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評論

植敏欣、佘思盈:「和理非」和「勇武」對警察及其家屬的觀感及激進化

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進行的調查顯示,受訪者對警方的「信任度」平均只有2.6分(10分為滿分),當中51.5%受訪者給0分,屬完全不信任,是運動期間5次民調以來的新低。不過「信任度」概念較模糊,而我們希望確切地了解運動參與者如何看待警員、警隊及警察家屬。


2019年8月3日,大量黃大仙市民喝罵警察。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8月3日,大量黃大仙市民喝罵警察。 攝:林振東/端傳媒

反《逃犯條例》運動進行逾四個月,主要訴求由撤回條例轉化成關注警暴。市民對警察信任度見新低,逾50%人表示完全不信任警察;同時,示威者行為愈演愈烈,由起初向警擲回催淚彈,至現時投擲汽油彈、攻擊警察等,政府雖常發稿籲市民「與暴徒劃清界線」,惟「核彈都唔割」(不割蓆)論似乎仍活躍於運動參與者中。故此,我們在9月底以問卷訪問了超過800名運動參與者,了解他們對警察觀感、對警察各項行為的接受程度。

調查於9月27日於愛丁堡廣場舉行的關注新屋嶺被捕者人權集會、9月28日於添馬公園舉行的「反抗威權迎接黎明」集會,以及9月29日於港島區舉行的「反極權」大遊行進行,收集方法包括紙本問卷及網上問卷,成功收回819份有效問卷。

自6月12日包圍立法會行動後,警隊處理運動的手法一直是焦點,在示威現場施放催淚彈、布袋彈等已成常態;同時,不論是在較中產的太古城,還是在較基層社區的黃大仙,都有穿睡衣睡褲的市民在經過警察身邊時,罵出「黑警」、「黑社會」的詞;香港網民改編製作針對警察的網絡歌曲《肥媽有話兒》也被廣泛傳唱,只要有人起頭,就馬上有人接下去。

而香港警察10月1日出動實彈對付示威者後,警民矛盾又到達新的沸點,市民對警隊觀感更見低分。如上所述,《明報》 在本月中委託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進行的調查顯示,受訪者對警方的「信任度」平均只有2.6分(10分為滿分),當中51.5%受訪者給0分,屬完全不信任,是運動期間5次民調以來的新低。

不過「信任度」概念較模糊,而我們希望確切地了解運動參與者如何看待警員、警隊及警察家屬,以及研究三個問題:不同政見接受程度對警察及其家人的行為的差異;運動參與者雖常言「禍必及妻兒」,但有此言論與支持此行為的關係為何;以及連登和Telegram對運動參與者對警觀感的影響。

相對同情警察的年長運動參與者自認傳統泛民

問卷中列出了本次運動中坊間一些對警察的稱謂(普通的與激進的),包括「阿sir或madam」、「警察」、「差佬」、「公安」、「毅進仔」、「黑警」、「死黑警」、「警犬或狗」、「警渣」、「PoPo」,要求受訪者選出他們現時如何稱呼警察(可選多項)。 

結果發現,474人(57.8%)選擇以「黑警」稱呼警察,411人(50.2%)選擇以「PoPo」稱呼警察,接著是「死黑警」(398人, 48.6%)及「警犬或狗」(338人, 41.3%)。至於中性的稱呼如「警察」只有133人選擇,選項中最尊敬警察的稱呼「阿sir或madam」則只有42人選擇。

示威者如何稱呼警察。

示威者如何稱呼警察。圖:端傳媒設計部

另外,我們亦列出了一些對警隊的想法或批評,使用五分量表,要求受訪者就有關想法在運動期間出現的頻率評價,來觀察運動參與者對警方的正反印象到底如何。這些選項包含警方論述,如他們執行職務時使用「適當武力」、「遵從警例」,也包含白警論(即警隊內是否仍有好警察),還有負面印象如「警察學歷低」。

調查顯示,警方論述不能說服運動參與者,53%人在運動中「從不」想到「警察執行職務時遵從警例」,50.1%人「從不」想到「警察執行職務時使用適當武力」;58.2%人在運動中「很少」出現「警隊內也有好警察」的想法,選「間中」的有17.2%,選「從不」的有15.8%。對於「警察學歷低」的想法,28.7%人選「經常」,31.7%人選「頗多」。

當進一步分析「警隊內也有好警察」與「警察學歷低」的選項時,我們發現,年紀越大者以及其政治取向為傳統泛民者,越常覺得在警隊的體制內有好警察,越不常覺得警察學歷低。這不難解釋,因人年紀越大,人生閱歷較多時,會對「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較多體會,而年紀越大者,越傾向認為自己在政見上貼近傳統民主派(而非港獨派,註1)。

誰更支持「禍必及妻兒論」?

反修例運動中,除出現過不少針對警察的口號外,亦有口號指向警察家人,包括「黑警死全家」、「黑警OT, 警嫂3P」等。網上亦浮現一套「禍必及妻兒」論。也有人進一步提出相關行動,稱要對警察家人「起底」,警方在9月開學初更擔心有人會在校園內欺凌警察子女。因此我們在調查中,列出七項有關警察及其家人的口號,要求受訪者就願意叫喊七項口號的程度,以及接受運動參與者對警察和其家屬的行為程度評價,來觀察「黑警死全家」口號是較情緒發泄式的咒罵,還是接受「禍必及妻兒」行動。(註2)

口號方面,受訪者願意叫的口號都與警察直接有關,首四位分別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96.5%),「香港警察,知法犯法」(95.7%),「黑警可恥」(90.5%) ,以及「香港警察,吞槍自殺」(57.5%)。至於與警察家人有關的口號,包括「黑警死全家」(54.7%)以及「黑警OT, 警嫂3P」(40%) 則位列第五及第六位。

示威者呼喝有關香港警察的口號的意願。

示威者呼喝有關香港警察的口號的意願。圖:端傳媒設計部

有趣的是,在運動參與者的選擇中,排名最低的口號是「還警察一個公道」,選擇「願意」與「非常願意」叫喊的有 34.8%,選擇「不願意」與「非常不願意」的是34.3%,二者相若。有受訪者表示,警察的行為沒對示威者顯出「公道」,故根本不用還他們一個公道。

我們再進一步分析願意叫喊「黑警死全家」和「黑警OT, 警嫂3P」的程度,與政治取向、年齡等的關連,發現年紀越小和政治取向越傾向本土的參與者,更願意叫喊上述有關針對警察家人的口號,而過去曾有被捕經驗的,更願意叫喊 「黑警死全家」口號。至於其朋友圈子有警察或輔警的,則更願意叫喊「黑警OT, 警嫂3P」的口號。

2019年10月1日,沙田,警察逮捕示威者。

2019年10月1日,沙田,警察逮捕示威者。攝:陳焯煇/端傳媒

不同立場者的對警激進化

在示威現場,基本上針對警察的行為,均有超過一半人表示接受或非常接受,即使激進如打警察(63.3%)、向警察擲磚頭(60.2%)和向警察擲汽油彈或燃燒彈(55.3%),仍獲得超過一半受訪者接受。我們後來再把對警察觀感與接受暴力程度進行分析,發現如果運動參與者認為警員使用過份武力或者沒有遵從通例執行職務,他們就會更傾向接受更激進行為。這可以理解為,因為警察在示威現場的行為不獲他們認同,因此大部分人還是會傾向理解激烈抗爭。

然而,在示威現場外針對警察,或者涉及警察家人的行為,則不獲普遍受訪者接受。有37.3%人認為示威現場外隨意襲擊警察可以接受,在針對家人行為中,杯葛孤立警察子女(46.3%)已是最為可以接受的行為,仍不逾整體回應一半。而襲擊警察家人(27.9%)和以肢體欺凌警察子女(29.1%)約有三成人接受,逾五成人表示不能接受相關行為。由此可見,雖然運動支持者對前線勇武的包容程度愈來愈高,但針對的目標較限於警察,對警察家人的升級勇武行為仍不獲主流民意支持。

示威者對針對警察及家人的行為的接受程度。
示威者對針對警察及家人的行為的接受程度。圖:端傳媒設計部
示威者對針對警察及家人的行為的接受程度。
示威者對針對警察及家人的行為的接受程度。圖:端傳媒設計部

不過,值得留意的是,仍有15%至29%的温和與激進民主派接受各項針對警察家人的行為,當再進一步整合及分析温和與激進民主派者對警察觀感、與其接受針對警察家人行為的程度時,發現他們對警察觀感越差,越傾向接受各項騷擾或攻擊警察家人的行動——意味著當社會上的「和理非(支持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者)」越討厭警察時,他們越可能同意「禍及妻兒」論述。

我們把六項針對警察家人行為合併成新的變項(scale),透過線性迴歸分析法(Linear Regression)分析。值得留意的是,如果根據受訪者的政治立場分組,傳統民主派的受訪者在各項指數的不接受比率最高,而本土派支持者均比較接受有關行為。在排除了其他人口因素(性別、年齡、教育水平與經濟階級)以後,政治立場與接受針對家人暴力行為在統計學上具顯著正面關係。

當我們進一步分析叫喊「黑警死全家」口號與接受對警察家人的行為的關係時,發現願意叫喊「黑警死全家」者,的確更接納針對警察家人等激進行為,這證明了示威者叫喊口號,並非單純受現場氣氛影響,更是認同其理念。

不同立場示威者對針對警察家人的行為的接受程度。
不同立場示威者對針對警察家人的行為的接受程度。圖:端傳媒設計部
不同立場示威者對針對警察家人的行為的接受程度。
不同立場示威者對針對警察家人的行為的接受程度。圖:端傳媒設計部

Telegram、連登有分工,影響不同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教授早前在運動現場進行的問卷調查亦發現,愈依賴網上平台連登(LIHKG)與通訊軟件Telegram獲取運動資訊者,會愈傾向同意前線勇武抗爭者與激烈衝突的抗爭模式。同樣地,我們也發現對媒體的使用也會影響運動參與者如何看待警察。

調查發現,今次在運動中的主流通訊平台連登和軟件Telegram比較其他媒體,如傳統電台、報章、網上媒體、其他通訊平台Facebook和軟件WhatsApp等,在影響運動參與者接受激進行動上,都有顯著關係;而越是透過連登與Telegram獲取資訊,越接受攻擊警察和其家人的行動(包括在示威現場外襲擊警察及襲擊警察家人),同時亦越認同解散警隊能重建他們的信心。另外,調查也發現,越透過觀看示威現場直播者,越接受攻擊警察的行動。

其實在這場運動中,連登和telegram有明顯分工,連登多用於商討運動策略、討論接下來的行動方向,如當示威者破壞店舖後,連登網民會就破壞原則作相應討論,其後得出「 黑裝修,紅裝飾,藍罷買,黃幫襯(黑代表政府機構、由黑社會經營的店舖,紅代表中資商戶,藍代表反對運動的商戶,黃代表支持運動的商戶」策略。telegram各大頻道則為示威者提供即時現場消息,故此我們進一步分開兩個通訊平台作比較。 

連登與Telegram與示威者接受激進化行為的相關性。

連登與Telegram與示威者接受激進化行為的相關性。圖:端傳媒設計部

在稱呼警察上,透過連登獲取資訊者,較傾向用「毅進仔」、「死黑警」來稱呼警員,透過Telegram獲取運動資訊者,則較傾向稱呼警員做「黑警」。有趣的是,雖然在Telegram各大哨兵頻道中常以「狗」、「狗屋」代稱警員與警署,但統計學上兩者並未有顯著關係,反而使用「警犬或狗」的代稱與受訪者的政治立場更為有關,越傾向本土者,越以「警犬或狗」稱呼警員。

以迴歸分析這場運動中兩個重要通訊工具時,我們發現除了「在示威現場向警察擲回催淚彈」以外,連登對其他14項針對警員或家人的行為均有影響。例如表中兩項針對警察比較激進的行為來看,若人們增加閱讀連登資訊頻率(例如由間中增至頗多、頗多增至經常),接受擲汽油彈和打警察的比率會分別上升29.1%和27.1%。不過,我們發現telegram與接受激進行為並沒有顯著關係。這並非等於telegram必然比連登的影響力更低,有可能是兩者功能不同所致,導致兩者比較之下telegram的影響未及連登。

親朋戚友圈有警察的人如何看待警察?

調查中,我們也問及了受訪者自己曾否任職警察或輔警,以及其親戚朋友圈中,有沒有人任職警察或輔警,以檢視相關變量(variable),與上述一些論述或觀感有沒有直接關係。惟由於人數不多,以致在統計學上未必能得出顯著影響,不過當中也有一些有趣發現。

在819份問卷中,有9人填上曾任職警察或輔警,8人願意及非常願叫喊「黑警死全家」口號,6人接受及非常接受擲汽油彈,5人接受及非常接受在示威現場打警察,4人接受及非常接受隨意在街上打警察。

另外,有52名受訪者在直系親屬圈中有人任職警察或輔警,其中48.1%人願意及非常願意叫喊「黑警死全家」口號, 不願意及非常不願意的有28.9%。對警方行動方面,53.8%人接受及非常接受向警察擲汽油彈,69.3%人接受及非常接受在示威現場打警察, 45.1%人接受及非常接受隨意在街上打警察。

2019年10月5日,防暴警察在元朗區巡邏。

2019年10月5日,防暴警察在元朗區巡邏。攝:林振東/端傳媒

新訴求「解散警隊」支持度接近「獨立調查委員會」

在本次調查中,86.6%人士認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有效重建對警隊信心,84.5%同意或非常認為需要解散警隊重組,僅有3.5%的人認為監警會調查可以達到目的,這與現時大量民意調查結果相近。但值得留意的是,相比「獨立調查委員會」,「重組警隊」是近月才達到的訴求,而兩者的比例已經非常相近,顯示運動支持者對警隊的不滿會繼續上升。同時,我們見到重組警隊的人均傾向支持較激烈的示威行為,包括擲汽油彈,相信政府若沒有相關回應,短期內在示威現場的行動繼續愈演愈烈。

(植敏欣、佘思盈,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碩士研究生)

註:由於本調查在9月底進行,經過10月1日警方出動實彈對付示威者後,運動參與者對警觀感以致各項行動的接受程度或有不同。
註1:問卷中詢問示威者對警察及其家人的行是否接受時,沒有問他們會否行動,只是問是否「接受」這些行動。因為一個人是否行動會有很多考慮,如法律後果等,無法用幾個簡單選項來概括。
註2:問卷中有關政治立場的選項包括:建制、溫和民主、激進民主、本土、自決、港獨、無取向,不知道/拒答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香港 評論 逃犯條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