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2019金馬獎

2019金馬獎入圍解讀:沒有中港電影,金馬獎更加兼容並包了?

中港電影都退場,金馬獎「華語及華人電影」的主軸從「兩岸三地大中華」調整為「港台新馬東南亞」,種種不確定裡,一切卻也會變得更加確定⋯⋯


《叔·叔》劇照。 網上圖片
《叔·叔》劇照。 網上圖片

第56屆金馬獎以台灣年度話題國片《返校》獲得12項提名領跑,《陽光普照》11項緊隨其後,而《灼人秘密》、《狂徒》、《下半場》等過去一年在島內知名度較高的電影,則包攬了所有技術類獎項提名。導演張作驥新作《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也獲得包括最佳導演在內的四項提名。

雖然今年大陸電影與金馬獎徹底絕緣,但不乏對金馬關注不減的中國大陸影迷,特地用VPN「翻墻」觀看入圍記者會。部分大陸網友看到名單揭曉後的第一反應,是感慨好片不多,他們覺得要在目前這些電影裡選傑作「太難了」;但如果我們細讀這份提名,就會發現今年的金馬倒也沒有那麼「難」——它既不像許多人想像的那麼寡淡,也沒有變成只屬於島內的小圈子獎項。

剩下哪些香港電影?

2019年的金馬,大陸電影與中港合拍片無一參賽,但仍有五部來自香港的作品出現。其中最重磅的,當屬《叔·叔》,該片獲得包括最佳劇情長片的四獎五項提名(男主角雙雙入圍)。這部「同志題材+黃昏戀」,大有延續《翠絲》的港式LGBTQ熱度之趨勢,且由去年贏得金馬最佳男配角的袁福華來競逐影帝更尤為可期。

入圍包括最佳新導演在內三獎的《金都》,則出自香港電影發展局資助的「首部劇情電影計劃」——近年來多部道地純正的港產片如《一念無明》、《點五步》、《淪落人》都由該計劃扶持。金都商場以嫁娶為主題,位於導演黃綺琳所居住的太子,而在她筆下,該片的女主角一直被一場「假結婚」的陸港婚姻所困擾,也因為這種劇情設定,該片進入大陸的機會微乎其微。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