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風物 第57屆金馬獎

2020金馬獎全局預測:別忘了一個獎項最重要的

《消失的情人節》贏面不大?黃信堯的獨白仍有用?香港電影佔了議題便宜嗎?《孤味》是「國民電影」?


《消失的情人節》電影劇照。 網上圖片
《消失的情人節》電影劇照。 網上圖片

《狂舞派3》11月19日擔任金馬影展閉幕片(另一部閉幕片是陳健朗執導的《手捲煙》)在台灣世界首映之後,入圍第57屆金馬獎的作品已全數放映,接下來就是11月21日晚間的頒獎典禮了。

第55屆(2018)金馬獎,因為《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導演傅榆上台領最佳紀錄片獎時一句「希望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撼動兩岸敏感神經,令中國電影及諸多中港合拍片在第56屆(2019)金馬獎悉數缺席。

真正重要的是什麼?

自從第33屆(1996)首度將中國電影納入參賽範圍,歷經二十多年,金馬獎已成為許多中國獨立電影新銳心中非常重要的獎項指標,因為能夠通過初選表示自己有一定水準,若能獲得提名甚至進而得獎,將會大幅增加作品在大華語區曝光的機會,如果新的拍攝計劃能夠入圍金馬創投達到相輔相成更好。

2019年,因中國國家電影局的公開抵制,引發後續中國片撤賽潮,少了萬瑪才旦的《氣球》、曾國祥的《少年的你》、王小帥的《地久天長》、刁亦男的《南方車站的聚會》等中國優秀作品參賽固然可惜,但在入圍名單宣佈之後,外界擔心的事情並未發生,五部入圍最佳影片的作品分別是:台灣以改編知名電玩遊戲的白色恐怖背景鬼片《返校》和鍾孟宏執導的作者電影《陽光普照》、香港描繪熟年男同志戀情的《叔‧叔》、新加坡電影《太陽雨》、以及HBO出品的二戰背景馬來西亞電影《夕霧花園》。金馬獎用這份入圍名單告訴大家,真正重要的不是參賽數量和國家,而是評審如何透過入圍名單,表達這個獎項的觀點、格局和視野。

《無聲》電影劇照。

《無聲》電影劇照。網上圖片

2020年,雖然中國國家電影局沒有公開動作,金雞獎不再如2019年那屆與金馬獎頒獎典禮撞期,但中國影人仍不敢貿然行動,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延燒,逼使諸多影片無論參展還是上映都必須重新規劃,在10月1日第57屆金馬獎公佈入圍名單中,最佳動畫短片和紀錄片兩個項目赫然出現中國片,情況算是比2019年略好。

真正重要的不是參賽數量和國家,而是評審如何透過入圍名單,表達這個獎項的觀點、格局和視野。

黃信堯的獨白仍有用?

在入圍第57屆金馬獎五部最佳影片中,入圍數量最多的是入圍11項的《消失的情人節》,從影片編導男女主角到技術項目都受到肯定。作為陳玉勳自合拍片《健忘村》在2017年賀歲檔票房失利後再出發之作,《消失的情人節》回歸導演過往擅長描繪的當代草根小人物路線,把他們的每日生活及酸甜苦辣以幽默、溫暖的方式訴說出來,挑大樑的劉冠廷、大霈表現出色,就連客串演出的顧寶明也十足搶戲。

陳玉勳1995年以首部作品《熱帶魚》入圍最佳影片、導演、原著劇本等五個獎項,只拍原創喜劇的他,讓文英、廖慧珍、陳進興三位草根演員拿下金馬配角獎項,這回兩位主角同獲提名,尤其在《同學麥娜絲》、《無聲》和《消失的情人節》皆表現出色的劉冠廷是以後者獲得提名,或許有機會再上一層樓,達成連續兩年連拿男配角(去年以《陽光普照》獲獎)及男主角的輝煌紀錄。不過,《消失的情人節》影片完成度雖高且兼顧技術環節,是台灣電影年度重要作品,但與陳玉勳過往作品相較,延續《愛情來了》所欲討論的都會日常及對愛渴望的寂寞人心母題,輕巧討喜但新意不多,加上故事構想誕生於二十年前以致少了點時代性,在最佳影片項目的贏面不大。

《同學麥娜絲》電影劇照。

《同學麥娜絲》電影劇照。網上圖片

入圍數量居次(9項)的是黃信堯執導的《同學麥娜絲》,和《消失的情人節》一樣從編導、演出及技術皆獲提名。黃信堯是獲獎無數的紀錄片導演,2017年首部劇情長片《大佛普拉斯》延伸他自己的短片作品《大佛》,黑白冷冽的影像風格、辛辣尖銳的批判視野、貫穿全片的風趣旁白為他拿下金馬獎最佳新導演。

這回《同學麥娜絲》取材他記錄高中同學和自己畢業後際遇的紀錄作品《唬爛三小》,描述四個「四十有惑」的高中同學面臨的婚姻及事業壓力,影像從黑白變成彩色,但是黃信堯獨一無二的台語旁白依舊沒變,這是他的魅力也是侷限所在,因為一旦沒了黃信堯的旁白,電影的魔力立刻從加分變成扣分,但是如果每部片都用旁白這招,觀眾總有煩膩的時候,這應該會成為決審階段眾家評審傷腦筋的事情。另外,《同學麥娜絲》最精彩的莫過於讓中年男子心有戚戚焉的人生感懷,四位擔綱主演的男主角在報名金馬獎時刻意全報名配角項目,其中兩位獲得提名,也許今年的最佳男配角就在這兩位之中。

再來是入圍8項的《無聲》及入圍7項的《手捲煙》,兩片皆是新銳導演的首部劇情長片,不僅皆獲新導演提名,在演員和技術方面也各有斬獲,不過《無聲》並未入圍最佳影片,《手捲煙》則未獲劇本提名。《無聲》導演柯貞年的短片作品《無名馬》以獨到視角描繪校園霸凌現象,曾入圍金馬獎創作短片項目,這回她以類型片方式處理啟聰學校的性侵事件,對於聲音和影像的呈現非常出眾,幾名扮演聾人的年輕演員表現驚人,對於爭議題目的面向挖掘和尺度拿捏皆可見其處理上的慎重和深思熟慮,未獲最佳影片提名相當可惜,但其他項目得獎機率應該不低。

這是他的魅力也是侷限所在,因為一旦沒了黃信堯的旁白,電影的魔力立刻從加分變成扣分,但是如果每部片都用旁白這招,觀眾總有煩膩的時候。

《手捲煙》電影劇照。

《手捲煙》電影劇照。網上圖片

香港電影最迷人之處

《手捲煙》在年初疫情最嚴重的2、3月時艱困開拍,故事主角是因香港97回歸後失業而住進重慶大廈的華人英軍,淪落江湖媒介狗屁瑣事賺點蠅頭小利,因緣際會救下一對南亞移工兄弟,因此捲入台灣和香港黑幫的對峙無法脫身。才剛滿三十歲的陳健朗卻有顆老靈魂,本身是演員也導過短片的他這回把香港電影慣見的黑幫犯罪片拍成了西部片,只不過廣袤無垠的荒野變成窄道暗室層層交疊的重慶大廈,支持本片無酬演出的林家棟則被塑造成猶如《經典老爺車》(Gran Torino)中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那般性格頑固內在受創的退役軍人角色,他在用盡氣力捍衛一對南亞移工兄弟的同時,也維護了曾是軍人的自己最後尊嚴。

陳健朗以實景拍攝重慶大廈黑幫火拼,空間場景調度出色,不過對於退役華人英軍的內在心境變化及他與過去部屬、南亞移工間的情感描繪,就有點流於刻板印象。片中有句你們香港人只會「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台詞,令人不免聯想到去年反修例運動,或許金馬獎複選評審將這部「很香港」的作品提升到入圍最佳影片的層級,便是基於其時代性的考量吧!

《狂舞派3》電影劇照。

《狂舞派3》電影劇照。網上圖片

過去三十年來,香港影人早已習慣用創作去回應社會,以戲劇去穿透現實,這點他們永遠表現得比台灣更即時、更激動、也更直接。

說到時代性,獲本屆金馬獎六項提名的《狂舞派3》亦然。七年前《狂舞派》令顏卓靈獲金馬獎女主角提名,七年後《狂舞派》略過第二集直接拍成第三集,片中其實有說明眾家舞者合演片中片《狂舞派2》正在公映,顏卓靈飾演的Hana暴紅,在經紀公司勢利的操作下,她和男友及其他跳舞夥伴都面臨要做出選擇的關卡,而Hana極力催生的《狂舞派3》劇本出爐,卻與她期待的完全不一樣⋯⋯這部早在2018年便完成拍攝的作品,直至今年才後製完成,雖然在創作上不似《手捲煙》那般從題材到拍攝皆受到反修例運動和新冠肺炎氛圍影響,在某些橋段上難免令人想到好萊塢的《舞力全開》(Step Up 2: The Streets)及《歌喉讚》(Pitch Perfect)系列作,但黃修平把這部講述夢想的成長電影拍得不落俗套,從草根視野去省思香港的資本主義和階級差異的出發點也有足夠誠意,並非蜻蜓點水佔議題便宜。

也許這就是香港電影最迷人的地方。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啟發了一系列的香港移民題材及穿越時空類型片;1997年前後,以杜琪峯領銜的「銀河映像」推出從動作犯罪片到兩性喜劇在在回應香港不同階層對於九七回歸的焦慮感;然後就是在香港名家大導盡皆北上尋求中國資金及市場、「純港片」少之又少的2020今天,《狂舞派》和《手捲煙》的誕生,就和另部獲得三項提名的《幻愛》、入圍創作短片獎的《夜更》(導演是拍過《十年》其中〈浮瓜〉的郭臻)同等珍貴。周冠威執導的《幻愛》,講述一名思覺失調症康復者的愛情故事;郭臻二度入圍金馬創作短片獎的《夜更》(上次以短片《流放地》入圍),則是講述與「反修例運動」立場相反的計程車司機在一個晚上三趟載客的遭遇。

《幻愛》雖未直接與香港現況連結,但對於現時社會氛圍的緊繃和壓力感有相當傳神的捕捉;至於《夜更》則是前進運動現場捕捉當地景況,場景的真實、氛圍的真實進而與虛構的戲劇情感進行作用,中年司機在片尾看著年輕學子久久不願離去的目光,是擔憂不捨更是感懷附帶祝福。過去三十年來,香港影人早已習慣用創作去回應社會,以戲劇去穿透現實,這點他們永遠表現得比台灣更即時、更激動、也更直接。

《親愛的房客》電影劇照。

《親愛的房客》電影劇照。網上圖片

優與劣摻雜太多主觀因素,所以金馬獎真正的重要性,是特定組成的評審團去做出一個他們如何看待年度華語電影表現,所進行的排序和圈選,而這樣的決定,有時不是一年半載就會出現結果的,有時是五年、甚至十年。

結果不是一年半載就出現

《親愛的房客》入圍項目雖然不多(6項),但從編導演到配樂都獲得肯定,得獎機率應當不低,這是身為導演的鄭有傑對於他的角色最有愛的一次,也是向來關注社會議題且勇於透過作品去幫自己支持的理念發聲的他表現最成熟的一次(關於此片詳細討論請見端傳媒影評)。此外,在台灣影視圈演戲超過半世紀,從台語片演到侯孝賢和楊德昌的新電影,從幾百集的八點檔長壽劇演到學生短片的陳淑芳,以及出道二十年的莫子儀,也都交出表演生涯最好的成績單,未曾入圍金馬獎的兩人,今年奪獎機會格外濃厚,陳淑芳另以叫好叫座的婆媽家庭片《孤味》入圍女主角,而且她在片中主唱的同名主題曲〈孤味〉也入圍原創電影歌曲,入圍新導演等6個獎項的《孤味》,是近期全台熱賣的「國民電影」,新銳導演許承傑把一個講述大老婆如何「放下」的故事,拍得優雅迷人,說不定有機會讓陳淑芳今年連拿女主角和女配角兩個獎項。

最後是獲最佳影片、導演、音效三項提名的《日子》,距離2013年《郊遊》睽違七年的劇情長片。蔡明亮對於說故事這件事情越來越不在意,《日子》最初源於記錄李康生的生活,後來加入他在曼谷挖掘的寮國素人演員亞儂弘尚希(Anong Houngheuangsy),電影呈現了兩人各自的真實日常,然後是一場性交易,亞儂弘尚希走進李康生的房間,為他進行了一場情色按摩,完事之後兩人走到樓下,坐在小吃攤吃麵。46顆鏡頭,幾乎沒有語言,唯一煽情的是音樂盒裡頭的旋律,卓別林(Charlie Chaplin)晚年作品《舞台春秋》(Limelight)主題曲〈永恒〉(Eternally),如同《郊遊》片尾所凝視廢墟裡的那幅畫,觀賞蔡明亮的電影就像在欣賞一個錄像藝術、一場多媒體展演、一幅意義不明的畫作,可以自行解讀,也可以不去解讀單純感受。他的作品自成一格,很難與其他入圍作品比較,以藝術成就來論,把最佳影片和最佳導演頒給他是毋庸置疑,但是不頒給他也不會減損他作品上的份量或是金馬獎的影響力。

《日子》電影劇照。

《日子》電影劇照。網上圖片

評審的為難與困難,永遠不是在於如何比較孰優孰劣,因為優與劣摻雜太多主觀因素,所以金馬獎真正的重要性,是經由這個特定組成的評審團,去做出一個他們如何看待年度華語電影表現,所進行的排序和圈選,而這樣的決定,有時不是一年半載就會出現結果的,有時是五年、甚至十年。就拿第28屆(1991)金馬獎入圍名單來看,有楊德昌《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王家衛《阿飛正傳》、李安《推手》和關錦鵬《阮玲玉》同場較勁,最終《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贏得最佳影片獎和原作劇本獎,王家衛獲頒最佳導演獎(《阿飛正傳》另獲多項技術獎),《推手》和《阮玲玉》分獲男主角和女主角獎,然後《推手》又和《阿飛正傳》共得女配角獎,評審團另破例頒給《阮玲玉》這部影片及李安個人「評審團特別獎」,看似安慰獎,如今看來卻不免佩服評審團的目光遠大。

星馬驚喜

東南亞的日常被他平靜緩慢的鏡頭拍出了魔幻詩意的氣味,適時加入的劇場元素既豐富了視覺構圖,也顛覆了台灣觀眾對於東南亞華語片的既定認知。

今年除了上述幾部強勢入圍的台港影片,星馬電影也出現不少驚喜,雖然沒有像去年《夕霧花園》和《太陽雨》那般多項入圍的強勢作品,但是入圍男主角及造型設計的新加坡喜劇《男兒王》、入圍原創電影歌曲的馬來西亞校園片《你是豬》及入圍新導演、原著劇本的馬來西亞電影《南巫》皆不容小覷。李國煌以深厚的喜劇功力詮釋為了養家活口反串女人的失業白領,把新加坡中年男子被競爭社會壓得喘不過氣的辛酸用華麗的扮裝歌舞及英文、福建話交雜的歌曲表現出來,令人拍案叫絕。

既是歌手也是導演的黃明志挑戰爭議主題,以多線敘事多重觀點重現一樁被馬來西亞主流媒體刻意掩蓋、始於種族問題的校園悲劇,電影拍得太過粗糙,但是它可貴之處在於黃明志如實傳達了他身為創作者的憤怒,那個憤怒不加修飾,顧及不了其他,甚至強大到淹沒了其他毛病,讓觀眾忘記吹毛求疵直視片子核心(也就是馬來西亞的種族問題)。而集合四種語言寫成的髒話Rap《Happy Family》非常強大有力,是本屆五首電影歌曲中獲獎機會最高的入圍者。

當然不能忘了張吉安首部作《南巫》,講述自己父親被下降頭的童年往事,東南亞的日常被他平靜緩慢的鏡頭拍出了魔幻詩意的氣味,適時加入的劇場元素既豐富了視覺構圖,也顛覆了台灣觀眾對於東南亞華語片的既定認知。《南巫》如同2013年《爸媽不在家》、2015年《路邊野餐》和2016年《八月》,正是那種影迷期待在影展中挖掘,期待在電影獎中被肯定,形式與風格皆有可觀,既有私人情懷又能擴及社會、國族、時代、世代的傑出作品。雖然它僅獲兩項提名,無論得獎與否,它已在第57屆金馬獎刻下自己的名字。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香港電影 台灣電影 金馬獎 東南亞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