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2019冠狀病毒疫情 新冠肺炎

返台陸生健康管理爭議:究竟發生什麼事?

年節過後,在台陸生由故鄉返台,衍生出「如何落實陸生健康管理」的議題。究竟該如何進行合理而有效的陸生健康管理措施?合理措施應該有哪些條件、經過哪些程序?


戴上口罩的乘客於2020年1月22日到達台北的松山機場。 攝: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戴上口罩的乘客於2020年1月22日到達台北的松山機場。 攝: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擴大,台灣政府也同樣對年節後自故鄉返台的大陸學生進行了健康管理,但在實施過程中,由於配套、要件不夠明確,各單位之間說法不一,引來陸生的困惑與質疑。1月26日,台灣疾管署發佈命令,規定來自湖北的大陸人士全面禁止來台,「陸生即日起至2月9日暫緩來臺」,其餘來台交流的大陸人士、陸配也必須配合自主健康管理14天。針對陸生,台灣教育部則印發的《因應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學校對陸生管理計畫工作指引》規定,2月9日及之後入境的陸生需以「屏風區隔」方式進行14天的集中隔離。(《因應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學校對陸生管理計畫工作指引》

對此,在台陸生則發起反對此份《指引》的連署,在一日之內有超過5693位學生簽署,其中4541位為現在仍在就讀的陸生。(陸生連署書

對此,《端傳媒》採訪到其中一位陸生小吉。小吉在1月26日暫緩陸生來台的規定生效之前入境,本身沒有任何症狀、也沒有湖北的旅行史和就醫史,來台前所在城市無一病例。入境後也直接去宿舍管理部門報告自己的狀況,進行登記並測量了體溫。一開始,宿舍方只是建議小吉與其他幾個相似經歷的陸生同學進行自主健康管理,直到2月9日。

根據小吉轉述,自主健康管理項目包含「自我觀察自身症狀,測量並記錄體溫,室內常消毒、有任何不舒服狀況即時通報、少去公共場合、可外出但需戴口罩且需報備」等,宿舍方並要求陸生每四小時就測一次體溫並電話回報。小吉一開始認為這種作法考慮十分周全,也願意配合。

到了26日7點,宿舍方告知小吉,她所在的省份的病例增至80多例,所以必須從「自主健康管理」升級為「自主隔離」(完全不可離開隔離空間、禁止與外界接觸、需要專人協助照顧飲食起居)舍方可以幫忙購買必要物品,食物部分可以點外賣,由宿舍人員送到門口,也願意協助現金不足的問題。

對於「隔離」如此強烈的手段,小吉有些疑慮:學校是根據怎樣的政策決定將管理升級?是哪一個部門賦予了學校宿舍這樣限制人身自由的權力?而且宿舍房間小,並沒有足夠的活動空間,也沒有明確提供相對應的心理支持機制。27日早上,小吉主動撥打了1922詢問疾管署,疾管署的接線工作人員則回應,「強制隔離的狀況只有發生在湖北地區出身或者有湖北旅遊史的人身上」,小吉的狀況並不需要強制隔離,只需進行「自主健康管理」即可。

對此,宿舍主管解釋,這是學校的要求,因為小吉所在的省份已經有八十多個病例,已經相當嚴重,故對小吉進行強制隔離。不少相同遭遇的陸生都認為,宿舍方這樣的作法並不妥當。尤其是教育部《指引》當中「多人一同隔離、以屏風區隔」的作法,更可能引起群聚感染。根據小吉的轉述,疾管署在電話中表示,他們未有聽過教育部這份《指引》的內容,並初步認為這屏風隔離方式「不太可能、不太符合人權」。

按照台灣法理而言,陸生們的訴求並非無所憑據,大法官釋字690號解釋中,曾經對「防疫需求」與「強制隔離限制人身自由」之間的平衡做出討論。於2003年SARS期間,因和平醫院爆發集體感染事件,根據當時的《傳染病防治法》第37條第1項規定:「曾與傳染病病人接觸或疑似被傳染者,得由該管主管機關予以留驗;必要時,得令遷入指定之處所檢查,或施行預防接種等必要之處置。」原理即頗為類似今日對陸生採取的管理措施。

當年,主管機關以此法制定「緊急應變措施」,和平醫院院方緊急召回所有曾和病患接觸的醫師,要求他們返院集中隔離。但在其中,有一位周姓醫師並未返院,事後遭記過、停職、罰鍰、停業等處分。周姓醫師不服,向法院提起訴訟,在各級法院均遭駁回,最後以「認命令醫院員工返院集中隔離,剝奪其人身自由,相關規定違反法律明確性、比例原則及正當法律程序」為由,提起釋憲。

2020年1月13日,台灣疾病控制中心(CDC)人員使用掃描儀來檢查從中國武漢飛來的乘客。

2020年1月13日,台灣疾病控制中心(CDC)人員使用掃描儀來檢查從中國武漢飛來的乘客。攝:Chen Chi Chuan/AFP via Getty Images

關於此一事件,大法官解釋最終認定,《傳染病防治法》相關規定包含「強制隔離」措施在內,這種類型的強制隔離是一種「照護性人身自由的剝奪」(fürsorgerliche Freiheitsentziehung),它並不具有處罰性,而是以照顧人民的生命安全與身體健康為目的。當年的大法官解釋認定,在抽象規範的層次,這樣的規定本身並不違憲。

雖說法律規定本身並不違憲,但確實仍是對人身自由的剝奪,故在政策啟動的前、中、後期都必須從嚴審查。為了使相關人員受隔離之期間能「合理而不過長」,宜明確規範強制隔離應有合理之最長期限,也必須明確規定「施行強制隔離處置相關之組織、程序等辦法以資依循」,事後,受隔離者或其親屬對相關政策不服,要有途徑可以請求法院救濟,對於受到強制隔離者,也應有合理補償之機制。

以此而言,教育部頒佈《指引》乃至各級學校落實的過程,確實有瑕疵。而疾管署的1922專線回覆與校方措施有所落差,爭議發生後,《指引》從教育部網站上被下架。凡此種種措施,都與強制隔離政策所需的「嚴謹之組織、程序」原則不符。

現任司法院院長、當年釋字690號提出不同意見書的大法官許宗力,即曾在意見書中提醒「專業有無可能濫權,當然也是我們考察的重點。歷史經驗顯示,當權者以罹患精神病為藉口,以達整肅政治異己目的之事例,屢見不鮮...或許論者認為傳染病疫情防治與精神病有別,不能相提並論。但既然有罹患精神病為名,行整肅異己之實的事例,本席就不得不對涉及傳染病的強制隔離決定同樣生起警戒之心。」

在當年的討論中,許宗力以此主張,傳染病流行期間,若行政機關強制隔離措施決定進行「對曾與傳染病病人接觸或疑似被傳染者人身自由之剝奪」,應該保留「法官及時介入審查」之空間。雖然許宗力意見最後並未獲得多數大法官同意,不過他仍在不同意見書中指出,「當代憲政主義不就是建立在對權力悲觀、對權力不信任的哲學基礎上?是針對如此具前提性、重要性的人身自由,只要有遭行政濫權剝奪的可能或紀錄,就應未雨綢繆,或記取歷史教訓,多一道制衡程序,『以小人之心』,予以防堵,或防止再犯。」

對此爭議,教育部綜規司司長黃雯玲接受《端傳媒》採訪時回應,該份《指引》是由指揮中心(以疾管署為幕僚)擬定,交由教育部和移民署討論後執行。黃雯玲表示,經過討論後,相關單位已有共識,將以「單間隔離」作為未來陸生返台後的管理計劃原則。未來對於各學校所提的管理計劃,指揮中心會從嚴審核空間問題,以單間隔離作為最大原則。

2020年1月22日,台灣桃園機場,職員正在進行消毒。

2020年1月22日,台灣桃園機場,職員正在進行消毒。攝:Chen Chi-Chuan/AFP via Getty Images

但現在面臨到的實際問題是,並非每個學校的硬體設備都能做到給每位陸生「單間隔離」,又該如何處置?黃雯玲回應,「如果說這個學校的量能,比如說他們有三百位陸生,但他們的空間只能提供一百位陸生進行單間隔離,那就只能先接納一百個陸生進來。」黃雯玲說,假設2月9日開放陸生返台,教育部還會視疫情狀況進行調整,「屆時他們從機場到學校都要安排專人做協助導引。」

對於相關措施引起「違反人權」疑慮,黃雯玲回應,當前疫情發展快速,「我想這個決定是逼不得已,台灣現在疫情還不到社區感染,那如果到社區感染整個影響範圍就會變很大,所以目前就是針對可能性就是要盡可能杜絕。」黃雯玲說,這樣的決定一定會造成陸生在過渡期中的不方便,但這是「逼不得已的決定」。

在《指引》實施過程中,因許多學校尚未完全確認具體作法、各單位回覆不一,造成陸生恐慌,黃雯玲則回應,「可能有些學校還因為春節假期放假不是這麼瞭解,一些老師還沒復工,所以才會有這個狀況,但接下來個案的問題就會進一步請學校給予協助。」對於陸生因相關防疫政策而影響修課權益問題,教育部也開始著手擬定相關指引,「假設2月9日還沒完全開放(陸生來台),為了不要影響他們修課,學校應該要有相關的作法,只要校長同意就可以執行。」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