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成都大學生以中英雙語發布啟事尋失主被批「崇洋媚外」,你如何看?

當種族問題與性別問題相互交織,你如何看待這場「獵巫」?


四川大學生拾獲iPad後,以中英文寫失物認領公告,被指責崇洋媚外。 網上圖片
四川大學生拾獲iPad後,以中英文寫失物認領公告,被指責崇洋媚外。 網上圖片

路不拾遺被學生指責為「跪舔外國人」甚至是「女生為了認識留學生飢不擇食」,網友謾罵的背後指涉了何種根本問題?

近年來,中國互聯網上關於留學生超國民待遇的爭議頻發,你如何看?

當種族問題與性別問題相互交織,你如何看待這場「獵巫」?

近日,「Ipad獵巫」事件登上新浪微博熱搜榜。事件源於中國四川成都一所大學中,一名男生在教室中拾到一部 ipad pro。因 ipad 上沒有微信、QQ 等大陸常用軟件的彈窗通知,但卻載有 Economist、YouTube 等軟件,所以判斷 ipad 的失主可能為留學生。因此,該男生在原地放置了一張寫著中英雙語的紙條,又在網路平台上發布了中英雙語的失物招領信息。

註:獵巫一詞起源於中世紀,源於對女巫的害怕與對未知巫術的恐懼,被指控為女巫的人將會被帶上法庭,處以絞刑或火刑。現如今,獵巫則被引申為一種到的恐慌或政治迫害。

這一個好意的舉動,卻在校內論壇中發酵。有同學指責他寫下中英雙語的失物招領,聲稱「看不慣這種舔狗行為……咱自己人的隨便發個消息就算了,洋大人直接給雙語,還加上求轉發這種」,並表示「看不懂中文就別來中國啊?還給他搞個雙語?真心希望以後別慣著這些鬼佬」。

另外還有人因字跡好看就判斷拾物者為女生,並有人表示「亞(洲)女(性)有什麼政治地位?除了給黑人白人生孩子,沒其他地位;比亞男高一級,亞男找不到女人給他生孩子。」

事件發展至今已在微博、知乎等中國大陸社交媒體上引發大量討論。你如何看待這場「ipad獵巫」事件?

留學生優惠政策與種族歧視是根本?

在中國互聯網上,常常充斥著對「來華留學生」的敵意,也不乏廣泛討論。早在1989年,南京就爆發過一場「反非洲留學生抗議」事件。當時兩名非洲留學生疑似帶性工作者返校,學校警衛拒絕他們進入校園,進而引發校園衝突。事件中留學生的粗暴行為激起中國學生不滿,事件後來擴大至多間高校4000多名學生舉行集會遊行示威,高呼「嚴懲兇手」、「把黑人趕出去」等口號。

外界分析,這份敵意背後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中國政府或高校給予留學生的「超國民待遇」。2020年底,中國政法大學亦因留學生的優惠政策被推上風口浪尖。一名法大的學生發文稱,自己因去留學生浴室洗澡,被行政老師批評指責「你有沒有這個資格」。事件在網路上引發熱議,有網友反對對留學生的超國民待遇,亦有評論認為留學生的學費、住宿費用等本就普遍高於中國本地學生,因此也可以理解。

但關於留學生宿舍條件較好、獎學金項目多等優惠待遇問題,及來華留學生素質良莠不齊等問題,近年來網路上頻頻爆發爭議。有評論指出,儘管表面上看來,留學生宿舍條件較好,是因為繳納學費、住宿費更高,但留學生的獎學金覆蓋率也非常高,達到95.1%。但亦有評論認為,獎學金名額往往向「雙一流高校」傾斜,從更廣的維度來看,還是自費的留學生居多。

總而言之,積怨的民意背後指向的是中國政府對外的「超國民待遇」問題。但就「獵巫事件」中,校園論壇內學生所使用的「尼哥」等針對黑人的侮辱性言論來看,問題背後亦指涉部分種族歧視問題與民族主義思潮。

延伸閱讀:新帝國主義與 China First :一個中國,兩種民族主義

當性別議題遇上民族主義思潮

針對有網友因字跡好看,就判斷拾物者為女生所引發有關「性別」的討論,據端傳媒不完全統計,社交媒體上提到有關性別的發言其實不過兩三條。但事件以「獵巫」命名及其後衍生的討論,就成為了性別議題與民族矛盾的雙重衝突。

有網友慶幸撿到 ipad 的人是一名男性,因為「性別」成為他最有力、最直接地反抗獵巫的武器。亦有網友表示,類似夾雜性別、排外等元素的事件已並非首例。在昆明一所理工科高校中,曾有女生因在國際學院群中用日語回覆一名用日語問路的日本留學博士生,而遭到攻擊與網暴。

該網友稱,兩個月後女生決定退學,惟不知道是否受該事件影響。評論區裏亦有網友為他佐證;還有網友在 #ipad獵巫# 的tag下發文,曾有女生發微博誇讚偶遇黑人的長相帥氣,就被大量網友蕩婦羞辱與人身攻擊。

當「女生」遇上「外國人」,似乎尤其容易挑起網民的怒火。早在「山東大學學伴」事件中,此類議題就已引起較大爭議。

有評論指出,「女學生」在長時間的性別話語中都被視為一種性幻想意向。在這種話語裏,女性被物化成資源,是一種男本位的敘事方式。而「國女外男」這樣的標籤,更容易在男性群體的求偶焦慮中,佔據更重的分量。換而言之,這是一種父權邏輯下的結構性壓迫問題,究根結底,充斥著仇恨情緒的發言,源自男性本位性別文化中,對「本民族的性資源將被外國人掠奪」產生的不安。

當性別議題與種族矛盾交織,衝突的背後應當歸咎於何?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楊雨萌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