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掃黑除惡」在掃除什麼?法官、掃黑辦主任和政法教師這樣說

「就是全面鬥爭」;「對既往權力的打破,同時培養一個服從自己的權力結構。」


2019年5月25日,河北省張家口市,居民觀看掃黑除惡宣傳片。 圖:IC photo
2019年5月25日,河北省張家口市,居民觀看掃黑除惡宣傳片。 圖:IC photo

編者按:2018年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一場席捲全國、為期三年的掃黑除惡運動正式開始。除了主流媒體鋪天蓋地的宣傳,在各級城市、鄉鎮的街道和建築上,亦隨處可見掃黑除惡的標語,並鼓勵民眾揭發舉報。據中央政法委秘書長、全國掃黑辦主任陳一新公布的數據,截至2019年3月底,全國起訴涉黑涉惡犯罪案件14226件、79018人。

但運動式的手段也引發了諸多爭議。山東檢察院曾設置指標,要求每個基層檢察院在2018年至少處理一起涉黑案件;山西忻州、湖南湘潭和河北井陘,更是將家中獨生子女去世的「失獨家庭」列入掃黑除惡「重點監察對象」……不過,由於信息不透明和媒體管控,關於這場運動我們仍知之甚少。端傳媒採訪到運動最前線的某地方掃黑辦主任、基層法官及高校政法教師,希望通過他們的口述,幫助讀者進一步理解掃黑除惡運動的脈絡和影響。

口述人:某三線城市基層法官

「基層是出不了成績的,也不需要出成績,你要做的就是維穩。」

「分管領導拿一部分,局領導拿一部分,這是一個利益分贓體系」

今年5月,我們當地一個縣的公安局副局長在掃黑除惡中被掃掉了。他的倒台主要是基於群眾舉報,舉報信從地上往上摞,至少有一米厚。他的案例現在被作為掃黑除惡的典型四處通報,幾乎每次開大會都要拿來強調。

通過他,你可以看看權力是如何打造保護傘的。在「八項規定」(編注:習近平在2012年12月4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提出、針對共產黨員改進作風的規定,包括:精簡文件,減少交通管制,不安排宴請等 )出台前,地方領導幹部帶單位同事去飯店吃飯是很平常的事。他在自己轄區內帶同事聚餐,比如吃了一萬塊(人民幣,下同),他會以單位的名義結賬、報銷,然後和飯店總枱說:「哎,給你結了一萬塊,搞點來用用吧。」他就從中抽成,能噁心到這種程度。

這個副局長有很多賣命的兄弟,其中有一個金牌馬仔,和他是老鄉關係,在我們這裏是出了名的遊手好閒、無所事事的惡霸。相當長一段時間,他們兩人聯合起來在當地徵收各種保護費,夜宵攤開瓶費、佔道經營費……統統都要收。

2010年,他在一個鎮上任派出所所長。這個鎮在當地有「兵家必爭之地」之稱——因為在市區和縣的交界處,所以管制相對鬆懈,聚集的外地人差不多有十幾萬,人多就有消費,是黃賭毒的聚眾地。據我在刑偵(科)的兄弟說,最鼎盛的時候,光是涉黃場所就有400多家。於是,很多市區的領導都在這裏有自己「地盤」,就是收保護費。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掃黑除惡