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摩托車上的數字化浪潮:互聯網出行與印尼的大國夢想

出行平台在印尼創造了前所未有的互聯網經濟生態,乃至成為了民族主義的新符號。但勞工權益和傳統的政經格局,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


生於印尼本土的Gojek起步於9年前,十年不到就由一個電召摩托車平台變成了一個全方位覆蓋的生活APP——下載數量超過1.4億次,註冊司機超過170萬名,還有成千上萬的商戶也和他們的網絡連接。 攝:Dimas Ardia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生於印尼本土的Gojek起步於9年前,十年不到就由一個電召摩托車平台變成了一個全方位覆蓋的生活APP——下載數量超過1.4億次,註冊司機超過170萬名,還有成千上萬的商戶也和他們的網絡連接。 攝:Dimas Ardia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去過印尼的人都會對這一畫面印象深刻:在大小城市街頭巷尾穿梭着許多載客摩托車,司機們戴着各色頭盔,穿着綠色制服。這些摩托車和司機主要出自兩大出行公司——印尼本土的Gojek,與來自新馬的Grab。不同於風行歐美的Uber、中國大陸的滴滴或者俄語世界的Yandex這些用車平台,Gojek和Grab可以電召摩的,付款方式也更加靈活,比如可以直接支付現金給司機。

其中,生於印尼本土的Gojek的起步經歷尤具代表性。9年前,Gojek剛剛於雅加達起步的時候,只是一個電召摩托車平台,手頭也只有20位司機。僅僅十年不到,他們就已經從電召平台變成了一個全方位覆蓋的生活APP——下載數量超過1.4億次,註冊司機超過170萬名,還有成千上萬的商戶也和他們的網絡連接。Gojek搭建的電子支付平台Gopay則培養着印尼用戶的信用借貸、電子貨幣與移動支付使用習慣,互聯網經濟與平台經濟等時髦概念藉助着他們的業務在印尼實現了本土化。

印尼的市場體量據東南亞之最、年齡在17到35歲之間的千禧一代佔印尼2.6億人口的近三分之一,其中又有98.2%的人使用智能手機。這吸引着全球創業資本——日本軟銀、美國谷歌、中國的阿里、騰訊等跨國資本紛紛在Grab和Gojek等平台上下注。而這些東南亞的創業巨頭們也不斷將業務擴展到越南、馬來西亞、菲律賓等鄰國,還以投資的形式進軍南亞乃至非洲。

新的互聯網出行經濟正在改變印尼的經濟與社會狀況。但這個過程也帶有着典型的互聯網經濟的特點——傳統的職業被納入平台,創造了龐大的非正規就業的「合作伙伴」隊伍,被轉換成了無需合同的勞工與流量入口。而Gojek這樣的平台也發展成了一個涵蓋外賣、快遞、閃送、醫藥、娛樂服務的「巨無霸」APP,變成了天羅地網一般的互聯網經濟生態,甚至成為了印尼民族主義的新符號。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互聯網產業 印尼 勞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