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華爾街日報:大規模拘留行動之後中國開始拆毀穆斯林社區

在烏魯木齊這個中國西部古老的絲綢之路城市,一場涉及拘留大量民眾的國家安全運動進入了新階段:拆除他們的街區,清洗他們的文化。


2016年6月20日,烏魯木齊大南門清真寺,是維吾爾族最大的清真寺之一。  攝:Zhang Peng/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2016年6月20日,烏魯木齊大南門清真寺,是維吾爾族最大的清真寺之一。 攝:Zhang Peng/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在烏魯木齊這個中國西部古老的絲綢之路城市,一場涉及拘留大量民眾的國家安全運動進入了新階段:拆除他們的街區,清洗他們的文化。

在中國當局展開大規模拘留兩年後,維吾爾族生活和身份的許多支柱被連根拔起。空空如也的清真寺依然存在,但周圍的棚戶區已經被中國很多地方可見的那種玻璃大樓和商場所取代。

出售新鮮烤饢的小吃攤已不復存在。饢是一種圓形扁麵包,對維吾爾族人就像法式長棍麵包之於法國人一樣或不可缺。烤饢的年輕人消失了,眾多顧客也隨之消失。在烏魯木齊這個新疆首府城市,維語書籍從貨架上消失了。烏魯木齊長期以來一直是全球維吾爾族社區的中心。

烏魯木齊大部分地區向來呈現的是突厥文化,如今被清洗後,只剩下迎合中國遊客的元素。不久前的一個早上,在烏魯木齊曾經繁華的中心二道橋附近,到處都看不到烤饢的爐子,但紀念品商店仍在出售烤饢形狀的小鏡子、開瓶器和印有烤饢圖案的圓形抱枕。

對烏魯木齊的改造是執政的中國共產黨強行同化維吾爾族人計劃中最前線的行動。北京方面稱拘留是為了打擊恐怖主義,而拆除老舊建築再加上對這一地區數十億美元的投資則帶來了發展。

上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Shohrat Zakir)在全國人大會議上表示:「我們始終牢記民族團結是我國各族人民的生命線,是新疆發展進步的根本基石。」

專家稱,中共的目的是按照自己的模式改造這個長期頑強反抗的地區,加強對新疆的控制,並將其打造為習近平全球發展攻勢的中心地帶。

在2017年宣布烏魯木齊城區改造計劃時,中共控制的《新疆日報》稱,政府將為被迫搬遷的居民提供補償,並且規劃新居民區,充分考慮所有民族的風俗習慣和生活便利。烏魯木齊及新疆自治區政府均未就烏魯木齊城區改造置評。

中共在新疆展開了一場強有力的行動,並稱目標是打擊暴力及極端傾向,這一地區居住着1,400萬突厥穆斯林,其中大部分都是維吾爾族人。

為了實現「去極端化」的目標,據聯合國專家稱,有關部門的收容所網絡已拘留了多達100萬名穆斯林,而其餘穆斯林則處在大規模數字監控之下。中國領導人將這些營地稱為職業培訓中心,宣傳稱這是全球反恐戰爭的一項創新,並且表示上述100萬數字不實。

一位在某國有資源公司工作的烏魯木齊維吾爾族居民說:「我們不能再擁有自己的文化了。」他表示,在官員到他家裏把他的《古蘭經》沒收後,他就不再去當地的清真寺了。他說,沒人再去了,太危險了。

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研究維吾爾族移民問題的Darren Byler稱,通過擠壓一些維吾爾族人身份的表達並且將其他人轉變成文化附庸,政府試圖削弱維吾爾族的民族凝聚力。

自上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以來,烏魯木齊發生了多起爆炸、抗議等民族衝突事件。2009年發生的騷亂造成近200人死亡、更多人受傷。

自那之後,中共在扼殺醖釀已久的維吾爾分裂主義運動方面變得越來越強硬。中國政府表示,分裂分子受到了激進的伊斯蘭教的鼓動,隨後幾年的騷亂和一系列襲擊均是這些分裂分子所為。

學者和人權活動人士表示,暴力行為在很大程度上是源於:嚴厲的治安管理、宗教活動受到的限制,以及維吾爾族人認為他們在自己的家園被邊緣化。

烏魯木齊一家音樂酒吧的僱員稱,很多人都離開了。這家酒吧位於該市一個維吾爾族聚居區,一度頗具人氣。但最近一個週六的晚上,店內只有寥寥十幾位客人。他未透露人們去了哪兒,他表示這是政治問題,他不能說。

過了一會,三名男子步入酒吧,其中一人佩戴着隨身記錄儀,他們記下了維吾爾族客人的身份證號。前述酒吧僱員稱,這三人是當地官員派來的,這是例行檢查。

烏魯木齊在其約250年歷史上的很長時間裡都是駐軍城鎮,其居民大多是漢族人,過去十年間維吾爾族佔該市總人口的比例約為13%。

但單是在2017年,烏魯木齊的官方人口數量就較上一年的260萬人減少15%,至220萬人,這是該市人口逾30年來的首度下降。

當地居民稱,在這一年,確切說是2017年5月份,該市警方開始圍捕當地維吾爾族人並把他們關入拘留營。他們表示,大約在同一時期,烏魯木齊有關部門強迫來自新疆其他地方的維吾爾族人返回其家鄉。烏魯木齊政府尚未發布按民族分類的最新人口數據。

在維吾爾族人被趕出烏魯木齊的同時,政府資金流了進來。北京方面希望把烏魯木齊打造為「一帶一路」倡議的一個樞紐。該倡議是習近平提出的在歐亞大陸和其他一些地方建設基礎設施的計劃,是古代絲綢之路的升級版。去年,烏魯木齊批准了一項60億美元的機場擴建計劃,烏魯木齊郊區造價40億美元的建設項目也破土動工,當中包括一個「一帶一路」工業園區。

2017年7月2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的新疆國際大巴扎。
2017年7月2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的新疆國際大巴扎。攝:Stringer/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官方數據顯示,2017年,烏魯木齊完成社會固定資產投資人民幣2020億元(約合300億美元),較上年增長25%;2018年前10個月,烏魯木齊的社會固定資產投資進一步增長9%。

烏魯木齊政府去年還撥款人民幣700億元(合100億美元),用於拆除和重建市區內的棚戶區,這些棚戶區裡以前聚居了大量來自南疆的維吾爾族移民。政府認為年輕的男性移民,也就是原來在市區裡賣烤饢的那群人,是暴力活動的煽動者,而且是激進主義的理想目標。

其中一個被改造的聚居點是黑甲山片區。這裏以前全是環繞一座市場和兩座清真寺而建的低矮簡易房。華盛頓大學的Byler稱,在2017年2018年被拆除之前,黑甲山片區是烏魯木齊市維吾爾族移民生活的中心。

Byler稱:「每到週五,會有5,000至10,000人來參加禮拜。」

記者近期到訪當地時發現,在聳立的高層居民樓中間,仍然能找到那兩座清真寺,但似乎已被棄用。《華爾街日報》記者在試圖拍攝這兩座清真寺時遭到拘留,並被帶到附近的一個警察局裡。

警察叫來的一位地區宣傳部門官員稱,政府在改造過程中很小心,以免破壞清真寺。這位姓Xing的官員稱,這體現了政府對伊斯蘭宗教的尊重。

據官方媒體稱,直到2015年,這座城市仍擁有400多座清真寺。近年來,一些清真寺已經被關閉或改做其他用途,而那些仍在使用的清真寺則被鐵絲網和監控攝像頭包圍,只有為數不多的一些上了年紀的禮拜者。

據曾住在烏魯木齊的俄裔美國人Gene Bunin稱,中國當局最近開始釋放一些被拘留者,但將他們居家軟禁。Bunin幫助維護一個關於在新疆失蹤的少數民族成員的數據庫。Bunin說,他從去年12月開始從被拘留者的朋友和親屬那裡得到被拘留者獲釋的消息。此前,國際媒體和聯合國對這些拘留中心提出了一系列批評。

中國民族政策專家Adrian Zenz稱,中共的目標不是消滅維吾爾族人。他稱,相反,中共想要消除伊斯蘭教對維吾爾族文化的影響,而呈現沒有實質內容的文化多樣性的假象。

Zenz說,這本來是一個必然的過程,隨着物質生活的改善,大眾應會擺脱宗教信仰的鴉片,當局正在嘗試推動歷史前進的車輪。

新疆政府也在嘗試推動旅遊業發展,從而帶來更多投資並幫助消除貧困,政府認為貧困是滋生激進主義的温床。

如今在烏魯木齊北部市區新建了一座佔地22.6萬平方英尺的饢文化產業園,遊客可以在一個巨型烤饢雕塑下拍照,在這裏的工業廚房中可以購買超過150種烤饢。

中共控制的當地報紙在1月份有關這座產業園的一篇報導中稱,員工們穿着白色工作服,他們極其整潔的形象給「吸引力指數」帶來了不小的提升。

前維吾爾族商業中心二道橋的改造也體現出了政府扶持旅遊業的努力。2009年騷亂期間,在這片街區爆發的暴力事件最為嚴重。2017年11月,當《華爾街日報》訪問此地記錄北京方面監控的覆蓋範圍時,二道橋充滿了活力及緊張氛圍。

一年後,這裏看起來像個主題公園。

兩條由大型安全門保衞的步行街取代了之前汽車、行人和警察哨所密集的街道。在一個大型中央集市周圍,以維語叫賣的聲音已經讓位於一個大喇叭,播放着中英雙語的歡快問候語。

「親愛的遊客朋友」,這個大喇叭裡播放的是錄製好的語音,邀請遊客體驗在這裏重現的古絲綢之路的商業繁華。

烏魯木齊 新疆 穆斯林 端 x 華爾街日報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