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輿論觀察 小端網絡觀察

小端網絡觀察:鋼琴家傅聰染疫去世,微博網友們為何罵「叛徒死好」?

微博網友為何以「國籍論」與「叛徒論」猛烈抨擊剛剛逝世的傅聰?


鋼琴家傅聰。 攝:Unioncom/VCG via Getty Images
鋼琴家傅聰。 攝:Unioncom/VCG via Getty Images

「小端網絡觀察」主要處理網絡熱議事件,簡析事件原因、始末、經過及相關的網友反應,主要發表於端傳媒臉書平台,為端傳媒社媒組特色欄目。

「54年國家公派留學,59年叛逃,2020死於新冠,蒼天饒過誰。」

在 #鋼琴家傅聰感染新冠去世# 的熱搜下,湧現出大量類似語調的評論。

據央視新聞報導,著名英籍華裔鋼琴家傅聰因感染2019冠狀病毒,於當地時間12月28日在英國離世,終年86歲。

但當消息在以中國大陸用戶為主的微博上傳開時,評論區卻湧現出一波對傅聰的嘲諷與批判:不僅指責其加入英國籍、更借其公派留學後不歸國的選擇直呼傅聰爲「叛徒」;有網友這樣回覆《中國新聞網》的快訊:「死在他自己的國家,死得其所。」

微博熱搜淪陷:「評論區幸災樂禍的聲音太多」

傅聰是中國著名翻譯家傅雷之子,被譽爲「中國的鋼琴詩人」。在年幼時表現出驚人的鋼琴天賦的他,後來在肖邦國際鋼琴比賽上一戰成名,並於1954年被公派去波蘭學習鋼琴。但在1958年底畢業後,面對父親傅雷被打成「右派」,傅聰選擇出走英國,這不但讓傅雷在政治上背負了更大的負擔,也讓這對父子從此天涯遠隔。

傅聰在文革時代背景下選擇的離開,成爲了微博上爭論的熱點:有微博網友認為,傅聰「在文革年代,不出逃無法存活」、「傅敏(傅聰弟弟)留在國内被折磨到生不如死撿回了一條命,這就是傅聰不逃的下場」、「不要罵他不要駡他不要駡他!那個年代不出逃是活不下來的!多少文學大家自殺!」;而法律博主唐有訟更是直言,當年傅聰離開國家有著特定的時代背景,「去和留,並不是愛國與否的唯一判斷標準」。

然而,唐的觀點卻遭到攻擊,有網友以「苟利國家生死以 ,豈因禍福避趨之」的觀點反諷、更援引知名愛國歌曲《我和我的祖國》歌詞直稱傅聰若愛國,應該與祖國「一刻也不能分離」。

而對於傅聰這段先是出走英國,自誓「不入英國籍」、後又因為長期在海外生活不便而於1964年加入英國國籍的經歷,在衆多大陸媒體報道上都是模糊的。傅聰在給父親傅雷的信中解釋了入籍的理由:因他是鋼琴家,一年到頭要「跑碼頭」,若不入英國籍,他出國演出申請護照時要面臨諸多不便。

據《澎湃》12月29日報道中敘述,「1950年代末,傅聰離開波蘭,開始長居英國倫敦,1979年首次回國」;而最先發佈傅聰去世消息的央視新聞,卻隻字未提傅聰入英國籍的相關内容,僅將其概稱爲「鋼琴家傅聰」,肯定其藝術成就。

而傅聰的離開與父親的自盡,也成爲了部分微博網友們抨擊他的箭矢。

傅雷被華人世界所熟知,源於上世紀八十年代出版的《傅雷家書》。據南方人物統計,這本記錄傅雷夫婦與兩個兒子相互通訊信件的經典書籍到21世紀印數已達150 萬冊。而作爲知名的文學翻譯家及作家,傅雷翻譯了長篇巨著《約翰·克利斯朵夫》,傳記《貝多芬傳》《米開朗琪羅傳》《托爾斯泰傳》等作品,以傳神的翻譯廣受贊譽。

但這樣一位為人坦蕩、品性剛毅的文學大家,卻在文革中憤而棄世。據最早採訪傅家的上海作家葉永烈在《傅雷之死》中記述,傅雷在「文革」期間遭受迫害,在遭紅衛兵抄家、因尋出反黨罪證(一面小鏡子和一張褪色的舊畫報)而被連續批鬥四天三夜後,於1966年9月3日與愛人朱梅馥一起用被單自縊身亡。

有微博網友認爲,傅聰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兒子,私自投奔到資本主義世界就是大罪,並截取《中國文化報》所發文章的一個片段,用以指責傅雷家教不嚴、教出一個叛徒:「1959年初的一天,周煦良帶來了一個爆炸性的消息:上月,傅聰從波蘭乘飛機出走英國!頓時,傅雷像一座木雕似的一動不動坐在那裡,半晌說不出一句話來。」

「他對不起他爹!」這條評論在微博上獲得了超過兩千的點贊量。

有網友梳理起了時間綫、意圖批判傅聰的「不忠不孝」:「61年他爸平反(注:此處爲網友錯誤,傅雷夫婦於1979年才被平反)、他沒回來,65年入英國籍、間接導致66年文革他爸被批鬥抄家」、稱傅聰就是一個「坑爹的精緻利己主義者」,並援引傅雷遺書之語「何況光是教育出一個叛徒傅聰來,在人民面前已經死有餘辜了!」作爲支撐。

然而類似言論立刻有不少網友反駁,不僅指出該觀點斷章取義、原文應出自《中國文化報》報道《傅聰出走英國不是叛國 》,爲1981年鄧小平親自批示;更援引文章作者葉永烈的報告文學《傅雷之死》,力證傅雷自盡時,父子二人並未因所謂的「叛逃」反目成仇。

實際上,早在1978年12月,鄧小平就已經在傅聰的信上寫下批示:「傅回國探親或回國工作都可以同意,由文化部辦理。」胡耀邦也在邀請傅聰回國講學的文件中表示,傅聰的出走情有可原。

面對爭議,自媒體大v耿向順在微博中留下這樣一段話:「道德、私德、愛國精神,是用來約束自己的,而不是用來綁架和譴責別人的,不能用流氓的標準要求自己而用聖人的標準要求別人,望周知。」經濟學者李子暘也認爲,個人的奮鬥要看歷史的進程:傅聰的選擇在當年的歷史背景下不算壞,但是在如今已經富强的中國便有些尷尬。

在《中國新聞網》發布的短訊下方,湧現了不少反制批判傅聰的言論。網友們自發點讚「老先生一路走好」的相關悼念,並將質疑傅聰是「外國人」、「叛國者」的言論稱為「現代紅衛兵迫害」,並呼籲「評論區裏的你們,做個人吧」。

微博上的「現代網絡文革」?

「我沒看錯吧,評論竟然還有懷念文革的?」有網友在目睹評論區充斥文革的言論後驚呼。

2020年的微博社群,「文革」相關的詞匯似乎成爲了網友們互相攻擊的武器。對抨擊傅聰叛國不滿的網友們,將發出此類言論的鍵盤俠稱爲當代「紅衛兵」、在網絡社群裏面發動「文革」:「現在的鍵盤俠是紅衛兵的後代吧」,「看了評論知道(傅聰)爲什麽不回國,回國怕是被現代紅衛兵迫害吧」,「他們懷念那個癲狂的年代,殺人於無形還不用負任何責任」…

而這些被戲稱爲「當代紅衛兵」的網友,發聲也毫不客氣:「您又知道了,現在叛國都可以洗了,有才無德,晚年不保」,「比起給資本家當狗,我寧願當紅衛兵」。

微博社群中以「文革」之名的狂歡,實在令人瞠目結舌,而網民們的態度似乎也與近些年來在大陸歷史教科書中不斷「縮水」的文革描述不無關係。據端傳媒此前報道,舊版教材這樣描述文革:「毛澤東錯誤地認為,黨中央出了修正主義,黨和國家面臨著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而新版教材卻將「錯誤地」三個字以及「黨中央出了修正主義」予以刪除。初中歷史課本刪去了「文化大革命」一課,與大躍進一起併入「艱辛探索與建設成就」,並加入文革期間的科技成就;課本中原本佔據4頁、一整個課時的「文化大革命」,縮減為一個小標題。歷史教科書明顯的愛國主義傾向不僅影響著一代人的歷史判斷,連上海版歷史教科書的主編蘇智良也坦言,「中國的歷史教科書是非常有政治傾向性的,我認為我編的歷史教科書也是非常有政治傾向性的。」

一些網民對自2020年全國統一的新版本高中歷史教科書中對文革章節的修改表達過不滿。一位名為@悶聲發財喝咖啡的網民說,「『文革是所有中國人(大陸)的噩夢,如果一定說它有什麼積極意義,那就是讓中國人不再搞文革。』——這是我高中時代歷史老師在上這一課的時候的結論。我現在發現他的結論是錯的,並且,歷史教科書也被改了。」

如今傅聰逝世後的微博評論區氛圍,有人感嘆:「評論真是讓我對這個時代感到絕望,我想當下那股狂熱的氛圍又回來了,2020的確該被載入史冊。」

傅聰曾在2011年接受中國國家大劇院專訪時這樣表示:「百年之後人家怎麼說我,反正我也管不了了。我相信百年以後,說我的事情一定有很多不同的說法,很多莫名其妙的,可是我管不了了。反正是身不由己的事情,身後名利的事情,顧不上這些,無所謂。」

傅聰 小端網絡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