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2020台灣大選 2020台灣大選

神明不投票:台灣宮廟到對岸交流,他們被滲透、統戰了嗎?

近年來,不少媽祖廟都有赴陸交流的經驗,誰去得最多?他們為何想去?去了就等於「被滲透」嗎?


2019年12月23日,蔡英文在雲林順天宮參拜之後。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12月23日,蔡英文在雲林順天宮參拜之後。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20 年台灣大選前夕,「宮廟被中國滲透並以此介入選舉」的說法甚囂塵上。有關部分台灣宮廟頻繁地到對岸交流,以及宮廟是否被「染紅」,類似爭論伴隨著大選選情與眾多新聞爭論中逐漸浮現。對此,《端傳媒》推出系列專題討論「宮廟染紅」論,上篇為〈神明不投票:「宮廟影響選舉的可能與不可能」〉,並將2018年高雄地方選舉結果與宮廟地圖套疊,分析其中關連。

去年 11 月,一名自稱是「共諜」的男子王立強,通過澳洲媒體爆料稱中國情報組織曾干預香港抗議和台灣選舉 ,他宣稱過去曾經滲透台灣「宮廟系統」影響地方政治,引發軒然大波。事隔一個月,12 月 31 日台灣立法院三讀通過的《反滲透法》草案審議期間,「宮廟被中國滲透」也成為熱議話題。親民黨競選辦公室發言人,同時也是台灣媽祖聯誼會秘書長于美人則公開批評,「媽祖、玄天上帝、三太子、關公等宮廟到大陸交流,誰知道請吃飯的人是不是共產黨,吃個飯回來會不會就變共諜?」于美人說,許多宮廟團體都很擔憂。

台灣的媽祖廟到「祖廟」湄洲天后宮進香的歷史已久,在兩岸交流當中也一直扮演著重要角色。甚至在兩岸尚未開放探親之時,就有記錄顯示台灣某些宮廟委員直接帶著媽祖神像直接出海、違法前往湄洲祖廟進香,台灣的宮廟對於前往祖廟的意願相當強烈。

2019年12月21日,宋楚瑜到嘉義的宮廟參拜。
2019年12月21日,宋楚瑜到嘉義的宮廟參拜。攝:陳焯煇/端傳媒

當我們想探討台灣宮廟是否真的如外界所述,成為「紅色滲透的破口」,或是「藉交流推動政治宣傳」時,也必須先了解台灣廟方推動兩岸宗教交流的動機。《端傳媒》上一篇解析宮廟與地方選舉的文章,明白提及一個概念,即「宮廟並不是鐵板一塊」,宮廟的複雜性與多元性,體現在方方面面,即便是前往湄洲祖廟進香也是,這件事本身所反應的意義並不光只有兩岸交流,還包含「回祖廟」這個儀式所帶出的宗教意義,甚至是地方媽祖廟之間爭奪正統的問題。

首先,我們想先瞭解湄洲媽祖廟與台灣各地媽祖廟的交流情況,《端傳媒》與數據分析顧問公司 Precoo 合作分析「湄洲媽祖祖廟」官方網站與微信公眾號裡所有紀錄台灣宮廟前往湄洲進香的文章,統計出前往湄洲進香最頻繁的台灣宮廟,以及五年內的頻率變動。

初步結果顯示,近五年內交流次數最頻繁前十名台灣宮廟分別是,台中大甲鎮瀾宮、北港朝天宮、鹿港天后宮、嘉義新港奉天宮、雲林麥寮拱範宮、高雄獅甲慈明宮、台中大雅永興宮、宜蘭南方澳南天宮、台中大里杙福興宮、台南祀典大天后宮等。平均下來,排行前幾名的宮廟每年前往湄洲祖廟的次數均不只一次。

台灣媽祖廟前往湄洲祖廟進香次數排名(2014-2019)。

台灣媽祖廟前往湄洲祖廟進香次數排名(2014-2019)。圖:端傳媒設計部

雖然「湄洲媽祖祖廟」的官網與公眾號裡每篇文章的紀錄,時常是撰寫幾間宮廟率領大批隊伍前往湄洲,因此實際參與宮廟數、完整的宮廟名稱與信徒人數,難以做出精確統計。另一方面,官方發文通常無法納入「由信徒自發攜帶自家分靈媽祖神像前往湄洲進香」的例子,但總體而言,這份資料依然能反映台灣宮廟到湄洲進香的大致概況與近幾年的變化。

舉例而言,2014 年 9 月至 2019 年 11 月之間,前往湄洲進香的團數與宮廟數逐漸增加,其中又以 2018 年交流最為頻繁。至於榜上前幾名宮廟,像是大甲鎮瀾宮、北港朝天宮、鹿港天后宮、嘉義新港奉天宮皆為在台超過百年的知名老廟,其中北港朝天宮就是由樹璧和尚於 1694 年從福建省湄洲朝天閣迎請媽祖金身來台建廟,使得他們在媽祖宮廟中具有較權威的地位。因此,兩岸的宗教交流活動當中,時常可見幾個大廟作為掛名保證的身影,並由他們帶團、帶隊到湄洲進香,可彰顯一定的象徵性。

台灣媽祖廟與湄洲祖廟交流次數變化(2014-2019)。

台灣媽祖廟與湄洲祖廟交流次數變化(2014-2019)。圖:端傳媒設計部

在台灣的宮廟傳統中,有所謂「分靈」與「謁祖」的習俗,前者指從一間宮廟裡求取神像或香火,回去供奉的行為,即成該間宮廟分靈宮廟;後者是指分靈宮廟在一定時間內回到祖廟,保持與祖廟間的靈力連接並增添神力。此即台灣媽祖廟赴陸「尋根」的信仰體系基礎。其中,「進香」、「刈火」與「遶境」又分別擔負著不同的意義與儀式。進香是指前往其他廟宇的交陪、捻香與禮貌性的參訪活動,是一種平行、互動性的往來。而「刈火」或「刈香」則帶有階層關係,表示兩廟的香火地位並不一致,可分為母廟和子廟之間的關係,或大廟與小廟之別。

台灣社會中廣為人知的天上聖母(媽祖)祖廟就在湄洲。根據宗教傳說,湄洲是媽祖林默娘的誕生地,湄洲祖廟有著其他宮廟望塵莫及的象徵性權威。對許多信徒來說,到湄洲祖廟進香有不可替代的特殊意義;對其他媽祖廟廟來說,可以通過到祖廟「謁祖」儀式帶出香火更新的意義,或者提升自身在信仰系統中的地位。

長期研究媽祖文化的清大社會所副教授古明君認為,台灣的媽祖廟來台幾百年之後,其實大多已經本土化了,「祖廟」更多時候只是種尊稱,「(分靈宮廟)回祖源地或家鄉廟,一輩子一次也夠了,目前(台灣許多媽祖廟)的情況是每年去一次(或更多次)。從廟方角度來說,可以強化在地影響力,去對岸獲取別人認同,比方說大甲鎮瀾宮不喜歡被說是北港朝天宮的分靈,方法就是直接跑回湄洲祖廟。」

多年前,古明君也曾經跟隨「臺北市莆仙同鄉會」辦的進香團一起到中國進香。這種就是地方家廟通過回祖廟進香,獲得肯認的經典案例。據古明君觀察,類似的交流團容易吸引老年信徒的關注,「信徒只要出三、五千塊就可以去當地玩七天,吃超好住超好。早期台灣是選舉前,會拉遊覽車讓信徒到全台灣跑透透,(間接)買你的票。現在就是提供指花三千塊就可以去玩七天的活動,這種很多就是『統戰團』,很多信徒也知道,他們還開玩笑說,之前吃得『比較好』,現在吃得『還好』。」

湄州祖廟對於鼓勵台灣信徒回鄉尋祖,十分積極。高雄鳳山區的五甲龍成宮副主委楊三吉表示,湄洲祖廟秘書長李少霞就曾經親自拜訪龍成宮,希望他們可以回祖廟進香,後來龍成宮決定不出陣頭,直接幾個委員親自到湄洲致意就好。楊三吉認為,這樣太勞師動眾。

當時,李少霞除了找上龍成宮之外,在高雄獅甲慈明宮主委、湄洲媽祖祖廟名譽董事長黃土城及理事會成員陪同之下,還拜訪了高雄茄萣區白砂侖聖母宮、頂茄萣賜福宮、下茄萣金鑾宮、彌陀區清和宮、安樂宮等宮廟,顯示其積極希望台灣宮廟能前往湄洲進香的態度。

高雄獅甲慈明宮前委員黃俊維告訴《端傳媒》,他從還是信徒時,就開始跟隨慈明宮一同回去湄洲進香,到了當選委員之後,自己每年元宵期間還會到祖廟進香。除了因為自家家廟的媽祖是由慈明宮分靈出來的,他認為前往祖廟是媽祖信仰中相當重要的一環,回祖廟,意味著對自己的信仰虔誠。

在台灣,不光是湄洲媽祖系統有回祖廟的傳統,另一尊神靈「順天聖母」(又稱臨水夫人)系統也是長年回福州古田臨水宮祖廟進香。位於高雄市旗津區的「臨水宮」即是供奉「順天聖母」的重要庄廟,到台灣建廟至今超過三百多年,早年對以漁業為主的旗津居民有著重要意義。據聞,臨水宮的廟宇就是當地漁民把每次捕魚的收入,自動分成六份,將其中一份捐獻給臨水宮建廟,藉此表達順天聖母保護漁民安全。

旗津臨水宮主委黃添平告訴《端傳媒》,他們第一次回福州祖廟是二十多年前,現在幾乎是每年都會回去。在頻繁的交流過程中,除了由台灣廟方自主發起,福州祖廟也會主動邀請台灣宮廟前往。

在兩岸尚未開放官方交流時,福州祖廟先通過邀請台灣信徒參加「閩臺陳靖姑信仰文化學術研討會」進行多次交流。此後,全台各地的順天聖母分靈宮廟前往福州祖廟交流的次數也日漸頻繁,使得台灣宮廟決定成立統一單位「台南順天聖母協會」,而福州祖廟也開始以「單一窗口」方式處理台灣宮廟的頻繁交流情況。去年 11 月 1 日至 16 日期間,福州祖廟的順天聖母的金身就特別前來台灣,分別到 12 個縣市的 26 個臨水宮分靈宮廟繞境。目前台灣主祀順天聖母的宮廟有 400 多間,副祀的宮廟則有3000 多座。

至於回祖廟具體的行程與費用由誰來負責,「臨水宮」委員蔡佑隴解釋,古田臨水宮委員會處理「落地招待」事宜,安排吃、住,至於機票就是由台灣順天聖母協會負責。「兩岸文化交流就是每年辦,(祖廟)來台灣繞境是五年一次。來台遶境勞師動眾不可能年年辦,這種活動基本上都是全廟動員,還有信徒參與。」

2019年12月15日,韓國瑜到雲林麥寮拱範宮參拜。

2019年12月15日,韓國瑜到雲林麥寮拱範宮參拜。攝:陳焯煇/端傳媒

兩岸分治:信仰的尋根,政治的統戰

以歷史性來看,或許不少信徒想前往祖廟的初心很單純,但在兩岸長期對峙、分治而又在近三十年來開放的大時空背景下,即便神明不投票,依然會與現實政治產生千絲萬縷的關係。

由於兩岸長期軍事對立,早期兩岸之間的宗教交流較保守且猶豫。這情況到了 1987 年有了重大的轉變。1987 年 11 月 2 日中華民國前總統蔣經國正式宣布開放「兩岸探親」,結束兩岸多年以來不接觸的局面,同年 10 月 31 日(農曆 9 月 9 日)恰好是媽祖成道飛昇一千週年。湄洲媽祖祖廟向全世界的分靈宮廟發出請帖,邀請大家回去認祖歸宗。

在台灣的媽祖廟當中,最先前往祖廟的正是大甲鎮瀾宮。他們在尚未正式開放兩岸探親的前一個月(也就是十月份),就私下前往湄洲帶回一尊「唐山」媽祖像,引發熱議。

台灣媽祖廟兩岸交流大事紀。

台灣媽祖廟兩岸交流大事紀。圖:端傳媒設計部

大甲鎮瀾宮積極前往湄洲祖廟的背景原因,有一傳聞是不想再被認為是由北港朝天宮分靈(這意味著位階再低一階),因此前往湄洲祖廟迎取神像與香火,提升自己的正統地位;另還有一傳聞是,大甲鎮瀾宮已經聽聞鹿港天后宮將在探親開放後到大陸探親,因此想搶先前往。

《台灣媽祖的香火與儀式》一書作者黃美英在書中曾提及,大甲鎮瀾宮回湄洲祖廟進香前一年,當時的台灣省政府為了慶祝即將來臨的「媽祖飛昇千年」慶典,輔導北港朝天宮舉行全台灣的遶境。此舉卻引發各地媽祖廟的「輩份」之爭。為了彰顯自家宮宮廟在媽祖廟之間的輩份,不少人就想透過與湄洲祖廟的連結,來加強自身正統性。

1987 年 10 月 21 曰及 25 日,大甲鎮瀾宮的 17 名的董監事和總幹事分兩批到日本集合,接著 27 日飛到上海,再經過福州、泉州,最終於 10 月 31 日抵達湄洲。根據當年的《聯合報》報導,大甲鎮瀾宮前往湄洲進香的消息在回程之前就已經外洩,為了不讓唐山媽祖神像被台灣的海關扣下,就把唐山媽祖神像化裝成台灣的媽祖順利通關。

大甲鎮瀾宮成功前往祖廟,讓台灣其他的媽祖廟也開始跟進。1989 年 5 月 5 日宜蘭蘇澳南天宮在百餘艘漁船護駕下決定把兩年前從警方那裏取得的五尊由福建湄洲偷渡入境的媽祖神像護送回祖廟。整個「護駕」過程分別由 85 艘漁船先護送神像到宜蘭縣龜山島,接著再由 19 艘漁船將媽祖送回湄洲島。當天早上,蘇澳的近千名信徒,聚集在南天宮參香祈福,並神像隨著漁船出海。當中有 100 多名信徒則是搭機往香港於 5 月 8 日和船隊會合,一同進謁祖廟。

漁民在未經許可情形下,護送媽祖神像跨海抵達祖廟,顯然與台灣當時的國安法令不合。消息傳回台灣,讓檢調單位必須依法展開偵辦。五個月後,宜蘭地方法院對此案進行宣判,南天宮廟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林源吉和 20 名船長,分別被依違反《國安法》、《動員戡亂時期船舶管制辦法》等罪判處二月、四月不等的徒刑,均得緩刑。

但法律阻止不了信徒前往祖廟的心意,自從大甲鎮瀾宮起了先例,加上兩岸探親開放,宮廟與信徒們前仆後繼前往湄洲祖廟進香。根據福建省台灣事務辦公室統計,自 1987 年至 1997 年十年間,到湄洲進香的台灣信眾就高達百萬人次,平均一年有十萬人次。開放探親隔一年的信徒多達五萬餘人,其中有近二百個媽祖宮廟組團前往祭祖認親,期間更請走了近千尊媽祖神像。

2019年12月30日,蔡英文到金包里慈護宮參拜。

2019年12月30日,蔡英文到金包里慈護宮參拜。攝:陳焯煇/端傳媒

此後,隨著兩岸民間的交流開放,台灣宮廟前往湄洲的頻率也逐漸攀升。2011年,第三屆「海峽論壇,媽祖文化周」就吸引了 148 個台灣宮廟前往湄洲進香。時任北港朝天宮主委劉永得表示,這是北港朝天宮媽祖金身分靈之後首度「回娘家」,湄洲祖廟則製作牌匾授予這 148 間宮廟。

2019 年 ,中華媽祖文化交流協會慶祝成立 15 週年舉辦第四次會員大會,會議中,對於媽祖文化的定位轉變下了這樣的總結:從「湄洲媽祖」到「中華媽祖」變成「世界媽祖」。

在會議上,莆田市人大常委會主任阮軍強調,「媽祖文化是連接兩岸同胞感情的文化紐帶,是凝聚華僑華人力量的精神橋梁。」協會會長張克輝更直言,媽祖文化將服務國家發展與世界和平,並集中推動海峽兩岸媽祖文化合作與交流上來,「為祖國統一大業作貢獻。」台灣大甲鎮瀾宮常務董事吳鶴鵬、台南祀典大天后宮委員蘇介川、台灣鹿港天后宮副主委蔡平琨等人,都在座聆聽。

對於中共的意圖,台灣宮廟並非一無所知。蔡佑隴說,台灣廟方很清楚中國以政領教的企圖,「那裡對宗教活動,也是一種手段啦,他們辦活動的經費都是政府出的,所以可以辦很大。至於我們就是自己出的,所以他們如果來我們這,我們就會比較吃力,因為宮廟要自己出錢。台辦、統戰部(宣傳部)都會來,但像今年的(順天聖母來台)遶境活動,就因為馬上就要選舉了,他們沒有來,這次幾個來台灣的黨委書記就特別叮嚀,『不要把我們的官職曝光』」

當龍成宮副主委楊三吉被問道為何不那麼積極前往湄洲祖廟時,他半開玩笑地說,「我們去其實比較花錢,」楊三吉觀察,台灣人對媽祖信仰十分積極、很願意捐獻許多香油錢在湄洲祖廟的建造工程上。根據《媽祖信仰研究》記錄,湄洲祖廟的「儀門」是由台灣大甲鎮瀾官捐建,造價 39 萬人民幣;「梳妝樓」是新港奉天宮捐建,造價 39 萬人民幣;「朝天閣」是由鹿港天后宮捐建,造價 76 萬人民幣。北港朝天宮則在湄洲打造一式兩尊「和平女神媽祖」石雕,造價 121 萬人民幣。

面對台灣信徒的盛情,湄州祖廟也有同樣回報。自台灣信眾開始頻繁到湄洲祖廟進香之後,祖廟廟方為滿足眾多信徒的需求,也開始大量生產媽祖神像,供民眾請回。

2019年12月15日,蔡英文到彰化的宮廟參拜。

2019年12月15日,蔡英文到彰化的宮廟參拜。攝:陳焯煇/端傳媒

去年 10 月,時代力量黨團於官方粉絲專頁指出「中華統一促進黨」(下稱統促黨)利用宮廟組織,將親中人士及中國資金大量滲透至台灣的宮廟。但對於知情的宗教界人士來說,這樣的說法只對了一半。

「在我看來,白狼(張安樂)就是一個吉祥物,只要他一出現,大家就會把目光放在他身上,它找了三十個宮廟,大家就把注意力放在那邊,但那些很多都是私人壇。」這位人士表示,就他親眼所見,張安樂會帶信徒到中國交流,接著收集信徒們的身分證並協助辦護照與台胞證,辦完證件後發回給信徒時,就多發一張統促黨的黨證,據此吸收了不少統促黨黨員。

不過,對於這些大廟而言,赴大陸進香與選舉之間的關聯,還未必能勾連得如此之深,一舉一動也會被放大檢視,但地方一些小型的私人家廟,恐怕更容易成為「被組織」的對象。

高雄五甲媽祖慈善會成員劉駿騰觀察到,目前高雄越來越多私人宮廟開始對赴陸進香十分積極的態度。一位不願具名的高雄市民政局(宮廟在地方政府的主管機關)前員工表示,私人宮廟小而數量很多,往往會積極通過交流,來擴大影響力,「說到底就是資源問題」。這位員工觀察指出,高雄的庄廟有固有的祭祀圈,廟有權利去跟地方家戶收丁口錢(向信眾家中的男丁收費),財務上可以自給自足,但一些新廟(或私人宮)就沒有這個財務基礎。如果有心人士真的要滲透,這些小型宮廟、家廟恐怕就會是可以「被組織」的破口。

無論 2020 年總統、立委大選結果如何,對於平日少參與宮廟活動的民眾而言,對於「宮廟滲透論」只會越來越好奇、懷疑,宮廟中人或許會覺得遭受誤解,而讓這樣的裂隙日漸加深。知名民俗學者、〈民俗亂彈〉執行編輯溫宗翰認為,宮廟並非都是「紅」的,但在眾人覺得宮廟皆「紅」的時候,「讓大家對宮廟產生這種撕裂、不信任的感覺,這對台灣社會本身就是一種分化。」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2020台灣大選 宮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