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詹正德評《返校》:白色恐怖懺情錄,但沒有觸及「恐懼」的核心?

看到方母說白國鋒會關照方父,我不禁嘆息:這片真是把白色恐怖的黨國勢力給做小了⋯⋯


《返校》電影劇照。 網上圖片
《返校》電影劇照。 網上圖片

在電影發展史已經一百多年的現代,不論拍攝技術再如何精進,電影語言再如何翻新,有一種類型片的進步幅度就是會愈來愈限縮,那就是恐怖片。

從百多年前人們光是看到銀幕上火車衝過來都會嚇壞的年代,到即使再醜惡恐怖的鬼怪突然現身(一定要用眾多網評密集出現的術語「jump scare」)都不一定能嚇到你的現代,恐怖片導演的最大挑戰,已不再是把場景氣氛弄到多恐怖,或者在鬼怪的外型上下功夫,因為那些以外在環境及鬼怪外型的恐怖為主要訴求的電影,幾乎都已不再能有多大效果了。

重點還是在於:你能把「恐懼」推到多高?挖到多深?

鬼差現身,反而破功了

徐漢強導演的《返校》(detention),改編自赤燭團隊所創發的同名電玩遊戲。由於遊戲內容以六零年代台灣戒嚴時期的白色恐怖為主題,其政治敏感性立即引發媒體的好奇,眾多玩家更是熱烈迴響;遊戲大紅之後轉拍電影看來也是個好生意,導致電影開拍之時即引發極大關注,如今上映才一週,便創造多項票房記錄,破億毫無疑問,且引發議論無數,可以說已先成功了一大半。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