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誰發明了新疆再教育營?《紐約時報》獲400頁文件揭其政治動員過程

若文件可信,則新疆的民族政策鉅變源於2014年。領導人要求吸取西方反恐教訓,一場對抗「病毒」和「感染」的「人民戰爭」席捲一切。有官員抵觸政策,遭到懲罰。


2018年11月9日,中國新疆喀什市被霧霾籠罩著。 圖:Bloomberg
2018年11月9日,中國新疆喀什市被霧霾籠罩著。 圖:Bloomberg

編者按:關於新疆民族問題的前世今生,端傳媒曾經在「七五」事件十週年紀念時刊出深度文章《「七五」事件十週年:為何「發展」與「開明」沒能解決新疆問題?》,為讀者梳理近十年來新疆發生的鉅變背後的社會經濟肇因。

香港時間11月16日,《紐約時報》在頭版刊出獨家長篇報導,指獲得超過400頁內部文件,揭露新疆「再教育營」大規模拘禁的政治決策和運作方式。

這些涉及新疆情況的文件中,包括了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不同場合發表的講話(共96頁),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自治區政法委書記朱海侖等官員在多個內部會議上的講話和指示(共102頁)、新疆內部有關監視、管控維吾爾人的各類報告(共161頁)以及黨和政府內對官員的調查材料(共44頁)。

《紐約時報》指為了保護提供文件一方,這些文件都被重新錄入和編排,並消除了可能提示來源的信息。

報導撰稿之一的記者 Austin Ramzy 在其推特上表示,他報導中國多年,這樣大規模的內部文件外露從未見過。

浮出水面的「再教育」系統

自2017年來,新疆地區不斷傳出有大規模拘禁和對以少數民族為主的群體進行「再教育」的情況,但事實信息較少。

2018年初,外國媒體開始刊出一系列調查報導,包括衞星地圖對比照片,提供了許多證明這類營區廣泛存在的證據,但中國官方直至年中仍然否認。在8月的一場國際會議上,被視為在對疆工作中地位重要的學者胡聯合即否認存在「再教育營」

但到了這年入秋,政府開始改變口徑,承認「再教育」系統的存在。不過,他們強調那只是「去極端化」和「職業技能教育培訓」。

在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的一篇新聞稿中,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表示,這套系統是為了「受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影響,涉嫌犯罪但情節較輕依法不需要判處刑罰或者可以免除刑罰的人員,在依法寬大處理的同時,通過職業技能教育培訓機構向其提供免費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以此增強他們在掌握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律知識以及職業技能等方面的能力,從根本上築牢抵禦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滲透的防線。」

從2019年初開始,更多的資料流出。如「人權觀察」組織就指控稱,當局在新疆以「一體化」平台監管當地所有人從通信到汽車加油的一舉一動。有媒體指,隨着大規模拘禁,許多傳統社區亦遭到強制拆毀。媒體亦報導了系統性對新疆少數民族知識分子藝術家和各界人士的逮捕、拘禁。

2019年1月,有22個國家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聯名譴責中國的新疆政策,中國官媒則報導有超過50國致函支持中國。同期,北京開始邀請外交官乃至BBC記者探訪「再教育營」

就這套系統的收押規模,至今為止沒有官方數據,但許多人估算認為,這套系統在高峰期可以收押數十萬到上百萬人。

2019年8月16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曾經發布《新疆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白皮書,稱「大多數學員已達到培訓要求順利結業。」

自上而下的全面動員

據《紐約時報》記者 Austin Ramzy 在推特上公布的信息,這些超過400頁的文件,來源於一位匿名的「中國政治建制中人」(a member of the Chinese political establishment)。《紐約時報》整理了其中涉及政治決策和動員的部分。從整理中可以看到,再教育系統是一個從上到下的層層動員的體系,且開始時就估測了政治後果並計劃無視可能引起的批評。

這一切源於2014年。中共中央總書記在國家最高領導人任上第一次訪問新疆,開始扭轉2009年「七五」事件後胡温時代的對疆政策。《紐約時報》指習近平發表了一系列秘密講話,講話內容中要求對宗教極端勢力「針鋒相對,毫不留情」。

2014年發生了多起暴力恐怖襲擊事件,包括3月份在昆明火車站造成35人死亡的襲擊事件、4月30日造成3人死亡的烏魯木齊南站爆炸事件,以及7月在南疆莎車縣造成37人死亡的襲擊事件,等等。

報導中提到,習近平不認為單純經濟發展能夠解決新疆問題,「新疆這些年發展速度很快、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但民族分子分裂活動和暴力恐怖活動仍然呈上升……這說明,經濟發展並不能自然而然帶來長治久安。」

國際反恐戰爭和伊斯蘭問題看似也對政策轉變帶來了推動作用,報導指習近平在講話中要求新疆官員學習美國反恐戰爭的經驗,並且預防美國撤出阿富汗之後中亞的極端分子滲透。

隨後的2016年,原西藏自治區書記陳全國調任新疆。在《紐約時報》披露的文件中,這位新任書記在2017年8月的一次內部視頻講話中把「職業技能教育培訓轉化中心」稱為「新疆貫徹落實總書記新疆工作總目標創造的好方法、好經驗」。與之並列的還有引入新技術的「一體化」監控模式等其他新舉措。

《紐約時報》指陳全國積極地在任上迅速擴大了「再教育」系統,「為表明這場運動的正確性,陳全國把習近平的講話分發給官員們,敦促他們『應收盡收』」。

報導中將這種運動式的治理模式類比為毛時代促進糧食增長或其他類似政治運動的模式。

2019年6月1日,中國新疆地區喀什夜市。
2019年6月1日,中國新疆地區喀什夜市。攝: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強制「再教育」被看作「治病」

在此次披露出的內容中,從最高層到基層的官員、幹部,都用「治病」來理解「去極端化」的政策。

《紐約時報》在報導中引述其獲得的一份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的內部講話,稱他在講話中「有時把伊斯蘭極端主義比作病毒傳播的傳染病,也有時把它比作讓人上癮的危險毒品,他宣稱,解決這個問題需要經過一個『干預治療陣痛期』」。

在《紐約時報》放出全文的其中兩份文件中,一份名為「吐魯番市集中教育培訓學校學員子女問答策略」的檔案詳細介紹瞭如何向被「再教育」者家屬解釋再教育系統的性質和目的。這套語言將「宗教極端主義」視為一種會隨時輕易傳播的病毒,為了預防「感染」,就算是輕微的接觸,也不乏送去封閉「學習」的必要。

文件強調了要向這些人普及「黨和國家包辦一切」的思想,所有學費、農活,一切全都「不必擔心」,因為「黨和政府替你解決」。

「問答策略」的目的,是幫助幹部應對被「學習」人士的家屬質問。其中指出,要向家屬解釋,他們的親人沒犯罪,不會判刑,但「思想上受到了感染」。

「只有在我們學校進行系統封閉式的『住院治療』後,徹底地消除了宗教極端和暴力恐怖思想,才能讓思想盡快恢復健康……在沒有得到根治的情況下,就立即回家,會把病毒傳染給你家人,導致一家人都生病」,文件中主張這樣向家人解釋為何被送去「學習」的人士不能和家人會面(可以偶爾視頻)並需要被關押較長時間。

文件還顯示,進入再教育營的人,需要學習「通用語言」即漢語,並且官方將對他們和家人進行「雙向考核」,在營內成員需要滿足各類指標的同時,家人也要被評估是否滿足政府要求,內外同時達標的情況下,營內親屬才可以申請離開。

這份文件還從側面反映出一些基礎事實,比如「再教育」並沒有年齡門檻。其中提到「無論年齡多大,只要受到宗教極端思想的感染,都應該參加學習」。但該文件並沒有提到怎樣具體的行為會導致被送去「再教育」。

在文件後半部分的第十三條中,官方預設了這樣一個問答場景:有親屬質問官員「你們給我家人辦的護照讓他們出去旅遊,電視上也說了可以出國旅遊,可是一回國就把他們帶到這裏了」,要求官方給出解釋。

而解釋部分則指出,只要有人從「敏感國家」回國,就需要被送去「住院治療」:「只要我們的人一到敏感國家,他們就千方百計……洗腦策反……因為他們去的是極端宗教思想嚴重的國家……回國後非常有必要對他們進行法制教育和愛國主義教育。」

秘密調查小組尋找「做得不夠」的官員

在這些文件中,還包括了前莎車縣委書記王勇智的一份認罪書。1964年出生於甘肅天水的王勇智,長年在新疆工作,於2015年就任喀什地區地委委員、莎車縣委書記,掌管這個人口近90萬人的南疆大縣。2018年,官方宣布王已經「落馬」並被「雙開」(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在一份通稿中,官方指控王「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嚴重違背黨中央治疆方略,履行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不力……違規修建樓堂館所,公款吃喝,收受禮品、禮金;違反組織紀律,不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在幹部選拔任用中大搞權錢交易……喪失理想信念,集政治蜕變、經濟貪婪、擅權妄為、道德敗壞於一身。」他隨即被移送檢察機關審理。

《紐約時報>稱,在其向組織交代的15頁認罪書中,王提到了另外兩件事——一是他在貫徹北京下達的扶貧任務時,強制將一些居民遷入冬天尚未有採暖設備的樓房,導致部分人燒柴取暖造成中毒傷亡。其二是,他對從上到下下達的「應收盡收」的強硬「再教育」政策有所保留。

「作為黨員幹部,我毫無黨性原則,不能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不能自覺維護黨中央的絕對權威」,文件中寫到,「自比比黨中央和自治區黨委更了解喀什地區實際情況,上級的決策部署和基層實際差距大,不能照搬照套,必須有選擇抓落實。因此,在執行自治區黨委『應收盡收』要求中,打折扣、做選擇、搞變通,認為收多了會人為製造矛盾,增加抵觸情緒,加劇社會不穩定因素……」這份據信是王勇智自述的文件稱自己「擅自作主」,在全縣已經收押的2萬人中釋放了7000人,「給社會穩定帶來嚴重隱患」。

《紐約時報》指官方有秘密調查小組對各級官員執行政策的力度進行監督,「尋找那些做得不夠的人」。文中還提到,同時期落馬的阿克陶縣原縣委書記谷文勝,也是因為試圖放慢收押過程而受到懲罰。

在2019年7月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布的《新疆的若干歷史問題》白皮書中,北京政府高度讚揚當前的新疆情況,「當前,新疆經濟持續發展,社會和諧穩定,民生不斷改善,文化空前繁榮,宗教和睦和順,各族人民像石榴籽一樣緊緊團結在一起,新疆處於歷史上最好的繁榮發展時期。境外敵對勢力與『三股勢力』沆瀣一氣,杜撰歷史、歪曲事實,逆歷史潮流而動,其結果必將被歷史和人民所唾棄。」

但仍然有許多觀察者擔憂,大規模的「嚴打」和「再教育」系統,會否為未來的族群衝突埋下難以解開的導火索。

新疆 學習班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