設計組
圖:端傳媒設計組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作節錄或編輯。

1. Kerry_01,回應《記者手記:一場風暴之後,我們該怎麼看台灣鳳梨(與其他)?

被捲入資本主義世界體系的國家,或成為用政治為貿易保駕護航的霸王(美國),或成為用貿易換取政治利益的流氓(中國),或成為任人魚肉的受害者(台灣),然而無論國家在世界上位居何種地位,從個體角度來看,受損害者總是各國的庶民(美國的失業藍領、中國的血汗工廠、台灣的果農),盈利者總是各國的資產家(美國的華爾街、中國的馬雲、台灣的郭台銘…)。我們何時能暢想一個脱離資本主義世界體系的、本地化的、社會主義化的、民主的經濟呢?希望爆買鳳梨之於台灣,可以成為開始思考這一問題的起點。

2. garfield_ho、Deadone、jackhui,回應《記者手記:一場風暴之後,我們該怎麼看台灣鳳梨(與其他)?

garfield_ho:文章明顯現在小農的角度來寫,藏了不少私貨。例如把規模化農業與香蕉共和國聯繫在一起,然而洪都拉斯農民慘是因為產業操控在外國人手裏,而且國內沒有其他更好的就業方向,導致任人宰割。世界上規模化農業最成功就是美國,但美國並沒有成為什麼香蕉共和國。

Deadone:文章的視點很優秀,審視資本主義和全球化衝擊之下的小農農業。大陸政府近些年好像也有想要推進大資本農業的意圖,不知端傳媒是否可以發些相關的文章。

jackhui:@garfield_ho:我認同你說的規模化農業和香蕉共和國不一定是等同的觀念,但文章可能着重於比較小農的生產自主性上,畢竟本國財閥和他國財閥掌控規模化對小農而言都是「被他人掌控」。但本國/他國財閥的區別,可能在於政府能否有效制衡。政府也沒有足夠能力制約他國財團是香蕉共和國農村工人困境的主要原因之一,這個問題在本國財團下是比較小的。但在此以外的小農自主性優勢和規模化農業優勢如何取捨確實也是值得探討的問題。

@Deadone:大陸從產業角度沒意外的話應該是傾向大規模農業的,不過從扶貧政策角度可能會比較重視自主性。不知道這兩種角度結合有沒有搞出好的解決方案出來。

3. jackhui,回應《《刺殺小說家》:有人相信夢想,有人向現實妥協,但中間路線已消失?

人成長的過程很多時候是痛苦的。很多有價值的信息,要接受起來也不易。但是現實中「易懂」的信息必然得到更廣泛的傳播,而追求這種「易懂」與信息本身似乎有着一定程度上的矛盾。但中間路線可以是什麼呢?

4. hankyc,回應《黃厚銘:擔心核四重啟、國民黨復辟或中共併吞?不如一起為公投打拼

我認為這篇文章頂多是抒發自我感受,而無法達到說服的效果,至少無法說服他要說服的對象,也就是第二段中「對保護藻礁公投有所疑慮、甚或大力抨擊的人士」。

其後洋洋灑灑地寫了不少民主的價值,民主多重要,卻絲毫不提現今台灣的艱困處境,國際間名聲就算有所提升,但礙於中國的經濟實力,幾乎沒一個敢有意義地支持台灣(聯合國相關的請願或提案就算了吧,常任理事國有中國的一天,任何關於台灣的議題都是虛妄),更別提中國近年來與日俱增的軍事威脅。

台灣就是幾乎沒有失敗的本錢,這是事實。作者居然還提到「果真擔心2018的悲劇重演、國民黨復辟或核四重啟,就該捲起袖子,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作者自己也提到了2018年的慘敗,難道他是認為當年就沒人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嗎?就是因為當年投入了大批資源,結果輸到整個選舉都被影響了,還學不到教訓嗎?

總之,作者點出了反公投人士的想法,我覺得很好,只是提出的反駁沒有很精確地打到痛點,期待作者日後的說法。

5. Kerry_01,回應《香港女孩倫敦染疫記:病困異鄉,我被英國公共醫療網漏掉後⋯⋯

心痛至極,Covid19暴露出新自由主義以降西方社會的諸多問題(當然,這首先來自於,發達社會的聲音被「不公平」地更多的聆聽與記錄下來,相較威權體制的中國或欠發達的第三世界則扮演了沉默的受難者角色) ,同樣的疫症,對於居於高位享受特殊醫療的權貴,與疲於奔命的中產階級,與用命換錢的底層移民工,形成了懸殊的差異,而出台的政策似乎更多地考慮前者的利益,卻放任後者的死亡,同一條性命、赤裸裸地標上了不同的價格。

但我想,並不可僅僅將作者所遭遇的苦痛理解為英國一國的問題。不妨將其與所謂的非民主國家中國進行對比,同樣是在疫情期間暴露出醫療資源嚴重不足和行政系統癱瘓,英國在生產政治「同意」的能力方面似乎遠勝中國。

文章否認了國民不遵守防疫規則是因為「自由主義傾向」(文化問題——一些西方國家為防疫失敗而常常打的幌子),指出恰恰是失敗的傳播政策、物資供給、經濟援助、勞動保護、醫療系統(政治問題!)「逼迫」個體打破防疫規則,成為防疫漏洞。許多西方觀察者用幻想中的高人權「劣勢」來為西方國家防疫失敗辯護,儘管太多亞洲民主國家的成功可以構成一記漂亮的耳光。

但我們不應該將目光僅放在能否將感染數控制在較低的水平(它是首要而非全部的目標),即便是那些成功控制數字的亞洲國家,包括成功控制疫情的威權的疫情發源地中國,同樣面臨着一個「政治」的問題。以中國為例,「過火」的隔離政策背後,同樣是薄弱的公共醫療系統。以香港為例,政治信用破敗的一個表現是特區政府不由分說地拒絕在疫情初期對中國封關。更不要說執着開辦奧運會的日本。換言之,西方的潰敗與東方暴露的問題,都來自於新自由主義後「去政治化」的社會治理。其機制將公共資源的分配(一個政治問題)扭轉為國民「同意」的生產(一個文化問題),這恐怕是英國糟糕的防疫與中國高呼「反超了」背後一以貫之的邏輯。

6. 馳歇戲、好等格,回應《你看你像不像孕婦?被身材焦慮綁架的中國女孩們

馳歇戲:我之前認為對自身身材的考量完全是自我價值認定的問題。然而後來我發現這必然也會是一個社會觀念的問題,我們在討論身材焦慮的問題時也確實應該考慮形形色色的影視作品、社交媒體、以及很多影視明星那種「不現實」的身材所帶來的潛移默化的對審美觀念的重塑。不幸的是,要想完全脱離大環境的影響而全然不管別人的眼光去生活,並不是一件易事。

毫無疑問,我同意像文中提到的「好女不過百」這種畸形的社會觀念是應該被摒棄的。可是什麼才是正確的價值觀念呢?我並不認為後現代主義強調的「人人都可以有不同的觀念並且不應該互相打擾」是一個積極的解決方法。對此,文中已經提到了一個看起來暫時可行的解決方法,那就是進入一段可以讓你感到真實的狀態得以被接納的關係。

好格等:如果「找個會接納真實的你的人」是解決辦法的話,我想患者們聽了應該會更生氣吧。因爲要不是希望能被愛、被接受、吸引喜歡的人,誰會花這麼多心思和生命想符合他人或「大家」的期待,增加自己「找到真愛」的機率。

然而人類總是會發展出一套審美觀的,不論是唐代或現代。改變現下的審美觀,也是無可避免會再跑出另一套來,到時候又是一陣篩選⋯⋯

目前想到唯一的辦法是少討論一點身材,而不是朋友們一見面就要問候彼此的體型而不是心靈,在旁人三句五句不離身材的時候冷處理,少讓這些焦慮圍繞在生活中一些。除此之外,還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呢。

馳歇戲:@好等格:「因為要不是希望能被愛、被接受、吸引喜歡的人,誰會花這麼多心思和生命想符合他人或「大家」的期待,增加自己「找到真愛」的機率。」

說一點我的想法——雖然外表是人們擇偶時的普遍要求之一,但是其重要性是因人而異的。

《論語》有言:「賢賢易色」。講求對妻子應看重是其品德而不是其容貌。誠然,我承認現今的趨勢是隻看外觀、財富及社會地位,人們已經把快餐式的消費觀念用於人際關係,因為不願去深入了解而善於給人貼上標籤,如是否有錢、高矮胖瘦等等——這無疑是最偷懶的方式。最近讀了 Timothy Keller 的書《The Meaning of Marriage》,我仍然相信有人(至少我會如此)擇偶時不會去那麼看重外貌、金錢、社會地位,而是看重對方的三觀多於五官,着重其信仰與人格。《舊約·箴言》有言:「豔麗是虛假的,美容是虛浮的,惟敬畏耶和華的婦女必得稱讚。」打個比方,如果我只是看重她的美貌或身材,那以後年紀大了,這些都不見了呢?

7. SaLim,回應圓桌話題《中國法院判定未成年人直播打賞無效,你認同嗎?

不太認同只靠父母管教就足夠。立法至少迅速地解決了問題的表徵,即父母追討孩子自行決定的高消費時法院應予支持。

確實,父母應當負上教導孩子慎用網絡、合理消費等觀念,僅有立法不可能解決文中所述未成年人打賞的問題。不過,家庭教育也受限於不少社會因素,直接關係這個問題的比如電子支付的極速普及和易於使用、直播平台的營銷手法;更深層的如因經濟需要不得不與孩子異地居住、少有相處時間。不是每位父母都有時間、知識、能力去思考如何應對這些瞬息萬變的社會因素。不排除有網友所言「只生不教」的父母,但也很可能存在在教育上「心有餘而力不足」的父母。以法律先行限制極端情況、再逐漸推行各方面教育與改革,與父母教育並行,我認為相當合理。

8. 王立早、雨田,回應圓桌話題《中國法院判定未成年人直播打賞無效,你認同嗎?

王立早:辦公室裏已婚的女同事多,經常談起類似話題,往往都會表示怕自己的孩子也給自己來這一出,因此對這類的政府舉措表示贊成。

我每次聽了他們的說法都很驚訝,也很無語:為什麼別人(哪怕是親生子女)會知道你付費的賬號密碼?就算要給他們賬號密碼,為什麼要把一張有整個家庭全副資產的銀行卡綁到日常消費的 APP 去?至少在網上銀行不普及的存摺時代,基本看不到這樣的新聞吧。那為什麼現在大人就管不好了?

引導孩子有正確的金錢觀以及最基本的財產安全意識,本來就是父母要面對的一項基本教育課題。另外,以己度人,讓一個人學會保障自己銀行賬戶的安全,我認為一般是銀行或者社區民警派派宣傳單張就能解決得七七八八的事。但文中及我所見,很多父母本身就已經是一個正常的小學生都不如了,談何教育他人?所以先立法保護這樣的弱勢群體也就刻不容緩了——我只能這樣去理解專門為此作出司法解釋的必要性。如果這個說法成立,大家長式國家規管行為與這樣的似乎還為數不少的小學雞父母之間,後者是因,前者是果。既然有前者這個惡劣的因已經存在,後者也就非常有必要了。但注意,在這個邏輯鏈條上,這個惡劣的因是怎麼存在的,如何避免它的存在,是不需要考慮的前設問題,反正保證它再怎麼糟糕也害不了你就好。按那種國家是父母的觀點來看,這簡直就是祖父母級別的溺愛。難怪孫子們總是幸福得一塌糊塗。

雨田:@王立早:如果你有孩子的話,應該感恩你孩子沒有試過趁你睡覺拿你的手指開密碼鎖...... 小孩子雖然未成年,但不代表智商未開發。日防夜防家賊難防,你沒有聽過嗎?就算沒有孩子,男/女朋友呢?手機密碼早被解了。

王立早:@雨田: 即使孩子真的到了如此不可理喻,頑劣到如此不可教育的地步,就像一些危險的藥品、物品家長本身就有責任慎重管理一樣,我不認為兩者有太大的區別。

我在上面也有提到的,即使不能完全管住,通過常規賬號只存放少量金錢的方式,很大程度上都能避免太大的損失。而這反而是用存摺的老一輩身上就很常見的做法。所以我覺得很多時候,單純是一些成人在電子支付這樣的新模式下,腦子一下轉不過來疏忽了而已。

最後一句題外話,如果一個孩子到了您說的如此惡劣的地步,我想這個孩子和他的父母最最需要的,還真不是法院……正如我本來就表達的意思,如果的確已經都這麼糟糕了,那通過來法院來善後是沒辦法的事。問題是這遠遠不是這麼不可避免的啊。那把注意力太多放在法院的這個舉措上,會不會反而錯過更重要的一些問題,好比說在電子支付如此普及今天,竟然還有這麼多人缺乏最基本的賬戶安全意識,讓自己的賬戶在「裸奔」,連十來歲的「家賊」都防不住,等等。

9. Hq816,回應圓桌話題《成都大學生以中英雙語發布啟事尋失主被批「崇洋媚外」,你如何看?

中國的高校,從大概十年前開始,開始注重各種國際或國內的榜單排名,這些排名裏通常都有一個指標:國際影響力/多元性。於是從那時開始上至985/211,下至職業技術學院,是個學校都開始招收留學生來「充門面」。

可是出於多種原因,願意來中國留學的人太少,於是學校和教育部門就通過各種手段濫招留學生。這種情況下招來的人的平均素質可想而知有多爛。學校的本土學生對這些人有很大怨言,但是他們又不敢或者無法對着學校發火,結果就是仇視留學生乃至上升到對留學生髮表種族歧視的言論。

10. 扶南藴北、EricChan,回應圓桌話題《若學校被強制要求在課室安裝閉路電視,將會對校園及學術自由帶來什麼影響?

扶南藴北:我覺得挺正常的,就像現在討論的學生該不該帶手機進校園一樣,有人贊同有人反對,雙方各有各的道理,但這跟政治扯不上關係吧!不是討論對校園和學術自由的影響麼,可以說的很多啊,像保證了課堂品質、侵犯了學生隱私、老師不能輕易體罰學生、可以一定程度上維持課堂秩序但限制了師生自由、發生什麼事有視頻為證……為什麼要預設範圍,誘導人往政治方面想,有點陰謀論了。我記得學校好幾年前就已經普及安裝了,一開始覺得新奇可能會在意,後來發現沒啥影響,就該幹啥幹啥!還是說你想在教室幹啥?

EricChan:@扶南藴北:你如果有看上面的文章就不會說出這股裝作理中客的說話。 不過去年7月,張宇人在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上提出在課室安裝閉路電視的建議。當時其說法是,閉路電視可以監察老師在教學時有否加入政治元素,以及發表顛覆國家政權的言論。當時,教育局局長蔡若蓮未有正面回應其提議,只指出安裝閉路電視要考慮其必要性、合理性和合法性。

扶南藴北:@EricChan:我覺得其實根本問題不在於閉路電視,而在於整個輿論環境和「人」。你好好上課不會有啥問題,但你要發表一些危險、有爭議的政治性言論就要有承擔一定風險的覺悟,最大的威脅永遠是人,可能就有那麼個人反對你的觀點或看你不順眼轉過身就把你舉報了呢?而這樣的事大陸這邊已經發生過很多次了。如果舉報成功說明整個輿論環境已經變了,沒成功那還用擔心什麼閉路電視麼。從這個角度來看,安不安閉路電視都無所謂

EricChan:@扶南藴北:這套邏輯就是流氓邏輯。按照你的邏輯,如果一個沒有充足自衞能力在街上走的人在街上走就要有被搶劫或強姦的覺悟。最大的威脅永遠是人,可能有個人看你不順眼/看你很順眼就把你給搶了、強暴了。這樣的事在大陸這邊已經發生過很多次了。已經如果匪徒行為成功說明整個社會環境已經變了,沒成功那還需要什麼警察出手。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養這麼警察就是白吃幹飯的,中國有沒有警察都無所謂。你的意思是這樣嗎?

扶南藴北:@EricChan:我的意思是舉報成功就意味着確實有政治因素,因為有人很在意這件事啊,輿論環境變了迫使你不能輕易說這些,閉路電視就有了威懾之意!無論你安不安閉路電視風險都在。而你舉得例子不恰當,把發表言論的行為類比匪徒犯罪行為,應該說是受害者報警成不成功的問題,受害者遭遇傷害而報警,警察管了當然有用,警察不管麼那你說警察有何用。好吧,可能有些武斷有些繞,但大意如此。

EricChan:@扶南藴北:有人很在意這件事跟這件事的當事人應否受到懲罰是兩回事,不能用有人很在意而去合理化了這個行為,更不能將有人很在意等同於大多數人都很在意。這就是這件事情中的情況,對於教師「涉及政治言論」的監控是多數民意所期望的嗎?顯然不是。

而到了你說風險存不存在的問題,這就是我在警察比喻裏面想要帶出的:風險不是隻有存在與不存在兩個可能,而是多大的問題。有為民服務,稱職的警察,市民在街上被搶劫的可能性自然會較低,反之就會較高,這點你也指出了。同理,沒有CCTV不代表教師的言論不會被舉報,但是可能性自然是較低,不然為什麼要一大筆錢去安裝。但是當當權者想要監察的內容是不義的,我們當然要盡全力去反對。

扶南藴北:@EricChan:好吧,被你說服了。看來兩地課堂在政治言論方面存在很大差異,至少從我的親身經歷來看,閉路電視除了有限幾次幫助尋找失物外從來沒有起過其他作用,可能是沒人觸犯這方面的禁忌吧,真相如何不得而知了。

EricChan:@扶南藴北:我覺得問題核心是在於 @madlex 提到的,中共對於「政治」一詞的污名化。明明大陸就有一科叫「政治」科,但是卻污名化政治一詞,把他與「權謀、陰謀、操控、慾望」扯上關係。所以在內地語境討論時,說到教師在課堂上談論政治話題,就會被戴上「帶私貨」的帽子,特別是教師的觀點跟「官方敘事」不符時。對於教師言論行為的控制也會採取更加接受的態度。

讀者十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