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風物 被疫情改變的生活

不想聽Spotify還能聽什麼?五個當下最受歡迎的獨立音樂串流平台

互聯網巨頭時代,在哪裏才可以聽到世界上真正新鮮的音樂創意和獨一無二作品?我們為音樂付出的每一分錢,如何可以避開巨頭惠及真正需要資助的創作者?


德國一個有關音樂的展覽,有不少懸掛在牆上的耳機。 攝:Boris Roessler/picture-alliance/dpa/AP/達志影像
德國一個有關音樂的展覽,有不少懸掛在牆上的耳機。 攝:Boris Roessler/picture-alliance/dpa/AP/達志影像

​新冠病毒大流行令全球音樂產業受到嚴重衝擊。因世界各地不同程度的封鎖、聚眾限制及出入境管制,2020年本應發生的音樂會和巡演基本上不是取消,便是延期至明年;由此而來的,則是音樂會承辦單位(music promoter)、演出場地、音樂藝人代理(booking agent)、藝人管理、門票公司、轉售仲介等等相關行業,骨牌效應般陷入財政危機和倒閉可能。據世界經濟論壇數據,近年來音樂演出和音像銷售佔音樂產業收入大概各一半,藝人從演出中得到的營收,由1982年的26%上升到2019年的60%。但疫情期間,大部分演出場所收入則近乎為零,包括藝人在內的相關各部門從業人員生計均大受影響,特別是較少勞工保障的自由業者。

雖然許多藝人在這段期間推遲了唱片發佈,但出於財務考量總不可能無限期押後,且當下大唱片公司營收早已由實體唱片轉移至串流播放——以美國為例,據尼爾森美國音樂市場年中報告,自選音像串流(on-demand audio streams)佔據音樂消費模式整體近80%,其中疫情期間唯獨串流銷售比去年同期有16.2%的增長,其他如實體唱片、電子唱片等項目均有所下跌(黑膠卻有所增長)。足不出戶的生活令串流平台可說是一支獨秀,疫症下發揮平台優勢,成為整個音樂工業的大贏家。

我們為音樂付的錢,到創作人手裏還剩多少?

以 Spotify 為例,每1000次的播放才可能為創作者帶來4.37美元的收益,即每次播放只帶來0.00437美元!微薄的版稅和消失的演出機會,不單止影響主流音樂產業生態,更給予許多獨立音樂人雙重的打擊。

然而,假若我們從音樂人的角度出發,串流播放又能否為他們提供足夠收入?現實世界往往是殘酷的,串流的確成為音樂人和唱片公司新的收入來源,但扣除了唱片公司分成,藝人收益往往份額很少;另外串流平台的收入主要依靠訂戶和廣告,將播放數字換算成為版稅,以 Spotify 為例,每1000次的播放才可能為創作者帶來4.37美元的收益,即每次播放只帶來0.00437美元!也許對每首歌都有數以百萬計點擊的藝人來說(畢竟大部分藝人均有許多作品),串流所帶來的收益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但對於沒有高點播率的小眾藝人來說,串流所帶來的收益實在太過微不足道。

換句話說,微薄的版稅和消失的演出機會,不單止影響主流音樂產業生態,更給予許多獨立音樂人雙重的打擊。短期內,業界一方面不得不尋求政府設置紓緩措施,另一方面透過科技去尋找另外的展演平台。

串流演出平台算不上是新的玩意,自2010年起,Boiler Room 便將實況派對 DJ 演出串流作為其平台內容,平台如 Twitch 將實況串流(live streaming)用戶化,電遊實況串流成為新一代的互動平台。然而,以音樂用家為主的實況串流平台並不盛行,現存的 Boiler Room 以內容策展主導,用家依舊是聽眾而及消費者,音樂人並不容易被邀請登上其平台。雖然自2010年代中後期起,各大社交媒體紛紛推出實況串流服務,令實況串流普及化,但音樂演出串流對混音技術上的需求和空間呈現效果的需要,以及音樂演出本身所需的製作,均令實況串流演出顯得不容易。

疫情期間,音樂實況串連暫時成為主流音樂產業表演的方式,無論是音樂會直播、在家錄影再進行後期製作、虛擬遊戲世界裏舉辦演唱會⋯⋯相比之下,獨立音樂人就只能透過現成的平台進行直播,除了音樂演出之外,便是採取以遊戲直播、聊天等,去和群眾建立更深刻的關係等權宜之計。

在巨頭盤踞的世界裏,做了獨特的音樂怎樣不委身於行業巨頭而能直接找到自己的聽眾?作為聽眾的我們,除了 spotify 和 Apple music,又在哪裏可以聽到這世界上真正最新鮮的音樂idea和獨一無二作品?我們付出的每一分音樂費用,如何可以避開巨頭直接資助到需要資助的音樂創作人?如下介紹五個當下最時興的音樂串流平台,希望有助於如上種種目的。

01 獨立音樂人的平台經濟:Bandcamp

Bandcamp用戶展示自己的音樂收藏,讓別人追蹤你的音樂品味。

Bandcamp用戶展示自己的音樂收藏,讓別人追蹤你的音樂品味。圖:作者提供

無論是著名樂隊 Sonic Youth、Cigarettes After Sex ,還是另類饒舌歌手 Madvillain 和 Denzel Curry 等等, Bandcamp 一直都是樂迷發掘另類音樂的天堂,許多另類音樂人的製作如 Lydia Lunch 的音樂更只此一家可以聽到。

成立於2008年,來自美國的網上音樂銷售平台 Bandcamp 可以說是現時最受獨立音樂人和獨立廠牌歡迎的銷售平台。現時 Bandcamp 的音樂種類多元並細緻,從女巫浩室(witch house)到死蕊金屬(deathcore)、從新爵士(nu jazz)到棟篤笑(stand-up comedy),無所不包。

Bandcamp 最廣為人知的,是他們的公平音樂交易政策(Fair Trade Music Policy):電子音樂銷售只分15%的營利作開支,而實體銷售(包括周邊)更只分一成!另計4-7%的交易費,Bandcamp 確保藝人和廠牌有起碼八成的收入,並每天過數。設置藝人和廠牌戶口在 Bandcamp 相當容易,也不需要經過發行商(distributors)便可直接在其頁面上載音樂、安排發佈日子、上載音樂錄象和周邊產品目錄;另外藝人可自行設置價錢,甚至免費、或讓用家決定付多少;用戶購買後除了可下載音樂的電子檔外,更可以在 Bandcamp 的流動程式無限收聽。

正因為種種安排均以音樂人為先,Bandcamp 成為當下網上音樂收藏家最為熱愛的網站。除了音樂人外,使用者以用戶身份購買音樂,那些音樂會成為用戶簡介的一部分,用戶可以選擇透露自己的音樂收藏,以及追蹤別的用戶、音樂人、廠牌,以得知他們最新的購買和音樂推出,直接或間接在 Bandcamp 上成為一個個另類的音樂社群。

近來,Bandcamp 更積極開拓新內容,透過文章去介紹在 Bandcamp 目錄上來自世界各地不同風格以及不同樂種的音樂——一方面推廣音樂資訊,另一方面為音樂人帶來更多的矚目。無論是著名樂隊 Sonic Youth、Cigarettes After Sex ,還是另類饒舌歌手 Madvillain 和 Denzel Curry 等等, Bandcamp 一直都是樂迷發掘另類音樂的天堂,許多另類音樂人的製作如 Lydia Lunch 的音樂更只此一家可以聽到。

Bandcamp 的上述功能可以算得上是為音樂人度身訂做,不過,它最弱的一項也許是其流動程式的應用限制。兩大軟件平台蘋果和 Android 的條款規定,程式內付費是需要分賬給平台的;而Bandcamp 為免影響其本身的分賬制度,所以其流動程式目前並沒有購買音樂的功能,用家只能在網頁上購買,並登入流動程式作串流播放,而只有已被購買的音樂才能夠無限播放,未購買的音樂有播放次數限制。

02 Soundcloud:結合發佈、串流、另類場景和聽眾互動的綜合平台

Bandcamp 之外,另類場景中最廣為人知的平台應該是 Soundcloud 了。它由兩個瑞典音樂人 Alexander Ljung 和 Eric Wahlforss 在2008年的柏林成立,最初目的是設立一個令音樂人可以協作與討論的平台,後來轉型成一個音樂發佈平台,任何人都可以將自己的音樂上載於 Soundcloud,給更多人聆聽。

Soundcloud 的介面簡潔清晰,兼且着重於留言、回應和追蹤等的社交功能。

Soundcloud 的介面簡潔清晰,兼且着重於留言、回應和追蹤等的社交功能。圖:作者提供

Soundcloud 作為強大的音樂社群成為近年新興樂種的發源地,著名的例子如 Cloud rap / Soundcloud rap 。傳說中火炭麗琪大戰Serrini的神曲,更只此一家。

和 Bandcamp 比較,Soundcloud 並不是音樂銷售平台,用家只可以在樂曲附上鏈接連到外圍網站去購買;但 Soundcloud 正好補了 Bandcamp 的不足:Bandcamp 主力銷售,Soundcloud 主力發佈。Soundcloud 最強大的功能是其以播放音樂為核心的演算法和強大的用戶社群介面設計,其播放音樂介面展示音樂的動態範圍(dynamic range),讓聽眾可以在音樂的特定時間上留言,每首歌曲均能夠點讚和分享,用戶追蹤、密訊等功能彷彿就是音樂版的 Instagram,用戶更可以自行集合歌單或專輯以發佈,以及製作私密上載以指定連結分享給別人作預聽。

隨著用戶增長,Soundcloud 的演算法愈加強大,除了每首上載樂曲均會自動提議主題標籤(Hashtag)外,每首樂曲還均會自動連係到其他關連樂曲,讓聽眾發掘更多風格類近的音樂人。Soundcloud 作為強大的音樂社群成為近年新興樂種的發源地,著名的例子如 Cloud rap / Soundcloud rap ,和藝人如 Chance The Rapper 便以獨立音樂人身份在 Soundcloud 發佈作品。好些地下饒舌歌手例如 YoungQueenz、火炭麗琪的歌都是在 Soundcloud 上獨家發佈的,傳說中火炭麗琪大戰Serrini的神曲,更只此一家。

Soundcloud 的收入來源主要來自廣告和訂戶費用,訂戶能夠提升其音樂上載的數量以及查看更仔細的流量數據,好讓用家得知其音樂播放的用戶來源和流量。自 Soundcloud 易手以來,平台為了增加更多訂戶,現在更為訂戶提供電子音樂平台發佈服務,即透過其系統,音樂不單止可以在 Soundcloud 上收聽,更可以同時發佈在多個主流音樂串流平台如 Spotify、Apple Music、Tidal 等等的平台,讓 Soundcloud 成為給予獨立音樂人一站式的音樂發佈平台。

當然,用戶增長及易手後的政策改變也促使這個平台進化。特別是平台對上載音樂的版權內容日趨嚴格,許多用戶自行改編流行曲的混音往往會被其演算法自動偵測,令二次創作作者不容易分享和發佈其二次創作。另外是 Soundcloud 的流動程式因受部分地區版權協會的條件所限,並不能在全球各地的程式商店上架,因此也限制了部分地區 Soundcloud 的用戶數量。

03 Mixcloud:DJ 錄音、網絡電台記錄和串流新天地

著名網絡音樂電台 NTS 在 Mixcloud 上有超過四萬多個節目錄音。

著名網絡音樂電台 NTS 在 Mixcloud 上有超過四萬多個節目錄音。圖:作者提供

隨著主流平台如 Facebook 將會禁止 DJ 在其社交平台作音樂串流,Mixcloud 更為音樂人特別是 DJ 提供一個不受版權限制而又同時確保版權持有人得到應得利益的平台。著名音樂人坂本龍一和 Jamie XX 在 NTS 留下的獨家節目混音便可以在 Mixcloud 回顧。

雖然 Soundcloud 也有許多 DJ 錄下的混音(DJ mix),某程度上 Soundcloud 和 Mixcloud 在功能上有所重疊,因為也有如 NTS 和眾多網絡電台等平台在 Soundcloud 和 Mixcloud 同時上載其節目,但 Mixcloud 之所以能夠和 Soundcloud 作出分別,在於其免費無限上載的容量,以及它的嵌入播放器介面——能夠輕易讓各網絡平台將 Mixcloud 的服務嵌入在自己的網站內,也在於 Mixcloud 的音樂辦識功能讓付費用家得知其混音曲目,另外就是 Mixcloud 一方面沒有像 Soundcloud 那樣嚴格的防止上載政策,但另一方面透過其音樂辦識功能,可以確保被播放音樂的藝人得到版稅,從而令用家和音樂人一舉兩得。

比起其他平台,Mixcloud 的知名度只維持於眾多的網絡平台聽眾和用家之間,其收費系統也只限於在平台上提供更多的功能和資訊;但自今年四月開始,Mixcloud 開始為付費用戶提供串流直播服務,當中更容許聽眾付費訂閱以支持其 DJ。隨著主流平台如 Facebook 將會禁止 DJ 在其社交平台作音樂串流,可想而知 Mixcloud 更看上了串流平台的趨勢,為音樂人特別是 DJ 提供一個不受版權限制而又同時確保版權持有人得到應得利益的平台。著名音樂人坂本龍一和 Jamie XX 在 NTS 留下的獨家節目混音便可以在 Mixcloud 回顧。

04 currents.fm:音樂界的 OnlyFans 社群?

currents.fm是音樂人的獨家平台,藝人定期分享獨家內容和歌單。

currents.fm是音樂人的獨家平台,藝人定期分享獨家內容和歌單。圖:作者提供

音樂創作者的獨家內容不限於自己的音樂,更可以是他們策展的音樂歌單,由此將音樂品牌的文化資本轉化成為資訊。用戶可以來一場自己的音樂「策展」,策劃屬於自己的音樂選擇。

相信近年來,如 Patreon 和 OnlyFans 等以個人單位為名義的群眾募資特別流行,內容創作者定期為訂戶製作獨家資訊作為對定戶的回饋。Patreon 的內容創作者如知識頻道、智庫、學習、創作以及各種等級的服務層出不窮,另外 OnlyFans 則以情色內容創作者為主。無論是 Patreon 還是 OnlyFans,其社交圈僅限於內容創作者和用戶之間的互動,從而欠缺社群元素(大概 OnlyFans 的用戶對其他用戶並沒有什麼興趣吧)。因此,currents.fm 便嘗試打破上述群眾募集資金平台的局限,以音樂創作者和廠牌為主,將音樂獨家內容拓展至社群。音樂創作者的獨家內容不限於自己的音樂,更可以是他們策展的音樂歌單,由此將音樂品牌的文化資本轉化成為資訊。用戶可以從眾多的創作者中來一場自己的音樂「策展」,策劃屬於自己的音樂選擇。

currents.fm 作為最新進的音樂平台,目的還在 alpha 階段,意味著許多功能例如連結和播放器等仍未十分穩定,但其搜尋系統應該是眾多平台裡最進取的一個,無論是 Soundcloud、Bandcamp、Apple Music的音樂均能被搜索到之餘,更會顯示音樂的廠牌好讓聽眾追蹤。在這段疫情期間,currents.fm 更聯同其他平台,合作建立虛擬舞台以及虛擬音樂節,以實驗虛擬場域的可能性。到目前為止,上海著名電子音樂廠牌 SVBKVLT、著名廠牌 Hyperdub 的電子實驗音樂製作人 Loraine James 均有在此平台分享獨家內容。

05 LANDR:音樂界的 Uber 和 Airbnb

今年六月,LANDR 推出了 LANDR Pro Network ,音樂工業市場。各種音樂相關工作你都能夠在其網站上根據經濟能力,聘請到專業人士為你服務。相信這種類似 Uber 和 Airbnb 的配對經濟平台,將會為音樂工業帶來新的衝擊。

LANDR 為著名的人工智能母帶後期製作服務,其服務種類日漸成熟和仔細,照顧你音樂創作的需要。

LANDR 為著名的人工智能母帶後期製作服務,其服務種類日漸成熟和仔細,照顧你音樂創作的需要。圖:作者提供

自2014年成立以來,LANDR 一直聞名於其人工智能母帶後期製作服務,其低廉的收費也許免卻了許多音樂人的苦惱,但也有許多專業人士質疑其後製質素,並不如專業人士般能夠對症下藥以配合不同音樂風格的需求,也欠缺了音樂人和母帶製作師的交流;但對許多睡房音樂人來說,他們對母帶後期製作服務的要求實屬不高,基本的後製能夠確保音量、聲頻幅度、和空間感平衡便已經很足夠,所以類似的自助式人工智能母帶後期製作在近十年來也開始大行其道,而隨著演算法的改進和資訊增加了機器學習的數量,人工智能技術只會日趨成熟,終有一日能夠媲美專業母帶製作師的水準。

當然,LANDR 的野心並不停留在此,今年六月,LANDR 推出了 LANDR Pro Network ——開始在其網站上設置音樂工業市場,無論旋律創作、各類樂手歌手錄音、混音、節拍製作、封面藝術創作、混音意見回饋,甚至乎唱片評論、簡介寫手、市場策劃等宣傳工作,你現在也都能夠在其網站上根據你的經濟能力,去聘請到專業人士為你服務。假如你也是專業人士,對自己的技能抱有充分信心,你也可以登記成為服務提供者,讓你的技能釋放於勞動市場。相信這種類似 Uber 和 Airbnb 的配對經濟平台,將會為音樂工業帶來新的衝擊。

不可逆轉的網絡平台經濟

上述我們探討了時下與音樂相關的發佈平台和新興的經濟模式,事實上音樂發佈和銷售平台這件事,早已發展了超過十年,在音樂場域裡早已人人皆知;而新興的服務例如群眾募資平台的概念,也隨著大形平台如 Patreon 和 OnlyFans 而廣為人知;另外配對型服務如 Uber 和各種外賣平台,也早已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所以音樂服務配對平台化,不過是大勢所趨,將音樂人的技能借助網絡來釋放於市場。

隨著世界各地均需面對後疫症的社會處境,網絡遙距交流等技術由本來是為了方便用戶的附加價值,變成了生活必須的工具。在華語地區,類似的服務如中國大陸的蝦米音樂、台灣的街聲,以及 IndieCast.fm,都以地區市場為主,在外圍日漸成熟的網絡經濟下能否殺出一條血路?而亞洲的科技投資者又有沒有這樣的遠見?莫論以上的平台會否繼續生存,我們不得不能夠無時無刻適應新的時代帶來的挑戰。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音樂趨勢 共享經濟 串流 音樂產業 獨立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