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運動一年 Black Lives Matter 廣場

小端網絡觀察:Trump or no Trump?香港示威者及遊說團體如何看美國示威和特朗普?

眾志常委敖卓軒在訪問中提及「特朗普的角色不太重要」,引發連登網民不滿,認為眾志代表香港人和特朗普割蓆。到底香港示威者和網民如何看待特朗普和美國BLM運動?


2019年11月28日,香港中環愛丁堡廣場,民眾集會感謝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有出席者帶上特朗普的肖像旗幟。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11月28日,香港中環愛丁堡廣場,民眾集會感謝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有出席者帶上特朗普的肖像旗幟。 攝:林振東/端傳媒

【編者按】小端網絡觀察主要處理網絡熱議事件的始末,記錄中港台澳及國際的熱門網絡事件或爭議中的網友的公開論戰及討論,供讀者快速瞭解各地的網絡熱潮和事件。為了保證中國地區網友安全,部分發言不會露出其名或者網名、頭像等等可能暴露其實際信息的內容,以防止造成對方的不便。

自香港爆發反修例運動以降,為尋求外界對香港狀況的關注、甚至聯繫海外力量以對中國進行反制行動,示威者經常在集會遊行中揮動他國國旗、呼喊英文口號,而「國際遊說」、「國際戰線」也成為傳統政客及抗爭者經營的另一戰場。踏入2020年,熱熾的街頭運動遭到疫情中斷;另一邊,北京出手通過港區國安法、特朗普放話香港已進入「一國一制」的反擊;大國之間的角力加速,聚光燈在疫情下再次落在香港身上,國際遊說在此時此刻備受關注。

不過近日,眾志常委敖卓軒接受BBC訪問時,提到認為「特朗普的角色不太重要」(I don't think Mr. Trump's role is so important.);且稱部份香港支持特朗普的示威者為「極右」(far-right pro-Trump people),迅即引發香港討論區「連登」網民的不滿與批評:指眾志「公器私用」、「無啦啦代表香港人同侵(trump) 割蓆」、「出到去國際線倒米(搞砸事件)」等。至晚上,更有網民於Twitter發起投票提出不信任動議,要求敖退出國際線;事後敖卓軒及黃之鋒為此撰文道歉。

在敖卓軒的帖文當中,其重申眾志多年來一直爭取跨黨派支持與合作,不要讓外界誤會香港示威者偏袒某一美國政黨;然而大多網民並不接受敖的說法,留言斥行文間「完全feel唔到歉意」,又指他應該用英文於Twitter上向特朗普解釋事件。秘書長黃之鋒後於Facebook發布一則附有「各位連登網民 對不起」配圖的帖文,表示已消化網民對眾志及其想法,承認事件中令大家失信的錯誤;有關帖文共收獲超過1.2萬網友的讚好,留言中不少網民表示道歉「不完美可接受」、「不割蓆,不分化」。

有關事件雖告一段落,但網民對國際遊說定位及取態的討論則仍在發酵。

2020年6月1日,總統特朗普在華盛頓白宮對面聖約翰教堂外走過,身旁有警察保護。
2020年6月1日,總統特朗普在華盛頓白宮對面聖約翰教堂外走過,身旁有警察保護。攝:Patrick Semansky/AP/達志影像

香港各界對BLM的表態與看法

自美國Black Lives Matter(BLM)運動爆發之後,無大台的流水式抗議、警民衝突催淚煙四起的畫面,不禁讓人與香港的反修例運動相比較。但由於美國政府一直為港人積極拉攏的海外支持者之一,而特朗普政府對國內運動所作出具爭議性言論,卻令香港遊說團體對BLM的表態處於一個尷尬的位置。

6月1日,香港眾志常委羅冠聰於Facebook發文,表示作為爭取民主、公義、自由、人權的香港人,在國際線上從不應只爭取個別政客的支持,稱香港問題永遠是Bipartisan Issue(跨黨議題)。其又言面對群眾對根深蒂固的警暴、種族問題,政府應該正面處理、疏導,並落實機制處理制度問題。

翌日,眾志常委敖卓軒於Twitter發文,表態指將和為BLM抗爭的一方站在一起。他表示自己確信世界各地被壓迫人民均對尊嚴和基本人權有共同的追求。其後帖文獲黃之鋒轉發,表示堅定支持BLM運動。

3日,由香港本土和跨國離散社群組織成的獨立團體「流傘」,發布一則題為「香港的社會運動必須與Black Lives Matter站在一起」的文章,為求打破港人因需依賴美國政府而對BLM運動不表態的忌諱。文中指出,在軍事化的警察暴力在全美國持續惡化時,與美國右翼政治人物合流的香港社會運動開始站不住腳;又斥特朗普等右翼政治人物「不在乎黑人的性命,也不在乎香港人的生命」。

文中強調香港人必須與「黑命攸關」運動站在一起,不只是因為兩地抗爭相似,而更是因為港人在全球資本主義體制中所追求的解放,「是不可能缺少黑人解放」;最後提醒港人必須做出抉擇:繼續無視甚至抗衡Black Lives Matter運動,或是與他們站在一起。

而時事評論員梁啟智亦認為現時「支持 BLM」「其實已算是相當安全」,因為眾民調顯示現時美國各族群都支持相關運動。其指出美國是民主政體,兩黨最後都要聽民意,認為「只要對事不對人」,支持廣受美國民意支持的立場,長遠來說均是利多於弊。

香港示威者對BLM普遍冷感?

儘管不少時政評論員及政治人物均認為支持美國示威無損港人抗爭的利益、網民亦不吝對運動當中的警暴問題作出評論,但將BLM與香港抗爭連結,共同對抗警暴的討論在香港輿論中相對冷清。

端傳媒整理歸納,香港示威者反對連結和支持美國示威的理據主要有三:美國示威運動性質與演變與港截然不同、美國示威或受中共協助策動、以及支持運動會影響特朗普或美國右派勢力對港的取態。

在5月底,連登已有網民發帖強調港人不應插手美國示威。其指出在美國示威中,有人乘機大肆搶掠商店及縱火的事件頻生,認為示威已經「唔係追求普世價值咁簡單」(不是追求普世價值這麼簡單),而當港人仍需要美國政府支持下,若明言支持美國示威,將會「搞到人地政府尷尷尬尬」,「點幫你呀?」(搞到人家政府尷尬,怎麼幫你呀?);帖文至今獲近3000正評,反映相關話題存在一定的話題性並得到不少網民認同。

在該帖文逾650個留言當中,多數網友認同「唔好參與太多人地嘅controversial 嘅野」、「唔係個個美國人都值得去connect㗎!」、「其實識諗都知同香港唔同,香港裝修極都唔會偷嘢,不過有對比就實有傷害」(不要參與太多別人具爭議性的事情、不是每個美國人都值得去連結、其實會想的都知道(美國示威)和香港不同,香港怎麼「裝修」都不會偷東西,有對比就一定有傷害),認為在twitter不要發聲更好。

2020年6月6日,英國倫敦的示威者上街聲援美國示威,期間拳擊一個特朗普造型的玩偶。
2020年6月6日,英國倫敦的示威者上街聲援美國示威,期間拳擊一個特朗普造型的玩偶。攝:Frank Augstein/AP/達志影像

除此之外,連登亦見有帖文指懷疑美國示威與中國有關:「時間剛好在在国安法後、侵侵(Trump)正式同中共反面、美國疫情增長率稍緩、中共擅長網絡資訊戰,党媒短時間內開工」。有關論調獲逾700個正評,網民亦相繼留言讚同說法,指「起因未必是,但網上輿論一定有份推動去分化白人同黑人」、「中共滲透力令人佩服」,有人更言「中共放好多人在Twitter Reddit、要推個勢跟本唔難(要推勢頭根本不難)」。

6月13日,在連登一則呼籲港人嚮應BLM遊行的帖文中,帖主指出已有不少親中媒體及美國左派,在Twitter上稱港人不支持BLM運動以攻擊香港示威者,呼籲港人舉辦支持BLM運動的遊行,以挽回部分左翼支持及體現香港種族融合;不過帖文獲得的關注不大,而正評與負評數目亦相若。

這個帖子下面有多個網民熱門留言,指出BLM運動為美國內政,而當香港抗爭尚未完成時,港人無必要為他國事務插手:「黑人平權你自己美國搞咪得、香港少數族裔南亞一定比黑人多」、「當香港人畀人打、畀人拉、畀人強姦、畀人掉落街嗰陣,竟然要我哋支持blm先?」(當香港人比人打、比人拉、比人強姦、比人掉下樓時,竟然要我們先支持blm?)

另外,也有網民顧慮插手運動會影響特朗普對港的態度:「插隻腳落去, TRUMP 會點諗???」(插手下去,特朗普會怎麼想?)、「兩邊都唔得罪會係對香港人最有利」(兩邊都不得罪會是對香港人最有利)。

美國戰線:Trump or no Trump?

去年11月2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法案生效,為一直堅持在這戰線上行走的遊說者們及港人打下一枝強心針。但踏入2020年,法案具體的執行力仍未確定之際,隨着美國本土疫情的惡化, 有關法案的討論隨即中斷;加上特朗普對中國的取態飄忽,在國際戰線上應否爭取及依靠其支持在社會上已素有爭議。

5月23日,《蘋果日報》曾發起「一人一信救香港」(#TrumpSavesHK),呼籲全港市民於Twitter、Facebook或白宮聯署以引起特朗普關注,反對中國推行「港區國安法」。在連登討論區中可見,推廣有關活動的帖文均獲得過千正評。其後在4日內,活動已在白宮聯署的網站上集合超過11萬聯署

不過,黃之鋒翌日在Facebook發文,批評有關舉措「完全不符合爭取跨黨派支持準則」,指要爭取國際關注支持,「無需要將自己身段放得咁卑微」。但就有不少網民留言批評,斥黃之鋒的言論屬於分化,認為應「兄弟爬山、各有各做」。

博客「無神論者的巴別塔」認為「撐特朗普連任未必一定救到香港」,但至少可以肯定其會出手對抗中國。其又反駁黃之鋒批《蘋果》向特朗普求援「肉麻」一論,指出透過共和黨議員在對香港反應、特朗普嚴辭「阻止解放軍南下」等事,證明「肉麻」求救方式有用。論者強調「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稱「肥佬黎爬佢嘅白宮,你黃之鋒唔順超咪爬你嘅國會山」(黎智英爬他的白宮,你黃之鋒看不順眼就爬你的國會山),而非「搞分化」。

而早前,敖卓軒在接受BBC Vietnam訪問時表示,港人謀求華盛頓兩黨的支持,但稱「特朗普的角色不太重要」。他指特朗普不支持人權,令他們這些人權推動者擔憂;而又相信無論有特朗普與否,大多數美國人均會知道反對中國暴政的重要性。16日,英國《衛報》的一則報導中,亦援引了敖卓軒在twitter上稱香港運動不完善,是因運動中有一群「小而經常發聲」的「極右」親特朗普人士(far-right pro-Trump)的言論。

不少網民對敖卓軒代表香港人對特朗普「割蓆」及冠上「極右」標籤的言論感到不滿。敖卓軒之後在Instagram story反駁網友批評,當中指自己「在華盛頓為場運動做嘅嘢,比起你哋所有人一世加埋都多千倍萬倍」(在華盛頓為運動做的事,比你們所有人一輩子加起來多千倍萬倍);有關言論被網民截圖分享,迅即再引爆網民的憤怒。

16日,連登上先後出現逾十個帖文,均為斥責敖卓軒自視過高,無視港人交給國際說客的責任;而首個帖文共收獲逾2500個正評。至晚上,有網民更於Twitter 對敖卓軒發起不信任動議投票。在近4000票中,過6成投票者認為敖卓軒需引咎從國際線退位,3成人則覺得需要道歉及澄清。

在大量連登網民表達不滿後,敖卓軒在Facebook發文解釋,指自己在BBC訪問中表達不夠清晰,原想指共和、民主兩黨早已對香港取態有共識,希望外界不會誤以為香港人偏袒美國任何一個政治派系。他又對自己在Instagram的失言冒犯其他人,致上最深的歉意。

不過,網民對於敖卓軒的道歉則似乎並不買帳。帖文下留言中,大部分人依舊不滿敖的態度,指其矮化他人努力。有網民又批評其所言違背眾志爭取跨黨派支持的原則,斥敖批示威者為「極右」的指控相當嚴重。

17日,黃之鋒在Facebook撰文,就眾志國際組於訪問間失言致歉。至於有網民要求眾志「清理門戶」,黃之鋒則指希望任何批評、指責,歸究於自己,又言雖不同意敖卓軒的言論,但認為不割席不只適用於對抗爭手足,也適用於對團隊工作的伙伴。留言中,可見一眾網民接納其道歉,稱「不完美,可改善」;也有人認為錯不在黃之鋒,而應是敖卓軒向大家道歉及反省。

至於港人期昐特朗普對中國出手的角色,自由撰稿人趙思樂認為其已成為「美國制中」政策的負資產,國際倡導不應與特定黨派深度綑綁。其指近日反種族歧視的浪潮下,大多數人已認為特朗普此時對中國動手,是為了轉移對警暴和疫情處置不力的公眾壓力;而特朗普的形象跟白人種族主義已經深度綑綁,如果大選後拜登上台,即便民主黨同意對中政策調整,中美之間也會有一個較長的相互試探期,認為「香港是等不起的」。

時事評論員梁啟智同認為,港人因見到特朗普對華口徑的強硬而對其充滿信心,但認為「唔好見佢大聲就覺得可以靠哂佢」(不要看他講話大聲就覺得可以全靠他),又指特朗普出賣過的人數數之不盡,他眼中只有自己的利益,沒有必要對他封神。

2020年5月30日,親中團體到美國駐香港領事館外抗議美國干預中國內政,手持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肖像。
2020年5月30日,親中團體到美國駐香港領事館外抗議美國干預中國內政,手持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肖像。攝: 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博爾頓新書披露,特朗普對港底蘊揭盅?

昨日(18日),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在新書中披露,特朗普曾要求習近平購買美國農產品,以協助其連任;且認為中國於新疆設集中營的舉動「是絕對正確的」;除此之外,書中更披露特朗普原本並不想插手香港事務。

博爾頓的新書名為《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 A White House Memoir》(事發之室:白宮回憶錄),預計將於下週面世。博爾頓在書中寫道,去年6月在日本大阪舉行的 G20 峰會期間,特朗普與習近平單獨會晤時,暗示中國的經濟實力可以影響美國大選,請求習近平幫他連任。

至於香港事務,博爾頓表示於去年6月12日,首次聽到特朗普得悉香港約有150萬人上街遊行,當時特朗普說:「這很重要。」(That’s a big deal)但又言「我不想參與其中(I don’t want to get involved),「我們(美國)都有人權問題」( We have human-rights problems too.)。

今日(19日),特朗普則反駁博爾頓的批評,稱「博爾頓一點也不受歡迎」、指控都是謊言。目前事件仍未在社交媒體引發廣泛討論,但昨日已有零星聲音認為「特朗普從頭到尾都只是利益主義者」,對博爾頓所披露的消息並不意外;另外,有人更「係人都知特朗普Is full of shit!但佢治到全球公敵!」

不過,隨着美國示威燃燒,美國國家過敏症及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更表示新一波疫情或將來襲;另據美國最新民調顯示,拜登的支持率已領先特朗普13個百分點,為今年以來最大的領先幅度,特朗普的連任夢似陷入困境。

面對特朗普於國內民望失算、對華政策方面的虛偽和與習近平緊密關係進一步浮現,港人還會繼續對特朗普抱有期待,抑或是對其態度逆轉想必仍有待拭目。

特朗普 反修例運動一年 國際遊說 美國示威 非裔平權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